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滅絕師太的解決方案

疫情期間包裹特別多,我也跟著胡亂網購,經常自己都忘了昨晚訂了什麼。可是今天收到這箱東西,打開之後卻令我大吃一驚。

這是一箱情趣用品,從前只在網絡廣告上看到的東西,現在居然赤裸裸的呈現在我眼前。好奇心讓我繼續往裡頭翻,但同時又感覺後面有人盯著我,所以又匆匆放了回去。對著標籤仔細看了一下,上頭的確是我的住址,我的名字。

這是怎麼回事?我在睡夢中糊裡糊塗訂的嗎?仔細一想,明白了!原來隔壁這個小開最近風聲甚緊怕被查到,所以不但把女子接到別處,寄來的東西也用我的名字,要我暫時收下,未來再拿回去。

可是也不見得如此,這層有ABCDE

五戶,會不會是其他三戶訂的呢?我想逐個去按他們的門鈴,但又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於是在把自己的名字和E座塗掉之後   ,重新封口,悄悄把它擺到最靠近的,也就是C座滅絕師太的門口。

第二天我有事出去,發現那箱子被踢到了A座門口,還留個腳印。當天晚上那對神雕俠侶似乎在爭吵,毛小孩也應和叫著,然後第三天箱子到了B座,第四天又悄悄回到了我的門口。我望著那多次重新封口的箱子,確信應該不是他們的,就重新把它拉進來擺著,等下回見到小開的時候再問他。

兩天之後我的門鈴響了,好幾天沒見的妙齡女子居然又出現在我的門前,不待招呼就劈頭問我是不是收到了一箱貨品。

我說「是的,你要不要進來看看?」

她進來之後直接就走向那個箱子,拆封之後把裡面的東西一一抖出來逐件審視,尤其是對那些性感內衣,她一件件抓起來仔細把玩端詳,貼上自己的身子搔首弄姿,沒有想馬上離開的意思。

這時我背後一陣冷風,響起了「阿彌陀佛」,那師太正站在我打開的房門口。我轉身尷尬地望著她,發現她的表情不像是厭惡,也不像是悲憫,而是有點告罪的意味:「施主前兩天把這些東西擺在我的門口,實在是很不恰當啊。」

「可是我以為是妳網購的啊,」我慌忙回答,「而且我絕不知道裡頭是什麼。」

師太忙道:「我也不知裡面是什麼——但那絕對不是我的——現在知道是誰的了嗎?」邊說邊望著那仍陶醉在情趣內衣的女子身上。

就在這時,身後突又響起久違母老虎的獅吼,小開果然陪在他的旁邊。他倆沒去自己的D座,卻好奇地停在我的門口。

那穿金戴銀的母老虎首先盯著尼姑,接著眼神飄向那女子,情趣用品,最後雙眼落在我的身上。她的表情不是瞭解,不是輕蔑,而是某種程度的敬佩。

「秦先生,您真是深藏不露呀,看來我又是打攪你們了!」她故意把「們」這個字講的特別大聲。

我看了看那小開,他蜷縮在母老虎的身後,不斷地對我打手勢,惻隱之心讓我原本想為自己的辯護的念頭又消失了。

「好說好說,施主總是在最適當的時候出現   ——   我們就一切盡在不言中了。」

我用了「施主」兩個字,又刻意朝那女子使了個眼色,意思就是請勿打擾,已到了送客時間。

「哦,那就不多叨擾了,後會有期。」母老虎很識相地拖著小開離開。

我等到D座的門關上之後,立刻對那尼姑說:「您可不能像剛才那位女士一樣,誤會我啊!」

「阿彌陀佛!」女尼不發一言,急著想拂袖而去。「師太且慢,」我對女尼說,「這女子業障甚深,還請師太收留她和這口箱子,到貴寶庵裡修行。也許您能開導她,為她消災解厄,善哉善哉!」

想想自己被誤會太深,不能再耽溺在這個桃花的假像中,也許師太可以提出一個長期解決方案。

師太不置可否,轉身就走。那女子卻一刻也沒停留,緊跟著滅絕師太進了C座,當周芷若去了。

(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必屬巧合。)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