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夢女文]鬼滅之刃—時透無一郎—《選美》上

      雖然我和無一郎對彼此的稱呼改了,但我們依舊維持是上司和下屬的身份,所以他叫我做什麼我就會去做。

      我們正在執行一項任務,有一隻鬼專挑有才德的年輕男女吃,且時常換根據地,在全日本胡作非為。

      根據情報,鬼的下個據點是在一個景色優美的城鎮,當地每一年會舉辦一次選美比賽,審評項目姿色到才藝,是十分盛大的活動,有報名的女子皆可參加。

      這個鬼十分聰明,到每個地方都只吃一個人,吃完就走,使許多鬼殺隊員找他不著,剛好那個城鎮是霞柱的巡邏範圍內,無一郎便帶著我前去埋伏。

      「我幫妳報名好了。」無一郎沒頭沒尾的說。

      「什麼?」我不解的問道。

      「選美比賽。」

      「什麼!」我不敢置信,「所以你剛才不見是去報名。」

      原本我們走在街道上欣賞風景,我一個不注意無一郎便不見了,不過我想他應該還會回來找我,我便待在原地等他,沒想到他是去幫我報名選美比賽。

      「為什麼報名?我又不是來這裡選美的,我是來這裡殺鬼的,不是說要保護那個當選為第一名的姑娘嗎?」我非常生氣的問。

      「到結果出來前都不知道要保護誰,妳去當那個第一名,就不用顧慮會死人的問題了。」

      有點道理,如果我拿第一名,就不用擔心會有人被鬼吃掉了,但是我怎麼可能得名啊ーー

      「我是拿刀的,跟那些姑娘小姐有得比嗎?」我氣急敗壞的說。

      「聽早坂太太說妳進鬼殺隊前是官家小姐,拿刀前應該是學琴棋書畫的吧?」

      早坂太太是霞柱屋中的廚娘,與我交情甚好,但沒想到她會跟無一郎說我的過去。

      「拿起刀的那一刻我就再也不是大小姐了,明天都要比賽了,我什麼都沒準備啊!你難道是要叫我這身鬼殺隊服去選美嘛?我才不要去!」我在無一郎的面前哎哎叫,希望他能收回命令。

      「衣服我有帶。」無一郎解開他肩上的包袱,裡面有一件水藍色的和服,有點眼熟。

      「之前清水太太要妳試的衣服。」無一郎補充,水藍色的雙眼看著我。

      「無一郎大人眼睛的顏色果然很適合小姐呢!」清水太太那日說的話在我腦海裡響起,清水太太是霞柱屋的裁縫,喜歡做衣服,雖然我幾乎不再穿華美的衣裳了,但清水太太還是常常做衣服給我。

      「你早就預謀了,但沒告訴我?」我十分不滿的問。

      「妳一定不會答應,我便先斬後奏了。」無一郎理所當然的回答。

      「我不去。」

      「妳缺什麼路上買。」

      「……不去!」

      「走吧。」

      可惡,該死的遲疑!他應該是發現了我一路上都盯著那些店鋪中的美麗的飾品、髮簪了,當了十幾年的官家小姐,喜歡漂亮事物的心依舊深紮在心底,無法輕易丟棄。

      有一個我行我素的上司真的十分累人,妳再不滿也不能指責他的不是,只能任由著他擺佈。

      即使我忍耐住不去看著店鋪的商品,但無一朗說要我去參加選美比賽真的不是在開玩笑,他現在非常認真的在看那些飾品,我第一次這麼想拿刀砍人,可是無一郎根本就無視任何人的殺氣,照常依自己的想法行事。

      走著走著,無一郎突然拉住我,並在我甩開他的手前搶先一步將他挑的髮簪插進我的頭髮。

      「你這樣很沒禮貌……」我無奈的說道。

      「沒關係的,我們的商品都能夠試帶喔。」老闆娘笑眯了眼,「這位小公子真是好眼光,這個髮簪十分適合姑娘喔。」

      無一郎將鏡子放在我面前,我看著鏡中的自己與頭上的髮簪,藍色的布花髮簪的確與我紅褐色的髮十分相襯,平常總是看著雲、看著鳥發呆的傢伙眼光還不錯嘛!

