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古風曲《不老夢》同人(下)

等不到回音的劉媗,日復一日地盼著,倏忽間再過了三年。

往昔無憂無慮的少女,而今總是被愁霧籠罩著。父親淮南王與叔叔衡山王密謀造反,不時令她與姐姐到長安城拉攏朝廷權貴、打探消息。明知此舉不義,奈何父親一意孤行,她無法拂逆父意,又不放心姐姐單獨行事,唯有昧著良心相助。

某日劉媗和姐姐入宮打探消息,巧遇前來晉見皇上的韓衿。眼下的她亭亭玉立,眉眼逐漸長開,雖已褪去幼時的青澀,清麗的容顏仍帶著幾分當年的純真。韓衿一眼認出了她,愉悅地迎上前問安。

「闊別數年,翁主可安好?」

驟然與久違的心上人重逢,劉媗恍如隔世,胸口澎湃翻騰得厲害。她愣登望著韓衿,腦子一片空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姐姐劉陵見狀,輕輕戳了她的胳膊幾下,提醒道:「媗兒,韓將軍在問妳話呢。」

她這才回過神來,應道:「托將軍之福,一切安好。」韓衿報以微笑。

兩人相對無言,千言萬語噎在喉間,不知從何說起。

劉媗想將滿腔的思念傾瀉而出,更想為深藏心中多年的疑問求得明確的答案——他對自己有情乎?可惜世事變遷,現今她的所作所為,隨時可能招來惡果。韓衿向來忠心赤膽,她不願將來有所牽連,陷他於不義之中。

「翁主,三年前的那封書信……」他欲解釋,當時無法回信的緣由。

「什麼書信,我曾寫信予你嗎?我怎麼記不起來?」不等他把話說完,劉媗焦急地打斷他,匆匆拉著姐姐離開,留下一臉錯愕的韓衿。

他猜不透,究竟她在惱怒自己不曾回復隻字片語,仰或對他的情意經已煙消雲散?

此後偶爾在宮中相遇,劉媗心中雖然歡喜,卻總遠遠地避著韓衿。若是避不過,便客氣寒暄幾句,不敢與他深談。

**

接下來的三年,韓衿忙於軍務,劉媗則在惶恐不安的謀反生涯中度過。

她的身子本就羸弱,加上近年憂思過度,終於積鬱成疾患上咯血病。期間換了無數大夫與藥方,仍然久治不愈。

元朔六年,韓衿跟隨大將軍衛青領兵征討匈奴。匈奴軍翹勇善戰,戰事非得耗時一年半載不可。劉媗自知病情嚴重,也許命不久矣,韓衿此行一去,恐怕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他。

烈日當空,劉媗硬撐著孱弱的身體,趕往城外送行。抵達時,大漢軍隊經已浩浩蕩蕩地出發。她心急如焚,慌忙提起羅裙,踩著蹣跚步履,在後頭踉蹌追趕。

沿著大軍出發的路線不停地往前跑,大約追了十幾里路,她終於瞧見軍隊的蹤影。當下她已精疲力盡,跌坐在地上,咳嗽不已。

「稟報韓將軍,後方有名女子自稱淮南府翁主,意欲求見將軍您。」

收到通傳的韓衿,速速策馬逆行,來到劉媗跟前。他縱身躍下馬背,小心翼翼地扶起她。韓衿近距離望著劉媗,只見她先前略為圓潤的臉孔,如今兩頰深陷、面容枯薧,憔悴得教人心疼。

劉媗開口欲語,卻又禁不住狂咳了幾回。赤紅的鮮血從發白的嘴唇淌出,落在她月牙白色的深衣上。韓衿的心緊緊地揪成一團,責備聲挾裹著無盡的憐惜:「妳身子不好,何苦長途跋涉前來送行?」

她掏出絲絹拭去唇邊的血跡,以微弱的話音答道:「我就想見將軍一面,親自祝愿將軍旗開得勝、凱旋歸來。」

那雙泛著盈盈波光的眸子裡,盡顯繾綣深情,和當年她於長安城外贈送荷包時,如出一撤。韓衿讀懂了她堅定不移的情意,暗自在心中許下一個承諾。他伸出大掌,寵溺地輕撫她的烏絲,柔聲道:「請翁主務必保重身體,等我回來。」

