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夢女文]鬼滅之刃ー時透無一郎ー《活下去》

      「望結、望結,妳有聽見我說話嗎……」

      是無一郎的聲音,我睜開眼,看見無一郎橫抱著我,擔憂全寫在臉上。

      「無一郎……,我是不是要死掉了?」我虛弱的回應。

      「沒有,妳不會死的,我不會讓妳死的。」

      無一郎的話在我耳裡聽起來如此的紮心,我剛剛被鬼刺穿了腹部,應該過不了多久就會失血過多而死,我的眼淚又奪眶而出。

      「抱歉,無一郎……」我閉上眼,「對不起……」

      抱歉,我真的已經沒力氣了,沒有辦法再提起刀了,我要去找師父、找我的父母、找賢司……,我已經拼盡了全力珍惜你們留給我的命,可還是要死掉了……

      「就說我不會讓妳死了!」

      無一郎大吼,可是我已經沒力氣回覆,好像也沒時間了,隨後我失去了意識。

      「原先生,請讓我學刀,拜託你了。」我的聲音清晰地在黑暗中響起。

      我記得那是我向師父提出的要求,宇都宮家被血洗的那日,是師父救下了差點被鬼殺死的我,我在那一夜之間成了無依無靠的孤兒,師父就把我帶回霞柱屋。

      在霞柱屋工作的那幾日裡,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絕望,我的家人們都已經走了,留我一個孤身一人苟活在這個世間,在那一夜前我是個千金大小姐,並沒有基本的生活能力,因此當我向師父要求時他並不領情。

      「當時,我見妳一個嬌滴滴的富家千金來求學刀的時候,我是真覺得十分可笑呢!看妳那時細皮嫩肉的樣子就知道沒吃過苦,根本就不想教妳。」

      師父的聲音驀然從我背後出現,我轉身過去就見到好久不見的他,眼淚又不自覺地流下。

      「可是妳卻開始跟著其他的弟子一起練習,真的拋開了作為富家千金的一切,一個女孩子練的比男孩子還勤,一點兒也沒有偷懶,真的有感動到老夫,提刀的時間比別人短,卻學習的比別人快,老夫這才注意到妳過人的天賦,差點就埋沒了人才。」師父緩步走向我。

      「師父……」我也邁出了步伐走向他。

      「本想是要將霞柱的位子交與妳的,最後卻給了無一郎,委屈妳了望結,對不起。」師父輕撫我的頭。

      「不會……沒有委屈,」我帶著淚搖搖頭,「選擇無一郎是對的,他判斷精準、懂得取大義,不像我容易心軟,且他的確比我有才能也更努力。」

      「有你們這兩個徒兒,令老夫很欣慰,」師父露出慈祥的笑容,「希望你們能繼續替老夫完成未了的心願。」

      「師父,可是我……」受了重傷,已經不行了……

      「望結,我希望妳能為了無一郎那個孩子活下來,」師父將雙手搭上我的肩,「他需要妳。」

      「但是我已經快要死掉了。」我失落的說。

      「無一郎也和妳一樣失去了家人,過於傷痛以致於失憶,而妳卻承受住悲傷重新站起來,他還深陷在悲傷的泥淖,我希望內心堅強的妳可以成為他的依靠。」師父真摯的看著我,「別留他一人,為了他活下來。」

      無一郎失憶的事我是知道的,他自從來霞柱屋後,我親眼見他沒日沒夜的在鍛煉自己,飯不思茶不飲是常有的事,他的確是個天才劍士,但他也付出了百分之百的努力,才有今日肩負重責大任的霞柱。

      「我會活下來……」曾經我也覺得活下來沒有意義,我世界的所有已隨著鮮血流走,但就憑著那股不想再見到悲劇的衝動,既然我選擇從淚水中走出來,踏上殺鬼的路,便不會輕易的死去,「我會活下來的,師父。」

      「好,好,好徒兒。」師父揉亂了我的髮絲,「趕快回去吧!有人正在等妳醒過來。」

      我睜眼,看見熟悉的胡蝶屋天花板,月光從窗外灑進來,落在我的棉被上,我有點費力地抬起右手,看見自己手的影子,才有真切我活了下來的感覺。

      「望結……」

      無一郎坐在我的床旁邊,才發現我的左手被他的雙手緊緊握著,我收緊五指回握住他的手,說:「抱歉差點丟下你,我回來了。」

      無一郎沒有回應,月光溫柔的照亮他的半張臉,以及那雙似乎泛著淚光的水藍色雙眼。

      (^^)

      那一日我醒來後,無一郎便一早就去出任務了,我則繼續留在胡蝶屋休養。

      聽小清說無一郎在我昏迷不醒的這幾日一步都沒有離開我,小澄說無一郎從成天盯著天邊的雲看變成盯著昏迷中的我,菜穗說我昏迷後無一郎無視旁人更加的徹底了。

      「本來以為妳可能從此以後醒不來了,沒想到妳居然這麼快就醒了。」忍來看我,笑咪咪的對著我說。

      「我夢見師父了,他要我為了無一郎活下來。」我對忍說。

      「好高興妳醒過來了,」忍笑著,可是淚水卻在眼眶中打轉,「可是姊姊她永遠都醒不來了……」

      幾日前,香奈惠姊姊與忍一同出任務時殉職了,心好痛……,明明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同伴的訃聞了,但仍舊免不了為死去的同伴哀悼,即使如此還是要整頓好心情重新振作起來,帶著他們意志與未完成的心願,繼續戰鬥。

