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篇]ALWAYS WAITING[哈利波特世界觀OC]

鮮血自掌心泊泊淌出。

路安抬起頭。他正打算看向希爾菲,對方就抓過了他的手,強硬的與自己的交疊在一起。急切的態度就彷彿是再晚個一秒,路安就會從他身邊跑開一樣。

但是他不會。

他順應著希爾菲的意思,五指緊緊扣住對方的手掌。他用空出的手抱住那個高大的肩膀,用意在於讓對方安下心。

掌心的傷口因為貼合在一起而傳來隱隱刺痛,但是路安沒有多管它。

希爾菲欺身吻了他。

一開始只是淺淺的唇與唇相碰,一如在他們之間醞釀的一絲情感。

然後希爾菲霸道的加強了深度。

一如往常他做的那樣。

路安沒有反抗。他今天格外順從。舌與舌的交纏升高了彼此的體溫,催促著兩個心跳,加重了每一次呼吸。當希爾菲的溫度溫柔的拂過路安的肌膚,就像是有電流穿過他的身體一樣,連觸覺神經也宛如比平時敏感了一百倍。他全身顫抖不已,彷彿力氣被抽光,對希爾菲的渴望強烈到他快要無法負荷。

希爾菲在他快要站不住的時候一把摟住了他的腰。

不知道是不是他們之間碰撞的強烈情感加速了血盟的生成,兩個墜鍊已然掛在彼此頸上。

希爾菲脖子上的血盟墜飾,是透光的薄荷藍。路安低下頭,看見垂在自己胸前,是深沉的墨綠色。

和希爾菲眼睛的顏色一模一樣。

「看。」希爾菲開口。他的聲音因為情慾而沙啞。他輕輕撩起墜飾,讓它在房間的微光中旋轉。「它好漂亮。」

「它就像你一樣。」路安說話時,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剛剛大哭過一場一樣虛弱。他知道是剛才的情動導致,有點尷尬的清了清嗓子。

希爾菲接過了他的墜鍊。「讓我看看。」

他的動作輕柔,彷彿在觸碰一件易碎品。但是路安知道,血盟是不會隨意碎裂的。

「以後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它就會如同我一樣陪伴你。」

路安的動作停了一下。「你不在的時候?」

「你知道我的意思,我不能把你帶進霍格華茲。」希爾菲握住他的手,將墨綠色的血盟塞進他的掌心。觸摸到的感覺並非冰冷的金屬,而是被體溫加熱過後的溫度。

「尤其某些史萊哲林的學生腦子和青蛙一樣。」他冷冷的補了一句。

路安眨了眨眼睛。「別這樣,他們是你的同學。」

但是希爾菲聳聳肩。「誰在乎?」他的身軀再次覆上路安,異於平時的高溫惹得路安心跳加速。

希爾菲溫柔的在他耳邊呢喃。

「我有你就好了。」

路安閉上眼睛,靠近希爾菲懷裡。對方身上的味道讓他感到安心,他再次伸出手,緊緊的擁抱住深紅色頭髮的少年。

「路,我需要你。永遠別離開我。」

×

路。

我需要你。

永遠別離開我。

我有你就好了。

以後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它就會如同我一樣陪伴你。

當路安睜開眼睛的時候,臉上已經都是淚水。

「喂,路安!上工了,你遲到囉!」

他的房門被敲響,外頭傳來一陣吆喝聲。路安提高音量,努力掩蓋住鼻音應了一聲。

「對不起,赫柏。我馬上來。」

叫他的是他工作的地方的餐館老闆,赫柏・米卡西。自從他離開活米村的旅館後,便在這間麻瓜餐館打工換宿。

赫柏是個中年喪偶的大叔,兩個兒子長年在外工作,路安在這裡待了五年,也才見過他們兩、三次。

或許是因為都曾經失去重要之人,他和赫柏雖然年齡相差甚遠,卻特別合得來。

他剛來的時候,赫柏對他很嚴格。但是久了之後,路安便察覺對方其實是個刀子口豆腐心的大好人。他幾乎把路安當作親生兒子一般照料。

路安張開手掌,掌心赫然是那個裂成兩半的血盟墜飾。

他緊緊的捏住它,額間留下一滴冷汗。是因為不知所措、恐懼,也是因為心痛。

他以為自己早已麻木。

昨晚,屬於他的那個墨綠色血盟不知為何突然碎裂了。

他不知道為什麼。

是不是希爾菲出事了?

