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BL神轉折:公車

    公車一如往常的準時,從不誤點。

    「方育澤,你趕著去投胎啊,跑那麼快是要死喔!」女孩清脆的聲音在走廊迴蕩著。

    「抱歉,我要趕公車。」背著黑色畫板的男孩大聲回話,卻沒有轉向對方,一股腦兒的往前衝。

    「你明明也可以搭捷運…」話還沒說完,男孩的身影已經從走廊消失了。

    方育澤氣喘噓噓的趕到了站牌,而公車也準時的到達了,他走上車,瞧了瞧右排倒數第二個靠窗的位子。

    今天,依然是坐在那裡呢。他往後走,坐在右排倒數第二個靠走道位子。坐在旁邊的那個男孩正在閉目養神,在方育澤擠進座位並將扁平的畫板卡在自己與前面座位之間時,似乎是驚動了他,他張開雙眼慢悠悠地凝視著隔陛的人。

    方育澤看著旁邊穿著知名升學高中制服的男孩正望著他,他才察覺到自己的板子擠到了身旁的人了。

    「抱歉,我…」方育澤正伸手去抓袋子,不料卻有另一支白皙的手比他更快伸過去。

    旁邊的男還將板子放在方育澤和自己的腿上,臉上依然面無表情。

    「謝謝」旁邊的人沒有答腔,但卻眨了眨他那柔波般的雙眼。

      這是第一次跟他說到話呢。

      腿上的板子彷彿穿送了對方的體溫似的,他感覺到耳根和臉頰一陣灼熱。

    那天,方育澤覺得自己戀愛了。升上了夢寐以求的高職和科系,他懷著興奮忐忑的心情,搭上了公車。

    所謂的一見鍾情,只發生在漫畫小說裡,根本不可能發生在現實上,那根本只是荷爾蒙做出的假象。原本,是不相信的,直到搭上了那班公車。

    他是第二站的乘客,所以公車上人並不多,要把前排和靠車門的博愛座讓給需要的人,於是他便往後走。右邊倒數第二個靠窗的位子,坐了一位男孩。

    男孩抬起頭,黑色的眼珠和他四目相交,他感受到自己在心跳加速。他坐在男孩的旁邊,傾身往那人的方向調空調,黑色的髮絲搔到了他的下頷,鼻間吸入了那個人的味道:淡淡的薄荷香。

    一見鍾情,發生在現實上了。

    他瞥了一眼男孩制服上的名字,深藍色的電繡字繡著兩個字——陳榆。

    從那時開始,不管學校多早放學,社團練習到多晚,方育澤總是會去趕6:30的那班公車。即使不是每次都能坐在陳榆旁邊,他也會盡量找個能偷看到他的位置。只可惜,他總是比陳榆晚一站上車,又比他早一站下車。每次的塞車,他都會看見陳榆微微的皺起眉頭,當其它乘客在抱怨塞車時,他卻莫名的雀躍。

    他總是希望公車能開得慢點。

    他曾去臉書搜尋過陳榆,但卻找不到他。於是,他依然只能秘密的暗戀著他。

      這一次,方育澤又如願的坐在陳榆的旁邊,只是昨天熬夜趕圖的他這次並沒有把握時間偷瞧陳榆,他感到眼皮一陣沉重,便沉沉睡去。

    「同學,你的站到了。」一陣冷淡的磁性嗓音在方育澤耳邊響起,他馬上抬起頭,發現自己頭靠在對方的肩上睡著了。

    他驚嚇的抬起頭,發現自己坐過站了。他又看了看身旁的人,依舊面無表情。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他低下頭道歉,不敢看對方的表情。

    公車到了終點站,乘客魚貫的下車,包括方育澤在內。下了車,他看了下站牌旁的時刻表,下一班車竟然要25分鐘!他估算了下走回家的距離,他打算直接用走的回家。

    他轉身準備開始動身,不料陳榆卻站在他的身後。

    「我騎機車載你吧,下班車還要很久。」陳榆對著眼前已經呆掉的人,慢悠悠的說著。

    方育澤還沒回過神來,就被那個人拉著袖子往前走了。明明只有五分鐘的路程,卻讓他覺得好漫長好漫長…。

    陳榆在一懂老舊的公寓停下,他叫方育澤在樓下等。過了一會兒,方育澤看見一位上半身穿著黑色素T,下半身卻穿著黑色制服褲配皮鞋的人,頭上還戴著安全帽。

    那人拋了一頂安全帽,指著自己的後座。他接下安全帽,跨上後座,還來不急抓穩,陳榆就催油門騎出去了。突然地爆衝,方育澤情急下抱住了陳榆。

    「抓不住就抱我沒關係。」衝著這句話,方育澤輕輕地將自己的臉埋在前方的人的頸窩,他聞到了淡淡的薄荷油味。

    過了幾個路口,前方的人問了他地址,他用顫抖的聲音回答他。

    方育澤不敢相信自己會有那麼好運,他覺得自己這輩子的運氣可能會在這時候就會用光了。

    到了家門口,一如往常的顯眼,隔壁的房子燈火通明,只有自己家黑漆漆的。

    「你會餓嗎,要不要進來吃點東西?」方育澤沒想到自己竟脫口而出,隨後又紅著臉補上:「不方便的話也沒關係,總之謝謝你了!」

    「好。」原本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對方的回答卻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你自己住嗎?」陳榆坐在餐桌邊,手撐著下巴問道。

