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古風曲《不老夢》同人(上)

元光二年,適逢上巳節,本是個春浴淨身、悼念先人的日子,後又做為年輕男女出外春遊、於水邊飲宴的好時節。

淮南王之女,劉媗和閨中好友結伴同行,前往長安城北渭水河畔踏青。她們個個出落得標緻可人,一到場便吸引了在河邊酌酒取樂的幾名貴族少爺。

「小姐們,可有興趣與咱們一同吟曲談心?」

對方盛意拳拳,她們不好推託,於是答應了他們的邀請。公子哥兒們健談,不消片刻即與姑娘們打成一片,打趣嬉笑之聲此起彼落,整個渭河頓時熱鬧了起來。

劉媗向來喜好安靜,喧嘩的氛圍令她無所適從,悄悄離席獨自在附近散步賞景。不知不覺走到上游,她發現有名年輕男子赤裸著上身,儜立於河畔,以棉巾沾上河水,專注地浴擦身體。劉媗畢竟是個閨閣小姐,瞧見男子擦澡自然感到尷尬,由於擔心被那人發現,她急急藏身在附近的大樹後方。

未幾,男子凈體完畢,穿上直裾深衣,簡略束起擦得半乾的青絲。他朝東南方跪下,雙手合十,斂眼祈求道:「愿爹在天之靈保佑娘親長壽安康,得以頤養天年。」渾厚沉穩的話音剛落,只聽「咚」的一聲,他俯地磕了個響頭。

「愿爹在天之靈保佑孩兒身體康健,得以持續報效朝廷。」他又磕了個響頭。

「愿爹在天之靈保佑天下百姓安居樂業,遠離貧困苦難。」他第三次磕響頭。

他的每一聲祈愿是如此的虔誠;每一次磕頭是如此的恭敬。縱使男子背對著劉媗,見不著他的模樣,他的孝心與心懷天下的胸襟,卻令她的心泛起淺淺的漣漪。

劉媗的心神全然貫注在那抹挺拔的身影上,思緒亦不自覺地亂轉,不知眼前長身玉立的男子究竟是哪個府上的公子、人品相貌又是如何?

此時烏雲逐漸密佈,原先艷陽高照的晴空轉為暗沉,下起了綿綿細雨。

男子打開隨身攜帶的油紙傘,轉身快步朝大樹走來。劉媗心下即驚又慌,他……早就發現了自己?

正在不知所措之際,男子已來到她跟前,挪動手中的傘為她擋住了雨水,「小姑娘,適才數次雷電交加,站在樹下著實不妥。請隨我到下游的涼亭避雨。」

「我……我……你……」面對眼前氣宇軒昂的青年,劉媗一時語塞,支吾了片刻,方能道出一句完整的話語:「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偷窺你的。」

「無妨。」他釋出善意的微笑,隨即又道:「雨勢轉大了,咱們快走吧。」

一路上,兩人共撐一把傘,並肩而行。撐著傘的那隻大掌,刻意大幅度傾向右邊,使劉媗得到大部份的遮護,而男子自己則被淋濕了半邊胳膊。

感受到他的細心體貼,劉媗內心霎時絲絲甜意來襲,不時抬眼望向認真帶路的男子。瞬間她升起一個莫明的念頭,希望此時走的路可以長一些,好讓身邊的男子可以陪她走得久一些。倘若路沒有盡頭,他倆永無止境地走下去,亦無妨。

然而,盼望歸盼望,終究還是來到了下游。男子將她送達涼亭,一拱手便要告別。劉媗依依不捨,卻又羞於出言挽留陌生男子,僅僅禮貌地問了對方的姓名。

「在下韓衿。」

韓衿……劉媗反復默念著,只覺得這名字好生熟悉。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麼,莫非……此人就是父親經常提起,并誇讚他年少老成、屢立戰功的振翎將軍?

