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刀劍亂舞微懸疑同人短篇》 找錯遊戲【全員向】

那是一個晴朗的午後。

端著洗好的衣物,加州清光正打算回自己房間,卻在經過粟田口刀派房間時被那兒的景象吸引了視線。

障子大剌剌的開在那裡。而且不只是粟田口家的短刀,連小夜左文字、愛染國俊、太鼓鐘貞宗等等其他刀派的短刀也全部趴在地上,圍著一張紙交頭接耳。

清光好奇的湊了進去。

他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他們居然開著冷氣不關門,如果被一期一振發現的話肯定要被臭罵一頓。

「你們在做什麼?」

靠近一看,他們在看的那張紙上有兩張彩色圖片,估計是用「印表機」這個科技產品列印出來的,色彩鮮明、圖案又細緻好看。

「啊,加州先生,下午好。」五虎退首先和他打了聲招呼。「這是剛才從主人那裡得到的,聽說是一種人類玩的小遊戲。」

「小遊戲?好像很有趣,要怎麼玩?」

離他比較近的前田藤四郎挪出位置給他。「這張紙上有兩張圖片。」他指著大家在看的A4紙。「雖然乍看之下兩張圖片是完全一樣的,但是其實它們總共有九個不一樣的地方,主人說圈出所有不同就是這個遊戲的進行方式。」

「感覺還蠻有趣的嘛。」清光仔細的打量起那兩張圖片。那其實就是他們本丸所有刀的大合照——記得是前幾個月拍的吧?新來的刀:南海太郎朝尊、肥前忠廣、白山吉光等等站在最前面,和其他刀劍付喪神們一起留影紀念。

-1-

的確,乍看一眼會覺得兩張照片是相同的。但是眼力好的短刀們已經用鉛筆圈出幾個不一樣的地方:比如說第一張照片的長谷部拿著錢包,第二張卻變成拿了個波羅麵包;陸奧守吉行手上的相機從古老的款式變成最新式的觸控式數位相機;三日月宗近手上端著的茶杯變成了一顆牛番茄,鶯丸的則成了一大顆榴槤……之類的。

看來應該是主人用修圖軟體改過這張照片。清光不禁失笑。

他們的主人是個設計相關產業的工作者,平時老不認真做正事,就喜歡搞這些有的沒的。

「我找到第九個了!」秋田藤四郎有些興奮的聲音傳來。

「咦——我以為我是第一個找到的說。」亂藤四郎看起來有些失落。見狀,秋田停下了準備要動筆的手。

「那還是亂你來圈吧,我剛剛已經圈過一次了。」

「可以嗎?」

「嗯,當然!」

「那我要說答案囉——答案是,第二張圖裡,坐在樹上的山姥切先生不見了!」

清光正打算起身離開,卻聽到秋田「咦」的一聲。

「可是……我找到的是這邊,第二張的這裡,狐之助原本白色的毛變成黑色了。」

空氣突然間安靜了下來。

「真的耶……」

「可是這樣不就有十個地方不一樣了?」

「一、二、三……對耶……可是,亂和秋田說的都沒有錯啊!」

「怎麼會這樣?」

此起彼落、帶著不知所措的話語一句接著一句,慢慢蓋過了原本悠閒的氣氛。

清光回過身。「哪裡哪裡,可以借我看看嗎?」

「這個,加州先生,你看。」平野藤四郎將紙遞給他。清光屈指數了數紙上用鉛筆畫出的圈圈,八個,在加上剛才亂和秋田指出的兩個地方……不多不少,確實有十個地方不一樣。

他摸摸平野的頭。「是十個地方沒錯。可能是主人說錯了吧?」放下紙,他對短刀們露出微笑。「晚點再去和主人確認一次吧。比起這個,你們全部都找到了,不是一件很厲害的事嗎?」

疑惑的聲音很快就因為他的這句話而消失。短刀們興高采烈地拿起紙張,說著要和其他刀劍分享,陸陸續續的跑出去了。

清光目送他們離去,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

收好了擱在榻榻米上的衣服,他繼續往自己房間前進。

×

快要下雨了。狐狸這麼說。

-2-

於是今天和歌仙一起負責洗衣服的鳴狐提早到了晒衣場。雖然衣服大多都還有點潮濕,不過空氣中瀰漫的溼氣味道越來越重,看來還是先撤到室內去會比較好。

一件一件把衣服收下來的同時,鳴狐用眼角餘光瞥見了狐之助的身影。

那隻小狐狸叼著什麼東西,八成又是偷了晚餐要用的食材。他感覺到原本掛在他脖子上的狐狸跳了開來,往狐之助的方向跑過去。

稍微有點介意,他跟著轉移了視線,卻看見了意料之外的東西。

黑色的狐之助。從別的本丸過來的嗎?

