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神的內褲(全)

大概是BL/充滿吐槽的設定/但我自己喜歡(

我的朋友在某一天突然幫人做起內褲起來。

一個十七歲的男高中生,替人,專門,做內褲。

怎麼想都是件奇怪的事情。

一般來說沒有個十七歲的男高中生喜歡替人做內褲吧?他也不是因為家庭因素需要工作替人做內褲來賺錢。話說,要賺錢的話,與其做內褲,還不如賣自己穿過的內褲,我想這世界上總有人的興趣是收集十七歲男高中生穿過的內褲吧?

「我才不會賣自己穿過的內褲。」朋友氣呼呼的說,「我也不缺錢啦!」

我問著朋友,「那你替人做什麼內褲啊?興趣?」

結果明明是開啟這話題的人,卻在聽到問題時滿臉通紅了大概三分鐘,我都喝完一罐蘋果西打後,才支支吾吾的解釋自己為什麼要替人做內褲。

總之我的朋友,是因為某些原因而開始替人做起內褲來──只要你有需求,他就替你車──車的還不是普通的白內褲三角褲四角褲,而是專屬你的,獨一無二的內褲。

「哈哈哈,開什麼玩笑啊,楚內凡!」我笑到蘋果西打都要從胃裡跑出來。

楚內凡則是用著無辜的表情看著我,「沒有開玩笑啊。」然後又低頭想了想,舉起他的右手,白皙又漂亮的手掌在我面前晃啊晃,五根手指頭如果不說的話真像個美女的手,蔥段似的:「幫五個人了喔。」

「You替人車內褲?當真?」我問,忍不住望向天空,想像一個男高中生在他小小的房間內用著縫紉機替人車內褲到底是什麼場景。

而且為什麼我的好朋友替五個人車了內褲我現在才知道。

「當真。」內凡有些害羞的點點頭,然後對我說起他為什麼會替人做起內褲來。

故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簡單來說,內凡這傢伙是個怪咖我早就知道。他堂堂一個大男生卻熱愛做衣服,最喜歡研究布料,時裝雜誌堆滿房間一角,深究原因大概是從小被接成衣的姑姑帶在身邊養,耳濡目染之下,造成他跟一般男生的興趣不一樣。

當然他喜歡做衣服並不是件什麼壞事,每個人的興趣都該得到尊重,就像我特別喜歡吃西瓜皮,內凡每次啃完西瓜都會把西瓜皮洗乾淨然後醃給我吃──看,身為朋友就是會這樣互相包容彼此的特異之處──但什麼叫做特異呢?喜歡吃西瓜皮的人很奇怪嗎?一個男生喜歡做衣服真的就是怪咖?為什麼吃西瓜一定只能吃果肉的部分?為什麼男生喜歡手工藝就好像很娘很怪?那女生喜歡打拳擊就不對嗎?

扯遠了,總之,內凡說,有一天,他跟他堂哥聊天時,突然就有個衝動,腦中好像被什麼打到一樣的,他想,我要替堂哥車一件戰鬥內褲。

「戰鬥?內褲?」我有點猶豫要不要聽下去關於這個話題,「是怎樣,穿上去就可以變身拯救地球喔,當是超人外穿在外面那一件啊!」

「不是啦,不是……」內凡臉都紅了,他還有個特別的地方就是很容易臉紅又害羞,什麼小事大事都可以讓他莫名的害羞又退縮,常常說話說一說眼睛就亂飄到不敢看人,就算我跟他從國中認識到現在,成為他為數不多的好朋友之一,他跟我講話也是一樣,三不五時就卡住又臉紅通通的像顆大蘋果。

「是堂哥,有喜歡的人,很喜歡很喜歡,可是他想要告白,又不敢……他跟我聊的時候我就……」內凡解釋著,他也弄不清當下是怎麼樣的感覺,就是突然覺得一定要幫堂哥車一件內褲,專屬堂哥的內褲,而且不是上衣不是褲子不是西裝,都不是,只能是內褲。

就好像戀愛之神在告訴他說不做這條內褲不行。只要堂哥穿上那件內褲,就可以好好的告白。

「……這哪是戀愛之神,根本是內褲邪神吧。」我忍不住插嘴。

但內凡很堅持這一切都是戀愛之神給他的神諭。

而內凡他堂哥也是個奇葩,一般來說一個男的聽到另一個男的要替你做內褲大概只會嚇到奪門而出或是問候他今天是否忘了吃藥──不過堂哥大人就是那麼不一樣,他颯爽的拍拍楚內凡,哈哈大笑說,是否該脫褲子讓你好好量一下尺寸?堂哥我Size驚天動地,怕你一不小心做太小,屁屁繃太緊,光顧著內褲好卡反而無法告白了。

「我每次聽你講都覺得你堂哥真是神經病中的神經病,到底誰那麼倒楣被他喜歡上?」我真覺得這話題好難承受,他堂哥我也知道,人不錯,但真的某些地方特別與眾不同到我等凡人只想大呼煩人:「然後咧,你就這樣替他車內褲喔?他真的脫了?」

「嘿嘿。」內凡傻呼呼的笑了,「沒有啦,不用脫不用脫。」

「別傻笑,快說,接下來到底是怎樣?」我忍不住戳他還是紅通通的臉頰。

內凡拒絕堂哥脫褲子這件事情,只是要他坐在一邊,然後把他暗戀對象的照片給他看,順便要堂哥說他喜歡對方些什麼,或是聊聊喜歡對方的心情跟怎麼會喜歡上這樣。

他就一邊車,一邊聽著堂哥嘰哩呱啦的說。

「就很奇怪,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我腦中跑來跑去,我邊聽堂哥講,回想那個人的臉,內褲就做好了。」

那不是一般的內褲,不是純白也不是三角褲,或是什麼緊身子彈小內褲,內凡做出來的內褲長的有些奇怪,水藍色的布料上頭有著小鳥跟烏龜的刺繡,還有各種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跑出來的奇怪圖案,一件小小的內褲上面像被做畫一樣塞得滿滿的,堂哥一邊說好奇怪啊,卻也還是穿上了。等他穿上去之後卻說,「很舒服。」

「蛤?」我實在不想知道另外一個男人穿上內褲的感想,不過都聽到這邊了,如今說要逃也實在說不過去。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麼舒服,可是堂哥還有其他幾個人都說明明看起來是條奇怪的內褲,穿起來卻很貼身又舒適,而且會有種莫名其妙的勇氣……」

「等下等下,讓我釐清一下,所以,你堂哥就真的穿著那條內褲去告白了?那條上面有什麼小鳥跟烏龜的水藍色內褲?」我覺得頭好痛,要不是知道內凡的個性我還真會以為這是在跟我開個愚蠢玩笑,「然後他告白也成功了?」

「是喔,其他幾個人有黃色的也有粉紅色的,有蕾絲也有像畢卡索一樣的圖案,那些內褲的圖案,就自己會在我腦中出現。然後,他們都順利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內凡越說越小聲,大概也知道這樣的話題很扯很怪,可是他還是對我說了下去,「其實我一開始只想幫堂哥做而已。可是堂哥的朋友聽到好奇也找我做,然後他也成功了,結果有個學姐也……」

我喜歡他這樣的地方,他雖然跟一般男生不同,不愛打球愛乾淨,喜歡車衣服弄手工藝,制服還是自己量身訂做,雖然容易害羞臉紅講話常卡住但其實是個低調愛漂亮的小悶騷──還有,他對朋友很好,對人很誠實,我最喜歡他的一個地方就是他不說謊。或者該說,他不擅長說謊。

他不擅長說謊到讓我常覺得這個人也太可憐。

人活在這世界上偶爾還是要懂得說些謊才比較輕鬆。

像我就常常說些無傷大雅但又可以保護環境愛護周遭人們身心靈的小謊。

偏偏他不會。

要我說的話,楚內凡應該可以得到不擅長說謊比賽世界第一的冠軍。

例如他大可不要跟我說這些,就偷偷的做他那些內褲好了,可是今天他就是把我當朋友,才覺得要跟我聊這些事情。

內凡說,他只是聽著對方說話,手就會自己動起來,一條內褲照理來說並不難做,但他通常要花上兩三個小時才能做好一條,而且雖然從來不用量尺寸,那些內褲卻都非常合身。

穿上去的人一致表示,「那是他們穿過最好穿最舒服的內褲。」

「就算上面有小鳥跟烏龜還是畢卡索的圖喔?」我說。

內凡傻呼呼的笑了。

「嗯,好,我明白了──所以就是,你也不懂為什麼自己會想做內褲,更不知道為什麼這內褲的功能是可以幫人實現戀愛……有沒有其他功能啊?我很好奇。」這話題真的非常奇怪,我想到底是怎樣的五個人……好吧,除了奇葩楚堂哥外的四個人,到底是怎樣的四個人會想要讓一個男高中生幫忙車內褲然後還穿著那件奇怪的內褲去告白啊?