      「姑娘的容貌真是美若天仙,有沒有興趣報名我們鎮上的選美比賽呢?」老闆娘繼續跟我搭話。

      「報了。」無一郎回答,「多少錢。」

      「我要用的應該是我付錢。」我來不及阻止無一郎,他就買下了我頭上的那支髮簪。

      「今天我出錢。」無一郎拉住我的手腕,「繼續逛。」

      我不用付錢是很好,但是在逛的過程中,只要我多看一眼的飾品,他就會在下一秒買下,害我都不好意思繼續逛了。

      「咦?這個聲音是?」我突然停下腳步,在雜吵的商店街上,有一個渾圓飽滿的聲音似乎對我有一種神奇的魔力,使我不由自主的尋著那個聲音走。

      不管無一郎要我繼續逛街,隨著聲音愈來愈近,我拉著無一郎走到了一幢氣派的洋房。

      「從那個房間傳出來的。」我手指著洋房二樓的一個窗戶,「那個樂器好像叫作鋼琴……,無一郎ーー你做什麼?」

      無一郎直接跳到洋房的二樓,跟裡面的人說話:「那個樂器多少錢?我跟妳買。」

      「無一郎快下來,你這樣非常不禮貌。」我在地面呼喚無一郎。

      「多少錢?」無一郎完全不理我。

      「無一郎快點下來,這裡是大戶人家,等一下驚動別人家中的保鏢。」我在焦急的喊。

      洋房內有一個短髮女孩探出頭,頭上紅色的蝴蝶結特別顯眼,我猜測她應該是這家的小姐,剛剛在彈奏鋼琴的應該也是她,女孩的雙眼好奇地瞧著我看。

      「你是什麼人?怎麼會坐在那裡?」一個女聲從屋內傳出,應該是洋房內的僕人。

      啊ーー慘了慘了,被發現了。

      「坂口,這位孩子是我的客人,請他與樓下的姑娘從大門進來吧。」短髮女孩回頭命令道。

      無一郎跳下來後,跟我一起走進這棟豪華的洋房中,屋外屋內根本不同世界,我從未見過全是西式的裝潢與擺設,想必這家的主人非常喜愛西方的文化與器物。

      「你們好,歡迎來到真城家,我是真城心美,請多指教。」進到那間二樓的房間,真城小姐便友善的自我介紹。

      「真城小姐妳好。」我也禮貌的回應,「這位是時透無一郎先生,我是宇都宮望結,請多指教。」

      「原來是無一先生先生與望結小姐,請坐吧。」真城小姐指著看起來十分昂貴的西式沙發,「坂口,泡茶讓客人們潤潤喉。」

      真城小姐的聲音如銀鈴般的好聽,一舉一動都十分符合禮節,但她似乎是個體弱多病的女孩,她的面容蒼白無血色、身板纖弱,精神不是很好。

      「真城小姐,十分抱歉,剛才無一郎跳到妳的窗邊並無惡意,驚動到妳真的非常對不起。」我一坐下便向真城小姐道歉。

      「沒關係的,我不介意,無一郎君真是有精神呢!」真城小姐溫柔的笑道。

      無一郎似乎很喜歡這個沙發,鬆鬆軟軟的感覺使他忍不住往後躺,將自己陷入沙發中,非常沒有規矩,我正要叫他坐正時,他突然無禮的指著人家身後的鋼琴,開口道:「多少錢?」

      這個小孩還真想著買鋼琴,外國來的東西並不是有錢就買得起的,但這傢伙顯然沒意識到這點。

      「無一郎先生也對鋼琴有興趣嗎?」真城小姐和氣的問。

      「是她想要那個樂器。」無一郎反手指向我。

      「我沒有。」我用手將無一郎指著我的手推回去,「只是曾經也在別人家看過,也聽過別人演奏過鋼琴,覺得特別好聽,就記住了。」

      「望結姑娘以前也曾見過鋼琴?望結姑娘其實是望結小姐吧!懂禮貌、說話得體,還知道這外國來的新玩意。」真城小姐真是觀察入微,相處不過幾分鐘便猜出我曾經是個小姐。

      「曾經是,不過現在我只是個拿刀的村姑罷了。」

      也許是看出我有些不想提起的過去,真城小姐便轉了個話題:「望結姑娘想彈彈看鋼琴嗎?」

