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重案集結 之四

      丁肇峯依然在南谷門商圈四處遊蕩。此時為下午五點,正好是放學與下班時刻,因此能在路上看見許多學生和上班族的身影。

      這裡離赤峰角有段距離,早已超出丁肇峯的轄區範圍。丁肇峯是警部補,在行政規定中,仍然受限於「行動暨任務管理條例」;只要警部以下階級,除有上級命令或重大任務在身時可自由行動外,其餘在班時間必須於轄區內,且行動都要與上級回報。

      警部補是The   Dream警察體制中最低階的「警官」,是連結一般員警與上層警官的橋樑,同時也是「實習刑警」,一切規範皆比一般員警寬鬆。由於這是唯一不需要晉級考試的警官階級,只需要年資與實績便可升任,所以在這個階級混雜了許多素質不一的人員;上級為了管理這一層身分尷尬的官僚,才有管理條例的誕生,以免這些不夠成熟的警官混亂轄區間的管理。

      警部補再上去就是警部,階級制採日本警視廳那一套,因此不可避免地要考試。但這個公務人員考試非常困難,一年只能報考兩次,也要符合一些嚴苛的規定。丁肇峯這種與讀書無緣的傢伙自然不可能過關,王柔還比較有可能;她是正統警察大學出來的,跟丁肇峯這種從基層幹起的可不同。

      殘酷的菁英篩選過程遏止了領導階層素質低落的問題。幾十年前仍是「績公制」時,曾讓警隊上層混雜一堆毫無內涵的官僚,幾乎是為了退休金才佔著位子不放。那幾年根本是The   Dream治安最黑暗的時期,大量的謀殺案也是從這時期開始。

      這些事,丁肇峯常常聽王文忠提起。早期的「重案組」幾乎是這種腐敗官僚,王文忠初任員警時遇上了一、兩個,因為執法理念不同而被狠狠惡整過;如今大部分傢伙都被新的警官制度給強制「補考」,最後遷到不重要的職務,「重案組」才有好轉的跡象。

      但「重案組」仍舊有著不可逆的腐爛根本,尤其是那人盡皆知的「毒品運作流程」,惡質異常的死循環……丁肇峯每每想到這個機制都非常生氣,許多緝毒科同僚都被這個流程給犧牲掉,如今連「孤狼」也難逃一劫!

      以上這就是丁肇峯非常不信任官僚的原因。唯一一個讓他承認的,只有官拜警部的王文忠。

      ——我如今該何去何從呢?

      丁肇峯神情愁苦地思索著。川崎已經逐漸握有實權,影響力與日俱增,而且還不知道使出什麼骯髒手段,讓王柔乖乖服從她!丁肇峯想到這裡,立刻握緊拳頭,他無法接受這位「花瓶官僚」漸漸奪走一切!

      他要復仇。身為王文忠團隊的核心成員,他不能讓復仇成為其他人的責任。他必須親手終結越南幫這群混蛋!

      線報指出,南谷門商圈最近出現一個藥頭,專作學生們的生意。這名藥頭身分來歷平凡得很,只是末端藥頭,毒品交易中最沒價值的那一個;既賣毒,順便自己也吸毒,完全受控制的一個人。

      這是丁肇峯向一個混黑道的朋友買的情報。普通情形下,這類情報最沒有價值,甚至被視為「垃圾訊息」。警察們偏向解決更上層的貨品源頭,而不是在這種會不斷出現和取代的末端藥頭上浪費時間……但丁肇峯如今異常痛恨與毒品有關的一切,他要找個倒楣鬼來洩憤!

      這傢伙出現地點不固定,但是有跡可循,基本上哪裡學生多就去哪。丁肇峯觀察街上學生的流動,尤其注意那種一看就是幫派份子的。丁肇峯鎖定了一群染髮並吸菸的年輕學生,在後頭離一段距離跟哨。

      學生們一邊大聲講著低級笑話一邊走著,並將靠近他們的人推開,態度極為囂張。丁肇峯冷冷看著他們走入一家街機遊樂場,他決定要一起處理這群不良少年。

      進入店面後,丁肇鋒的聽覺立刻被吵雜的音樂填滿。許多學生一放學都選擇來此處流連,因此到處都是穿著制服的身影。這讓丁肇鋒想起自己以前也常來這種地方逗留,往往惹了不少架打。

      熟悉的環境。熟悉的氣息。丁肇峯的知覺感官都變得異常敏銳,彷彿隨時都能聞嗅到危險一般……他持續盯著那一群學生,他們擠在一台機器邊玩了起來。丁肇峯也為了打發時間,隨便選了一台格鬥街機開始打……

      時間慢慢地流逝。丁肇峯在這個充滿菸酒的空間混了將近兩個小時,打了無數台街機,若是其他警察看到他這樣,肯定會把他罵到臭頭。盯哨是非常耗費時間的工作,且常常沒有收穫,是最令人討厭的工作內容之一。

      況且丁肇峯的盯哨幾乎毫無意義。或許他能因此處理掉一個賣給學生毒品的藥頭,但這種生意很快就會有人遞補,並且比這次更加隱密。問題會不斷衍生且更加難以解決。

      丁肇峯無疑再浪費時間。王文忠命案都快過一天了,也沒聽警方有任何確切行動,他要在這裡繼續浪費生命嗎?是不是該做點更有意義的事?

