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人偶,野貓與店長(全)

BL/甜/短

我是個人偶。

我現在住在一家小小的咖啡店裡。

櫃檯後面,那個有著三層格子,用著玻璃罩著的櫃子就是我現在所住的地方。

我住在中間的第二格中,我的房間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住一個人偶綽綽有餘。

我的住所很舒服,有一張可愛的小床,有一張舒適的沙發,還有幾本根本看不了的書,以及一架鋼琴,還有一張小桌子,上頭放著喝不了的紅茶以及茶具,我還有一個小衣箱,裡頭放滿了我的衣服。

我上面那層的鄰居是兩隻感情不好的玩偶熊,一黑一白,時常吵架到讓人受不了,真希望他們快點搬走;下面那層則是一堆總是在嘰嘰喳喳的書,而且常常被更換,這點倒是令人感到萬幸。

我雖然是人偶,卻有個好聽的名字,我叫露比,因為我的雙眼是紅寶石做成的,其實我以前不叫這個名字,但我喜歡我現在這個名字。

我常常換穿漂亮的衣服,因為我的僕人很乖,總會記得替我買新衣服,我目前最喜歡的是那件草綠色的洋裝。

而我的僕人,就是這間咖啡店的店長。

店長是我的僕人──我是這樣認為的,雖然他總跟別人說,他是我的主人,這傢伙總是仗著我不能說話,所以就這樣污衊事實,實在是一件讓人感到頭疼的事情,不過因為我是個心胸寬大的好人偶,所以我總會原諒他的。

我住在這家咖啡店裡,我的僕人跟人說,我是這家店的鎮店之寶。

不為其他,只因為我是一個有兩百年歷史的人偶。我討厭他這樣跟人說,女孩子的年齡可是秘密呢,他為什麼總喜歡跟人說出我的秘密呢?

而且他還喜歡跟人這樣介紹我,「她啊,是來自遙遠的十八世紀,據說是法國一位人偶師,為了緬懷他早逝的女兒而做的……欸,為什麼她的眼睛是紅的?說來有趣,據說當年法國發生動亂時,這個人偶被人偷走,挖去了用綠寶石做成的雙眼,後來買走她的人,也就是我的曾祖父啊,手上剛好有一雙紅寶石,就這樣給她換上了,名字?喔,露比──Ruby,很可愛吧?她是我的妹妹呢。」

店長每次跟人說的時候我都很想搖頭阻止他,傻瓜啊傻瓜。

他是個傻瓜,總愛沾沾自喜的說著,卻都沒注意到他人用著看笨蛋一樣的眼神看著他。

傻瓜店長,這年頭誰會把一個娃娃當妹妹看呢?你沒看人家把你當變態看了啊,別再沾沾自喜的說著啦,笨蛋、笨蛋、笨蛋……每次發生這種情況,我都忍不住嘆息。

但我就喜歡他這樣。我可愛的,傻傻的小僕人。比起其他人類,這樣率直不去在乎他人目光、真誠做自己的他可是可愛多了。雖然常常受不了他那樣天真的性格,但我還是希望他能持續下去,如果他變成跟那些總是喜歡用眼睛瞧不起人的傢伙一樣的話,我一定會離家出走的。

啊,還有笨蛋僕人──你介紹錯啦,如果我可以講話的話,我真想這樣跟他說。

首先,我的確是出生自法國沒錯,但是那個製作我的傢伙,好吧,姑且稱做我父親好了,才不是為了什麼女兒呢,他只是想要討女友的歡心才製作我出來的,我的眼睛也不是什麼綠寶石,原本只是很普通的玻璃眼珠,只是那時候他們吵架把我摔到地上,才讓我原本的眼珠子不見的……之候那些什麼曾祖父倒是沒錯。

不是我在說,我是個非常漂亮的人偶,我的父親雖然是個花心的蠢蛋,但手藝的確很好,當初我會被偷走拿去轉賣,也是因為我比一般的人偶還不一樣,看看,要不我怎麼會有個聰明的靈魂呢?

可惜,店長什麼也不知道。如果他能夠聽到我的聲音就好了,我總是這樣想,這傢伙為什麼就不能跟他曾祖父一樣呢?