他並不知道如果血盟對象死去,是否會影響到墜子的狀態。

但是還有一個可能性,他完全不敢去想。

或許是希爾菲親手毀掉了血盟。

路安從床上爬起來。赫柏沒有再叫他。或許對方也知道他不會無緣無故遲到,所以決定給他一點時間整理自己。

不過這不代表路安能心安理得的慢慢來。

他下床,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儀容。看著鏡子裡的臉龐,他輕輕地嘆了口氣。

我們為什麼分開?

希爾菲從來不給他答案。

或許是因為他配不上對方。希爾菲是純血巫師,他能找到更多更好的人選。霍格華茲裡有許多美麗年輕的女巫,還有英俊帥氣的巫師。他們法力高超,絕對不會輸給路安這個……「麻瓜」。

是的,他是麻瓜。

父親是巫師,母親是麻瓜,兩人在倫敦相遇,並墜入了戀情。

路安有個姐姐,畢業自葛來分多,老是沾沾自喜的炫耀自己的成績有多麼耀眼,還時常在家裡用魔法搗亂,搞出一些被父親稱為「優秀」的麻煩。

路安無法施展魔法。他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錯。他曾經被分發到赫夫帕夫,但是在得知他無法使用任何魔法後,校方雖然表示遺憾,仍然無情的將他趕出了霍格華茲,不再給他任何一次機會。

他們說,「麻瓜」待在那裡很危險。

那年,路安的母親因病去世。就是在他最憂鬱的那一年,他遇見了大他一歲的希爾菲・羅杰。

希爾菲是他的光。那個紅色頭髮、墨綠色眼睛的少年是史萊哲林的學生。雖然常常違反校規,大過不知道被記了幾次,不過因為他的魔法是同年紀學生中數一數二優秀的,能受幾個特別喜歡他的教授包庇而繼續留在霍格華茲。

或許與希爾菲在一起的那段時間裡,路安能施展出一些簡單的咒語。但是希爾菲不在身邊後,他發現自己完完全全變回了一個麻瓜。或許那些法力來自希爾菲,他不知道,也不重要了。

沒有了母親幫他說話,他失去所有繼續和父親及姐姐住在高錐客洞的理由,只能遠離所有魔法因子,獨自在麻瓜的世界裡求生存。

不過麻瓜的世界並非他們說的那麼無趣。路安想,等他賺夠了錢,或許能和老闆一起去旅遊,去看看這個世界還有哪些自己不知道的樣子。

他還年輕,赫柏說,二十八歲,正是適合找伴侶、成家的年齡。

路安也曾經考慮過。他挺喜歡小孩子的。找個對象、買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然後有幾個小孩,或許他的人生還能夠過得很幸福。

但是路安知道那永遠不會再是他的目標。

他試過,認真與幾個女孩約會過,甚至是男孩。但是儘管對方對他有意思,他也無法對任何人產生任何一絲一毫超越友誼的感情。

他只想要希爾菲。

所以他放棄了。店裡的常客,一位打扮誇張的貴婦阿姨焦躁的想為他介紹對象,滿臉可惜的評論他是「優秀、可愛又善良的年輕帥小伙」,但是他只是陪笑推辭。

他不需要其他伴侶。

血盟碎裂之後,上頭的墨綠色消失了。這代表這個墜飾不再背負著任何盟誓,就只是一個斷成兩半的廢棄物。

路安抿了抿唇。他將墜飾的殘骸小心翼翼的收進一個小盒子裡,然後穿上制服,準備下樓去工作。

這個季節,這座城市常常下雨。

麻瓜說,雨後總會天晴,黑夜終將迎來白天,悲傷也不會永遠持續。

路安喜歡他們的詩集。

儘管他的黑夜已經持續了十年。

沒有天明。他依舊在等那道曙光。

而他知道自己會永遠的等下去。

TBC?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