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夢女文]鬼滅之刃—時透無一郎—《胡蝶屋》

      我在胡蝶屋包紮了一下,我被狸貓咬而已只受了皮肉傷並無大礙,只不過我的鬼殺隊服被咬掉破破爛爛的,我的思緒被牽到幾個小時前的大草原上。

      「等一下。」時透突然出聲。

      「是,請問有什麼吩咐。」前面的兩名隱隊員馬上回覆。

      「你身上那件羽織給她。」時透命令其中一個隊員。

      「是。」

      那名隊員立刻脫下羽織,欲走到我的面前,但還未邁出步伐手上的羽織便被時透截走,並丟到我身上。

      「穿上。」

      我看著我幾乎快喪失遮蔽功能的隊服,在多處露出的雪白的肌膚與傷痕,我後知後覺的臉紅。

      「是。」

      回憶結束,我捧著胡蝶屋的小葵小姐送來的熱茶,啜飲了一口,稍微放鬆一下心情。

      「望結小姐!」胡蝶屋的三個小女孩朝著我奔過來,分別拉著我的左右手與衣角往外走。

      「望結小姐,無一郎先生要走掉了。」小澄向我說明。

      「把狸貓毛全拔下來後,他說不用治療了,可是那些洞都還在流血。」菜穗說。

      「香奈惠大人請他留下休息一晚他也不肯。」小清用無奈的語氣說。

      小女孩們帶我到時透所在的病房,在門口就遇到了胡蝶忍。

      「姊姊都要他留下他不聽,讓他走就好啊!強留他做什麼呢?」忍忿忿不平的說,「姊姊都生氣了。」

      「無一郎君,雖然你的傷並無大礙,但還請坐下來讓我為你上藥好嗎?」雖然是在生氣,但胡蝶香奈惠臉上依舊掛著溫柔親切的笑容。

      「都說不必了。」時透依舊冷淡地回應,「告訴我妳把我的刀拿去哪裡了?」

      時透臉上都是被狸貓毛刺出來的洞,臉上還有血漬,想必衣服下也是佈滿了流血的洞。

      「你配合我的治療,我才要還給你喔!」香奈惠姊姊真的很生氣,都把別人的東西藏起來了。

      時透雖然面無表情,但我也知道他在生氣。

      「宇都宮,找出我的刀。」時透用餘光知道我來了,立刻命令我。

      「小望結,能請妳勸一下妳們家的小主人配合治療嗎?」香奈惠姊姊的笑臉上已經有點扭曲了。

      「時透大人,請你配合治療。」我自然是聽香奈惠姊姊的話,必須幫她維持形象。

      時透沒回答,他轉頭看著我,即使依舊面無表情,但眼神說明了一切,他現在的怒氣絕對翻了兩倍,因為自家的下屬胳膊外彎了。

      「還請你配合治療。」我又重複說了一次,「而且擦了香奈惠姊姊的藥好的更快。」

      時透清秀的眉不可察的皺了一下,隨即又恢復面無表情,他朝香奈惠姊姊伸手。

      「藥。」時透非常沒禮貌命令,「我自己來,擦完藥就走。」

      「好的,藥給你。」香奈惠姊姊將藥交給時透,她的怒氣消了一半,「真的不用我幫你服務嗎?」

      「出去。」

      時透連謝謝都省略了,態度很差,忍都忍不住要衝過來打他,但被三個小女孩拉住了。

      「居然跟姊姊這樣講話!不要以為是柱就可以目中無人。」見到有人對香奈惠姊姊如此無禮,脾氣本就不好的忍怒火直接被引爆。

      「忍,沒關係的,無一郎君有好好配合就好。」香奈惠姊姊說,展現她的寬宏大量。

      「真的很對不起,我帶時透大人惹妳們生氣了,真的很抱歉。」我一出病房便向胡蝶姊妹道歉。

      「不用在意喔,小望結,我並沒有生氣。」才怪,剛剛明明就很生氣。

      「為什麼那個無禮的小鬼是霞柱呢?應該是望結當才對啊!」忍不滿的抱胸。

      是啊?為什麼是他呢?忍一句無心的話便戳到了我的痛處。

      「忍,無一郎君非常有能力呢!並不是尋常的孩子喔!」香奈惠姊姊笑咪咪的說,「而且那個孩子十分聽小望結的話呢!小望結一來他就乖乖配合了呢!」

      才沒有呢!那個目中無人的傢伙!剛剛他明明就用「妳死定了」眼神瞪著我。

      既然時透要走了,我也只能離開,我回到我的病房中換上新的隊服,小清送來時透的刀,我拿著刀走到時透的病房前等候。

      過了許久,都不見時透出房門,我敲敲病房門詢問。

      「時透大人,你上藥上好了嗎?」

      ……怎麼都不回應?