想當初,芙諾那傢伙可是一看見我就知道我的與眾不同,他還聽得見我的聲音呢,他是個奇妙的傢伙,只可惜他的子孫都沒遺傳到他那具有魔法一般的血統。

不過這些倒是沒什麼關係,起碼他的子孫跟他一樣,都是些還不錯的傢伙。

要不,我早就離家出走了。

*   *   *

今天又是我很愉快而小僕人忙碌的一天。這家小咖啡店生意其實還挺不錯的,小僕人總是很自傲他的咖啡煮得好喝,甜點美味,餐點精緻,所以才會有這麼多客人上門。

他總是喜歡這樣吹噓自己,看著他那模樣,我就覺得可愛又可笑。

其實我很想跟他說,小傻瓜啊,生意會這麼好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啊,就是你喔,你是個好店長,像你這麼善良又傻的傢伙,在這世界上可不多了呢──不過還是不要讓他知道好了,因為這傢伙太容易沾沾自喜了。

沾沾自喜可是很可怕的東西呢,人只要往往一得意,就容易忘記許多重要的東西,我希望我的小僕人可以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一直活下去,所以還是別讓他知道好了。

是說,生意好我也挺高興的,因為這樣我才會有新衣服穿,另外就是──我很喜歡看著人類日常生活的樣子,一家咖啡廳中可以看見許多人的人生,雖然我以前也看過不少人類的生活百態,但來到咖啡店後,才更明白,原來人類是這麼有趣。而我也是在這裡後才明白當個人偶的好處就是,我不必擁有人類那些多餘的煩惱。

每天的生活都很有趣,我坐在櫃子中,看著聽著人們為了一點小事開心,一些大事難過,或為了愛而痛苦掙扎,或為了些什麼癡狂瘋癲,真的是過得十分的愉快呢,人類真是有趣又不可思議的生物。

這樣的生活中,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我的衣服無法自己做選擇,這真是一件讓人遺憾的事情,想當初,芙諾在的時候,我總是可以對他做很多要求呢。不過比起小氣的芙諾,我現在的小僕人乖多了,常常替我買新衣服,這點還是讓人感到安慰的。

想從前啊,芙諾那傢伙常說什麼,把他家的家傳紅寶石給我當眼睛了,所以他沒錢他很窮,總是不肯買新衣服給我……真是有夠小氣的!漂亮的衣服對我這樣的玩偶可是很重要的呢!幸好他的曾孫現在懂得乖乖孝敬我!

感慨結束後,我正無聊的想著等下小僕人會幫我換什麼衣服時,這個笨蛋就靠了過來,他小心的將我抱出來,放了一杯咖啡在我面前。

濃郁的咖啡香迎面撲來,非常的好聞,嗯,是杯好咖啡喔,小僕人。

又到了這時候了啊我想,這是小僕人每天結束營業後的固定行為:「跟親愛的露比娃娃談心時間。」──這愚蠢的名字可是他自己說的。

這是他最喜歡做的事情了,從小到大都一樣──說來也好笑,他從小時候就特別的喜歡我,總是喜歡跟我說話,好幾次被人笑他像個女孩子也不在乎。

「露比啊露比,妳覺得他最近會回來嗎?」小笨蛋僕人又端了一盤鬆餅,坐到我面前,他一邊切著鬆餅,配著咖啡,對我說著心事,問著我。

他啊,我怎麼會知道呢?只有你會傻傻的等著他啊,傻傻的修伯特。我用著憐憫的眼神看著他,可惜小僕人看不出來。

他依舊自言自語說個沒完,我知道,他是在對我說,其實也是在對自己說。真是個寂寞的人。看著他這樣,我真想跳起來拍拍他的頭,叫他醒醒。

我的小僕人真的是個很傻的傢伙,他在這裡開了一間咖啡店,為的是等著一個人,他跟那個人說,這裡是他的家,永遠會等著他,可是──那個人常常不回家,就像隻稍稍被豢養但仍舊記著野性的野貓一樣,他會來這,但仍舊常常出走,也因此小僕人總是戲稱他叫野貓,他每天都在等著野貓回家──可是那隻野貓,回家的機率是少之又少。

