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重案集結 之三

      「重案組」會議室裡,川崎剛結束漫長的搜查會議,整個人仰躺在辦公椅上。此刻會議桌還殘留許多文件資料。

      該會議的內容不外乎是針對越南幫的搜查方向做探討,同時也是為了展現身為領導者該有的樣子。但「重案組」許多人依然不把他當一回事,尤其是老牌刑警,幾乎當他是日本寄放在這裡的「包裹」,認為他不該接手這麼危險的案子,甚至認為他根本不該來「重案組」。川崎被眾人細心呵護著,從上層到下屬,都是這麼一回事。「花瓶」的形象已經深根蒂固。

      川崎依然在思考該如何脫離這個窘境。從六天前王文忠要獨自率隊掃蕩毒品交易時,川崎曾有意加強蔚藍海港的警備,以期望利用合法手段去呼應王文忠的行動。但這個命令被其他人忽視掉,所有人都認為川崎太瞧不起王文忠的辦事能力,因此當晚沒有任何警力支援。

      一天後,九警屠殺案爆發了,王文忠也成為失蹤人口,「重案組」犯下無可彌補的行政疏失。拒絕川崎的那夥人為了將功贖罪,在第一時間知道情報後便擅自組成搜查小組,期望第一個找到王文忠。但各個小組都心懷鬼胎,彼此傾軋互鬥,情報咬住情報,造成搜查方向大混亂。最後也是依靠川崎下達暫停搜查,才讓線索得以慢慢理清。但這一亂的結果,就是拖了五天。

      五天。王文忠承受地獄般折磨的五天。浪費了寶貴的時間,一一都反應在王文忠的屍體上。

      川崎低頭、嘆息、復又仰躺,腦中不斷思考該如何團結這群下屬。這五天的親手辦案,已顯示川崎有足夠的智慧去主導搜查方向,但幹員們依然深信自己那一套多年的辦案手法。假使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並且以信仰般的信念去貫徹,那這個團隊永遠無法團結。

      「重案組」是一個團隊,而不是眾多小隊的混合總稱,那將跟幫派底下的頭目沒有分別。川崎不禁感嘆,The   Dream的警隊人員素質仍需要加強,尤其是強化團隊榮譽這一塊。

      今天的會議依然沒有多大進展,各自為政的態度沒有改變,但不再有人執意堅持自己的路線。也許是川崎近日的表現折服他們,也許是害死王文忠的罪惡感,其實不管如何,都沒有太大關係,這是個好現象!

      「藉著你的死來上位,好像說不太過去,好友。」川崎盯著天花板,嘴中喃喃自語,心理總有不踏實的感覺……利用他人不幸來成就自己,觀感總是不好,自己就像個迫不及待占領老將位置的菜鳥指揮官,而且死者還是自己的好友。

      但他又能如何?時下情況緊迫,又浪費一天了,已經沒多少時間可以揮霍。川崎暗地想著:「你會原諒我吧,前輩?」

      正如此思考的同時,會議室的門被打開了。川崎重新坐好,雙手合握擺在桌子上,看著等待已久的人出現。

      「長官好,我給你帶了早餐。」出現的那人有點年紀了,川崎看著他的裝扮。墨鏡、油頭、花襯衫、便衣外套,整副很隨意但絕對不便宜的行頭。若要給個中肯的評論,就是財大氣粗的流氓。

      該人手上的早餐包裝,寫著「台南飯樓」四字。

      「徐前輩,辛苦了,請坐。」川崎以左手邀請徐星劍入坐,對方則客氣地拉了張椅子,坐在略遠地方。

      「剛剛吸菸,知道你不喜歡,所以坐遠一點。」徐星劍將早餐推至川崎面前,又說:「抱歉,陪了那些人打了幾圈,談了些事,所以來晚啦!」

      「不會,我這裡也才剛結束,徐前輩來的剛好。」川崎依然是很客氣的口吻,徐星劍有點受寵若驚。他其實已經四十三歲,服役「重案組」二十五年,年屆退休,但仍是沒有真正警察身分的臥底。唯一受人尊重的原因,只有歲數與資歷,是「官僚組」一向最看不順眼的那種低層老油條。

      這個川崎則很有趣,口口聲聲喊著前輩,大概是想拉攏親信吧!

