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衰神丘比特 尾聲 作夢跟作白日夢是不一樣的(3)

日子就這樣過去,大學生活忙碌又愉快,但方啟揚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常常忽然失神又清醒過來,完全忘記自己之前在想什麼。心情越來越焦慮,總覺得弄丟了很重要的東西,他卻不知道是什麼。

有時會覺得有道悲傷的視線在跟隨他,一回頭卻什麼都沒看見。

而夢裡的女孩始終沒有轉身面對他。

就在他覺得快要忍受不了的時候,公告欄上的一張傳單引起他的注意。

因為文洛纓不讓方啟揚入社又害他受傷,巧克力研究社的社員對她有些不滿。

她決定如果他真要入社,她就退社,不過方啟揚從此沒有在巧研出現過。

有時會在校園裡,看到他和女同學有說有笑地走過,文洛纓總是會避得遠遠地目送他離去,一面命令自己忘掉心中的嫉妒。

這就是她想要的,沒有必要在意。

她參加了一門很有趣的選修課:夢境研究。

學生們先分組在校園裡貼公告,徵求他系的同學接受訪問,分享自己的奇怪夢境。然後大家在課堂上討論,試著分析那到底是別有深意的夢境,還是瞎掰。

今天她的小組和訪談對象約在麥當勞見面,當文洛纓看到訪談對象時,她頓時一個頭兩個大。

居然又是方啟揚?真是夠了!

方啟揚在座位上坐下,面對著四名心理系的學生。當他看到文洛纓的時候,只有一個念頭:

這位學姐到底為什麼要在室內戴墨鏡?莫非是視障?

懷著一絲憐憫,他講出了他的夢境:一直追逐前方的女孩背影,怎麼也追不到,只撿到筷子。

心理系學生們認真地詢問各種細節。

「那女生穿著什麼衣服?」

方啟揚想了一下,「應該是制服。我以前讀的高中制服。」

「所以你以前在高中的時候有失戀過嗎?表白被拒絕或是被分手?」

「沒有,都是我拒絕別人。我跟女朋友分手也是我提的,而且我前女友的髮型跟夢裡的人不一樣。啊,我曾經暗戀數學老師,不過後來就放棄了。」

有人提出他的意見。

「也許是你潛意識裡忘不了那位數學老師,所以在夢裡用女學生代表她,這樣就不用擔心師生的身分問題,可以盡情地追她了。而且你讀數學系,大概也是為了她吧?」

「是有可能啦,可是我總覺得不是這樣……那麼,那雙彩色筷子怎麼解釋?」

有人突發其想。「彩色就表示彩虹,莫非你隱藏著同性戀傾向?」

方啟揚還沒回答,發問的人已經被自己同學罵翻了。

「太老梗了啦!」

「你可以再扯一點!」

文洛纓完全沒開口,任由其他同學發問,心裡卻捏了一把冷汗。

好險,她今天是面對他坐著,沒讓他看到背影,更沒讓他看到那雙彩虹筷子。

這時忽然有個女生開口,「等一下,我最近好像也在哪裡看過一雙很多顏色的筷子,好像是什麼人在找東西的時候從包包裡拿出來……」

文洛纓跳了起來,「訪談時間到了!學弟,謝謝你今天的幫忙。我們還要見下一位訪談者,不送了!」

方啟揚本來還想再追問那雙筷子的事,看到文洛纓急著趕人,只好起身離開,暗自決定待會要去找那個看過彩虹筷子的學姐聊天。

他先去了一趟洗手間,要離開時門居然打不開,被人從外面擋住了。

「喂!外面有沒有人啊!幫忙開門……」

「別叫!」

門外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

「你聽我把話講完,我就放你出去。你看不到夢裡那個女孩的臉,表示根本沒有那個女孩。她只是個象徵,象徵你以前被人拒絕的創傷,你說你沒被拒絕過,其實只是你刻意忘記而已,睡著以後,又一直在夢裡回想。我勸你不要再研究那個夢,你越在意就越容易作那個夢,心情會越差,變成惡性循環。」

「可是我不覺得那女孩子在拒絕我,我覺得她在等我追上去。」

「那是你在自我安慰!你再不接受現實,早晚變成真的跟蹤狂!」

「是真的,她的背影感覺很悲傷。也許是有什麼理由,不方便跟我見面。」

「不要再做白日夢了!」文洛纓差點昏倒,「就算真的是這樣好了,既然她決定不要跟你見面,你就該尊重她啊!」

方啟揚鄭重地思考她的忠告,最後做出決定。

「不行耶。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又把她放下的話,她一定會很寂寞的。只要想到她可能正一個人躲在什麼地方偷偷哭,我就難過到受不了。」

一片沈默,沒有人回答他。

方啟揚輕輕一推,門開了,外面一個人都沒有。

他感到強烈的迷惘,這個女生為什麼要跟他說那些話?為什麼要把他關在洗手間裡才能說?

手機的聲音再度打斷他的思緒,是廣告簡訊,卻也讓他驚覺下一節課快開始了。他搖搖頭,大步離開,剛才的事又漸漸從記憶中退去。

所以他也不知道文洛纓正躲在旁邊的女廁裡,掩著嘴淚流不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