這些人的邏輯是怎麼了?這個世界的運行是這樣嗎?

「應該只有戀愛這方面。」楚內凡說,他眨著眼,認真想了一會兒後說:「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其實包括堂哥大概有十個人吧,但不是那十個人都可以,如果我看到對方後沒有感覺,就做不出來內褲喔。」

「是喔。」

「是啊。」

結果沉默就這樣尷尬的在我們之間蔓延。我看著內凡,內凡看著我,他看來很緊張,臉頰紅成一片,鼻尖冒著汗,表情有些傻。

「嗯……總之,雖然我不太懂你到底是被內褲神附身還是戀愛神賜與超能力啦,但這是件好事吧?幫助別人的戀愛……藉由一條獨一無二的舒服好無敵內褲!嗯,感覺挺了不起的!很好!你很棒啊內凡!」我絞盡腦汁,想了半天最後只能得到這樣的結論,說真的說完後覺得自己講的話還挺糟的,把場面搞得更冷。

明明,明明他就是想找我商量──我大概能懂他為什麼要找我說,因為怎麼想替人做內褲幫忙對方解決戀愛問題也是挺奇怪的一件事情,只做堂哥一件也就算了,但搞到現在好像做出口碑──依照他的個性來看,他大概在害怕,在慌,然後又想太多,所以才想找我講。

可是我怎麼可以給他這麼爛的答案啊?

說出這些話後我挺後悔的,只能捏著手上蘋果西打的罐子,也傻呼呼的看著他。

可楚內凡這個傻瓜傢伙笑了。

他露出比剛剛傻呼呼還要傻呼呼的笑,鼻子的汗滴了下來,表情呆的可愛,「真的嗎?」

他說。

「當然是真的啊!」我說,然後伸出手攬過他的肩膀,用力抱住他。

「所以你覺得……如果以後還有人找我做的話,我還要繼續嗎?」內凡小小聲問著,他揉著自己的衣角:「堂哥又說有人想找我做,其實我也挺想做的……可是又覺得替人做內褲很奇怪……」

「你就做啊!哪會奇怪啊!」我說,「如果真的是戀愛之神還是什麼內褲邪神賜給你這樣的能力,你可以因此幫助到人很棒啊!說真的其實我剛剛聽完也超想讓你幫我做一件的──啊,不過我現在沒有喜歡的人啊……等我有的話,你一定要幫我做喔!」

「嗯!」內凡笑了,又呆又可愛的傻笑,「謝謝你喔,阿實。」

不客氣。我回應著內凡。同時對自己感到有些討厭──想到剛剛這傢伙對我坦白了這些,我卻對他說謊的感覺真是很糟。

我有喜歡的人。

真是對不起,我說謊了啊,內凡。

*   *   *

內凡的神之告白助攻內褲大業就此展開──說展開是有些太誇張了,但的確可以當副業了──簡直就像都市傳說一樣,內凡的神奇內褲在膽小鬼中流傳開來。

在跟內凡跟我聊完後的兩周,他跟我說又有兩個人請他作內褲。

而且也都順利達成告白這件事。

真是不可思議啊,我想,一個人兩個人也就算了,但現在樣本數高達七個,而七個都是成功的案例,一切都不是巧合嗎?所以內褲與戀愛之神真的附身在內凡身上?

吃著哈密瓜冰我感受著二月的寒冷,內心不免想著到底又是怎樣的人會把重要的戀愛寄託在一條渺小的內褲上。人類對於戀愛這件事情是如此的恐懼嗎?恐懼到連告白也沒有勇氣只能將一切賭在一條內褲上?

不過關於委託者,內凡口風很緊,除了堂哥外,他沒有跟我透露過任何一個人的資料。連神經病堂哥的告白對象長怎樣我也不清楚。

對有著許多小堅持的他來說,守護那些人的資料是件很重要的事情。他老實的跟我說,「對不起噢,這些人是誰我不能講。」他眨著圓滾滾像隻小猴子的眼睛,亮晶晶的眼睛裡是讓人不忍苛責的善良,「他們會請我做內褲就是相信我,所以我不能跟別人說,畢竟被人知道自己喜歡的對象是誰,知道為了告白特地來做內褲是件奇怪的事情吧?所以連阿實也不能說,真的對不起。」

看,傻瓜內凡。我看著他拼命道歉的模樣覺得心裡一陣,嗯,噁心的柔軟……明明我是個內心堅強的硬漢,但每次碰到內凡,我就可以感受到我堅實的小心臟被弄成像棉花糖一樣。

「幹嘛對不起啊?本來你就不能隨便洩漏別人的個資啊!而且我只是好奇啦,又不是真的想知道。」我說,硬是要餵他吃哈密瓜冰,內凡叫著好冷啊,還是一口又一口的吃了下去,鼻子臉頰都被凍得紅紅的。

「但這樣你學校的推薦資料準備沒問題嗎?都忙著幫人做內褲……」已經是要迎接升大學的時候了,我功課不好,沒什麼特別的地方,也沒有擅長的學藝,只能認命苦讀等最終的大考,跟內凡不一樣,老師對他可是滿懷期望,他推甄入學並沒有太大問題,只要等著合格就好。

「沒問題沒問題。資料早就都準備好了,嘿嘿。而且做內褲不花多少時間啊。」可能都把聰明的部分拿來讀書跟做衣服畫畫了,內凡呆呆笑著的模樣誰能知道他每次考試都前三名。

「真可惡啊你,講得那麼輕鬆。」說忌妒也不會,畢竟腦袋的構造不一樣,我爸媽把我生得這麼笨也是天註定,現在我只能期望自己的努力可以達成,跟他上同一個學校。

「是說要不要幫你想廣告啊?」把冰吃完後,覺得整個口腔都冰涼起來,我哈著氣,跟內凡說。

「廣告?」

幫助不安、害怕、膽小鬼們戀情的神器,裝備後增添奇蹟勇氣,告白時不用擔心咬舌頭,被鳥屎破壞,或是天降隕石地下水蓋中爬出異界怪獸阻止您的重要時刻!只要秉持著相信內褲的心,連八十歲的阿公要跟一百歲阿嬤告白也可以順利達成!想要完成您一生一次的心願?跟您一生中最愛的人在一起白頭到老嗎?來吧!神的內褲!

一件九九九,錯過不再有,擁有它後戀情恆永久!比鑽石更迷人,比戒指更牢固,傳說中的定情內褲!