    「我家是單親,我爸是上夜班的,早上才回來。」方育澤在廚房回話,伴隨著炒東西的滋滋聲響。

    接著,他在陳榆面前放下一盤醬油炒飯。

    「你不吃嗎?」陳榆用湯匙挖了一口放進嘴裡。

    方育澤搖搖頭,他看著對面那個人的嘴唇,油油亮亮的,形狀飽滿,他吞了吞口水。

    「你有駕照嗎,你不是還是高中生?」方育澤打破了沉默,將視線從那美麗的唇移開。

    「我高三,已經滿十八了。我上個月才剛拿到駕照。」

    方育澤看著眼前的人,他也不知道自己拿裡來的狗膽子,他俯身向前,吻了對面那個人的唇。

    原以為自己一定會被推開,不然就是遭一頓打罵,他發現眼前的人正環著他的脖子,舌尖配合的律動了起來。陳榆依舊是他那副撲克臉,但耳後卻染上了不正常的緋紅。方育澤將手纏在陳榆的腰部上,緊緊的繞著,不想放開,陳榆則輕輕地在他額上一吻。

    「我不明白為什麼我會對你這麼做。」陳榆垂下眼,長長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眼睛。

    「你知道我喜歡你很久了嗎?我對你一見鐘情。」方育澤更用力的抱住他,又說道:「我會讓你慢慢喜歡上我,我不會有機會讓你說你吻我是因為荷爾蒙作祟。」

    對方沒有答腔,於是他又順勢追擊。

    「今晚,住下來吧。」

    那一晚,兩人擠在略小的床上,沒有激情也沒有甜蜜。他們躺在彼此身邊,訴說著彼此的夢想,聊著自己的事,方育澤則坦承自己是如何在暗戀著他的。就像在朋友家過夜一樣。

    早晨來臨,幾乎徹夜未眠的兩人都掛著濃濃的黑眼圈,他相視彼此的凌亂不堪,互相笑了。

    「等一下我會在右排靠窗的位置等你。」陳榆輕啄方育澤唇。

    陳榆騎著機車回去準備上學,方育澤也得在公車來之前打理好。

    方育澤搭上了早上6:30分的公車,他往後看,那個人對他招招手。

    「你幹麼不騎機車上學啊?搭公車很久欸。」

    「因為那是我哥的車,我只是借來騎。而且,這樣才能來找你。」

    方育澤和陳榆十指緊扣著,直到他要下車。快到站時,陳榆小聲的對他說:

    「放學,我在這等你。」

    好不容易熬過了上學時間,方育澤準時6:30在站牌前等。

    只是,從來不誤點的公車,這次竟然遲了半小時。在這期間,他不段的聽到救護車駛過的聲音。

    歐伊歐伊…

    方育澤有著不好的預感,他拿起手機來看網路新聞。他看到了最上面的即時新聞。

    ✕✕路口○○號公車因司機疲勞駕駛而導致翻車,並引發連環車禍……,司機及車上的兩名乘客則因撞擊過猛而死亡。

    不會是他吧,拜託別是他。方育澤祈禱著。他不斷的打電話給陳榆,在打了第十一通之後,電話依然沒被接起。

    您播的號碼忙碌中,如不留言請掛斷…。電話裡的女聲加深了他的憂慮。他攔了計程車,火速趕往新聞寫的指定醫院。

    方育澤急忙跑向急診,他看到了許多重傷患頭破血流的身影,他搜尋著陳榆的身影。

    「請問,那個車禍的傷患都在這裡了嗎?」他隨意拉了個護理人員詢問。

    「那邊是等一下要送太平間的…」話還沒說完,方育澤便衝了過去,拋下話還沒說完的護理人員。

    那些蓋上白布的遺體,他一個一個檢視著,每看過一具,他就心安一點,直到最後一具,他先看了死者隨身物品,看到了那所升學名校的書包。

    希望不是陳榆,他默默祈禱著,他頭一抬看見了一張面目全非的人臉。

    只是,即使陳榆的臉變成這樣了他還是認得出來,當他看陳榆右手上淡淡的白色疤痕,昨晚玩鬧的在他的左手上留下的咬痕清晰可見。

    他崩潰的大哭。明明才剛萌芽的愛苗,就這樣枯死了。

   

    「阿澤,你不是要趕6:30的公車嗎?」

    「不,我現在都改搭捷運了。」

   

    你為什麼要丟下我,我們明明才剛開始啊。

    方育澤在站牌駐足,公車來了,他沒有上車,因為他知道,那個總是坐再右排倒數第二個靠窗位子的人不再是那個人了。

    也許哪一天我會願意在搭上這班車,他心想。他想起那人的種種,期望時間會慢慢推動他繼續往前走。

p.s   有修改過缺漏及錯字   如果有不通順或錯字   請告訴我喔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