但是狐狸和對方靠在一起、分著一塊油豆腐的樣子,實在不太像是初次見面。

我們本丸的狐之助毛色是……咦?

鳴狐搖搖頭,有些意外自己也有記錯這種事情的一天。

狐之助一直都是黑色的,剛才怎麼會覺得那隻是別的本丸過來的呢。

他瞥了一眼漸暗的天空,加快了收衣服的速度。

×

「長谷部君,不好意思,能來廚房幫忙一下嗎?人手有點不足。」

燭台切打開拉門的時候,壓切長谷部正好把最後一份改好的公文放到右手邊。

「啊啊,好,我馬上去。」他回應。這週是這個本丸滿四周年的日子,燭台切每天都會耗盡心思準備一些特別的料理來款待大家,以及總是晚歸的主人。

外頭在下著毛毛雨,看來今晚的天氣會涼快一些了。

他往左手邊一摸。剩下的工作大概就只有結算這個月的……嗯?

手上的觸感很奇特,感覺像是個和手掌差不多大的東西,壓下去是軟的、碰到它的手指稍微有點油油的,這個是……

「你來啦。抱歉麻煩你跑一趟,先幫我洗一下那邊的蘿蔔……」幾分鐘後,當長谷部拿著「那個東西」走進廚房時,收到了燭台切訝異的眼光。

「……長谷部君,那是什麼?」

「波羅麵包啊。」

-3-

「為什麼現在在吃那個,等一下就要吃晚餐了。」

「……」

「……」

×

清光覺得事情不對勁。

因為他剛剛看見三日月在啃牛番茄、鶯丸在切榴槤。先不管那個瀰漫整個走廊的榴槤臭味,當他轉過頭,又看到陸奧守拿著一台小小的相機,款式很明顯和他平時用的不一樣。

當他問了那三把刀,三日月居然說他平時就愛吃番茄、大包平說鶯丸平時就老唸著榴槤,陸奧守也不記得自己有用過什麼舊式相機。

太奇怪了。

所以他到處跑來跑去,想找那群短刀確認他們手上的照片。

不然他也快要覺得是自己的記憶有問題了。

但是找遍了整個本丸,短刀沒找到,倒是碰見了全身濕答答的審神者。

「呼,哈囉,清光,本丸也下雨啊?唉,鞋子全濕了……」

清光顧不了對方渾身狼狽,急著想表達他的疑問。「主人,您中午給短刀們的那兩張照片……」

他的話被打斷了。因為審神者背後傳來腳步聲。

一期一振首先走出來,後面跟著一大群全身濕透的短刀。

「真是倒楣,明明早上天氣還那麼好的。」亂藤四郎抱怨著。

一期一振示意他先安靜。「主人,遠征隊回來了。這次任務比較棘手,因此花了一天半才完成,若是不符主人期待的話還請笑納,我們能力不足。」

「啊,怎麼會呢,你們都辛苦了。先去洗個澡吧?晚餐應該也快好了。」

「好的,謝謝您。您也剛回來吧?請快點去換衣服,不然很容易感冒的。」

清光目送他們離去。短刀們的閒聊、一期一振有些嚴厲的叮嚀、在他面前開始說最近很忙所以距離上次回本丸隔了一段時間真是抱歉的審神者……他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卻又想不起來。

「對了,清光,可以幫我通知一下山姥切嗎?政府那邊有新的告知需要讓他知道。」

清光張嘴想發聲,卻覺得口乾舌燥。「主人,山姥切……是誰?」

在他面前,審神者愣了很大一下,然後緩緩開口。

「別開玩笑啦,清光,很恐怖耶。」他收起手上的傘,甩了兩下。「山姥切長義啊,我們本丸的初期刀兼近侍。」

-4-

TBC?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