「就像這樣。」模仿著地下電台的語氣,我還滿得意的:「不錯吧!」

「笨、笨蛋,什麼廣告詞啦。」笑到臉頰一片紅的內凡受不了推著我,「不用宣傳啦,而且我也不收錢啊。」

「什麼,不收錢?你就這樣免費幫人做了內褲?你堂哥也就算了,其他人不收不對吧。」不是我要說,本人顧辰實,生平最愛錢,這種免費幫人做東西的事情我才不能接受。

可是我天使一般的朋友,楚內凡則跟我不一樣,他說出了讓我毫不意外的答案:「可是,幫助別人是件好事啊,收錢不應該,啊!但堂哥有請我喝珍珠奶茶喔,還有上次幫的那個人也有給我下午茶券喔,你看你看,就是這兩張,堂哥說這間很紅呢,券很難買到呢,聽說不只蛋糕,鹹食也很好吃喔!改天我們一起去吃吧!」

……內凡,那種下午茶券通常適合情侶一對手拉手一起去。我不忍心告訴他說那間我也知道,不過通常不會有兩個男的去吃,但是免費的美食當前,又有會做神之告白內褲的好朋友相陪,Who   cares?「好啊,一起去。沾你光。」

內凡開心的笑了,他捧著下午茶券,開心哼唱,「耶,蛋糕蛋糕……」

一個十七歲高中男生這麼可愛真是件可怕的事情。我想──然後又有點慶幸,害羞怕生的內凡好像,應該是好像吧──除了家人外,好像只有在我面前才會這麼坦率自在。

「嘿,內凡。」我戳戳他。

「嗯?」看來已經在腦中想像蛋糕的內凡看我一眼。

「我……一定會跟你上同一間大學的。」雖然這樣說怪害羞的,可是有些話突然滾到口腔裡,不吐出來也不行。

「當、當然啊……我也想跟你上同一間大學!」內凡又卡住了,他當機好幾秒後才滿臉通紅的回答我:「阿阿、阿阿阿嗤──不對,阿實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廢話,你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啊,糟糕,又說謊了。我戳著內凡紅的像是粉紅玫瑰的臉頰,對自己又再次感到厭惡。

如果可以的話。如果可以的話。如果可以的話──真想請內凡幫我做件內褲。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那是件可以幫我傾訴愛意,同時把我所有謊言戳破,讓我成為一個誠實的人的好內褲。

但所謂的「如果」啊──就因為只是「如果」。所以怎麼樣也不可能發生。怎樣也不可能達成。一切都只是假設而已。

我終究是個膽小鬼。還是個愛說謊,卻又不喜歡別人說謊的膽小鬼。

看著總是那麼誠實可愛認真,又喜歡幫助人還做得出那麼了不起內褲的內凡,我對自己感到無比的討厭。

可是討厭自己又能怎樣呢?人活著終究是這麼一回事。沒有勇氣去死就只能活下去。而且相較去死,活著還比較簡單。而且說到去死,我其實一點也不想死。

因為,活著總有些開心的事情。就算知道自己是個討厭的傢伙,但活著的感覺是那麼好,誰捨得輕易去死?

例如像現在這樣,跟內凡說話,戳他的臉頰,看著他傻傻的笑,期待著跟他去吃下午茶的那天,對我來說,光是這樣就可以感受到幸福。

活著真好。就算我是個愛說謊的討厭鬼。但活著真好。

「好期待下午茶啊。」我跟內凡說。這句話是打從內心真誠說出的。

「嗯!」臉頰紅的犯規,比什麼雜誌上模特兒化妝弄出來的蘋果臉還要自然可愛的內凡露出一個傻傻的笑。「好期待!」

然後時光匆匆的,我真不想用這句話,可時間的流逝就是這麼可怕。簡直就像沖馬桶的水,就像颱風天的暴雨,水庫的洩洪……我只能想到如此低俗的描述,怪不得作文總是寫不好,總之,時光如此匆匆,在吃完下午茶後,忙著讀書,考大學,上大學後又忙東忙西,等我們一回過神來,短短三年一下子就過了。

時光何止匆匆,根本就真的是馬桶水,一沖不回頭。

我努力的結果,就是吊車尾考上跟內凡同間大學,雖然不同科系,但好歹可以像從前那樣相處在一塊,大二那年我跟內凡一起搬出去宿舍,也方便他製作衣服,雖然他那個科系的室友都習慣房間內亂的像戰場,布料線頭到處飛,打版的紙樣堆的像山高,但擁有一個自己的小空間可以專心製作總是比較好的。

同時內凡替人做的內褲已經高達八十條了。

八十條內褲啊!是八十條幫助人告白成功的內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三年一零九五天,八十之於一零九五不到十分之一,可是如果用三十六個月去平均八十條內褲,等於一個月幫兩個人做內褲,對我來說這還是感到吃驚的數量。

內凡的告白內褲大業是很低調的,基本上你打告白內褲在網頁上根本搜尋不出來些什麼來,名符其實只在人們口耳間相傳的都市傳說。內凡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幫車內褲,也沒有主動透露過自己的姓名什麼的,如果沒有人介紹,其實不會有人找他來做內褲。堂哥們的朋友也是守口如瓶,不會隨意到處去說。

內凡是說那些人很好,但就我來看根本是那些人覺得很害羞,畢竟穿一條不是普通的內褲去告白這件事,十個有十一個都不想讓人知道。

除了非凡人堂哥外。

「堂哥說他跟對方做、做、做……做那件事情的時候穿那條內、內褲欸……」內凡某天害羞的跟我講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只想跟堂哥表示尊敬三跪九叩。

堂哥果然不是普通人,根本是高山中的高山,高手中的高手,外星人中的外星人。

不過話雖如此,有人在的地方就是江湖,有人在的地方就會有流言,先不提穿特別製作的內褲告白實在是挫中之挫,恥中之恥,害羞到難以交代,但就像有人求姻緣拜月老是一樣的道理,神明無法依賴,自己也無法依賴時,依賴一件內顧來幫助自己的戀情又怎樣?

大部分的人就是這樣,面對一線希望就會想要緊緊抓住。不去努力抓住未免也太笨。因此內凡的奇蹟內褲傳說漸漸流傳開來。

我偶爾也會聽到有人聊說,「聽說有個人可以替你量身製做特別的內褲,那個內褲的功能是幫助戀愛欸!」

當然會相信這個乍聽之下愚蠢傳說的人並不多,不過一傳十,十傳百,人類如此奇妙,說的人多了就會去相信,有的人相信後就會想去找源頭,三人成虎虎虎虎大老虎,古人誠不欺我。

結果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人來找內凡做內褲。

這三年來我常在想,到底有多少多少多少個膽小到無法自己鼓起勇氣告白的人呢?那些人又是用著什麼樣的想法相信「一條手作的奇怪內褲」可以幫助自己的戀愛成功?

同時我也總是在擔憂,擔憂如果有一天內褲失靈……我不知道內凡有沒有考慮過這樣的事情。可是如果內褲真的失靈了,那對方會怎樣責怪內凡?會不會去亂說些什麼,造成內凡的困擾?

還有,如果有些人反悔了,在告白後發現對方不是真正所愛,會不會又怪罪是內凡的內褲的錯?

那件內褲是否又真有功力可以保佑那些人跟喜歡的人白頭到老?

又會不會有人隱瞞了些什麼,像是他想要橫刀奪愛,像是他告白的對象其實有家庭……那些內褲會不會成為一個惡因?

