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HHH)瘋狂的狐狸和他的軟萌兔子

狐狸先生扛著兔子先生往蘑菇屋走,一路上手還不安分地摸著他的小屁股。

 

“小兔子,我是不能滿足你嗎?為什麼要去找狼先生?”

 

他肩上的兔子君哭哭啼啼,抽泣著控訴:“你...你那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嚶嚶...一夜..一夜七次...嚶嚶嚶....我腰...腰受不了...嗚嗚嗚...”

 

“這不是你逃離我身邊的理由。”   狐狸先生目光倏地一冷,陰陽怪氣地說:“呵,別以為我不知道,在你心裡,始終都喜歡狼先生。”

 

兔子先生聞言呆住,吃驚地瞪大眼睛。

 

搞了半天,狐狸先生以為他的心上人是狼先生嗎?

 

他僅僅只是崇拜狼先生而已,可沒有對他心生愛慕啊!

 

他喜歡的人....他喜歡的人明明是.....

 

兔子先生低著頭,默不作聲,毛茸茸的腦袋輕蹭著狐狸先生頸側,張開手臂緊緊環住他。

 

他喜歡...狐狸先生...

 

可兔子們都是膽小懦弱的性格,尤其在心上人面前更是唯唯諾諾,他也毫不例外。

 

他特別特別喜歡狐狸先生,但他不敢表明心意。

 

肩上的小兔沒了動靜,不吵不鬧,安安靜靜地待著,跟剛才宛如兩人。

 

狐狸先生寒了心,扯唇冷笑。

 

果然,是被他說中了心事。

 

心中升起一股無名怒火,他疾步走回家,一腳踹在門上,野蠻地將那人扔在床間。

 

“喜歡狼先生是嗎?忘不掉狼先生是嗎?”

 

他欺身壓下,死死禁錮住他。

 

“心裡裝著別人,卻得被迫在我身下沉淪,發出甜膩的呻吟,是不是覺得很噁心?很不甘?”

 

“你應該恨死我了吧。”

 

“但,那又如何呢?小兔子,我也不妄想得到你的心,反正擁有你的身體也是一樣。”

 

“我就是喜歡看你討厭我卻又無能為力,迫不得已在我胯下墮落的樣子。”

 

兔子先生紅著眼睛,想要推開壓著他的那人,可不管他怎麼使勁,狐狸先生都紋絲不動。

 

“怎麼?想要反抗?”   他輕笑出聲,表情有些冷漠,“你反抗得了嗎?小兔子。”

 

薄薄一層的絨毛外衫被他扯落,兔子先生淚水盈眶,眼睛紅紅地看著他。“狐狸先生...後面還是腫的..求你不要...”

 

他對小兔的求饒聲無動於衷,發狠地含住那片菱唇,重重啃咬,舌尖橫衝直闖,撬開門齒,反覆舔弄。

 

淺嘗而止的接吻,完全滿足不了他的慾望。

 

狐狸先生低下頭,輕輕咬住兔子先生胸前的兩顆奶頭,幾番磨蹭之下,那裡越發紅艷動人,嬌嫩欲滴。

 

“唔...啊...狐狸..狐狸先生...不要...啊哈...”   兔子先生的呼吸越來越急,呻吟漸漸變得淫靡,望著他的那雙眼眸被淡淡欲焰覆蓋。  

 

他動作未停,伸出手朝小兔子腰間摸去,半醒的肉棒跟個小帳篷似的,高高翹起。

 

“啊哈....狐狸先生...唔嗯...”

 

兔子先生身子一僵,雙腿劇烈顫抖,眼圈生生被逼紅。

 

他半伏下身,探出舌頭在小兔股間挑弄,等那裡嫩肉差不多鬆軟,才放出自己的巨物,挺身而入。

 

“啊!”   兔子先生呼吸驟緊,用力揪緊床單,臉色有些發白。

 

後穴處舊傷未愈,紅腫不堪,狐狸先生每進去一分,撕裂般疼痛就讓他痛苦難耐。

 

“疼....”   他吸著鼻子,眼淚嘩嘩地往下掉。

 

狐狸先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冷聲道:“疼是嗎?疼就給我記住了,現在操你的人是我,不是你的狼先生。”

 

兔子先生聽到這話,再也忍不住,積攢的委屈轟然塌陷,哭得不能自己。

 

“嗚哇.....嗚嗚....”

 

他的哭聲伴隨著肉體的交合聲,在房內越發清晰。

 

狐狸先生蹙緊眉,心被撕得生疼。

 

他的小兔子心裡沒有他。

 

狐狸先生的眼楮逐漸發紅,雙手掐緊兔子先生柔軟的腰肢,肉棒在他兩腿之間馳騁,

噗呲噗呲的抽插聲連綿不絕。

 

肉棒滾燙似火,每次都擠進最深處,跟個打樁機般一刻也不停歇。

 

直到最後,兔子先生被操到半暈厥在床上,他才收手。

 

狐狸先生抱起暈暈沉沉的小兔,眼底閃過一絲痛楚。

 

他苦笑著說:“就讓我以這種方式把你留在身邊吧。”

 

夜幕降下,繁星點點。

 

只是...今夜的天空,沒有那輪皎潔的明月。

 

“   醒了?”

