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滅絕師太驚醒夢中人

長住在這棟大廈小公寓裡,我發現鄰居們總是一年一換,想必都是租約到期不甚滿意的房客。又是一年的物換星移,我左鄰右舍的成員們,變成A座住著中年夫妻與毛小孩,B座是太監嬪妃供著小皇帝,C座這庵裡住著一位眼神銳利的中年尼姑,至於D座,我的猜測是小公館裡的阿嬌,因為除了她年輕貌美,深居簡出外,我經常見到有位衣著入時的古龍水小開,上下班時入出香閨。

常在電梯裡看到他,從剛開始的冷漠,禮貌性的點頭,到後來靦腆的微笑與搔髮,他對我這個E座鄰居,似乎已經坦白承認了身份。我們每次見面彼此都報以一個詭異的微笑,心照不宣。

一天中午時分,突然有人敲我房門。打開之後發現竟是D座那位貌美的年輕女子,劈頭就問她是否可以進來。對這樣的要求我是很難拒絕的,打開門正想了解來意,沒料到她立刻閃進來把門給關上。

這是什麼的意思,她的小開老公呢?瞧她那驚惶失措的眼神和表情,我腦海裡正充滿幻想,就聽到電梯門開的鈴聲,伴隨著一位婦人大吼大叫,和身旁一位男子不斷解釋的聲音。

那婦人堅持要進入D座,男子在百般推託之後,也祇有無可奈何的地把房門打開。一分鐘之後,婦人的聲音消失了,反倒是那小開開始理直氣壯,我立刻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瞧了瞧眼前這位小三,她對我低下了頭嫣然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時又傳出那婦人懊惱的聲音:「我明明看到那賤人進了這棟樓上了這一層的,難道她不是你的相好!?」

「哦,妳說的原來是她,那妳完全誤會了,我鄰居E棟的這位長輩最近娶了一位嫩妻,每天膩在房間裡可快活著呢。」說著這小開就按了按我的門鈴,似乎急著想證明什麼。

我想這時門不開是不行的了,觀戲的也不得不逢場作戲。看了看那女子的眼神,發現她似乎在鼓勵,我就很冷靜地把房門打開。

映入眼簾的果然是一位穿金戴銀,全身名牌,卻是滿腹狐疑的母老虎,旁邊站著那個畏畏縮縮,卻是信心滿滿的古龍水小開。

我猜這婦人一定會問我一些問題,正盤算如何應對,不料説時遲那時快,這女子竟突然摟著我,在我頰邊親了好幾下,嬌嗔道:「老公,我們很忙,別理他們好不好?」

我稍稍把那女子推開,很禮貌地問眼前這位婦人:「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那婦人見到此情此景,原本乖張的表情開始收斂,有點瑟縮地問道:「請問你們是夫妻嗎?」

我不想說謊,但實在也不願這齣戲就這樣結束,於是哈哈大笑,指著小開說:「我跟他鄰居這麼久了,你就問他吧   ——   你看我們像父女嗎?」

聽我這一說,女子又開始摟我親我,還把我往房間方向拖去。婦人親見此情此景,似乎已經完全沒有疑惑,輕輕說了聲:「打擾了,抱歉。」就在小開的陪同下,轉身往電梯退去。

等到電梯門關上之後,我輕輕掩上房門,想到自己突然多了一個嫩妻,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正祈禱這場戲還可以多演幾分鐘,此時轉過身來接觸到的,卻是這位女子平日冰冷的眼神,以及對異性鄰居的冷漠。

「謝謝你,秦先生,我也該回去了。」她順勢把房門打開,回到D座的門口。從假嫰妻瞬間變成了真小三,一溜煙在門後消失,留下錯愕的我在甜美的回憶中,久久無法把房門闔上。

待我逐漸恢復意識,開始聽到A座的狗吠聲,   和B座嬰兒的哭鬧聲,始驚覺剛才的這一場如夢似幻,不小心吵醒了無辜的他們,覺得有些慚愧。此時C座的門打開了,那中年師太正準備下樓辦事,見到我時宣了一聲「阿彌陀佛」。

我全身打顫,仿佛被倚天劍劃破了衣袖。

(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必屬巧合。)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