      「……可以嗎?」

      結果接下來的時間我都和真城小姐坐在鋼琴前面彈琴,將無一郎晾在一旁,然後無一郎他就生氣了,雖然面無表情,但是真的非常生氣。

      「抱歉,在真城小姐這裡打擾太久了,我們還有事要辦。」無一郎直接將我從鋼琴前拖走,他氣到連話都變多且變有禮貌了。

      「沒關係的,我很高興今天遇見望結。」

      「我還想跟心美一起彈琴。」

      鋼琴音色實在是太優美了,且什麼曲子都能演奏出來,使我流連在黑白鍵上而忘了時間,而我也在彈鋼琴的期間快速的跟真城心美變熟了。

      「望結有空再來玩吧!」

      「我也想,可是我們明天過後就要離開了。」

      「明天望結還能來嗎?」

      「可能沒辦法,明天我參加了選美比賽,晚上也有事情。」我不想跟心美分開。

      「怎麼這樣……那明天我也要去選美比賽。」

      「小姐!您身子不好,人多的地方您還是不要去的好。」旁邊的女僕坂口馬上阻止。

      「就一天而已也不行嗎?只要我求父親,他一定會答應。」溫柔優雅的心美大小姐也是十分有脾氣。

      「小姐……」坂口拗不過自家小姐。

      「望結,我會去選美比賽的,我們明天見。」心美上前握住我的手。

      「望結,走了。」無一郎上前抓住我的手。

      「我送你們出去。」心美說,便示意門旁邊的女僕開門。

      「不用麻煩了,我們從那邊出去就好。」

      無一郎拉著我的手從心美房間的窗戶跳出去,為什麼有大門不走偏偏要從二樓跳下去?

      「望結再見,無一郎先生再見。」心美朝我們揮揮手。

      我也回頭揮手向心美道別,但無一朗一直拉著我向前走害我差一點跌倒。

      「無一郎。」

      「嗯?」

      「抱歉,我剛剛都在和心美彈琴,把你丟在一邊,你能不能不要生氣了?」我走走到無一郎身側。

      「我沒有生氣。」無一郎口是心非的說。

      「可是你很用力抓著我的手,很痛。」

      無一郎馬上放開抓住我的手。

      「無一郎,不要生氣了……對不起。」

      無一郎沒有回話,他離開真城家後都沒有看我一眼,只是逕自著一直走,不知道要走去哪裡。

      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的雙手直接握住了無一郎的手,因為袖子遮住的原因,這才發現他放開我後手一直是握拳的狀態,他怎麼會這麼生氣,我只是跟心美彈琴而已有這麼嚴重嗎?

      無一郎停下來,愣愣的看著我。

      「這裡人太多了,你又走這麼快,我怕我跟丟了你。」我放開他的手後說,並感到一股燥熱。

      「那就握著吧。」無一郎伸手又攫住了我的手,力道溫柔了許多,「省得還要找妳。」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那個......天天做了幾個頭貼想給無糖......
如果無糖不嫌棄的話XDD
點我&點我
希望無糖喜歡......!
或是告訴我你喜歡什麼顏色和髮型
我可以再做~
2021-02-06 10:4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很高興天天做了頭貼給我
但是我點了很多次連結都無法成功看見頭貼
如果天天想要來找我的話歡迎來到我的ig來喔
無糖的ig:sugar_free_girl_613
2021-03-02 19:3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