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法無塵(九十)無用即大用

「齊王留步,有事相商!」走在濟南城大街上,第一百八十九代齊王__祺裕,正看著街上熙來攘往的商販遊人,想著沒辦法從這些交易裡收到稅金,覺得煩心的時候,猛聽到身後一句呼喚。

祺裕渾不在意的繼續漫步,他還沉浸在自己的煩惱裡。雖然齊國國君在中原大陸各國中,以「親民」著稱,並不代表他的身邊沒有侍衛、不設防。相反的,他之所以敢在人潮擁擠的大街上、不設駐蹕管制而四下亂走,依靠的就是他那一群陣容龐大的明哨暗衛___一個看來無害的老紈絝,身前身後十來丈範圍內,普通閒人完全近不得身;雖然沒有浩浩蕩蕩的鳴鑼喝道,但是默默將一切亂走的百姓排除在外,這點兒功夫總還是有的。

所以,就算大家知道他是齊王,就算你嗓門兒大、喊得響亮,也濺不起一絲漣漪,得不到正主兒一眼回顧。

「齊王請留步,我能解你憂愁!」那句呼喚接近了許多,身旁暗衛見機不妙,紛紛出來抵擋。

聽到這第二句話,祺裕猛的停住腳步,這話不知是真是假,但說到他心坎兒上了!他遲疑了三息時間,第三句話隨即傳來:「你再不理我、那就算了,盼你不後悔。」說話的人轉身要走,他已經被層層包圍的侍衛弄得有些煩了,畢竟、以他的身分,這幾十年來可還真沒有求過人。

「先生請留步!」祺裕終於下定決心,開口喊住被包圍在人牆中的那身影,能夠一語說中他的心事,總該有些本領吧?帶著點好奇,祺裕擺擺手、暗示所有侍衛退下,他想聽聽這個攔路卻不為喊冤的人,想要向他「賣」什麼東西。

「賣」?是的。

在祺裕這種擁有古老傳承的君王心中,所有人、事,都被他心下雪亮的看作是一場買賣;有人為權、有人為錢、有人為名、有人執迷,所有文臣武將、謀士道師,會來找上王廷的,都可以算是一樁買賣,只要合他利益、不虧,就能談。

就因為有這份通透,不自以為孤高神聖,齊國的王位才能綿延一百八十幾代而沒被滅掉。

「請問先生如何稱呼?」祺裕一向不擺架子,能進到他面前的人,通常也不吃「擺架子」那一套。

「炎焰,九袋回復師。」鷹勾鼻、臥蠶眉、國字臉上兩眼炯炯看著祺裕的中年男子,拱了拱手、低聲自報名號。

「原來是回復宗師,失敬了。」同樣一拱手還禮的祺裕,心底有些訝異。回復師的名頭大、行蹤神祕,但是這類人的「豐功偉績」遠趕不上大道法師,如今有大道法師出手「安天下」的節骨眼,回復師又能做什麼呢?

「齊王在懷疑我能做什麼。直接告訴你,我能讓你恢復繇役稅收、穩坐王位。」炎焰微笑說道。

炎焰一句話直擊祺裕腦門,他眼睛一亮,也不管街上人來人往、好奇窺探的眼睛有多少,更等不及將回復師請回王宮慢議,直接就領著炎焰,向大街旁一座看來豪華氣派的酒樓走去,嘴裡唸著:「撿日不如撞日,難得偶遇您、今天我就請宗師吃頓酒,咱們好好聊上一聊!」

萬興樓、第三層樓上視野開闊的天字間裡,擺了滿滿一桌澎湃盛宴,賓主二人卻都意不在飲食。摒棄了所有護衛,祺裕聽著炎焰言簡意賅的說明,心裡暗暗盤算著:這回復宗師要出手了,之所以會找上自己,就是因為齊國小、適合實驗;如果自己還擺著一副臭架子,說什麼還要再議之類的官話,恐怕人家扭頭就去找其他國家了。畢竟,中原大陸上還有十來個小國家,不差自己這幾座城。

炎焰在舉辦回復師講座之後,也有所啟發,他現在就要利用奧妙的回復咒,設計一套裝置,把百姓們的思維「重置」,把「繳稅服勞役」這信念給勾出來,從而完成齊王的政令。如果在科學地球的智識範疇來看,這就是一種「洗腦」,只是,用的是回復咒。

「可是,就孤所知,回復師的禁忌裡,不就明擺著一條,不得對活物施咒、尤其不得對活人施咒嗎?」祺裕畢竟是個王,君王該有的知識相當完備,對於回復師的禁忌也很清楚。

「齊王,時代在進步,以前的術法不完備,所以定下了這規矩,怕傷生害命。現在時代不同,如果只謹守著數千年前的老規矩,那麼我們是不是都應該回去茹毛飲血、築巢穴居啊?」炎焰笑了笑,說道:「齊王您並非道法人,正是術業有專攻、如今道法之術進步,雖不至一日千里,但也與當年設下禁忌的環境大為不同了。更何況,我們現在並未用回復咒去改變人身,只不過用回復咒去改變人的思維而已,思維這東西,其實虛無縹緲又變得快,佛家說、一彈指有六十念,我們只是改變這六十念裡的兩個念頭,如一場黃梁夢罷了,其實沒什麼損傷;真要說起來,隨時間老去的人體損傷還大多了!」

炎焰難得說了這麼多話來解釋,也是看在這第一次在齊國進行試驗的份兒上,否則,他是懶得如此費勁的。

「嗯,孤並非道法人,更不了解回復咒,這麼專業的事,還要多仰賴宗師您;孤只問:會否傷害百姓?又、王廷該如何配合?」齊王倒也爽快,他知道如果大道法師不管,能救自己王廷的,只剩同樣具有法力的回復師了,雖然,在他心中,回復宗師好像還差了大道法師那麼一截,但總比他這普通人要管用啊!

「硬要說傷百姓...大概就是傷了百姓的荷包、大家都要交稅金了;至於配合,那也簡單,我們只要在通衢大道或城門口架上一桿竹門就行了。」炎焰看棋王這麼配合,也答應得很大方:「如果這回復咒能幫到齊國,請齊王封我一國師稱號,讓我能遊走各國王廷就行了。」

「看吧,這是個賣術法求名的。」祺裕心裡暗笑,對上號兒了,貴為宗師依然求名啊!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