      「時透大人?我進去囉?」

      我一開門,便見少年躺在床上睡著了。

      「還說上完藥就走,結果還不是睡著了。」

      睡著的時透像是個普通的孩子毫無防備,連我接近以及幫他蓋好被子也沒有發現,看著他清秀稚氣的睡顏,真的很難想像他是一個柱,只是個孩子罷了,小小的肩上卻背負這麼重的責任。

      師父當時是怎麼想的,雖然我也才年長他兩歲,但至少我打從一開始就跟隨在師父身邊,就被告知要接替霞柱這個位子,時透是突然被指派的吧?即使他是天賦異稟天才少年,仍是個十二歲的孩子。

      入血戰而無畏、居高位而無懼,這些日子他的確是將霞柱的位子做得不錯,沒失敗過亦無丟師父的顏面,或許他真的比我適合當柱吧!

      以防萬一時透在半夜醒來離開,留我一個人在胡蝶屋,我決定找張椅子在他旁邊休息,時時注意他的動靜。

      (^^)

      「睡在這裡幹嘛?又不是沒床給妳睡。」

      睡夢中聽見了這句話,我立刻睜眼起來,晨曦已照進屋內,太陽還未出來,我揉揉惺忪的睡眼。

      「早安,時透大人。」

      時透還是擺出那張冷漠的表情,但眼神卻有些不滿。

      「為什麼睡在我旁邊?」時透用毫無起伏的音調問我。

      「怕你半夜離開沒叫上我。」我如實回答。

      「一定會叫妳。」時透立即反駁我的話。

      嗯?剛剛那句「一定會叫妳」怎麼這麼肯定?一副真的將我當夥伴一樣語氣。

      「不然誰來服侍我?」時透背過身,整理他的衣著,「宇都宮,擦乾妳的口水,走了。」

      我立即把剛剛「時透把我當夥伴」的想法收回,我把自己定位太高了,人家是把我當成呼來喚去的傭人罷了。

      還有,我才沒留口水呢!

      剛走出病房沒幾步,我們便被胡蝶屋的主人攔下了。

      「早安,無一郎君、小望結。」香奈惠姊姊盛滿笑容的面容阻擋了時透的去路,「你們要走了嗎?吃完早餐再走嘛!」

      看來香奈惠姊姊果然被時透的不理不睬惹火了,不纏到時透正視她不罷休。

      「不必了。」但時透還是無視人家的熱情好客,直接從香奈惠姊姊的身邊掠過。

      「小望結,今天有準備妳喜歡的煎蛋捲喔!」香奈惠姊姊轉而握住我的手,「真的不留下來?」

      煎蛋捲!當然好啊!香奈惠姊姊做的煎蛋卷最好吃了,我再次胳膊向外彎轉頭問時透:「大人,吃完早餐再走好嗎?」

      「餐廳在哪裡?」時透沒正面回答我的問題,但他的確是答應了。

      「請往這邊走。」香奈惠姊姊高興地為我們指路。

      「請稍坐一下,我們正在準備。」香奈惠姊姊帶我們到餐廳,便走進廚房。

      「我也來幫忙。」我也跟在香奈惠姊姊身後進了廚房。

      「不用不用,小望結是客人,坐著就好。」香奈惠姊姊推辭。

      「讓我幫忙吧,有很多份餐點要做吧?多一個人更快啊!」

      我和胡蝶屋的大家一起做飯,並分送給在各病房的傷患們,最後才回到餐廳坐下用早餐。

      還好時透可以自得其樂,天邊的雲朵就能吸引他的注意,等待的時間並不無聊。

      「辛苦了,大家開動吧!」坐在主位的香奈惠姊姊宣布,大家說過「我要開動了」後便開始吃早餐。

      時透雖然一開始說不吃早餐,但正在成長的身體卻十分誠實地開始大快朵頤,香奈惠姊姊看了時透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樣十分滿意。

