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個小丑那麼努力擠出笑容的背後到底是為了甚麼

「你會陪我過生日嗎?」

「走啊,地點決定了沒?」

「還沒,你想去那?」

「只有我跟你嗎?」看到這短信我沈默了片刻,我盯著手機屏幕發呆,我要怎麼回他?

「暫時是的」就那片刻在我腦海裏上演了一幕電影,關於我和他的故事,

但我回過神來發現我發出去的只有這幾個字。

「下?只有我跟你?再找多幾個人啊」我有點失望,但是真的,

只有我跟他好像也太唐突了,

另外我找了周日文,他正好也在放長假,我說過了,我沒甚麼同性朋友,

其實是我沒有甚麼朋友。

「還有周日文」

「找多一個人吧,夠四個人就出發」

「沒有了,找不到人了,如果只有三個人你還要去嗎?」

「那三個?」去到這其實我已很失望了,他應該是又忘了他跟我打勾勾的事,

他,總是這樣。

「就周日文,你還有我」

「為什麼不找多一個?如果真的打算去,試一下找雷準啊,他好像也有假」

「我已經問了,他沒空,他拿了之後的假,之後的我答應了陪他去旅行」

「你已問了很多人了嗎?每個人現在都沒甚麼多餘錢,弄得好像是迫著要去似的,

要是這樣,不如不要去,不然就不好玩了,就去樓下公園旅行算了吧」

我不知道這有幾分真假,我又再沈默,我不懂得再如何回他的短信,

我生日啊,就不可以尊重一下我嗎?他的話讓我很難受。

「我也不想變成這樣的」這句說話濃縮了我所有感覺,其實我是想告訴他,我沒有迫你啊,

是你答應了我的,但是我又要怎樣開口呢?

「你那幾天生日好像一定出去旅行到底是為了甚麼呢?」我讀著短信,

每一個字都像一把鋒利無比的刀在我心上一刀又一刀無情的划著,他就是持刀的那個凶手,

輕易的攻擊著毫無防備的我,完全不給我喘息的機會。

「不是說一定要去的,只是拿了大假反正留著也沒用途,就差你了,周日文已經發了護照給我了」

我只能像一個卑微的小丑,努力的賣笑,

但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個小丑那麼努力擠出笑容的背後到底是為了甚麼。

「那我想問到底現在是幾多個人去?就你我還有日文嗎?你之前不是說過跟他不是太熟嗎?嘩,想不到啊,你為了去一個旅行胡亂的抓人陪你」

這是嘲笑嗎?我已遍體鱗傷,所有的期盼都終將歸零。

「我沒有啊,我只是希望有人陪我過這一個生日,這樣的要求很過分嗎?我⋯⋯」

輸入到這我把所有都刪除了,我的痛沒人會懂,也沒人會想懂,就這樣吧,

我的感受不需要任何人明白,就讓我獨自沈入悲傷的旋渦中,繼續往下沈,

誰也別想救我,因為也沒有人會向我伸出手,

每個人都只是用鄙視的目光高高在上的看著我過個笑話。

「你在上班嗎?」田仲心又發了一個短信過來,就像所有都沒有發生過,沒錯,

這都是在我的心中上演,他甚麼都不知道。

「你在那?我過來找你,我就在你家附近」他是因為我沒有回應所以他發現了我的失望了嗎?

「如何?你不回我我就離開了」接二連三的短信,我都只是默默的盯著手機屏幕,

感受著震動一次又一次由我手心傳入我的心中。

「我在上班,你對簽證熟悉嗎?」我只能若無其事,不然你教我,我該怎麼做?

在這個名為社會的世界上,每個人都有他應該要扮演好的角色,不管你如何掙扎著改變,

都敵不過來自外界的壓力,現在我只能努力完成我小丑的角色。

「不懂啊,白痴一個」他永遠都是這樣,難道他真的一點也感覺不到我的感受?

永遠若無其事般,我沒有責怪任何人的思緒,當難過高於所有感覺終將逝去。

「給我你的護照吧」既然這樣,那麼我也只能跟他一樣若無其事,還是那一句,不然你教我怎麼辦?

「發生甚麼事了?護照嗎?我應該要明天才能給到你啊,我還沒找,真的決定的三個人去?」

「陪我過生日」無論他說甚麼我都不在乎了,就算他們不去也沒關係,其實我早已打算獨自旅行,

但是田仲心是你答應我的。

「就是因為陪你過生日才會覺得悶」田仲心你一句比一句狠,但不到五分鐘他發來了他的護照。

「其實你是不是不想去?如果是真的沒問題的,等晚一點跟雷準一起去吧」

「你真的說出重點來了,不如跟日文說改期?只三個人真的好像會很悶啊,去我就去定了但只是覺得人太小了會悶,你生日去完下個月又去,現在是很多閒錢嗎?」

「就算是只有二個人我都不覺得悶,你是不是想下個月才去?」我追問著,

因為他的答案對我來說很重要。

「我沒所謂,你拿主意吧」

「不是說陪我過生日會悶嗎?」

「你知道的,你話太多了像個老人家似的,怎麼你這次不找魯立生陪你去?」

「怎麼又關他的事?」

「你跟他不是好朋友嗎?你找我卻不叫他?這麼粗重的活就只知道找我」

我跟魯立生已經很久沒見了,他們說他喜歡我,但我不知道,

他們也一直在說魯立生追我很久了,但是我從未聽過魯立生認真的跟我說過一句喜歡我,

算是我反應遲鈍嗎?我就只當他是我的好朋友,他所說的我都只覺得都是戲言。

「好,我問他」我這樣回他是故意氣他的,我沒有問魯立生,也沒有打算問,

他沒有再回我信息直到晚上。

「你要買旅遊保險嗎?你不回我就幫你拿主意了,我只幫你買單程機票,只去不回」

「那我不去了,我沒錢啊,窮得很,你不幫我買回程那我不去了,可以省錢」

「你人真麻煩」我笑了,他總是這樣,總會有方法令我微笑。

-關於他時日記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1)


棒棒

抓姦
2016-10-21 15:09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