      想到這裡,丁肇峯頓時覺得自己是傻瓜,他狠狠搥了機台一下,許多人因此回頭看他。丁肇峯瞪了回去,他不曉得自己在這裡幹嘛……為了一個愚蠢的理由洩憤?他忽然覺得自己像個孩子。

      丁肇峯決定離開。他想去找王柔,可是又擔心王柔會一直說服他……丁肇峯頓時覺得自己無所適從,王文忠不在以後,「重案組」似乎便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他一直是被孤立的問題人物,直到王文忠願意接納,丁肇峯才找到自己在警隊的價值。但「孤狼」死了,舊夥伴也慢慢朝川崎靠攏,丁肇峯感覺又回到以前那個樣子……

      丁肇峯起身,往店面的門口移動,腦中再次被王文忠的身影佔據。強大的悲傷與悔恨湧上心頭,使丁肇峯的情緒再度沸騰。他相當煩躁,並惱怒地推開玻璃門,在外人看來就像輸太多錢的賭徒。

      天色已經暗了,但南谷門商圈才正要展現其真正的活力,許多店家開始亮起五彩繽紛的霓虹。丁肇峯望著這慾望橫流的街頭,各式各樣的人們在移動穿梭,彼此都背負著某種人生而活著。他無法分辨哪些是善、哪些是惡,這座城市太過混雜,一切的一切彷彿都被純粹的物質蒙蔽,完全看不清表像。

      這就是The   Dream,一座由資本家的慾望推砌創造的都市。

      口

      王柔再度回到了南谷門商圈。此刻已經算是下班時間,由於上層官僚的消極應對,「重案組」至今沒有對王文忠命案展開搜查措施,所有警官暫時沒有任務。要不然同為警部補的王柔,是沒有權限可以離開赤峰角轄區的。

      早上因上級命令前來逮捕丁肇峯,但王柔沒有積極執行,她知道如果硬把心情不好的丁肇峯綁回去的話,只會引起他對川崎的反感。如今川崎應許的說服時間只剩一小時了,王柔依然沒有好的說服計畫,也許只能以女友的身分拜託他了吧!

      王柔騎著一台稍有年代的摩托車繞著南谷門商圈。這一帶商圈她非常熟,她與丁肇峯休假時都會來這裡逛街,也知道丁肇峯平時喜歡去怎樣的店。

      據王柔對丁肇峯的了解;每每丁肇峯心情不好時,都會找一些微不足道的犯罪者出氣。早上王柔阻止他繼續海扁佛洛特,想必氣還沒消完,至今仍在哪裡準備惹事吧!

      ——要快點找到他。

      王柔先前傳了一封簡訊給丁肇峯,說非常想見他一面。丁肇峯則傳給她一個店名及地址,沒說什麼多餘的話。王柔看了簡訊,那家店是位於一號地下街的拉麵店,兩人曾一起吃過幾次……話說回來,他們多久沒有一起吃飯了呢?

      想到這個,王柔不禁笑了一下。他們已經將近三個多月沒有同時放假,彼此都因不同任務而奔波,老早把約會給忘了。雖然丁肇峯實際來講今天沒有放假,但也沒有太大關係,回「重案組」也只是對著空桌子發呆罷了,既然機會難得,何不好好把握一下?

      王柔突然很興奮,同時也感到一絲緊張,久久一次的約會讓她覺得很慌亂……太久沒有放鬆了,尤其最近一連串的命案更讓她緊張的胃痛,是時候需要調適。王柔加快油門,心情相當期待,她也覺得自己很好笑,吃個飯而已就高興成這樣!