      我的復原狀況很好,幾十天後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了,但還是需要時間慢慢讓傷口癒合,靜養的日子實在是令人感到枯燥乏味。

      「你們好啊!各位休養的同伴們辛苦了,請好好休息,希望你們早日康復!」

      這天下午,來了一位訪客,他精神的問候讓安靜的胡蝶屋頓時充滿了生氣。

      「煉獄先生,請你小聲一點,病人需要休息,請留給他們安靜的休息環境。」小葵非常無奈的斥責,看來不只對煉獄先生說過一遍。

      「啊,不好意思,我會注意的。」煉獄先生依舊很大聲的說,請他安靜一點果然是不可能的。

      「無一郎先生,請你先處理傷口。」小澄的聲音響起。

      無一郎看來是用跑的到我面前,身上明顯有多處傷口,手上的傷也還在滴血,但依舊面無表情的問我:「還好嗎?」

      「嗯,我很好,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了,」我走到他面前,「倒是你,受傷的人還亂跑,造成別人的困擾。」

      我向小澄道歉,並請她幫忙擦無一郎弄髒的地板,自己則領著無一郎到診療室陪他候診。

      「妳好,宇都宮小姐,」煉獄先生身負著傷,小葵小姐在幫他擦藥,但他依舊有朝氣的跟我打招呼,「時透少年,受傷了還一直亂跑,非常有活力啊!哈哈哈!」

      無一郎沒有回應,只是默默的走過去坐在一旁,讓我先幫他初步處理傷口。

      「時透少年一回來就往這裡跑呢!」煉獄先生對著我們說,「原來是因為宇都宮小姐,聽說妳在上個任務受了重傷,還好嗎?」

      「是的,我好很多了。」我回答,有煉獄先生在的地方真的讓四周圍皆充滿了活力。

      「時透少年真是十分優秀,幫我擋掉了好幾個攻擊,真是多虧了他,哈哈哈!」

      煉獄先生一直和我聊天,直到小葵小姐幫他處理好傷口。

      「謝謝妳,小葵小姐,每次來都受到妳不少照顧,該怎麼答謝妳好呢?」煉獄先生重新穿上衣服,向小葵小姐道謝。

      「煉獄先生能說話時注意音量,就是對我很大的幫助了。」小葵小姐邊收拾東西邊回答。

      「好的,我會注意的,哈哈哈!」煉獄先生沒有聽進去。

      「請問今天能留在胡蝶屋吃飯嗎?我很喜歡在胡蝶屋吃飯呢!」煉獄先生甚至還想著吃。

      無一郎始終默不作聲,看著天邊的雲發呆,他好像不太喜歡煉獄先生,畢竟無一郎話很少、對人態度比較冷淡,煉獄先生則是太過熱情了,一冷一熱的應該合不來。

      「他很吵,而且也不聽人說話。」這是無一郎給煉獄先生的評語,「除了睡覺之外的時間他就是在說話。」

      無一郎看起來在這趟任務中受到的最大傷害是煉獄先生的聲音,煉獄先生要拉他一起吃飯,無一郎直接無視他到我的病床旁邊吃,但在病房內還是可以聽見「再來一碗」、「真好吃」以及煉獄先生的招牌笑聲,無一郎整個人快被煉獄先生的聲音搞到崩潰。

      「時透少年!」但煉獄先生似乎非常喜歡無一郎很關心他,「你剛才去哪裡了呢?有好好吃飯嗎?」

      「有,他有。」我替無一郎回答,但無一郎拽著我的衣袖要把我拉走。

      「那真是太好了,要好好吃飯才能變得更強啊!哈哈哈!」煉獄先生仍帶著滿滿的元氣說。

      無一郎把我拉到直到聽不見煉獄先生聲音的長廊,悄悄地鬆了一口氣之後坐下,我也跟著他坐下。

      「我的腦子都是他的聲音。」無一郎單手捂著臉,似乎十分困擾。

      「煉獄先生的聲音的確是很有感染力。」嗯,我也是。

      之後我們坐著欣賞著今晚的夜色,沉默了好幾分鐘後我才出聲。

      「我在昏迷的時候夢見師父了,」我依舊面對著月亮,「我本來已經失去活下去的希望了,但師父他希望我能為了你活下來,因為我們都是一個人,失去了所有才來到鬼殺隊的。」

      我偷偷覷了無一郎一眼,他目光依舊放在月亮上,不知道有沒有在聽。

      「因為不讓你一個人所以我又活過來了,」我還是自顧自地說,「抱歉之前想丟下你一走了知,你死之前我是不會死的,我想跟你一起消滅所有鬼,一起活下去。」

      無一郎還是維持剛才的姿勢,真的是在發呆,可能也沒把我的話聽進去,我自討沒趣地也繼續看著月亮,話說今天的月亮真的十分漂亮呢!

      「好。」

      像是從另一個星球捎來的訊息一樣,過了好久,我聽到了無一郎的回覆。

      那個微風輕拂、月色正美的夜晚,那一個簡單的回覆,卻在我心底停留了很久、很久。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