還有,還有……

這幾年在一旁看著內凡做內褲的我,心情總是很複雜。我想了很多,卻沒有一個敢跟內凡說。

因為太過善良的他根本不會想這麼多。

他傻他笨他善良,他活得很單純。我覺得這沒什麼不好。我希望他一輩子都這樣下去,成為我心中最美好的一道風景。永久存在。

內凡每次替人做內褲都會跟我分享,雖然不會說是怎樣的人訂製內褲,但內褲最終的款式我可是一個都沒漏掉。

內凡仍舊把製作內褲當作一件神聖的大事。每次也都用著祝福對方的心去好好的做內褲。

我不知道內褲與戀愛之神是要附身在他身上多久,但看他這麼開心,很多想說的話最後也只能吞回肚子裡發爛。

直到第八十一條內褲的降臨──那條內褲是個意外。

內凡要幫人做內褲時除了內褲的主人跟他外,旁邊是不能有人的。他說有人會做不出來。大一時他替人做內褲時,總要挑室友不在的時候,躲得有點辛苦,但跟我一起住後就沒這個顧慮。

做內褲?沒問題啊!我不是躲在房間裡玩遊戲就是出門閒逛或跟朋友去打球,等內凡好了他就會給我個電話,所以我從來沒有遇見過找他做內褲的任何一個人。

除了這第八十一條內褲。

我科系上的學長。

內凡參加手作社的社長。

那一天,學長出現在我跟內凡面前,我們正在聊著肯德基與麥當勞薯條誰比較好吃這個無聊的話題。學長頂著爽朗的笑突然站到我們面前。

不是我要說,學長是個讓人厭惡的帥哥,還是個人很好的帥哥,就因為他人好又帥才讓人厭惡。

我並不想討厭這個學長。但他真的帥得太過分,已經成為我們學校中一群男孩心中的公敵第一名。

總之帥哥學長捧著兩杯珍珠奶茶在我們面前,對我們說,「楚內凡,聽說你有在幫人做內褲?」

內凡眨著眼睛,有點反應不過來,我也是。

「呃……」

「來,請你們兩個喝。這是加蜂蜜半糖喔,鮮奶做的,不會太胖。」帥哥學長坐的很順,他把奶茶塞進我們手裡,笑得燦爛,「我還聽說是可以幫人告白的神奇內褲,對不對?」

我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內凡傻傻的點頭了。

「那,可以請你幫我做內褲嗎?」看來就是跟戀愛很有緣,只要微笑兼壁咚女孩子幾秒就可以輕易把人變成女朋友的大帥哥學長這樣說。

學長會提出這樣的要求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畢竟他真是一個帥的過分的帥哥,而且不是那種空有外表的討厭鬼,是那種帥到骨子裡的討厭鬼,根據我的了解,光我系上就有將近三分之一的女孩子在暗戀他,連男孩子都有。看,上天的不公平在此體現了一次。生活中總是到處有這樣的人事物在提醒吾等凡人就是凡人。

這樣的帥哥最好是需要靠什麼內褲幫忙──不過有這樣想法的我是不是太狹隘了呢?活在這世界上雖然外表很重要,但也是有外表無法順利幫忙的事情吧。上天的不公平是否在此時也稍稍公平一點。神讓學長成為一個可惡可恨令大眾羨慕忌妒恨的帥哥,卻同時也不肯給予他獲得真愛的權力──好吧,在此時我那空虛又擅長忌妒的內心稍稍得到一點撫慰。

我原本想要離開,讓學長跟內凡好好聊關於做內褲這件事情。不過內凡說不必,學長也說沒關係,最後我只好尷尬的挪挪屁股坐到另一邊去,用力發呆,避免聽到太多學長的個人隱私。

不知道內凡會不會答應要幫學長做內褲呢?而學長喜歡的人到底是多麼難以追到手,才讓他決定找內凡?是說我真的不用離開嗎……有夠尷尬啊,這場面。

而就在我神遊想著學長內心所愛之人到底是怎樣的美少女美少婦還是俏蘿莉亦或是學校哪個教授時,學長已經跟內凡談好了。他說完後坐到我旁邊,問我珍珠奶茶好不好喝。

口氣自然又親切,好像跟我非常熟。

這樣的帥哥真是有夠討人厭啊……雖然我是這樣想啦,但又覺得討厭不起學長。他就是有這樣的魅力。

「呃……很好喝。謝謝學長。」我跟學長雖然是同系但不太熟,學長的那圈不都是帥哥美女就是本系的才子佳人,我一介平凡小人物是混不進去的,連我的直屬學姊都說那圈根本就是外星人圈,她也同樣沒有混進去的欲望。

當然我跟學長也不是沒講過話,只是這次數少到我自己都沒印象。

「太好了。你喜歡嗎?我聽嘉嘉說你跟楚內凡好像都很喜歡喝珍奶。這間我特地去找呢。」學長笑笑的講,但話中透露的資訊讓我覺得怪可怕的,嘉嘉就是我的直屬學姊。

嘉嘉學姊難道就這樣偷偷把我跟內凡賣掉了嗎──順便一提,嘉嘉學姊疑似有找過內凡做內褲。原本我只是猜的,但如今可以推論出應該是真的。

「啊,喔。」尷尬的不知該如何回應,我咬咬珍珠只能像個智障般發出雜音。

「喜歡喝珍奶的只有阿實喔。」內凡突然開口,他一向掛著傻呼呼笑的臉上此刻沒什麼表情:「其實我喜歡喝酸一點的東西。學長。」

「這樣啊,那我知道了。下次請你喝蜂蜜檸檬蘆薈,這間飲料店的蜂蜜檸檬蘆薈也很扎實喔。」學長說,他伸手揉了揉我的頭髮──帥哥做起這動作還真是自然到讓人無法反抗:「楚內凡不喜歡喝的話就把你那杯也給阿實吧?反正他這麼瘦喝了也不會胖。呵呵。」

呵。我什麼時候跟學長這麼熟到可以叫我阿實我都不知道。我看向內凡,他的確不愛這種甜甜的飲料,他手上的珍奶沒吸到幾口:「我幫你喝吧?」

「不行,你喝太飽晚餐會吃不下。」內凡說,「是說學長,就今天晚上吧。你來我……我幫你做內褲。」

「好啊,麻煩你了。」學長的微笑帥到驚天動地,旁邊路過的女生小聲的尖叫刺的我耳朵好痛。「阿實也會在嗎?聽說你跟內凡一起租房子。」

「啊,不,我會出去啦,不會在旁邊。學長放心,我不會跟人家講你做……呃,做內褲的事情。」我趕忙澄清自己是個守口如瓶的好傢伙。

「嗯,阿實不會接觸到委託人。老實說,這還是他第一次碰到委託我的人。」內凡接口,他看著我,沒有平常開朗的笑看起來有些不一樣:「其實我也是頭次遇到像學長這樣,這麼直接就問我這件事情的人。」

「嗯?很奇怪嗎。」學長的笑容沒有變,「其實我聽到這個傳聞很久了,我身邊有好幾個朋友找你做過內褲。」

「聽說真的是很厲害的內褲呢。好像只要穿上去不管怎樣告白都會成功。我那個朋友那次兩腳都踩在牛糞裡但對方還是說OK喔。」

踩在牛糞裡告白是個怎樣的概念!是怎樣才會做出這種愚行!這樣告白還能成功又是多麼用力的告白啊?確定真的是內褲的威力嗎?我啞口無言的看著學長,內心的吐槽比牛大了三坨糞還要多。

「我很期待呢。楚內凡你做的內褲。聽說從沒失敗過。」學長要走前這樣說,然後又順手揉了我的頭,「阿實在家也沒關係喔。不用特地出門。」

其實被一個帥哥這樣做感覺並不差,但是我還是不懂什麼時候跟學長有熟到這樣。

「……其實並不是全都會成功。」看著學長離開後,內凡小聲的說。

「嗯?」這句話讓我有些訝異,內凡跟我報告過的都是成功的例子啊。

「沒什麼。」內凡微笑,傻呼呼笨笨的不知世事一樣的微笑。

老實說很多時候我光看內凡的笑就覺得飽了腦袋空了魂都飛了,也只能跟著一起傻笑,但今天不行啊!