      「無一郎君,怎麼樣?」香奈惠姊姊問時透。

      時透也難得的回應:「這個醬汁沾蘿蔔很好吃。」

      「那是望結小姐做的,無一郎先生第一次吃嗎?」小澄好奇地問。

      「加入鬼殺隊後,我便鮮少下廚了。」我有些靦腆的回答。

      這傢伙居然讚美了我做的醬汁,我受寵若驚。

      「無一郎君,吃吃看煎蛋捲吧?」香奈惠姊姊又向時透說話。

      時透居然聽了香奈惠姊姊的話,吃掉了一個煎蛋捲。

      「怎麼樣呢?無一郎君,好吃吧?」香奈惠姊姊滿心期待著時透的回應。

      「還好。」時透冷淡地回覆,還將他盤子裡其餘的煎蛋捲夾到我的盤子裡,「給妳。」

      原本和樂的氣氛瞬間轉為沉重起來,香奈惠姊姊還是那張笑容可掬的面容,但是她氣到爆青筋了,除了在戰鬥外,我還沒見過她爆青筋。

      忍聽到時透的回答,差點衝上前痛扁時透了,但是小葵小姐和還保有理智的香奈惠姊姊壓住了她。

      「你自己吃掉就好了,幹嘛給我?」我用筷子阻擋時透夾煎蛋捲進我碗裡。

      「不是喜歡?那就多吃一點。」時透非常不識相的說,繼續夾煎蛋捲給我   。

      「我最喜歡吃香奈惠姊姊的煎蛋捲了,我吃光光的。」我趕緊打圓場。

      我說話後,就在也沒人說話了,在源自胡蝶姊妹的低氣壓下吃完了早餐,害我感到有些消化不良。

      「真的是十分抱歉,時透大人真的是非常的無禮,我會勸勸他的。」臨走前我向胡蝶姊妹道歉。

      「他最好都不要受傷,胡蝶屋不歡迎他。」忍超級不滿的說。

      「忍,不能這樣,只要是鬼殺隊的人我們都十分歡迎。」香奈惠姊姊親切的笑著,「下次無一郎君來,我一定要服務到他無話可說。」

      「真的很對不起,胡蝶屋真的服務十分周到,日後還請多多關照。」我再次鞠躬道歉。

      「沒關係的,至少有小望結在,無一郎君還是會給情面的。」香奈惠姊姊還真是好脾氣。

      「希望如此。」有個我行我素的上司真累人。

      「宇都宮,走了。」時透命令我。

      「香奈惠姊姊、忍,我走了,妳們保重。」

      我跟蝴蝶屋的大家道別,並快步跟上一直向前走的時透。

      「妳跟胡蝶她們很好?」走著走著,時透突然問道。

      「是,因為每次受傷了都會去胡蝶屋,去了太多次,而且胡蝶屋的大家都對我很好。」我回答。

      「所以稱呼才會這麼親暱嗎?」時透不知道是在問我還是在自言自語因此我沒有回話。

      「那妳也別叫我大人了。」

      「是,不叫大人那要怎麼稱呼你呢?」我對時透的命令感到疑問。

      「……叫我無一郎就好。」

      「是,時透大人。」

      時透對我不滿皺眉,鮮少見他將心情寫在臉上,我立刻改口:「無一郎。」

      「嗯,很好。」時透恢復面無表情。

      「望結。」時透突然叫了我的名字。

      「……是。」我愣了一下才回覆。

      「望結。」時透又重複一次,「我以後都會這樣叫妳。」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好甜XDD
我喜歡!
忍爆青筋真的很好笑哈哈
整篇在灑糖灑的像是糖不用錢一樣!!
我的心快融化了
2021-02-01 19:0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抱歉啊這麼多天才回
謝謝妳的留言回饋~
他們說的話與行為是自動浮現在我的腦裡的~
2021-02-28 16:5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