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兩日雨,一日晴

   連著兩天的雨天,中間只隔著一天晴,又開始下雨。

   這像極了陽明山上的天氣,

   大學時期,學校就算出大太陽,還是有帶傘的理由。曬不乾的衣服,和潮溼的房間,彷彿給了那時還是青年的我,一些憂鬱的情境。

   「陰天,帶著雨水味道的空氣,我撐著一把折疊傘,在細雨中走著。我一向是走路上學的,雖然必須花十五分鐘的時間,我還是十分享受在週圍的景物當中。不管是積水的水漥,還是搖搖欲墜在葉子上的露水,我都能盯著,直到忘了時間的存在。還忘了即將點名的課堂。」

   這就是我大學的寫照,雨天多,晴天少。我似乎很享受這樣的天氣,和它帶來的景色,除了我還晾在曬衣場的那兩件,曬了兩天還沒乾的內褲之外。

   陽明山有雨,有花,當然就會有雨水打落的嫣紅花瓣。雨後的柏油路意外的乾淨,透著飽和的黑色,地上有一圈花花綠綠的樹葉、花瓣,靜靜地躺在某個有錢人的別墅圍牆外。

   最好是夜晚的月光,還能打在淋溼的柏油路身上,反射的矇矓光暈,在黑色畫布上的一抹白色,令人佇立觀賞,難以忘懷。

   潮溼往往使我想起陽明山上的生活,那時候的確是輕鬆的。所以我懷念的,說不定也只是那時的閒暇罷了。

   不過大學生活真像是一條界線,跨過了就離開了可以輕狂的年少,失去了放聲大笑和大哭的權利。同樣是每天早上起床,晚上回家,但是心裡卻少了什麼東西。可能是大學的時候,我們很用心的經營自己的生活,但是出了社會之後,卻被迫的要好經營自己的工作。

   兩日雨,一日晴。

   「是不是細雨飄飄,比較浪漫呢?」我問了現在和從前的自己。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