小僕人每天都在笑著,在人面前笑著,在我面前笑著,然後每一次只要門鈴聲響起,他就會期待的望向門口,希望進來的人是他心愛的野貓。

可是每一次都不是。而他臉上的笑容依舊維持不變。但我知道,那笑容其實脆弱的可以,一個活了兩百年看過許多的人偶,是看得出來這些的。

而每一天營業結束後,他都會問我,「露比,他今天會回來嗎?啊,或者是明天呢?」

我雖然是個高貴、優雅、美麗而且聰明懂得許多事情的人偶,可也無法回答他這個問題。

傻孩子,感情這種事情,永遠只能問自己,不能問別人啊。我看著他癡癡望著門口的樣子,就覺得他真是個可憐又寂寞的小笨蛋。

學學你的曾祖父啊,想從前芙諾那傢伙可是不會像你這樣呢。那傢伙從來只會讓人等他,只會讓人傷心的……像當初他說要出門一趟,就一直讓我等著,等著呢,看看現在都等了一百多年啦──我也知道他不會回來了。你啊,該學一下你的曾祖父啊,笨蛋修伯特。

其實我不太明白這個傻蛋怎麼會喜歡上那個人呢?那個人類真的就像隻野貓一樣,不好親近,而且脾氣很壞,又任性又自我,嘴巴更是討人厭,他就曾說過我是隻誇張華麗沒有用的人偶,還叫小僕人不要花錢幫我買衣服,真是過分!

那傢伙就是這麼討人厭,所以當他們走在一塊時,我總擔心小僕人會受什麼傷害。

雖然我知道那隻野貓永遠也不會真的去傷害他,但是他的離去,還有在這場感情上的淡漠,已經足夠造成我這個傻僕人心裡的陰影了。

「他這次離開半年多了呢……工作好像很忙啊……E-mail也不回,電話又找不到人……」小僕人喝完咖啡吃完鬆餅後,後來又拿出酒來,真糟,我看著他把紅酒當白開水喝時深感不妙,這傢伙最近有點酗酒的傾向。

傻孩子,酒不能真的解愁啊你……

「露比,妳說,他真的喜歡我嘛?會不會只是因為我當初太煩人……」喝著酒開始嘻嘻傻笑的小僕人把我抱了起來,放在懷裡搖晃:「可是我好喜歡他喔……超喜歡的……」

好啦小僕人,我知道的啊,所以可不可以別晃我了?我可是兩百多歲了呢!不是小貝比!不喜歡被人晃。

「我們高中的時候同班啊,班上有人欺負我,他就幫我……那時候我就覺得他好帥……我有跟妳說過嘛,露比?」

說過幾百次啦笨蛋!那時候你根本就像個剛初戀的少女一樣花癡!還讓你老爸煩死了,誰讓你這個唯一的兒子去當同性戀的啊你?

「露比,妳覺得我外遇怎樣?店內那個最近常來的西班牙佬很帥又說很喜歡我……我外遇了他會回來嗎?」

別想啦你,你真的外遇了他大概會拿槍殺掉那個西班牙,你別忘記你家那隻野貓是FBI。啊,還有你在演什麼影劇中才會出現的劇情啊!爛梗……

「露比……嗚嗚,我好想他喔……」

喂喂!不要一邊說一邊往地下跌啦──我尊貴的身體──

「笨蛋修伯特!」我慌張的從他懷裡跳了出來,然後爬到他肩膀上看著,嗯,很好,真給我醉死了……

「氣死我了……」一個好人偶不應該隨便動的,這傢伙真是的!害我都破戒了!我傷腦筋的看著地上睡死的傻小子,只得無力的爬去二樓替他拖下毛毯,重死了這個東西,一個淑女做出這種事情真是太可悲了,哎呀我的裙子!

我拿毛毯把他的身子蓋住:「你喔,怎麼會蠢成這樣啊?」

「嗚嗚嗚,露比,不可以罵我……」

「最好知道是我在罵你啦。」我拍了他的頭一下,嗯,好久沒拍他了,我記得我最後一次這樣大量動作是十年前了,好久了啊。

「他怎麼了?」突然的,後面響起了聲音,我嚇得僵硬的回頭。

啊,是那隻野貓……怎麼這麼剛好今天回來了?

