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BL神轉折:狠愛

吶,你還記得那個夏天嗎?我剛到日本留學的那個夏天。

    那是我第一次穿上浴衣,和其他留學生逛了自己憧憬已久的廟會,現場很熱鬧,很吵雜。在台灣穿上浴衣逛夜市只會被認為是中二病,在這裡大家幾乎都穿浴衣。

    迫不及待的想要驗收自己的日文能力,我看到了站在攤販尾的陰暗處的你搭話了,當時的你也是穿著浴衣─白色的浴衣繫上了水藍色的腰帶。

    「你好。」我用帶著濃濃外國腔的日文和你搭了話。你沒有回答我,只是把凝視著天空的雙眼轉向了我。

    「你在看什麼,星星?」抬起頭來,我才想起,在這個充滿光害的城市,根本看不到星星。

    「對。」沒想到,你回答我了。這讓我疑惑,明明就沒有星星,就連月亮也被雲層遮蓋住了。

    「明明就沒有星星,你別耍我。」我開始有點小生氣,口氣不悅了起來。

    「現在的天空太髒了,所以我正在假裝。」你伸出一隻手指著天空,又對我微微一笑。

    有如甜膩的糖果在我的舌尖融化似的,你的微笑讓我像吃了糖的小孩般的心情愉悅。當時的我並沒有察覺到,那就是戀愛。

    即便是夏天,夜晚的風衣然有些許涼意,我打了個大大的響涕。我尷尬地轉向你,像看你的反應,你不顧形象的放聲大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啦!」看著他的笑臉容,我好希望時間能停在這一刻。

    「你不是日本人吧!跟我來,我來帶你逛廟會。」你的手好冰,就像石頭一樣。

    「突然覺得有些嘴讒了呢!」你牽著我繼續往前走,剛和經過了蘋果糖的攤販。

    「我沒吃過蘋果糖欸,等我一下,我去買一支。」

    待我回到那裡,你的手裡多了一支白雲般的棉花糖。

    「你看,雲層散了,可以看的月亮了。不過天空還是太髒了,看不到星星。明明以前都可以看得到呢!」沒有拿棉花糖的那手指著天空,你的表情突然變得有些悲傷。

    我咬了口蘋果糖,好硬又好甜,甜膩的另人發顫。日本人的嘴甜功力我無法領教,這時你拿走了我手上的糖,在我咬過的地方咬了一口。

    「usagi,你明明就不喜歡棉花糖以外的甜食啊,記得你曾說過把天上的雲朵吃了,太陽跟月亮就不會躲起來了。」

    usagi是日文的兔子,是爸爸幫我取的小名,因為我的名字有個卯字,為什麼你會知道呢?我明明什麼也沒跟你說啊。

    還有,我真的說過那種話嗎?還有,這個人到底是誰,明明就第一次見面,但卻搞得跟我很熟稔似的。

    「煙火快開始囉!」你興奮的拉著我往附近的神社走,我們在長長地石階席地而坐。

    「這裡是特等席喔!」你說著便攬過我的肩頭,這時我才正式端詳了你的臉。

    白皙透亮的肌膚,像狐狸般狡猾優雅的狹長雙眼,鎖骨在白色浴衣的襟口若隱若現,這時我才發現,我竟然獨佔了這麼美的人。

    碰!碰!煙火秀開始了。紅的,藍的,黃的火花開始排列組合,雖然沒有像跨年晚會時的花俏圖案,但這是我看過最美的煙火。

    「好美喔,你…。」我一轉頭,發現你正凝視著我,眼睛閃閃發亮。我忍不住吻了你。

    你沒有推開我,只是溫柔的回應,溫柔的吻著。

    「即使你不在記得,我也不會忘了我們的約定。即使你是個男人,我也願意尊守我們的約定。」

    煙火的聲音讓你的聲音變得好模糊,好遙遠,就像跨了一世紀又一世紀才傳到這裡似的。

    「你到底是誰」聲音顫抖著,我感受到自己的恐懼。

    「別怕,即使你忘了,我會讓你慢慢想起來,用身體來回憶。」你的眼神突然狡詐了起來,為你增添了一絲嫵媚。

    我咬了口棉花糖。把雲朵吃掉了,月亮就躲不起來了,我總覺得這句話帶著童稚,又富有詩意,這實在不像是我這種國文造詣極差的人會的人會說的話,何況我是第一次來日本,而對方看起來也聽不懂中文的樣子。

