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刀劍亂舞同人短篇]虎

那是一個樹蔭濃到午後陽光都被擋住的樹林。

這次的遠征目的地靠近山區,於是身為隊長的山姥切國廣選擇了在山中紮營。

理由有兩個,第一,附喪神與歷史中人類的接觸是越少越好。蝴蝶效應,沒有人會知道若是和人交談了,會不會又有任何的未來發生改變。

第二,山區的地勢也方便觀察現在城裡的動向。

但是,這項決定也讓他隊長的身份受到了質疑。

而質疑他的人,就是現在走在他身旁的山姥切長義,他的本歌。

『在山裡你要怎麼確保夜裡短刀的安全?』銀髮的附喪神不滿的質問。『我提議去城裡找旅店過夜。』

『……隊伍裡的短刀都已經經歷過修行,我相信他們自己也不會認為自己沒有能力招架野生動物。要是你再擔心的話,我通宵守夜也沒問題。』他用自己覺得最恰當的解決方法回答,卻還是惹惱了長義。

『既然你擔心介入這個環境會影響到歷史的發展,那剛才長谷部拔斷了兩根野草、趕走一隻擋在他前面的蝴蝶,你為什麼不去阻止他?』

走在隊長身旁、莫名中槍的壓切長谷部伸出一隻手指頭指向自己,滿臉的無辜。

山姥切國廣嘆了口氣。

風水輪流轉,誰知道一把仿品會有受不了自己本歌的一天。

怒氣指使下他讓長義自己愛怎樣就怎樣,還好燭台切光忠在之後追了上去,向他比了個會看著對方的手勢。

不過就是這一切造就了現在的情勢。

燭台切與長義在離隊的過程中遇到了溯行軍,一陣激戰之後,敵人是擊退了,但是燭台切卻受到了中傷。

隊伍裡唯一的太刀戰力受了這樣的傷勢,對他們來說可不是什麼好預兆。

接到隊友中傷的訊息之後,山姥切國廣馬上帶著狐之助趕往兩人的所在地,和長義一起協助燭台切回到營地。

長義雖然毫髮無傷,但是明顯一同行動的隊友受傷對他造成了不小的打擊,一路上都沉默著沒怎麼說話。

意外隨時會發生。

先是注意到趴在自己肩上的狐之助不斷嗅著空氣、甚至發出低吼,山姥切國廣才發現有兩個黑影在跟蹤著他們。

他用眼神示意長義不要距離自己太遠,一邊調整了姿勢隨時準備能應戰。

這時,其中一個影子繞到了他面前。他總算看清楚了。

那是一隻雪豹。豹子藍色的眼睛盯著他看,步伐絲毫不遲疑,顯然是認為自己的獵物已經到手了。

山姥切國廣往後瞥了一眼,看見長義背對他做出準備抽刀的姿勢,而在對方面前是一頭壯碩的橘色老虎。

這下可好,他還真沒聽說過老虎和豹會合作狩獵的。

「別拔刀。」他出聲警告長義,然後把目光投向雪豹。

「我們只是想通過這裡而已,不想與你們發生任何爭執。」他開口。雪豹的步伐停住了。牠訝異的看著山姥切國廣,似乎在思考。

「我們的同伴受傷了,我們得通過這裡。若是冒犯到你們的地盤,我很抱歉。」他一手攙扶著燭台切,伸出空著的那隻手試圖要觸碰大貓。

雪白的花豹好奇的歪了歪腦袋,然後開始慢慢靠近山姥切國廣,想聞清楚他的氣味。

「來吧,沒事的。」山姥切國廣的表情緩和下來。

但是就在這時,他聽見背後刀出鞘的聲響。

雪豹和善的表情瞬間變成了嘶吼。牠一口想咬住山姥切國廣伸出的手,幸好他反應快躲過了。

「把刀收起來,長義!」他命令。但是對方已經與老虎打成了一團,根本聽不進他的聲音。

因為顧慮著依靠著自己的燭台切,山姥切國廣每一個閃避的動作都無比狼狽。狐之助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從他身上掉下去了,在樹叢裡也沒看見小狐狸的影子。

再這樣下去的話,也只有動用隊長受重傷會自動回本丸的機制了。

山姥切國廣的腦袋飛快的旋轉。他當然不甘心就這樣宣告任務失敗,但是他不想讓燭台切的傷勢更嚴重,也不想讓長義受傷。

就在他一咬牙準備放手去做的時候,一聲轟隆隆的吼叫震盪了空氣。

他看見兩道白色的光飛過頭頂,接著是響徹整座樹林的嘶吼,老虎與雪豹被某樣東西制服住了。

山姥切眨眨眼,才發現是五虎退的其中兩隻白虎,正擋在他們前面朝野生動物威嚇著。

自從修行回來之後,五虎退的五隻小老虎也全長大了。行為跟小時候沒什麼差別就是了。

「啊……山姥切先生、燭台切先生!」五虎退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白髮的附喪神被另一隻白虎背在身上,肩上趴著狐之助,往他們奔來。

雖然兩隻野生動物對於五虎退的接近顯然有所警戒與畏懼,但是小短刀跳下虎背之後,第一個罵的是自家的白虎。

「真是的,不可以隨便兇人家!」他輕聲斥責,兩隻白虎立刻乖乖塌下耳朵,回到了他身邊。

「那個……」五虎退轉向在場的其餘三人,顯得不知所措。「大家都還好嗎?」

「看來是沒事,幸好趕上了。」狐之助從短刀身上跳下,嗅了嗅他們。

檢查了一下燭台切,確定對方也沒在這場混亂中受到傷害之後,山姥切國廣鬆了口氣。

「對、對不起,我們不是來侵犯你們的領地的。」

五虎退的聲音傳來。他轉過身,看見對方正輕輕撫摸著野生老虎的額頭。

「這個給你們吧,老虎們都很喜歡這個的。」短刀從隨身的小袋子裡拿出了一把草。老虎嗅了嗅之後,沉吟了一聲便把那搓草叼著,掉頭走了。雪豹見狀也跟了上去,在臨走前好奇的又瞥了五虎退的白虎們一眼。

總之雖然不知道那邊做了什麼交易,但是警報是暫時可以解除了。山姥切國廣幫忙把燭台切扶到虎背上去休息。

只要回到營地稍微包紮、適當的休息,在明早之前傷應該就能痊癒了。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