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零瓶 -2

      夕陽西沉,為天空染上嫣紅,小小的店面靜靜地棲息在小巷子尾巴,陳舊的木門鑲在紅磚圍牆上,但擺在門口的三色堇仍然奼紫嫣紅,而灰頭土臉的牆後還有棵茄苳樹,茂盛的枝葉恣意伸展,在橙金色霞光的洗刷下亦呈現多層次的蒼翠油亮。

      巷子靜悄悄,時間的腳步好似在這裡停滯,唯植物絲毫不被影響,在春末的晚霞中依舊生氣蓬勃,隨著微風發出輕柔的沙沙聲。

      一抹嬌小的身影晃進巷子裡,踏破整條靜謐而慵懶的氛圍,倪宇棠一路走直到停在木門前,便毫不猶豫地推門而入,穿過小院子,走進店內。

      木製地板由玄關延伸至約莫十坪的空間,英式木傢俱在暈黃燈光下溫馨沉穩,而牆邊靠著的木頭書櫃,每一個空隙都被書本填滿,就好像她的心,在走進小店之後,同樣也被填滿了。

      這是她熟悉的樣子,熟悉的色彩,熟悉的味道。

      只是店內和店外同樣靜悄悄,她踅了一趟,完全沒有老闆的蹤影,連雄糾糾氣昂昂的貓頭鷹愛因斯坦都不見了。

      她每次來,老闆都會掛著溫煦的笑容迎接她,所以第一次走進少了老闆的小店,熟悉之中,仍然陌生。

      她立在店中央張望了一番,盤算著是不是該打道回府,忽然「轟隆」一聲巨響,她嚇了一大跳,鎮定下來發現聲音從店裡唯一個房間傳出來,那是小店唯一的禁區,是老闆從來不讓她接近的神祕空間。

      很怪。

      小店從來就是靜悄悄的,偶爾伴著外面街上的機車聲或鳥鳴,不曾發出這種非自然的轟隆聲。

      與此同時,門被拉開了。

      身材頎長的男子從容地走出來,四周瀰漫著的碎塵煙霧絲毫不影響他出眾的氣質,她立刻被男子俊美的臉龐吸走目光,還來不及偷看房間裡頭什麼樣兒,木門就再度被關上。

      「老闆?你沒事吧?」

      「沒事。妳呢?今天過得怎麼樣?」老闆看著她微微一笑,醇厚的嗓音飄散在空氣中。

      看來老闆是試圖轉移話題了。

      倪宇棠摸摸鼻子,將好奇心硬吞回肚子裡,不多問方才房裡撞出什麼大霹靂,而且對於這間小店的疑問點,早就多到她也懶得釐清了。

      她平常地跟著老闆走到店內的沙發,聲音清朗地說:「很好啊。今天考完畢業考,再來就真的只等畢業典禮了。」

      每當她說話的時候,老闆會優雅而熟練地替她沏茶,一邊靜靜地聆聽,在她剛好講到一個段落點,遞到她手上。

      而每一次的茶品也不一樣,配合季節與天氣有不同的調整,甚至隨著她的身體狀況調配,比如她曾無心提及考試壓力大、常常睡不飽,下一秒,老闆便遞上一杯岩茶,而她捧著散發陣陣蘭香的茶杯一口接一口快喝完了,才聽老闆說:「岩茶幫助睡眠,減緩壓力。」

      就好像她什麼都還沒說,老闆就已經知悉她的情況,開始泡茶了。

      也許,她就是這樣才喜歡老闆的吧?

      喜歡看他和煦的淡笑,喜歡喝著他精心沏成的熱茶,喜歡聽他一聲聲的:「宇棠,今天過得怎麼樣?」

      很好。

      看著他,她就覺得今天很好。

      不過啊,老闆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太神祕了,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的戶籍、他的學經歷,大家只叫他「老闆」,但倪宇棠就是這樣喜歡他,淪陷在自己也不知道的謎題。

      赫然意識到自己近乎走火入魔的癡望,倪宇棠抖了一下,默默嫌棄自己。

      而當她正想開口問今日茶品的功效,小店迎著街道的窗戶打開了,愛因斯坦由窗外飛了進來,嘴裡叼著的小包裹落下,剛好掉在老闆手中,而這位向來被倪宇棠認為不知道在跩什麼的貓頭鷹,已經降落在牠的老位置,倨傲地梳理羽毛。

      老闆的唇畔泛起一抹笑,伸手拆開包裹,露出一雙酒紅色的高跟鞋,極細的鞋跟、華麗的裝飾蝴蝶結,美麗而危險。

      倪宇棠一手握著茶杯把手,一手的虎口貼著杯緣摩擦,在小店待久了,她多少知道店面的運作狀況,甚至也目睹過客人光顧,其實,就是客人說出自己的願望、老闆用神奇藥水替他們實現、幾天後再回收他們的某樣物品……的奇怪交易。

      她曾經想問清楚這些「怪力亂神」,比如老闆是真的魔法師還是只是頂級而且好看的騙子,比如這些客人後來都怎麼了,又比如這些物品到底有什麼意義,但看著老闆清俊的微笑,又讓她問不出口,乾脆算了。

      這雙鞋,也是哪個客人的物品吧。

      她轉頭想和愛因斯坦對望,但後者連看都不看她一眼。

      不友善的鳥類。

      沒關係,她有老闆就夠了。

      而老闆望著窗外,若有所思,卻也淺淺地笑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