「欸欸話不能講一半啊──」我追問著內凡,但他一直打馬虎,讓我忍不住焦慮起來。

「你今天就在家吧。不用出去。」內凡在走回家的路上這樣說。

「這樣好嗎?」內凡幫人做內褲時我偶爾也會窩在房間裡,但是這次就覺得好像不要在家比較好,畢竟是認識的人。還是個不應該找人做神之告白內褲的帥男兒。

「他都在你面前講出口要我幫忙做內褲了,他不在意吧。而且我也一直覺得你不用那麼在意。每次都要你出門我很不好意思啊,你明明在房間裡就好。」內凡說,他抬頭看著天空,黃昏的天空紅通通的,像是番茄煮爛塗滿整片天一樣。

我把這想法說出口,內凡愣了愣,隨即大笑起來:「好糟糕的譬喻喔!」

「幹嗎這樣,就真的很像啊!」內凡笑到蹲到地上動彈不得,他把頭埋在膝蓋裡笑到全身都在抖。

「爛番茄塗滿天空哈哈哈……」

「欸,笑得太誇張啦。」我戳戳他,又忍不住摸著他在夕陽下被照的發亮的頭髮。

看,像我現在這樣輕鬆摸他的頭髮,是身為一個好朋友的權力。

我喜歡這樣的權力。

不是像學長那樣的故作親切,而是因為陪在他身邊很久了,一切都那麼自然,那麼順理成章。

「阿實在這些地方很可愛呢。」內凡把臉從膝蓋中露出來,對我憨笑:「有時候會說出一些實在很有趣的話。」

「我才不可愛呢。」可愛的是你吧,這樣的話在我腦中轟轟作響,可不能說出口。不可以。

「明明就很可愛嘛!阿實一點也不懂自己。」內凡說,他跳了起來,拉著我的手:「好餓喔,我們先去吃飯吧。學長說八點後才會過來。不知道會替他作出怎樣的內褲呢?」

「我也是挺好奇的。欸,找你做過內褲的人中有這麼帥的嗎?」

「這個嗎……每個人對帥的定義不一樣啊。」內凡想了想,轉過頭對我說:「我覺得學長還好。阿實還比較帥喔,又帥又可愛。」

「……笨蛋,讚美我的話我也不會高興啦。」說是這樣說,但我無法阻止嘴巴變成奇怪的弧度。

「這是真的啊──阿實知道我不說謊的。」內凡眨眨眼,笑容在我眼中才是世界第一可愛。

可惜這樣的話我無法說出口。我沒有辦法像內凡這樣坦率,這樣自然直接。

我就是一個彆扭的蠢蛋。

如果有一天可以輕輕鬆鬆的把內心的話都說出來該有多好呢?內凡到底能不能做出一件穿了之後就會很誠實的內褲給我?

我總是在想這樣的事情。總是在想。卻又永遠無法說出口。去做到。

當個膽小鬼還真是討厭啊。

然後,第八十一條內褲在那天晚上降臨了。

那是條失敗的內褲。

神那天沒有眷顧學長,沒有眷顧內凡,同樣的也沒有眷顧我。

八點過後學長敲響我們租處的房門,帶著爽朗的笑,蜂蜜檸檬蘆薈,鹽酥雞與炸甜不辣跟豬血糕來了。

拎著蜂蜜檸檬蘆薈跟兩大包鹽酥雞的學長看來還是很帥,他把那堆東西塞給我們說是宵夜。

「聽嘉嘉說阿實很喜歡這攤的炸豬血糕?」學長問我。

嘉嘉學姊妳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個人隱私啊?我雖然這樣想,還是不爭氣的收下那包香噴噴的罪惡玩意。

「還吃得下嗎?你們剛吃過晚餐的樣子。」學長說,他看著我們的租處,「好乾淨喔。」

「阿實有潔癖。喜歡打掃。另外阿實也很會吃,吃不胖,學長不用擔心。」結果內凡也順便出賣我。

「有潔癖啊?看起來就是這樣。」學長笑了,又再一次帥到讓人心臟麻痺,「之前看你的穿著打扮就這樣覺得呢。每次看到你都很乾淨的感覺。」

很乾淨是怎樣的形容啊?我無法理解。總之稍微寒暄過後,我抱著其中一包跟飲料像往常一樣窩進房間裡。

戴上耳機,挑了一部影片配著鹽酥雞,喝下今天第二杯飲料──我的蜂蜜檸檬蘆薈很甜,沒有什麼酸味真是讓我慶幸,等我回過神來,內凡突然出現在我身旁。

我摘下耳機,看看時間,一個多小時──這還是內凡頭一次做內褲做這麼快。

「做好了?」

「失敗了喔。」內凡趴在電腦桌上,看著我,小小聲說著。

「啊?」

「內褲。」內凡說,「失敗了。做不了。」

「是、是喔……」我有點嚇到,這還是內凡頭一次說失敗,照理來說他只要答應幫對方做,都一定會成功。

因為他曾經說過:「如果不能成功的話就不會想幫對方做。」,也曾經說過,如果沒有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另外一個人,內褲就不會成功。

所以他選擇幫忙做內褲的對象,都是那種真的有著深厚感情,又恐懼告白,但是其實只要願意說出口,告白大都會成功的人。問他怎麼挑選出來的──內凡說他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在看到對方的時候會有所察覺。

那麼這次是怎麼了呢?神的惡作劇嗎?還是學長的愛不夠堅實到可以讓內凡做出內褲來?

還有學長呢?

「……拿著做一半的內褲走了喔。學長。」內凡看著我,看起來心情很不好。

「是喔……」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心情這麼差的內凡很少見,他的頭從桌上慢慢往下滑,滑到我的膝蓋上,像在撒嬌一樣的動了幾下後,就不動了。

「內凡。還好嗎?」我問。他只是嗯了聲。

想了想我也只能摸摸他的頭安撫著:「你不要介意,總是會有像這樣子的時候嗎……而且像學長這麼帥,應該也不用你的內褲幫忙,可能是神突然覺得學長靠自己就好了。」

「學長有生氣嗎?應該不會吧,他人這麼好……」

「學長沒有生氣喔。他還笑了。」內凡悶悶的說著,他真的心情很不好。

我只能想盡辦法讓他開心,畢竟我覺得沒做好一條內褲也不算什麼。內凡本來就沒有義務要替人做內褲。還是做這種意義非凡不成功便糟糕的內褲。失敗一條也沒什麼嗎──我絞盡腦汁安慰著他。

但到那天睡覺前,內凡還是沒有笑過。

「阿實,我真討厭啊。」內凡後來抱著枕頭跑到我房間說要一起睡。

「啊?」

「我是個討厭鬼……」

「哪會啊!你人那麼好幫助很多人而且、而且……」

「我在幫人做內褲前,有許願喔。」內凡突然打斷我的話。

「什麼意思?」

「我許了一個很重要的願望。非常非常重要。」內凡輕聲說著,「如果我成功幫助九十九個人的戀愛。那我的願望就會實現。」

「我也一直以為會成功的。可是不行。今天其實看到學長我就知道會失敗了……但我還是想試試看。可是……做到一半的時候我就知道我錯了。」內凡沒有看著我,他平躺著,看著天花板,面無表情,我只能看著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一定是因為我太貪心了。自以為是的許了那樣的願望,然後一直都很順利,結果疏忽大意,神就生氣了吧。戀愛之神跟內褲之神想要給我懲罰,所以今天才會這樣子。」內凡說著說著,閉起眼睛來,「一定是的。」