**

歷經三次季節變換,漢軍終於全勝而歸。

韓衿與一眾將士懷著勝利的喜悅,踏上歸返故鄉之途。   他歸心似箭,恨不得一眨眼便返回長安城,向皇上請願他大半年以來,一直心心念念之事。

眾人回到宮中復命,漢武帝論功行賞,有者加官進爵、有者獲賞財帛,亦有人兩者兼得。韓衿回絕百戶食邑與金銀的犒賞,跪在朝堂上祈求道:「末將不求別的賞賜,只求皇上賜婚淮南王府二翁主劉媗。」

聽得他的請求,原先歡愉的龍顏立時轉為鐵青。丞相公孫弘見情勢不對,於是將實情告知韓衿:「韓將軍有所不知,月余前淮南王與衡山王被揭發圖謀造反,劉陵和劉媗兩位翁主亦牽涉其中,而今尚在天牢等候發落。」

謀反?入獄?

韓衿恍若晴天霹靂。難怪先前屢次在宮中偶遇,她都顯得憂心忡忡;難怪她總是刻意冷漠相待,眸光卻不經意流露出絲絲眷戀……

明知此時龍顏不悅,心焦如焚的韓衿斗膽要求見劉媗一面。

「劉媗乃戴罪之身,不得已他人接觸!」漢武帝決絕地拒絕他的請求,厭煩地命經已領賞的將士們退下。

眾人皆已離去,唯有韓衿長跪於未央宮前,反復地叩首,口中訴求著同一個祈願。這一跪,便是一天一夜。韓衿喊啞了嗓子,磕破了額頭,致使鮮血直流滿地,漢武帝仍不為所動。

隔日清晨,宮門終於打開,一名太監踩著碎步向他走來。看見皇上身旁的心腹太監,韓衿以為迎來了一絲曙光,激動問道∶「李公公,皇上可是允應了嗎?」

李公公搖搖頭,嚴肅的臉龐難掩憐憫之情,「今早獄卒發現,淮南王昨日已在獄中自盡……」他稍作停頓,有些不忍心把話說下去。

韓衿焦急地追問:「那劉媗呢?劉媗可安好?」

「翁主……翁主得知父親噩耗,亦在方才病發,咯血而亡……」

此話猶如五雷轟頂,震得韓衿的耳際嗡嗡作響。他神思空洞、胸口滯塞難以呼吸,只覺得心頭陣陣抽痛。

「不——不——」哀慟之聲響徹未央宮。

悔恨交織的韓衿,不顧一切闖入天牢,抱起那副冰涼的單薄身軀,帶著她遠離人世喧囂,親手將她安葬於清幽的終南山。

簌簌而下的男兒淚,落在那僅僅刻了「不老」二字的墓碑上。「不老」寓意她終其一生,對他至死不渝的愛。縱使未曾盼到他的回應,在她短暫的年華裡,終究無悔。

————————————

後記:

這個故事即不夢幻,亦不轟烈,僅僅敘述一名少女在她短暫的人生裡,用了十一年的青春,勇敢而無悔地去愛一個人。或許它在一些人眼裡顯得過於平淡,而我卻深深地被撼動。

為愛而努力、為愛而追尋,默默守候著一份情意,雖有期盼卻不強求。如此純淨的愛,怎麼不教人動容?

寫完這篇故事愈發覺得自己文筆渣得可以,平鋪直敘,全無美感可言,似乎破壞了原文的淒美意境。厚著臉皮把這個故事寫完,只因文案主要以女主視角出發,對於男主的敘述極少。我想把閱讀文案時所感受到的男主,他的人品以及對這段感情的態度,寫出來。

因為我深信韓衿對劉媗亦有情,只是對於情感較為魯鈍,而且全副心思都放在軍事上,才會蹉跎了劉媗的韶華,錯過一段美好姻緣、釀成憾事。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看完淚目!QAQ
2018-09-20 16:3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也被文案的故事感動了
2018-09-20 20:3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