      摩托車靈活地鑽入小巷,在王柔一陣左彎又拐後,很快便來到地下街的入口。王柔挑了停車位,把摩托車停好,從這裡開始就要步行了。王柔踏著輕快的腳步,迅速到了地下街的樓梯口,在這裡便能遠遠看見拉麵店的位置。

      店門口的長椅上,坐著一個孤單的身影。那人回過頭向王柔招手,手臂上的青龍刺青非常顯眼。

      那個人就是丁肇峯。王柔笑著朝他揮手,對方也報以一笑,雖然神情看起來依然沒有精神,但比早上好很多了。王柔快步走到拉麵店前。

      「怎麼這麼好,要請我吃飯?」王柔刻意俏皮問道,原本她還想加一句「今天是什麼日子」,但仔細想想後便吞回肚子裡去,因為這句話會立刻破壞掉所有氣氛,今天是王文忠的忌日。

      「沒什麼,今天真令人沮喪,我想要妳陪陪我。」丁肇峯馬上就將王柔摟進懷中,並以手掌將王柔的頭輕輕按在胸膛上。王柔也很習慣這個動作,沒有絲毫害羞,柔順地靠在丁肇峯身上。

      「真不會挑店,難得約出來卻只吃拉麵!」王柔槌了丁肇峯胸膛,並用腦袋撞了心口一下,立刻讓丁肇峯唉了一聲。

      「我本來就不是浪漫型的,妳這是在為難我!」丁肇峯結束擁抱的動作,並展示手臂上發達的二頭肌:「妳看,我是陽光型的,不走偶像劇那一套……妳那些浪漫的想像還是留著看電視吧!」丁肇峯伸手弄亂王柔的頭髮,王柔則是啊了一聲,立刻將丁肇峯的手推開。

      「幼稚!」王柔瞪了丁肇峯一眼,但對方似乎為此而得意,那笑容不管什麼時候看都很欠揍:「你就是孩子氣,早上打傷的那個外國人,人家要準備告你呢,你還真是一點都不緊張!」

      「那個人自找的,我最看不慣那種人。」丁肇峯一副自信滿滿的語氣,惹的王柔一陣白眼。但在提到佛洛特時,丁肇峯似乎想起自己找他對打的理由,笑容立刻消失了。

      王柔注意到丁肇峯的表情轉變,才意識到自己提到不該提的。她暗暗罵了自己,又不小心讓丁肇峯想起王文忠的死。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王柔以極度懊悔的語氣道歉。

      「不是妳的錯,跟妳沒有關係……」丁肇峯嘆了一口氣,勉強微笑讓自己的表情柔和一點,他也不想把氣氛弄僵:「事情都發生了,我們不該再沉浸於悲傷與憤怒,是時候做點有意義的事了……」丁肇峯語氣柔和地說道。

      「……有意義的事?」王柔反覆咀嚼丁肇峯這句話,並以期待的眼神注視他。至於丁肇峯則看出王柔的意圖,刻意避開她的視線,他不想被說服加入川崎的團隊!

      王柔見了這個反應,不服輸地說道:「阿峯,『重案組』的情況你也知道,根本沒有人認真看待這次事件,只有川崎非常重視……我們都是文忠前輩的舊屬,難道我們不該團結在一起偵破這件案子嗎?」王柔語氣非常激動,川崎給予她的時間所剩無幾了,她不能讓川崎失望!

      丁肇峯聞言後臉色更加沉重,似乎想迴避這個話題,但王柔沒打算放過他:「你仔細想想,文忠前輩這次行動失敗,很有可能出現叛徒,難道你打算放任這個判徒繼續為非作歹嗎?也許下一個就是你或我了,你確定要繼續無所作為?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案件報告,川崎說報告有掩蓋事實的跡象,官僚們似乎準備要把這件事壓下來……阿峯,時間真得不夠了,我們需要你加入!」王柔的語氣咄咄逼人。

      「我憑什麼信任川崎……」丁肇峯開始猶豫了,他的確很想偵破這一系列案子,也不希望王文忠就這樣成為官僚們的犧牲品。但丁肇峯苦思很久,他不曉得該怎麼出發,他一直都是受王文忠指導,鮮少自己決定搜查方向與計畫。他沒有這種本事!

      丁肇峯需要一個領導,這才是他現今最需要的,必須要有人帶領他離開黑暗!

      「你我都沒有選擇了,阿峯,我們與徐叔叔都沒有資格抗衡官僚,但川崎可以!我們只能寄託希望給他。」王柔緊緊握住丁肇峯的手,柔聲勸道:「我們真得很需要你,川崎願意接納我們的意見,先見他一面吧……就當作是為了我,好嗎?」

      丁肇峯徹底失去思考能力,他無話可說,王柔說的都很有道理,這一切的確是現在面臨的困境。川崎健一……現在,真的只能依靠他了。

      「別說這個了,肚子很餓……」丁肇峯突然說出這句話,並轉身要進拉麵店。王柔很熟悉這個計倆,每當丁肇峯遇到困難抉擇時都會有類似反應,這時只要在逼他一下就好。她立刻拉住丁肇峯。

      「不行,沒有時間了,快點做出決定!」王柔以堅定無比的眼神看著丁肇峯。對方則是被一連串問題搞得非常狼狽,他只剩下一個選擇。

      「好!為了『孤狼』遺志,我就與這個川崎見面。」丁肇峯咬牙切齒,面對川崎這一次勝利感到非常激動:「告訴他,最好能讓我滿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