「……是什麼願望呢?內凡。」

「是秘密啊。阿實。」內凡沒有睜開眼,他的聲音又輕又柔,像快睡著似的:「因為是很重要的秘密,所以誰都不能說。包括阿實。」

「看吧,我好討厭。」內凡說,他轉頭睜開眼看著我:「我好自私。」

「才沒有呢。這種事情很普通吧!而且你還是幫住了很多人啊!」我慌忙回答著,內凡卻笑了。

今晚第一個──不對,已經零點零三分了,是今天的第一個微笑。

「阿實真好。」內凡說,他抓住我的手,「阿實是我的朋友,這樣一直在我身邊,真好。」

啊,內凡的話又讓我差點停止呼吸了。我那一瞬間好想大叫──非常的想要,大叫把自己內心一堆骯髒的東西跟想法都傾吐出來。但不行。

不行。不能。不可以。不應該。

「傻瓜。」肚子裡像有曼陀珠加汽水混在一起,一堆話差點噴射而出,可我努力的將那些東西吞嚥下去。最後說出口的話,只是這樣沒有意義的兩個字。

也只有我知道那兩個字塞滿了多少我個人的愛。

愛。

我愛內凡。

內凡我愛你。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我躺在床的一邊,看著內凡的睡顏,又一次很想去死。

天快亮時我睡了一下,那是場不舒服的睡眠。我做了夢。夢中我全身光溜溜的站在一個什麼都顛倒的世界中,頭上戴了一個奇怪的三角褲,三角褲是鮮紅色的,有著鮮紅色的大嘴唇,雪白閃亮的牙齒,而三角褲上的那張嘴正驚聲怪叫著──把我內心一切的不堪都吼叫出來。

而那個世界裡只有我自己一個人。

孤單一個人。

*   *   *

「我喜歡你。顧辰實。」一早到了學校,昏昏沉沉的上完一半的課,在滿臉倦容看來很糟糕的我面前,完美無瑕的帥哥學長突然拉著我到了隱蔽處,然後壁咚了我,對我告白。

……這是夢嗎?我瞪著近在咫尺的俊臉,猜想這也有可能是學長的報復。報復內凡沒幫他把內褲做好這樣。

「學長,別鬧了哈哈哈……」

「是真的很喜歡你喔。阿實。」學長又說了一次,他摸著我的臉,維持著一手靠著牆壁的帥氣姿勢。

「呃,啊……」

「我喜歡你很久了,阿實。昨天要楚內凡幫忙製作內褲的對象也是你。雖然他說那條內褲做失敗了,但我還是穿在身上……你的答案呢?你覺得我怎樣呢?顧辰實。你是同志對吧?跟我一樣的。我知道,一直都知道喔。」

近看學長真的帥得無懈可擊,這麼帥的人怎麼沒有被挖掘到演藝圈呢?應該讓他變成全台少女歐巴桑老奶奶們的偶像才是。

可是這麼帥的學長,如今在我眼裡好像今天夢中的那個內褲怪嘴。

「不要再喜歡那個楚內凡了。你跟他是沒有希望的,不是嗎?你自己也知道。如果是我,會帶給你一直想要的東西。」學長輕聲說著,他另一手摸著我的臉,「我在旁邊看你那樣暗戀他都覺得很心疼。喜歡上直男很痛苦吧?這種心情我懂。更何況還是一個認識很久的好朋友……會很想放棄這段感情對不對?」

學長好可怕。就跟那張怪嘴一樣。他輕易的就說出我一直藏在內心裡那些醜陋不堪的秘密。

「為、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很想逃開這個地方,不過學長並不願讓我離開。

「一看就知道了啊。阿實的眼睛很誠實,什麼也藏不住。像小狗狗的眼睛一樣,總是用著濕潤的目光在追著楚內凡,看起來好可愛但又好可憐。可憐到讓我受不了,看著看著就喜歡上你了。」學長低喃著,「所以……放棄楚內凡吧,阿實。那個人完全不喜歡你。只是把你當朋友。你自己也知道吧?不要這樣折騰自己了。放棄那種天真的想法了,什麼喜歡一個人默默守護在身旁就好的愚蠢念頭,戀愛啊,根本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暗戀是很痛苦的。與其冀望一場沒有回報的愛,還不如對自己好一點,阿實。」

「那樣可愛的目光看向我就好了,我什麼都比楚內凡好,不是嗎?阿實只是因為太過專注在看著楚內凡,才會忽略掉旁邊的一切。明明比他好的我就在旁邊,好幾次要找你講話,你也總是沒搞懂……怎麼會傻的這麼可愛呢?」

學長好可怕。我聽著那些話,滿腦子想著的就是逃走。逃走。逃走──到底為什麼之前會認為這傢伙是個很好的帥哥啊?根本就腦袋有病啊!

「怎麼看我都比楚內凡好上很多吧?我很帥,而且很溫柔,阿實喜歡什麼我都可以為你做到,你想要親吻擁抱什麼都可以,我會讓你覺得很幸福的。」

不不不不,話說不是這樣子就可以讓一個人喜歡上你──幸福也不是這麼簡單就可以獲得的東西啊!我滿腦子的吐槽卻怎樣都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因為這張太近的帥臉此刻看來實在過分的可怕,之前覺得很溫和的氣質在現在的我看來也只剩下可怕。

「我、我沒辦法喜歡上學長……對不起……」雖然這樣實在很丟臉,但我還是無法克制發抖的硬是把話說出口。「真的,對不起……但我、我就喜歡這樣天真的當個蠢蛋……」

結果這樣一說出來,學長突然就停住了。

「啊,是嗎。」學長說著,「真的沒辦法嗎?」

「是的。沒辦法。對不起。」其實我滿腦子還是詫異,根本不懂學長為什麼喜歡我,同時也覺得害怕,連學長都看得出我喜歡阿實嗎?我的目光真的沒有藏住嗎?

「可是很累啊,你這樣。」學長的唇貼上我的額頭,「你這樣很累喔,阿實。你就像一個一直想要主人親親摸摸抱抱的蠢小狗,繞著不會給你愛的主人打轉,這樣很痛苦。想要主人的話,找我不是比較好嗎?」

什麼主人小狗啊!不要把別人的感情說成這樣子!我啞口無言的看著學長,摸著被他親過溫熱的地方:「但是這樣子我也覺得很幸福啊。」

是的。我非常幸福。

雖然同時也很痛苦,但真的光是待在內凡的旁邊我就可以感受到幸福。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我並不需要學長來評斷我的感情,也不需要為了學長拋棄我現在擁有的幸福。每個人擁有幸福的方式是不一樣的。我自己覺得這樣很好。非常好。

就算將來有一天,內凡穿著神的內褲去向另外一個人告白,並且跟我說他跟對方在一起了。我也還是會感到幸福。

有什麼不好呢,這是我自己選擇的方式。

「……真傻欸你。」學長嘆了口氣,連嘆氣的樣子也很帥:「好吧,其實我早就知道不會成功了,但還是想賭賭看。連這件奇怪的半成品內褲也穿上了……看來神果然不眷顧我啊。」

把牛仔褲拉了開來,學長給我看到內褲,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內凡所做內褲的實品。

白色的三角褲上有著很多奇怪的花紋。說不上來是什麼,但可以在那些圖案中感受到一種奇妙的痛苦,奇妙的喜歡。

不知道為什麼,光看著那條內褲,我突然明白了,眼前這個人真的,很喜歡我。很喜歡。很喜歡。

「欸。給我親一次吧。」學長說,而我沒有任何猶豫的時間,就被狠狠的壓在牆壁上親了很久。

「第一次跟人告白結果是這樣嗎……」學長的唇在離開我的後,低聲說了這樣的話。

「……這是什麼可惡的帥哥發言啊?」我說。

「我真的從小到大都是等著別人跟我告白呢。你可是很有福氣的。」學長說,他嘆著氣:「還可以再親一次嗎?親真正喜歡的人的感覺真好。」

「不!不可以!」

「都是男的多親幾次又不會少塊肉……」

「這是什麼不對的觀念啊!不行!」

學長又變成原本那個溫和可親的學長,好像剛剛把我壓在牆壁上做出奇怪告白的人不是他一樣。好像剛剛傾吐出那些話的人是另外一個似的。

他跟我說了很多,說他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我,又是怎樣決定要告白,他說他原本並不想倚靠內褲的力量,但看著我守在內凡旁邊的模樣,又覺得自己沒有半分贏面。

「只是沒想到,你喜歡楚內凡的心情壓過一切……我連那條神秘的內褲都沒辦法得到,做到一半的時候楚內凡說這件是失敗品,但我還是想說穿在身上試試看。」學長哼著。

說到這邊,我也很疑惑,到底為什麼內凡會答應幫學長做內褲呢?而失敗……又到底是為什麼而失敗?

