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0

晚間七點,位於萊頓西郊的聯外道路上,擠滿了即使在首都也仍然算不上十分普級的汽車。

車陣裡各色的車燈光點有如螢火蟲般閃爍著,從空中看下去形成了一條有如鑲嵌玻璃窗一般的絢麗廊道,在周遭一大片幽暗無光的森林和農田襯托之下顯得格外顯眼。

往遠方看過去,這條由車燈組成的光帶在森林邊緣的岔路口一帶隨即朝四面八方散開,有的光點順著原路折返,再次融入光帶之中;有的則是直接往前開走,接上主幹道之後再朝著市區或外地的方向開去;更多的光點則是停留在一棟裝飾得相當豪華,有如市政廳般的建築物附近之後隨即漸漸熄滅。

在這棟屬於某個劇本家家族的豪華宅邸前,擠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達官顯貴及藝文界人士。

即使初夏的夜晚已經會讓人感到有些悶熱,卻也沒有人因此開始躁動。

有著唐草紋雕刻,前天才重新上漆的青剛櫟門扉外,負責接待賓客的桌子前更是排了長長一條人龍,每個人都等著在這本見證了這個家族每一次的公演,據稱已有百年歷史的古董上面上面留下一筆屬於自己的印記。

賓客以飽蘸墨水的羽毛筆在黑色皮革裝幀,厚達半公尺的簽到簿上留名後,隨即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穿過大廳,魚貫進入大廳後方那間地面鋪滿紅色絨布的劇場。

事實上這座能容納四百人的劇場也只佔了整棟建築面積的一半而已,這棟宅邸裡尚有包括宴會廳和十幾間套房,以及書房、儲藏室等各式各樣的房間。

只不過今天的場合並不適合舉辦宴會大肆慶祝,也因此這裡的主人用來接待賓客的部分也就僅止於劇場而已。

等到宅邸外的人群都進到劇場裡之後,兩名工作人員隨即合力將簽到簿搬上手推車,恭恭敬敬地將其運送回保存劇本手稿的房間,安放在桃花心木製的閱讀架上。

在劇場方面,隨著觀眾席的燈光逐漸暗下,觀眾也跟著安靜了下來。

等到人群陷入一片靜默之後,舞台上的聚光燈旋即亮起。

一名身穿亮黑色禮服,帶著黑色寬簷帽的女子不知何時已經走上了舞台,站在聚光燈兩道光束匯聚的焦點上。

只不過臉上畫得恰到好處的妝面,仍然遮不住她略顯憔悴的神情。

「她不就是剛剛那個……」

一個跟著丈夫前來的貴婦人吃驚地說道,畢竟她剛剛才在簽到桌前看見台上的那名女子,只不過她當時身上穿著的是和其他工作人員相同的黑色套裝。

「是啊,我還以為是工作人員或管家。」坐在貴婦身旁,身為當地市政廳官員的中年男子同樣驚訝,方才將羽毛筆遞給自己的女服務生如今卻以主辦人的身分站在台前致詞。

如果換成其他和對方同等爵位的人士舉辦聚會,絕對沒有人會像她這樣站到第一線接待參加者的同時,還故意把自己扮成一般工作人員的樣子。

「上次公演的時候裝成鬧場收錢的混混、這一次甚至直接混在工作人員之中,果然是薇莉安,就是有辦法讓人完全認不出來啊……」

坐在後方的男性欽佩地說道,說話的吐息間帶著一股高級雪茄的氣味。

見到台下的眾人一片驚訝,女子並沒有多做說明,只是露出一副「想不到吧」的表情面對驚訝的觀眾,隨即清了清喉嚨開始發表致詞。

為了讓今天的這場表演能夠在這座廢棄已久的劇場舉行,她這兩個月以來投入的時間和精力可以說到了常人難以想像的地步。

這一切,都是為了那個生前總是跟她發生爭執,甚至還在媒體上隔空互罵,卻也是從小把她撫養長大、教她創作的爺爺。

「非常感謝各位今天的光臨,在祖父過世後兩個月才舉辦的這場遲來的告別式竟然還有這麼多人願意前來,作為主辦者的我現在的心情實在感動得難以言喻。

如我之前在邀請函上所述,今天邀請各位來到這裡的目的,正是為了要發表齊格魯.柏雷先生——也就是我的祖父——所留下來的最後一部遺作。

邀請函上也有寫到,由於總演出時間將長達六個小時,恐怕無論是真人演員還是觀眾體力跟精神上都無法負荷這麼長的表演,因此這部歌劇將會分三個夜晚,以一晚一幕的形式進行演出。

接下來,我就簡單講一下為什麼我會想要以戲劇作為告別式的形式來祭奠我的祖父吧。」

女子一邊說著,一邊從旁邊的桌上拿起一疊用黃銅夾子裝釘在一起,外觀泛黃陳舊的紙張:

「這部劇本的手稿是我在整理遺物的時候,從祖父生前所使用的書房中發現的。出於不想讓老人家的遺作就此埋沒掉的心,我隨即展開了續筆的工作,並積極跟西區當地的劇團接洽,最後找到了這個創立尚未滿一年,專門表演純歌劇的新人劇團。

在座的各位或許都曉得吧,在我祖父生前時,我和祖父在創作體裁上的差異使得我們之間的關係相當火爆。從小被他拉拔長大的我也因此未能好好盡孝,只能在他死後把他殘存下來的手稿補完,以他最引以為傲的歌劇來進行演出,至少在這段時間成為他所期許,那個把家族傳統傳承下去的薇莉安。

大家可以看到,位於舞台正對面,二樓中間的那個包廂之所以會空下來,也是為了要把最好的位子留給我的祖父,希望至少在這部作品演出的時候,他能夠與我們同在。

這樣,也算是能夠告慰他的在天之靈吧……」

感性地說完了這幾句話之後,女子隨即走下舞台,坐回了觀眾席最前排中間的位子。

「現在,齊格魯.柏雷的最終遺作——狂亂之夜,即將開始!」

在一陣如雷的掌聲過後,遮蓋住舞台深處的紅色絨布隨即在機械裝置的牽引下往兩邊分開,以鎢絲聚光燈照亮,有著精緻布景的舞台也隨之映入觀眾眼簾。

隨著一名身穿紅色洋裝,有著一頭青綠色秀髮的少女走了上台,觀眾席上的熱烈掌聲也跟著再次響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