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1

凌晨兩點,從午夜開始下起來的滂沱大雨仍然持續著。

警局內值班的年輕警察望著門外下著雨的街道,將入夜以來第五杯的濃縮咖啡湊近嘴邊啜了一口。

這一杯和之前其他四杯一樣沒有加牛奶而加了大量的糖,苦澀刺激著舌頭的同時又帶著甜滋滋的韻味。

儘管咖啡因能夠使人亢奮,高糖分則能夠在短時間內迅速提供人所需的能量,再搭上濃烈的苦味應該可以讓人保持清醒,然而此時坐在值班櫃檯前的年輕警察卻仍然因為太過疲累而趴在桌上昏昏欲睡。

雖然說這麼做其實有違警員的工作守則,然而在這個時段上頭通常不會有人來巡察,就算被抓到了通常也都會體諒一下,不至於遭到怪罪。

就在年輕警察半夢半醒之間,一名身穿駝色大衣,戴著黑色寬簷帽的女子走進了警局,將手中擎著的大黑傘收攏、插進警局門口的傘筒。

「您好,我要報案,是有點棘手的事情,希望你們可以盡量多派一點警察來支援。」來到值班的櫃台前,女子將頭上的黑帽脫下,問道。

「咦?您該不會是薇莉安   •   柏雷本人吧?」

原本已經幾乎要倒下去的年輕警察在認出來者的身分時頓時從椅子上彈了起來,畢竟他可是對方的忠實觀眾。

來者點了點頭,此時的她臉上沒有面對觀眾時的一貫笑容,反而是疲累跟焦慮,原本就已經稍微細長的紫丁香色雙眼如今又瞇得更細了。

「請等一下,我馬上請上層來處理。」年輕的警察說道,隨即拿起了桌上的室內話筒,和電話另一頭的人講起了話來。

「有民眾要報案,還特別說是大事,要動用很多警察,現在在局內有多少可用人力?」年輕的警察問道。

「這個時間點會來報案的不是喝醉的就是瘋子啦!這些人醉到連幻覺都出來了,當然會說自己的案子大啊,打發一下就好了。」

電話另一端的人如此說道,由於話筒老舊設計不良的關係,聲音還傳到了薇莉安的耳中。

「可是對方是薇莉安.柏雷,那個很有名的劇本家耶!」聽見長官的話,又看見一旁站著的薇莉安臉上明顯露出了不悅的神色,年輕的警察不禁皺起了眉,說道。

「是她嗎?」

聽見了報案者的身分,對方的態度頓時轉為嚴肅,「今天是老劇本家齊格魯的告別式,同時也辦了他的最終遺作公演會,該不會是發生了什麼怪事了吧?」

「齊格魯你應該知道吧?就是薇莉安的怪老頭爺爺。」話筒另一端的長官補充說明道。

「我當然知道。」年輕警察不耐地說道,這種事情身為薇莉安鐵粉的他不可能不知道。

——只是那個爺爺,前些日子還看到他在記者面前臭罵薇莉安的新聞呢,現在人都死了,是又能怎麼樣啊?

「我們馬上就會叫人下來,順便聯絡其他警局支援,你就先讓她等一下。」話筒彼端傳來了這樣的聲音之後,隨即掛上了電話。

「請稍等一下,我們會安排人來幫您做筆錄。」年輕的警察掛上話筒,看向薇莉安說道。

「另外,我可以跟您要簽名嗎?」將話筒掛回原本的位置,警察從抽屜中拿出了一本速寫本,翻到空白的一頁遞給了對方。

名叫薇莉安的女子雖然一臉疲憊,但還是拿起了辦公桌上的鋼筆,在筆記本上簽下自己的名字跟自己所使用的特殊花押。

「這些是你自己畫的嗎?」等待做筆錄的人過來時,薇莉安翻閱著對方的速寫本,看著上面的水彩插畫問道。

「是的…沒有錯……」一向崇敬著的劇本家居然主動跟自己搭起了話,警察結結巴巴地說道。

「畫得很不錯啊……」薇莉安點了點頭,露出了一抹微笑。

「謝謝……」聽到偶像在稱讚自己,警察不禁感到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您就是薇莉安.柏雷子爵嗎?請跟我過來。」

就在這時,一名職級略高的警官從後面的辦公室走了過來,說道。

「好的。」

薇莉安點頭,將手中的速寫本交還給年輕的警員,隨即跟著警官離開了警局大廳。

「所以您的意思是,劇團的六個人把道具、布景什麼的都還留在劇場的後台,人卻跟著戲服一起失蹤了?」警官一邊以打字機記錄著雙方的對話,一邊歪著頭看向對方。

說實話一次六個人在密閉的大宅邸裡失蹤什麼的,就連身經百戰,什麼怪事都見過的他也不太相信。

然而報案的傢伙卻是有著爵位,而且在國際上相當有名氣的劇本家,就算自己不相信對方的話,還是得好好把筆錄做完。

「沒錯,就是這樣。」

薇莉安點了點頭,「演出的表定時間是在差不多晚上九點的時候結束,等到緬懷死者的部分結束、送完客人並整理好場地之後大概也已經接近十一點了。」

「今天的工作都結束之後,我就把宅邸裡能用的房間鑰匙全部交給了劇組成員,自己回到接近市區的公寓洗澡準備休息。

然而我才睡了沒有多久,就在半夜差不多一點的時候驚醒了過來。

醒來後我一直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想說要拿個安眠藥來吃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把藥罐連同包包都忘在劇院那邊了,於是我就再開車過去那邊拿,結果卻發現劇團的人全部都不見了。我也是在找了好一陣子之後才忍不住過來報案的。」