還有……內凡知道學長要告白的對象是我嗎?他幫人做內褲的時候不是都要知道對方喜歡的人是誰嗎?可是他昨天什麼也沒對我說。我原本想問學長,卻又覺得太尷尬而問不出口。

學長放我走之前硬是跟我交換了電話。「如果你某天真的決定放棄楚內凡的話儘管來找我喔。」

「才不會。」我是這樣回答他的。

是的。大概永遠也不會。我永遠也搞不清楚為什麼我會這麼喜歡內凡。可我很清楚的知道,我永遠也無法放棄他。

永遠是個模糊的概念,以我的一生來說,我的永遠就是到我死去的時候。為什麼我對內凡的喜歡會這麼沉重呢?我不明白。

但我很喜歡這樣。可以說我自己享受著這種沒有冀望的感情。

「傻瓜啊你。」學長說,他戳戳我的腦袋:「你傻瓜我傻瓜。唉。」

當傻瓜不好嗎?當傻瓜很好啊。

我喜歡當傻瓜。

當一個暗戀一個人到很痛苦卻又幸福的傻瓜。

*   *   *

學長的內褲事件過去了好一陣子,這段時間內凡又幫不少人做了內褲,除了學長那件失敗外,剩下的似乎都很順利。我沒有多問內凡,因為他忙我最近也忙,但他看來一切都還不錯。

仍舊總是維持著無憂無慮似的笑,整天身上黏著線頭或是布角布邊,學長偶爾也會來騷擾我,討著親吻或是抱抱什麼的。乍看無害又溫和,我也的確感受不到當初把我壓在牆壁上告白時的那種可怕氣息,偶爾也會順著他幾次。

我得承認自己在這時候是有些壞的。

因為我多少也享受著學長那樣的親吻與擁抱──大概是太讓人舒服與安心了。我知道這個人喜歡我。可是我不用去回應他。我只要感受著他純粹的喜歡跟照顧就好。

然後藉由對方帶給我的溫柔與感動,繼續支撐著我喜歡內凡的心情。

我果然是個討厭鬼啊。

可是,人就是這樣自私吧。

學長說他也知道我很自私很糟糕。說我很卑鄙的光享受著。不過他卻說他也喜歡我這樣。

「大概是因為被你傳染了吧?那種變態的感情。」又莫名其妙把我親了一頓後,學長笑笑的說著。「自以為是的犧牲與喜歡,自以為是的愛著一個人而感到滿足。戀愛果然很奇妙。」

然後更奇妙的事情降臨了。

一轉眼半年過去,內凡的神之內褲大業,迎來了第九十九件。

「第九十九件了喔。阿實。」禮拜五的晚上,內凡跟我一起看完了電影,吃完披薩後,突然說道。

是這樣嗎?第九十九件居然已經做完了。我腦中浮現著九十九條不可思議的內褲,除卻學長之外,剩下的九十八條都幫助到那些想要戀情,想要一個愛人的人。

內凡做到了。

不知道到底是神的安排還是什麼奇特的力量,他真的幫助了這些人。

「可是,其實還差一條。」內凡說。「還差一條內褲要幫助人成功才行。」

啊,對,學長那條失敗了。

是說內凡的願望到底是什麼呢?一直以來跟我之間沒什麼秘密的內凡居然有想要達成的願望,這點讓我非常好奇。

不過我大概無從得知吧……所能推論出來的,也只有那種讓我傷心的答案,像是內凡其實一直有喜歡的人想要跟對方告白之類的……

「然後,我想把真正的第九十九條交給你,阿實。」內凡說。

「蛤、什、什麼啊……」我一瞬間沒聽明白,還以為內凡說錯了,「什麼交給我我我又不用……」

「其實我已經做好了喔。內褲。」內凡拿出一個紙袋,小小的,看來也只能裝內褲襪子之類的那種。

「等等等等──」

「阿實,對不起,其實我一直沒跟你說清楚,其實有些內褲我不用聽對方說些什麼,就可以做出來。」內凡看著我,澄澈的眼神,好像把我什麼都看透了:「還有……這其實是我做的第一條內褲。」

「什、什麼?」我僵硬在原地,無法理解我到底聽到些什麼。第一條內褲?為我做的?為我做的第一條內褲?

「還有我身上也穿著第一百條內褲,不對,應該是第一百零一條。」

「蛤?蛤?」

「穿上去吧。阿實。」內凡靠近著我,看起來像往常一樣可愛無害,可是我就好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樣,動彈不得。

內凡的手像擁有魔法般,他脫掉了我的外褲,脫掉我那件穿了三年早就洗到退色的普通內褲,給我穿上了他作的內褲。

我作夢一千萬次也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讓內凡幫我脫內褲穿內褲。

我就算做春夢也沒有想過可以讓內凡看到我的陰莖。

而他對著我光溜溜的身體表情卻沒有任何變化。

脫著我長褲內褲的內凡讓我覺得很陌生像是沒看過的人。

內凡的表情很冷靜,他沒有幫我把外褲穿上,只是看著我穿著那條內褲的下半身──出乎意料的一切,讓我反應不過來。

而穿在我身上的內褲也出乎意料的普通。

是條普通的三角褲。白色的。很舒服,我從沒穿過這麼舒適的內褲。

但現在根本沒心情感受什麼舒服的內褲啊!這是怎麼了!

「內、內凡……」

「我啊,在某一天突然很想幫阿實做一條內褲。」內凡看著我的下半身,說道──總覺得類似的事情不久前也發生過……不就是學長跟我告白的那次一樣嗎?當我察覺到現在的情況跟當時非常像時,全身更加僵硬起來。

「大概是因為阿實的表情常常很痛苦吧。阿實還記得嗎?高中的歌唱比賽時,我們班選了一首情歌,阿實那時候明明唱的不開心,卻還要假裝很開心的樣子。那天回到家後我想著阿實的樣子,就做出了這條內褲。」內凡摸著穿在我身上的內褲,一點也沒有嫌棄他其實隔著薄薄的一層內褲碰觸到的就是我的陰莖,我的身體。

內凡沒有像往常講話時那樣突然結巴起來,他說出口的話語平順又流暢,真像變了一個人。

他沒有臉紅,說話沒有一直卡住咬舌頭,他只是緩緩的說著。

「阿實總是這樣,喜歡假裝什麼都不在意,假裝自己每天都很開心。我想著阿實的樣子,希望阿實可以跟自己的名字一樣誠實……你討厭自己的名字不是嗎?可是我覺得,當個誠實的人比較輕鬆吧。我想要阿實快樂,因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因為這樣做出了這條內褲。腦中像有神明在告訴我些什麼,說要讓阿實快樂只能這樣子做了,但同時我也知道了,這條內褲還不能給你穿上。」

那句最好的朋友就像一把利刃般狠狠刺進我的心臟。我不敢動,只能看著內凡那漂亮的手指在內褲上緩緩動著。

「做好內褲的同時……我同時也知道了,這條內褲會讓阿實很痛苦。因為這條內褲會幫助阿實誠實,可是也會造成阿實很難過。然後,然後我就想這樣不行。如果這一切真是神要我做的,這樣也太不對了吧?我明明就是為了我最好的朋友,但為什麼結果是不好的呢?那麼要怎麼辦呢?如果我去幫助了很多人,神會願意幫我嗎?」