那傢伙穿得一身黑,抱著一大束花看著地上的我跟小僕人,滿臉驚訝。

「嚇死我了……」見到是這傢伙,我鬆了口氣,幸好是他,是別人的話我就得擔心我等下會被抓起來拿去除靈了。

雖然實在不太想承認,但這傢伙不知道為什麼聽得到我的聲音,也知道我的存在,真是有夠討厭的。

「露比,他怎麼了?」野貓男蹲到我們身旁,皺著眉頭看著修伯特,他放下花束,一把抱起修伯特。

「想你啊,想到就喝醉了。」我生氣的踢著那傢伙:「嘿!你得先把我放回我的房間!」

「妳自己爬回去啊,有手有腳的。」野貓男哼了聲,他不高興的摸著修伯特的頭髮;「他常這樣喝嗎?妳怎麼不阻止他?」

「居然叫我爬回去!」我很生氣,但是那傢伙十分卑鄙抬起腳要踩我,真是太過分了!「你要我怎麼阻止啊?我是人偶耶!」

「就說過妳動給他看,他一定不會怎樣的。」

「我才不要。」自己沒能力發現我是個有靈魂人偶的笨僕人為什麼我要讓他知道我會動啊?「欸!等等!你真的不管我!」

開什麼玩笑啊,那邊怎麼爬?我才不要穿著裙子爬上去,很難看耶!我可是隻好人偶!

「等下再來管妳,我先帶他回房間。」野貓男不耐煩的說著。

恰好這時修伯特有些醒了,他迷迷糊糊的咕噥著:「伊恩?」

「嗯,是我。」野貓男停住了腳步,他吻了吻我的小僕人的額頭:「你喝太多了,修伯特。」

「騙人……」

「真的是我。」

「騙人……我醒來你就不見了……現在一定是我在作夢……」

對,他騙你的!幹的好!小僕人!

「不,你不是在作夢。」我聽見那個野貓男嘆了一聲:「乖,我抱你回房間。」

嗚哇噁心死我了,還乖呢。

「不要。」修伯特掙扎了起來,他掙脫離開野貓男的懷抱,咕咚咕咚從樓梯上滑了下來:「你騙我,你等下就走了。」

對對對,就是這樣,持續下去!給他點顏色瞧瞧啊!修伯特!

「不,我不會走。」野貓男瞪了我一眼,他走過去又把我家那沒用的小僕人撈了起來:「我的任務結束了。」

「但你之後還有任務……還有好多個任務……嗚嗚……我不要你了……我要去外遇……」

酒醉的人是不可理喻的。我坐在一旁看著野貓男青紫的臉色,嗯,心情十分愉快。

「誰准你外遇的?」

「哼!我很多人追!最、最近有一個西班牙的客人……很帥……我,我要跟他外遇!」我家的小僕人今天終於爭氣起來,雖然是在酒精的加持之下,不過他的發言實在太蠢了,我在一旁聽到忍不住搖頭。

「你啊……」野貓男好氣又好笑的把他扛了起來:「好了,別鬧了,今天是情人節呢。」

「你還記得今天是情人節……都要過了啦……」

「乖……」

「我才不要乖!我討厭你!臭伊恩!」

「好了好了……之後我都會陪你的。」

「騙人!」

「沒有沒有,我申請調職了,之後可以天天陪你……」

「騙人……」

哎,我坐在地上,看著爬去二樓的那一對情侶,深深嘆了口氣。

對啊,今天是情人節──

聽著樓上傳來的爭吵聲跟令人偶也害羞的聲音,我看著眼前巨大的櫃子,嗯,決定認命的爬回去。

畢竟不管怎麼說,櫃子裡可比地上舒服多了,我才不想屈就在地上一個晚上呢。

「真討厭,這件衣服我很喜歡耶。」

*   *   *

我是個人偶。

我叫露比,我住在一間咖啡店裡,櫃檯後方的櫃子第二格是我專屬的房間。

我有一雙用紅寶石做成的眼睛,我十分的精製漂亮,我出生於法國,年齡是秘密;我最喜歡觀察人類,也最喜歡偷聽關於人類的愛恨情仇的故事,咖啡店在這點上真是個好地方。

我原本有一個僕人,現在又多了一個。

第一個小僕人很笨又很傻但對我很好,第二個很討人厭對我很壞。

因為第二個僕人的關係,我已經快三個月沒新衣服了,請問有專屬人偶的保護法規嗎?例如一個月多一件新衣服之類的。

如果有,請務必告訴我。

啊,還有我最近極需要一副墨鏡。人偶專用的。

(完)

謝謝看完的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