**

一次不期然的邂逅,令得幼齡早慧的少女芳心暗許。心儀之人的音容笑貌,不時盤旋在她腦海中,朝思暮想、揮之不去。

劉媗向府裡下人打聽之下,得知韓衿每天在城外練兵之後,都會到練武場鍛煉體魄。此後,她總會趁家中長輩外出時,悄悄溜出王府,隱藏在練武場不遠處,窺視韓衿獨自舞刀弄槍,仰或與他人搏鬥、切磋武藝。得以遠遠地望著他,她已覺得心滿意足。

翌年夏季,濮陽城一連數日豪雨滂沱,河畔抵不住洪水的襲擊,終於決堤造成水患。漢武帝派了十萬精兵前去救災,并命韓衿監督疏通河道、整修河堤的工程。韓衿擔心災情嚴重,接獲聖旨後,立即率領兵馬整裝待發。

劉媗聽聞此事,急急趕到城門外,意欲為他送別。

跨騎在馬背上的韓衿英姿颯颯,眉宇間亦散發出將領獨有的威武氣勢。劉媗見了不覺有些膽怯,她深呼一口氣,鼓起最大的勇氣走向他,腼腆喚了聲:「韓將軍。」

韓衿利落下馬,迎接這位於渭河相遇,爾後不時躲在練武場附近的欄杆,偷看他練武的小丫頭。

「小姑娘,妳找我有事嗎?」他和氣問道。

劉媗臉上一陣燥熱,目光因羞澀而有些閃縮,不敢直視韓衿,「祝……祝將軍一路順風,順利……賑災。」

多謝姑娘。災情緊急,韓衿先告辭。」

他有禮地請辭,正欲重新上馬,卻又被她叫住,「將軍,我……」劉媗躊躇幾許,終究還是向他道明了自己的身份,并從腰間卸下繡著幾朵紅梅的緗色荷包,「這個還請將軍……笑納。」

韓衿一怔,他瞭解女子將私己物事贈予他人意味著什麼,但這位淮南王府的小翁主看似剛過金釵之年,她真的曉得何謂情愛嗎?

他凝視身高比自己肩膀還矮一截的小姑娘,正色規勸道:「翁主,妳年紀尚輕。婚姻大事應當等妳長大些,再做定奪。」

傾訴心意遭受婉拒,劉媗雖感失落,卻不減她對韓衿的愛慕。

『等妳長大。』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此話為她留下了無限的憧憬。  

**

時光荏苒,三年韶光在劉媗的思慕與祈盼中,悄然流逝。

昔日梳著雙丫髻、佩戴俏麗絨花髮飾的小姑娘,而今烏亮的青絲被綰成一個端莊的髻,插上了象征由女孩蛻變成少女的髪笄。

及笄禮剛結束,劉媗迫不及待地返回閨房。夏日炎炎,她顧不得身上香汗淋漓,等不及換下厚重的大袖衫,便喚婢女備好筆墨,急欲寫信給韓衿。

手握狼毫,劉媗洋洋灑灑地寫滿了一卷竹簡。信中表述,縱使三年過去,她的情意只增不減。現下她已成年,只盼他能慎重考慮,當年她所祈求之事。

劉媗反復檢閱書信,愈發覺得措辭過於坦蕩,深怕唐突了韓衿。幾番潤飾皆不滿意,最終她落筆只寫了四個字。

「媗已及笄」。

戍守定襄的韓衿收到書信,凝望著書簡上娟秀的字體,霎時腦海中浮現了數年前於長安城外,小姑娘為他遞上荷包時的羞怯模樣。憶起自己曾對她說過的話,韓衿才領悟信中那四個字的弦外之音,沒想到當年一句客套的回絕話語,竟換來她漫長的等待。

人非草木,有女子對己情深至此,韓衿深深為之撼動。然而當今局勢動蕩,外族不時入侵定襄,他頻頻出征應戰,自知朝不保夕,故不適合亦無暇涉及男女之情。

雖無法回應劉媗的柔情,韓衿卻真心想祝賀她及笄之喜。可他也擔心,回信會令她產生虛無的希望,再度將寶貴的韶華,虛耗在自己身上。為此,向來堅毅果斷的年輕將軍,提筆對著竹簡發愣,罕見的猶豫不決。

「將軍,匈奴軍隊突來襲擊,如今已在三十里之外!」驀地,軍情突然告急。韓衿旋即召集兵馬準備迎戰。

劉媗的一片深情,猶如那卷來不及著墨的竹簡,被耽擱在桌案上。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不老夢!
第一次聽不老夢的時候超有畫面的!
大大寫得好好,好有餘韻嗷QQ
2018-09-20 16:3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第一次聽愛上之後,就常常單曲循環^^
這篇文是根據歌曲的文案擴寫的,
感覺情緒沒什麼寫到位。
感謝妳來看文和留言
2018-09-20 20:3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