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人間釀(二)名字的真相

「這是靈感應紙,不要說你們沒見過。」卜老師說道:「輕輕打一道靈力上去,你們就能看見講義的內容了。」

「這堂講座,本來應該是你們的導師來講最好,但是愛美老師找我問了一卦,結果就變成我來上這堂課啦!」本來保養得不錯的卜老師,穿紅著綠時儘管顏色有些刺眼,但是看起來還算年輕;今天這一身黑的裝扮,立刻顯老了好幾十歲,甚至讓人有種「卜老師換了個人」的錯覺。但是,那說話的語氣、硬要調整面向東南方三十度角來坐的龜毛習慣,又讓人覺得,這世界上應該就獨她一人,再沒有分身了。

《名字的真相》

只要是人類,都會有名字。不管化名千百,你真正的名字只有一個,它會附著在你的魂靈上、跟著你修煉、成長、壯大、衰弱、凋零以致死亡。

所有人的真實名字都是與生俱來,就算你忘了,它也會暗暗跟著你,就算你不知道,它也會對你的修行產生極大作用,甚至成為靈根的本源。

除了「名字」之外,其他的化名、綽號、簡稱都只是一種「稱呼」,有些人終其一生只用同一個稱呼,有些人分階段來給自己取不同的稱呼,無論如何,那些稱呼都無法撼動自身本體的靈根,可是,名字不同。如果你的名字被人施術,就算只叫了一次,也會削弱根本;但是,讓你的本名受到加持,那靈力的增強也會快速補充給靈根。

所以,「名字」是個兩面刃,可能會戕害自己、也有可能由此加持受益。絕大部分的人在「驅利、避害」兩者間會先選擇「避害」,大部分的道法師在成長過程中,都會接到耳提面命:千萬保護好你的名字,最好不要告訴任何人。這就是「避害」為先,至於讓名字受加持?儘可以由其他方式修煉入道,最少危險不那麼大,還是避開名字吧!

有些父母以為小孩的名字是由自己隨心所欲而生,其實他們太膨脹、自以為是了,每個人的名字都是由天道所定,只是藉由父母親或其他養育者、卜卦術士之口說出來而已。這中間牽涉到玄奧的因緣,那是一種無以名之的感應,反正每個人最究終會依循天道而行,並且不自知。

大家都知道發天雷誓要用真正的名字才能成立,卻沒有想過,為什麼天雷會即刻反映有你名字的誓言?那就是因為每個人的名字都跟天道呼應,能讓天道接受與傾聽的就是本名,一人只有一個。換句話說,每個人都有呼喚天道的專屬通關密碼,就是你的名字,可惜這個真相被恐懼掩蓋,讓所有人只以為名字是秘密、是自身的軟肋、是法術拚比時的罩門;當恐懼過大之後,其他有益的功用都只能被犧牲了。

有些人自始至終沒有弄清楚自己的名字。如果你不確定,可以做以下嘗試,很容易就能分辨出「名字」與「稱呼」的不同。

子靈捧著手上的黑紙,她才看完第一頁,就在靈力散去那瞬間,銀光四射的文字立即消失不見,連一道殘影都沒留下。

她趕緊翻過一頁,迫不急待地將靈力打上第二張黑紙。

黑紙上又出現銀光閃耀的銀色篆體字:「屏氣凝神,意識放在天突穴、心中默念妳的本名,將手掌放進下面的圓圈裡,只要是默念本名,必有感應。」

子靈愣了一下,她的本名?原先在天下為公育幼院長大、以為自己是棄嬰的她,一直只有「靈兒」這個名字、既無姓氏、更無全名。進入天道學院,敘起輩分依「子丑寅卯」排序,她變成「子靈」,算是自己選擇的一個稱呼,應該不算是「本名」;後來幾經波折,讓她跟父母親相認了,名字變成「納蘭靈」___「靈兒」和「納蘭靈」,哪個才是本名呢?

在她楞神猶豫間,左手已經按在銀光包圍的圓圈裡,她猛然感覺一下刺痛,黑紙上竟然有個小尖刺戳破了小指頭,尖刺上帶了她一絲血跡。

「納蘭靈,我是納蘭靈。」子靈選了個名字,在心裡把這名字的發音果斷推向天突穴,隨即感覺頭頂心一陣酥麻,有道強勢的靈力波由上而下貫穿了全身。

她立刻明瞭:這是天道對她的回應,她的本名就叫「納蘭靈」。

這時,格致班教室裡的二十五個學生,就像置身在二十五個結界裡,每人自成一處小宇宙,各自承受天道發散的靈力波洗禮。

卜老師盡責地巡視所有學生,她還貼心地擺上錄像儀,將教室裡的情況傳給待在教師休息區花園露臺上的愛美老師看。

這原本是級任導師應該進行的一場講座,事關學生最秘密的罩門___學生們的名字,由級任老師來進行實屬最為妥當;可惜愛美老師先前讓卜老師算了一卦,卦象顯示:如果她來主持這場講座,會產生難以收拾的可怕後果。個性灑脫的愛美老師本來想一笑置之,卻見卜老師臉色陰沉到能滴出墨水來,才警覺這不是玩笑;最少,人家卜老師是極度認真的。

於是,只能讓卜老師上場,然後將現場的狀況用錄像儀傳送給等待的愛美老師。

「時間過得真快啊!又一屆學生準備離校實習了。」愛美時不時瞄一眼鍛鐵雕花小桌几上的顯示水晶球,兩手捧著骨瓷薄胎蓮足茶杯,啜一口微冒熱氣的玫瑰紅茶,半是喟嘆半是滿足地嘆了口氣:「這屆學生機靈得很,闖了不少禍但也經歷不少事,都快能當作學院的傳奇了。」

「是啊,就憑那些學生的機靈,只是簡單把講義發給大家,他們就能自行體悟,妳這級任導師在不在場,區別不大。」安雅老師難得戴起近視眼鏡,這是為了仔細端詳水晶球裡的影像。整個教室情狀被縮小呈現在巴掌大的水晶球裡,那些小人都只有牙籤粗細,又都變裝成了一片鴉鴉烏;想分清楚誰是誰,倒是頗費眼力。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