    棉花糖碰到嘴裡的唾液就融化了,但甜蜜的餘韻仍在口中,就像剛剛的吻一樣,如此美妙。我繼續看找煙火,那美麗即逝的煙火。

    煙火會一結束,你將我拉進你的懷裡。你將襟口敞開,我的臉貼著你的胸糖,聽著你稍急的心跳,你把手撫上我的鎖骨,不斷的向下探索,輕柔地探索,直到觸摸到那小小的凸起。我感到異常的興奮,我順勢舔上了你淡粉色的乳首。

    我抬起頭來看,你臉帶緋紅,笑得狐媚,再一次的吻上我的唇。

    「好痛!」我的背後撞到了石階,你將衣衫不整的我攔腰抱起,帶至一旁的樹林。我想,當時你也不認為神社前的中庭不適合作那種事吧!

    當我的後背接觸到柔軟的草皮時,草的端點微微搔癢了我的背部,這時的你輕柔快速地解下我的腰帶,即使是夏天,夜晚的薰風仍讓我裸露在外的肌膚忍不住顫抖。

    那一夜,我們舞出了比煙火更炫麗的舞蹈表演。

    後來,我總能在神社的鳥居旁找到你,應該說是你在鳥居旁等著我吧!你總是穿著白浴衣寄上藍腰帶,與現代如此格格不入的裝扮,總能讓我一眼辨識你。可是,每當我問起你的名字,你都笑而不語。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我回國的時間也慢慢地逼近了。-

    「你來台灣找我玩好嗎?」我在陣陣狂吻中吐出這句話,你停下了動作。    

    「我沒辦法離開這裡。」

    「為什麼?」

    「就是不能。」你的語氣帶點無奈,但我無視了,我轉身就走,連再見也不願意說。

    我們什麼都沒說,就這樣結束了。

    為什麼總是只有你單方面的了解我,為什麼我都沒有懷疑過你是如此的了解我。我好懊悔當時只貪戀著與你歡愛,卻忽略了這些疑點,於是我又重回了日本,重回我們相遇的地點,在明年的那一天。

    你依然出現在那裡。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又這麼了解我?」我盡量不帶哽咽的聲音問話,可是眼淚卻出賣了我。

    在沒有你的那一年,總感覺自己缺了什麼。我把課排得更滿,更頻繁的去聯誼和泡夜店,都無法再遇見讓我如此心動的人了。

    「等一下,一起看煙火吧,去石階那裡。」你沒有回答我,但太渴望與你在一起的我又無法拒絕。

    碰!碰!碰!煙火大會開始了。

    你那時到底在我耳邊輕輕說了什麼?

    人類的壽命一向很短暫,稍縱即逝,因此是更應該及時享樂。usagi,為什麼你的每一世都會忘記我呢?而你今世又偏偏投胎成外國人,你讓我等待了好久。

    我受夠了等待你不斷的輪迴了,於是我決定殺了你,犯下神弒凡人的罪刑,化為魔的同時,吞下你的魂魄,這樣你就可以生生世世與我在一起,直到永遠。

    你想知道我當時說了什麼嗎?

    「我愛你,愛到想吃了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好感人的守候
這要多深的愛才能不斷等待重複轉世的戀人,等到自己發狂……
好哀傷啊!
2017-04-03 23:0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你把我的作品看完
抱歉回覆得有點晚
2017-04-05 22:1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