      「我什麼身分!」徐星劍半自嘲的說道:「警視大人就別再前輩前輩地嘲笑我啦,媽的,我只是沒文化的老傢伙罷了,幹臥底幹了二十多年,像個廢物。」徐星劍也很常利用這段話去試探每個高攀他的官僚,想要看清一個人態度,這往往是最容易的辦法,從之後的對話便可以知道。

      「徐前輩這麼說就言重了。王警官常常提起你的貢獻……我覺得徐前輩是警隊不可多得的人物,絕對受的起他人的尊敬!」川崎選擇的答案也被很多官僚講過。徐星劍瞇著眼注視川崎,由這句話還很難斷定他的態度,有必要再花時間去試探他。

      「你口中的王警官是哪一位?」「重案組」起碼有六個「王警官」,但徐星劍大概猜也猜的到是哪些人。不是王文忠,就是最近與川崎走很近的王柔小妹妹。他猜是後者跟川崎說的,誰都知道王柔再籌備一支什麼「特別行動隊」……

      「是王柔。我要她告訴我『重案組』可倚重的人才,她說徐前輩是第一人選。」川崎雖然擁有所有下屬的人事資料,但對其他人的個性完全不了解。川崎被架空的兩年間,幾乎從事「重案組」與上層官僚之間的雜務,實際辦案計畫則交由王文忠執行,因此幾乎沒有與「重案組」成員有深入交流。

      「噢!不是她的小男友丁肇峯嗎?第一個居然指名我!」徐星劍笑了,他與王柔、丁肇峯都是王文忠指揮體系的核心幹員,彼此認識已久。但在王文忠執行掃毒行動時,剛好都在處理其他案子而沒有跟隨,因此逃過死亡的命運……這中間事後回想還挺令人唏噓不已的。

      ——王柔想要川崎接手「孤狼」……不愧同為「官僚組」,還真力挺他的日本學長!

      這席話徐星劍壓抑在心中。他觀察著川崎的一言一行有一陣子了,至今沒有犯下讓他失望的表現,但要認同可能還需一段距離。徐星劍自己在必要時,絕對可以配合的,但丁肇峯那小子就很麻煩。

      果然,在徐星劍這麼想的同時,川崎馬上就說出了他的煩惱。

      「我的人選基本上都訂下來了,我交由王柔去執行這份名單篩選,得出了徐前輩、丁肇峯、還有王柔自己……其中丁肇峯在交涉過程有些誤會,遲遲不肯見我一面。」川崎略顯沮喪地說,但立刻就打起精神來,他曉得自己不能因微小挫敗而失落。

      「警視大人的意思?」徐星劍說得很保留。他是在問川崎的個人意見,同時也在暗示這是否為找他的目的。若是後者,試圖利用前輩施壓,讓丁肇峯入團,這徐星劍可不幹。

      睿智的川崎很快就知道徐星劍的考驗,立刻回答到:「我與徐前輩見面只是先培養團隊默契,還不必要勞煩前輩。這件事我會想辦法自己解決,王柔也會協助我,倘若這件事無法獲得善終,我會依情況改變名單,時間不允許我繼續固執了。」

      「好!老的沒看錯,你腦袋清楚什麼事重要,什麼事不重要,任務優先,我們的確沒剩多少時間。」徐星劍玩了一下嘴邊的鬍子,以建議般的語氣說道:「不過你還是試圖讓丁肇峯這小子進來吧!他很耐打,也很能打!」

      「我會記住這寶貴的建議。」川崎略略低頭行禮,向徐星劍致意,之後才打開徐星劍帶來的早餐飯包,吃著早已冷掉的伙食。

      「太晚吃啦,下次給你包熱一點的,沒想到會聊這麼晚。」徐星劍趁著這時段說些以往的辦案經驗,也略略說明The   Dream的幫派情勢,以及提及自己在越南幫與興洪門等各幫派的戰略布局,以讓這位長官能更加了解他未來所要面對的戰場實際資訊。川崎也深深感謝徐星劍的經驗分享,並一一寫進警察手冊中,以利晚點進行搜查計畫。

      在吃早餐的同時,會議室的門又被打開了。兩人同時朝門望去,看見一名短髮俏麗的年輕女警走了進來,神情是難掩的失落與氣憤。

      無論誰也看得出來,遊說任務失敗了!