內凡說著的話我聽不太懂,我聽著,腦袋像被灌了很多汽水一樣,噗噗的冒泡。

「我啊,想要幫助阿實擺脫痛苦。所以我跟神說,那這樣的話,讓我幫忙很多人,等我幫助了那些人之後,請神回應我的願望。」

「我的願望是,我的願望是……讓阿實不要再喜歡我了。」內凡終於抬起頭,看向我。

他說出了我這輩子最不想要聽的話。

「我希望阿實可以擺脫喜歡我這件事。從喜歡我這件痛苦的事情中解脫。只有那樣阿實才會得到真正的幸福。我許了這樣子的願喔。阿實。」內凡看起來好可愛,像往常一樣可愛,大大的眼睛,看來讓人舒服的氣質,就算沒有在笑,他的嘴角看來也是那樣溫柔。

可他說出的話好可怕。

非常的可怕。

「……你一直都知道我喜歡你嗎?」我聽到自己這樣問著。

「知道啊。」內凡眨著眼,「阿實的眼睛,阿實的表情,這些都在告訴著我。我要不知道也太困難了點。阿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擅長隱藏一切啊。阿實。」

「所以,所以你希望我不要喜歡你嗎……你一直這樣希望著嗎?」我聽到我這樣問著。

我聽到我哽咽著。

我好像聽到心碎的聲音。真他媽的噁心。心又不是實體,怎麼會碎呢?可我真覺得那瞬間我的心好像碎光光。我原本以為我可以這樣守護著我那卑微愚蠢的喜歡一輩子。我一直以為善良美好的內凡就算知道我喜歡他也可以溫柔微笑原諒著我。

沒想到這一切都讓他這麼困擾嗎?他一直希望我不要喜歡他嗎?

「是的。我希望著。」內凡說,他澄澈的眼睛依舊澄澈,好像在他乾淨的眼睛中只有我是髒的。「我希望阿實可以擺脫喜歡我這件事情。擺脫痛苦。」

「所以我才會做出這條內褲。」內凡又摸向那條穿在我身上的內褲,動作那麼溫柔,溫柔到讓我心痛。「這是條可以讓阿實誠實的內褲。我原本想說,讓阿實跟我告白,我拒絕後就好了……但是這樣會讓阿實更痛苦吧?所以我又向神許願,許願讓阿實不要再喜歡我。這樣。是我原本的想法。」

「……可是沒辦法啊。我不行。我想要喜歡內凡一輩子。」我哭著說,為什麼要這樣子殘酷的對我呢?我的喜歡沒有造成內凡的困擾吧?沒有實質上的做出些什麼吧?我真的只是想要一輩子,永遠的,喜歡著內凡。

「內凡,對不起,可是我真的只想要喜歡你。就這樣子喜歡你就好。除了這些外我什麼都沒有想。連親你都沒有想過。我只是想陪在你身邊,當你永遠的朋友……內凡,你不要許那什麼願望,不行嗎?」我聽見自己這樣跟內凡說,像個卑微的傻瓜,就是個卑微的傻瓜。

「我真的沒有想過讓你困擾,我、我只是──」

「我說了。那是我原本的想法吧。」內凡摀住了我的嘴,說著,他看著我,表情有些困擾:「阿實,你記得嗎,我跟你說過,我不會對你說謊。」

什麼意思?

「我知道阿實不喜歡人家說謊。雖然你明明就常常在說謊騙人也騙自己。但你喜歡誠實的人,對吧?你也喜歡我的誠實。」

「阿實還記得我剛剛說過什麼嗎?還需要第九十九件成功的內褲。我的願望才會實現。而這第九十九件,正穿在阿實的身上喔。」

「阿實。因為我不會對你說謊,所以我會把一切都跟你坦白,是的,我原本的願望是那樣,但願望是會變的,阿實。」

「阿實,我……我現在的願望是──阿實可以喜歡我一輩子。」

我看著內凡,又突然不懂他在說什麼了。

「是這樣子的願望喔。」內凡摸著我的內褲,又說了一次:「是這樣的願望。」

「但這樣子的願望還是需要靠阿實這條內褲才可以。因為,如果沒有成功九十九條,我的願望就無法實現。」

「阿實記得我幫人做內褲的功用是什麼嗎?」

「……幫助人告白成功的內褲。」我說。

「是的。所以阿實是不是應該要做些什麼呢?」內凡微笑著,像以往那麼可愛。那麼可愛。

「我、我……」我覺得心臟像被人重重敲了一下似的,又痛又難受但又奇異的開心。我是在作夢嗎?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內凡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嗎?

為什麼呢?為什麼呢?

「阿實。做人要誠實喔。」內凡輕聲的說著。

「我喜歡對阿實誠實,也希望阿實可以對我誠實。」內凡說,他的雙頰浮現一片紅色,像平常那樣可愛的粉紅色。

他的臉是我最喜歡的內凡。

在我眼前的內凡,是我一直喜歡的人。

是不管變成怎樣我都喜歡的內凡。

替人做著告白神之內褲的內凡。

他說他替人做的內褲,只要給那個人穿上,那個人就會告白成功。

而我正穿著那種內褲。

那條神奇的──應該是有戀愛之神跟內褲之神保佑的內褲吧──神奇的神的內褲。

「我……」

「我喜歡你,內凡。我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好喜歡你。」我也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勇氣,「我想跟你永遠在一起。內凡。」

我聽見我自己這樣說,愚蠢的,下半身只穿條內褲,被人壓在沙發上,剛哭過看來很可笑。

可我說出口了,一直藏在心中的那份感情。我說出口了。

「是嗎。那太好了。我也喜歡你喔。阿實。」而內凡這樣回應了我。平淡無奇,但語氣溫柔到像在唱歌,他臉頰紅通通的,笑容傻呼呼的,他回應了我。「你現在穿著我做的內褲吧?阿實知道嗎──我做的內褲啊,只要穿上的人都可以告白成功喔!」

這樣子的他,是我最喜歡的楚內凡。

(完)

本篇無謂的小設定:

一:

內凡這個名字不是「做內褲的凡人」(?),出自佛學大辭典。

謂:

四教儀集註中曰:「相似見理名內,未得似解名外。」又曰:「漸見法性,心遊理內,身居有漏,聖道未生,故名內凡。」大乘義章十七末曰:「種性以上漸息緣故,內求真性,故名為內。」

(以上來自大家的好朋友。維基百科。)

另外也沒太多意涵只是覺得這名字真不錯這樣。

二:

本篇原本的暗黑設定:內凡替人做內褲時也會跟對方做出親密行為。他是個魔性的男孩紙,只要他願意的話就可以散發出性魅力不管男女老幼都吃口。雖說是親密行為不一定會到達本壘(但也有到本壘的情況)──而會做親密行為是因為為了更了解對方才可以做出真正屬於對方的內褲,同時也是為了平靜內凡不知道為何開始對阿實產生的感情(他原本對阿實並沒有抱持著愛情但卻慢慢的產生變化)──但被朋友吐槽這樣也太糟糕了吧,做一條內褲就要跟對方親親摸摸抱抱甚至OOXX,他對阿實的愛是這樣嗎!這樣根本是毀了一篇文。所以這設定被放棄了……(但人家覺得這設定好清新好病萌嗚嗚。

三‧

原本的設定是學長喜歡的對象是內凡但這樣太平凡普通了。想想帥氣的學長喜歡上普通的阿實好像比較棒──但寫完後覺得還是很普通。嗚嗚。

內凡設定原本也真的是個清純善良的好孩子。

但莫名都走歪了……

謝謝看完的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