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人間釀(三)名字的真相

「愛美,妳看看這是誰?怎麼怪怪的?」安雅老師指著座位中央偏左的一個學生,別人周身都泛起了天道回應的結界光芒,只有她,一臉無措的呆坐在位置上。

「那是子清,她怎麼了?」愛美老師順著荳蔻指尖看去,一下子就辨認出自己的學生,猛地跳了起來:「這卜老師是怎麼一回事?學生明顯不對勁了,她也不處理!」急切地端詳了好一會兒,愛美耐不住焦急,說道:「不行,我得親自過去,管它什麼『啟動禍端』,有什麼災禍,衝著我來好了。」

嘴裡嘟囔著,愛美手指劃了一圈,身影便消失在圓洞裡,安雅老師只來得及送上兩個字:「小心!」也不知道是提醒愛美的話、還是慌忙伸手穩住骨瓷茶杯的反射性驚呼。

「子清同學,妳遇到什麼問題了嗎?」教室後牆憑空出現了一個大洞,愛美老師一身艷紅跨出洞口,直面座位上慌張迷惑的子清,在開口的同時,愛美還不忘建起結界,隔絕窺探。

「老師,我……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子清看到裝扮艷麗張揚、說話卻溫柔細語的愛美老師,終於繃不住情緒,失聲哭了出來。

「妳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我不信,妳再召喚一次天道,講出來我聽著。」愛美把手上的黑色講義拂了一遍,黑色尖刺上隱隱發亮的血液都被她拂乾淨了,子清好幾隻指頭上都有細微的血孔,可見她已經召喚了好多次。

子清深呼吸幾口氣,壓下慌張惶惑,將右手食指放進黑紙上銀色光圈裡,對著尖刺摁下,平穩的陳述裡帶有一絲顫抖:「田水青,我是田水青!」子清把聲音狠狠推向天突穴,那推力之猛,讓周身靈力都亂竄躁動,食指指尖冒出一滴鮮紅的血,順著尖刺迅速填補進銀光織就的符咒中,四周卻一片安靜,沒有回應、沒有醍醐灌頂、甚至沒有任何來自天道的靈力波動!

「老師,妳看,我不叫『田水青』,我不知道自己是誰!」子清的眼淚這回真正決了堤,嘩啦啦流了滿臉。

「妳是子清,是天道學院五年級格物班的優秀學生、是四級道法師。我們會找出答案的,跟我來吧!」愛美老師安了清心咒在手上,輕撫子清的頭髮,等了好一會兒,當子清收好黑色講義、還在臉上敷了一層淡妝之後,才收回結界,想帶著子清直接去院長辦公室找彌老頭。

「子清,妳怎麼了?」剛從天道贈與的靈力震撼中回過神來,子元這才發覺子清不對勁,立刻竄過來關切。

「命啊!這都是命,萬般不由人啊!明明算到了還是避不了,愛美老師,妳還是過來了!」卜老師猛地從講台上站起來,似乎想要做些甚麼,頓了一頓、又頹然坐下。

「我的學生有了困難,妳看到了嗎?」愛美氣不打一處來,瞪著一身黑如喪服的卜老師質問道。

「我知道,但那是她的問題,她必須自己去面對。」卜老師在愛美老師的瞪視下,話音愈來愈小聲。

「如果我不來,妳打算完全不理會囉?」又一記嚴厲質問的靈力旋風,擲向卜老師所在的講台方向。

「我…我恪守靜觀其變、不干擾命運的規則。」卜老師側身躲到了講台後面,深怕被靈力旋風掃到;她是個占卜師沒錯,但不是道法高深的高級道法師啊!

「哼,原來妳答應我會看著學生,真的就只是在一旁『看』而已。」愛美一揚頭,黯淡偏黑的教室瞬間明亮起來,她拋出復原咒把先前學生們安放的黑瘴都掃空了:「卜老師,這堂講座不需要妳,我接手了,妳請回吧!」

當卜老師黑溜溜的離開教室後,整間教室瞬間便恢復了色彩,原先被學生們想方設法變成黑色的衣著物品,都恢復了五顏六色的原本模樣,唯一不變的,就是子元的黑頭髮了。

「子元,沒想到你那麼乖,真的把頭髮染過了?」一個男生嘻笑著就要伸手來揪子元的頭髮。

子元冷冷的一撇頭,讓開那隻伸過來的手,回道:「滾!我現在沒空跟你囉嗦!」

子清的模樣超級不對勁呢,他實在沒空理會其他。

儘管擔心子清,但是愛美老師既然已經「請」走卜老師,她接替了講座的主持工作,就得把它完成。所以,當愛美老師趕到「彌老頭」的院長辦公室時,子元、子靈兩人已經守在辦公室門外超過兩刻鐘了,門裡面靜悄悄的,就像沒人的樣子。

子清是獨自進辦公室跟院長晤談的。

這是彌勒佛院長的要求,而子清本人也沒有反對。兩個她最要好的朋友,只能守在門外,等消息。

「老師,子清她…她的名字有問題嗎?」一看見愛美老師艷紅套裝配著高跟鞋的喀喀聲出現,子元跳起來問道。

「我也不清楚。但是,她是『子清』,你的同學,這就夠了。」愛美老師似乎在打機鋒、又好像強調了什麼,子元直覺老師說了句廢話,但這廢話卻奇怪地安他的心。

「子清沒能用名字跟天道取得共鳴。」子靈說的是肯定句,這話後面牽連出的意思,很明確顯現出兩種可能:一是天道不靈驗了,二是子清的真正名字,跟大家以為的不同。

同一間教室裡二十五個學生,只有子清無法與天道連結,其他二十四人都有心神震撼的感應,可見天道絕沒有「不靈驗」這回事。顯而易見的最後一種可能,那就是「子清的身分並非目前所知的。」

但,人家子清是正義大道法師的玄孫,田姓家族五代唯一單傳的獨苗,這身分,怎麼可能會有問題?

「我的身世很清楚,怎麼可能有問題?」子清在和藹可親的彌勒佛院長面前,一開口就是這樣說的。

「嗯,方便讓我知道妳的本名嗎?」彌勒佛搓了搓手,正義大道法師可是他魚雁往返多年的好筆友,交情雖不如無明大師深厚,但是也算相互敬重的同道,人家的直系玄孫身分怎麼可能有問題?總不會是田家對著正義大師亂認親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