 

兔子先生刚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见身旁那人目露凶光,舔着唇,不怀好意地在他裸体上抚摸。

 

“狐...狐狸先生...”   他怯生生地瞄着狐狸先生,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那人捏住他的下巴,嘴角挂起一丝嘲意。

 

“呵。在狼先生那里跟个粘人精似的,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黏着他,但到我这,就变得这么抗拒,天天巴望着早日离开,你可当真双标。”

 

他摇头否认,泪水溢满眼眶,急得眼圈皆已泛红。“不是...不是的...我没有想要离开狐狸先生,真的没有,你相信我。”   边说着,他边揪住狐狸先生的袖拐,却很不合时宜的,犯了一着急就失语的老毛病。

 

兔子先生张了张嘴,拼劲全力的想要解释,但奈何他怎么努力,喉间都发不出一点声音。

 

“怎么?连解释都懒得给了?”   狐狸先生不屑地嗤笑一声,扯掉袖边紧揪的手,“别在这惺惺作态,让人恶心。”

 

他拼命摇头,想开口辩白,偏偏越急越说不出话。

 

狐狸先生的耐心毫之殆尽,握着他的手腕,带他滚到被褥里。

 

“即是如此,你便在床上,慢慢解释,继续装出那副虚情假意的模样吧。”

 

“无所谓了,我早就不想在乎了。”

 

兔子先生脸色突变,嘴唇毫无血色,就像一只脆弱的玻璃娃娃,一碰就碎。

 

“我现在只想干你。”

 

---------------------------------

 

柔软的大床之上,两具赤裸肉体抵死缠绵。

 

那人火热的嘴唇贴遍兔子先生全身,舔吻着他的耳根、下巴、锁骨,似火苗那般炙热,又似恶魔那般贪婪成性。

 

他身体酥软到绵麻无力,犹如濒死挣扎的鱼儿,张开嘴追寻着稀薄空气,大口呼吸。

胸前两处突起,被人用手指夹住,色情地揉捏。

 

“唔啊...狐狸先生...啊...”   兔子先生不受控制地蠕动起来,渴求有什么东西能将他填满。

穴口处,漂亮的肉花已经湿润,变得松松软软,分泌的肠液顺着张合的小缝向外流,泛着湿漉漉的水光,无比诱人。

 

“小兔子,都骚得流水儿,还说自己不喜欢?呵呵。”  

 

狐狸先生把脸埋在那处,灵活的舌头轻松地顶开软肉,舔弄着温暖的肠壁,搅动里面的汁液。

 

他了解他的身体,几乎在瞬间就找准敏感地带,舌尖用力一戳,床上的人剧烈颤抖,肠肉迅速缩紧。

 

“啊..狐狸先生...”   又软又乖的小兔蜷缩成团,痛苦地咬紧床单,眼角发红。

 

鸡巴猛地撑开窄小的后穴,肠道里的层层媚肉包裹着粗大的棒身,整根吞没。

 

饥渴的肠肉积极配合着肉棒的动作,兔子先生也从刚开始的不从,变得顺服,任由他摆布。  

 

狐狸先生掌控着主动权,带着节奏向内部进攻,劲瘦的腰前后摆动,让硕大的龟头在他体内四处戳弄。

 

“啊哈....狐狸先生..好厉害...”   俯视着小兔子被自己干得淫叫不断,低头成服,他心中是抑不住的满足和自豪。

 

喜欢狼先生又怎样?

 

不还是得躺在他床上,任他操弄吗?

 

他五指深陷于兔子臀部嫩肉,喘着粗气,身下疯狂操干着,屋子内一时间充满了肉体碰撞所发出的啪啪啪撞击声,和纷至沓来的水声。

 

粗大的肉棒把鲜嫩的后穴操得松软湿滑,拔出时还有拳头大小的洞无法合拢,颤悠悠地吐着男人精水。

 

“喜欢吗?”

 

狐狸先生贴在瘫软如水的那人耳边,柔声问他。

 

兔子先生点头,勾紧了他的脖子,吻着他嘴唇说道:“喜欢。”

 

“那咱们...再来一轮吧。”

 

狐狸先生重新将他压回床上。

 

一阵翻云覆雨,干柴烈火。

 

屋内的春色延绵不绝,暧昧气息蔓延在空中迟迟未散。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忽然覺得小兔子好可憐.....
真希望兔子先生能說清楚自己的愛意。
2021-12-04 23:03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