薇莉安繼續說道,除了那短暫的一個多小時之外,已經長達二十四小時沒有闔眼的她顯得相當疲累,今天為了遮住黑眼圈而上的濃妝也在雨天濕氣的侵襲之下花了一半。

或許是認為這跟調查案情無關吧,薇莉安刻意略過不提自己自酣睡中突然驚醒的原因,也就是那場奇怪的夢。

「這樣聽來,或許有可能是集體去吃宵夜然後迷路之類的?這對外地的劇團而言很常見吧?」聽了對方的證詞,警官還是抱有不少疑惑。

在他眼裡看來,這件事情只是出於薇莉安在壓力過大之下所產生的妄想罷了,實際上所謂「失蹤的劇團」一定還在這座城市的某處。

「不太可能是出去了,不然怎麼解釋戲服跟著人一起消失的事情?」

薇莉安搖了搖頭,反問道:「雖然說因為有跳舞的劇情,戲服有刻意設計成盡量方便活動的樣式,但是那些戲服都是昂貴的高級貨,他們不可能冒著弄髒的風險,穿著那些戲服出去吃飯。」

「更何況這個劇團的事務所就在西區,從表演場地那邊開車根本不用多久就會到,在地的劇團總不可能會迷路吧?」

「也對……」警官點了點頭,認同了薇莉安的說法。

「有沒有可能是故意讓雇主虧損而進行的惡作劇啊?」警官問道,畢竟自己之前也不是沒有調查過馬戲團不堪雇主剝削而集體逃走的事件。

「這個更不可能了。」

薇莉安搖頭的同時嘴角帶著一絲輕笑,彷彿是在嘲笑對方的外行一般,「或許警官您和藝文界比較疏離吧。不過那個劇團的有名之處就是在於沒有統一的雇主或經紀人,當時創立時每個人都有出資,利潤也是各自分配,類似合作經營的概念。」

「此外,我之前付給他們的訂金跟第一天的表演費也是一毛不少地放在後台的桌上,完全沒有被動過的痕跡。所以問題也應該不是出在我身上。」

「這樣啊……」

聽了對方的話,警官不禁陷入長考,「您那邊確定有把房子裡所有的房間都找過一遍嗎?會不會是他們還待在某處休息,只是因為那棟宅邸太大,房間太多而造成了失蹤的錯覺?」

「一定有的。」薇莉安篤定地點頭,「我連跟劇場後台無法連通的宴會廳跟房間都找過了,但是連個人影都沒有。」

「該不會是他們在偷了齊格魯先生的遺物之後潛逃出去了吧?」

警官把腦中所有的可能性都問了一遍,畢竟單靠對方提供的資訊,幾乎推斷不出有力的真相,除非真的去實地搜查才有可能找到蛛絲馬跡。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如果只是為了調查這種連警官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就在凌晨調派薇莉安要求的大批警力,而且還一無所獲的話,那他在這個省的警察界也不用混了。

「應該是不太可能……除非其他房間裡面有沒被整理出來的東西剛好被他們找到。」

薇莉安思考了一下,說道:

「在兩個月前爺爺的喪禮辦完之後,我就雇了一群臨時工來整理遺物,當時我們已經把貴重的東西都集中放在特定幾間上鎖的儲藏室裡了,我沒有給劇團那些房間的鑰匙,因此除非用蠻力撬開,不然不可能打開那些房間的門,而那幾間房間的鎖也都完全沒有被破壞過的痕跡。」

「這樣啊……」聽了對方的話,警官顯得有些頭痛,「所以妳認為他們失蹤的主因是什麼?」

「我怎麼會知道。」薇莉安聳了聳肩,心裡暗自覺得這個問題實在是愚蠢到了極點,「如果我知道的話,我還需要在這裡做筆錄嗎?」

聽了對方不帶情緒卻又相當不客氣的言詞,警官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尷尬的神色。

——的確,報案者的義務僅止於將所見所聞告訴我們而已,至於推測跟調查案情,那確實是我們的責任……

「這個案子我們警方明天早上會過去劇場那邊搜查,並且盡快轉到高等法院的檢察官手中,由他們來進行全面性的調查,您先請回吧。」

恭敬地說完這些話之後,警官隨即將打滿兩人對話紀錄的紙自打字機上抽離,在上面蓋印簽名之後遞給薇莉安。

「好的。」滿臉倦容的薇莉安點了點頭,拿起桌上的鋼筆在筆錄上簽名以示負責後,隨即走出警局的辦公室,撐起來時的那把大黑傘離去。

「剛剛有關於柏雷子爵那件事的案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望著為了送薇莉安離開而來到警局大廳的上司,仍然在值班的年輕警察問道。

雖然他的眼皮已經幾乎快要睜不開了,不過為了打聽剛剛薇莉安過來的目的,他還是勉強維持著最後一絲的意識撐到對方離去的那一刻。

「你有聽過柏雷劇本的詛咒嗎?」警官瞥了對方一眼,反問道。

「那個喔?怎麼可能是真的啊……」年輕的警察打了個哈欠,認為上司的多疑實在是相當可笑。

畢竟他自己成為薇莉安.柏雷的鐵粉這麼久了,還從來沒想過這種難登大雅之堂的無聊傳言居然會有人相信。

「嘛…但願如此吧……」警官望著窗外被厚雲遮蔽而顯得霧濛的天空,幽幽地開口。

雖然自己也是在這座城市裡土生土長的孩子,對這種街談巷議的八卦略有耳聞,但也始終認為這不過是傳統學院派劇作家基於偏見跟嫉妒所編造出來的謠言罷了。

結果他作夢也想不到,居然真的給自己碰上了這種事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