      「王柔小妹妹,坐!」徐星劍推了一張椅子給王柔,但力道稍大,直接撞上王柔的腳。王柔瞪了一眼並踢開椅子,嘴巴的形狀似乎在說「白目」兩字。

      王柔選擇坐在徐星劍對面,但比較靠近川崎的位置。看見王柔出現的川崎相當高興,好像遇見多年的至交一樣,他展露了今天第一次笑容。

      「長官,我沒能留住他,我失敗了。」王柔低頭說道,認錯的模樣不禁讓人聯想到小動物。川崎聽了後只是笑了笑,沒打算對這件事追究,腦中轉著剛剛的名單修改計畫。

      王柔見沒有得到回應,又發覺川崎沉思的模樣,大概了解川崎想要幹嘛了。她不能讓這種事發生,連忙喊到:「在給我一些時間,我一定會說服阿峯,請先把他排進擬定計畫裡……整個『重案組』沒有第二個人能取代他,請長官相信我的判斷!」

      「我一直很相信妳,謝謝妳,在第一時間跳出來幫我。」川崎看著急得快哭出來的王柔,這才意識到她為了說服其他人而也受了不少委屈,心裡相當不捨:「學妹,我很相信妳的能力,妳絕對是警隊的明日之星……妳做得很足夠了,但還欠缺歷練與威望,我們要以任務為重,名單可以改,我們不能在拖延了!」川崎語重心長地說道,這是他近日來的感觸,王柔拼命的模樣簡直就是初任官的自己。

      聽到這些話的王柔,突然站了起來,指著徐星劍的臉說道:「是不是你教唆學長這麼說的!是不是!你一直不太欣賞丁肇峯的個性,所以不想跟他合作,因為他是你賣老也沒用的對象,是不是!」王柔氣極,面對側著臉不看他的徐星劍。有時真的認為這男人太陰險,身為臥底,可以幹出近乎黑道的手段。

      徐星劍面對無理的控訴,只是不言不語,他知道跟這女人講道理沒用。但不理不睬的態度更容易惹王柔生氣,王柔幾乎要完全發作。

      場面突然變的火爆不已。川崎冷靜地觀察兩人,並咳了兩聲,示意自己還在這裡。王柔這才氣哄哄地坐下。

      「這是我的決定,既然是從我的嘴巴說出來,那就是經過我親自思慮的結果,不關徐前輩的事。」川崎以沉穩的嗓音說著,散發出「官僚組」菁英獨特的威嚴:「我是警視,我尊重我的階級,認真看待這個團隊的成立,王警官,妳這是在破壞榮譽,我有沒有說過,我最重視什麼?」川崎的質問柔和異常,但極具侵略性。王柔一聽整個肅坐起來,身體開始若有似無的顫抖。

      徐星劍則是事不關己地看著這位長官,心中暗暗讚嘆他所散發的氣質。

      「我再說明一次,因應情況特殊及緊迫性,我必須要求一個默契絕佳的團隊。妳、徐前輩、丁肇峯固然是現成的、而且是最佳選擇,但隨著時間流逝,敵人只會有更多可趁之機。這幾天妳也看見實際案例了,我希望妳有學進去,將來對妳當上警部很有幫助。」川崎看著王柔,對方則是避開視線,滿懷愧疚地低頭。這句話震撼了身為官僚的她,同樣在這個弱肉強食的階層中,川崎擁有比她更為成功、且更為真實的經驗,說出的話自然具有信服力。

      「要成為領導者,就必須做出正確的決定,即使是錯誤的,也要勇於承擔這個責任。在兩年前,我從未掌握『重案組』,以至命令貫徹產生問題,肇生王文忠的殉職……現在,兩年了,我必須背負起這份責任,因為我是警視,我才是『重案組』的實際領導人!」川崎緩緩從坐椅上起來,高大的站姿與筆挺的制服令他感覺威武異常。王、徐兩人皆不自覺屏住呼吸。

      真正的官僚!

      「我們最多還有六個小時,妳還有時間完成妳的任務,但請記住,得失心別放太重。」川崎溫柔地笑了笑,與方才的氣勢判若兩人,王柔有點無法適應這種轉換:「妳是完美主義者,但就是太過於苛求,很容易傷到身邊支持妳的人。妳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好好加油!」

      「是,長官!」王柔肅然起立,向川崎敬了一禮,對方也認真地回禮:「我一定戮力完成任務,不再讓你失望。」說完後便立刻奪門而出。

      「閒不下來啊,小姑娘。」徐星劍則是趴在桌上,慵懶地看著離去的王柔。像她這種執行力,警隊可沒有幾個。

      「我們需要的正是這種人才。」川崎備感欣慰地望向會議室窗外,赤峰角山區一覽無疑:「在這樣的城市中,是時候需要一點希望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