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確分類宣導
HOT 閃亮星─米琳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篇集-你相信許願嗎?

      「吶吶,你相信流星或是生日願望之類的事嗎?」看著她一頭烏黑的長髮飄逸在風中,髮尾融入夜裡,就像她跟這黑夜是連在一起的,左臂綁著辨識用的紅色布條。

      柔和的藍色瞳孔映著月光,剔透的像水晶一樣令人著迷,嘴角掛著笑容,腰上配戴得短刀反射著刺眼的光將我拉回現實,如果不是她左手還拿著狙擊槍,我想這應該是很賞心悅目的畫面。

      「基本上不信」我答道,靠在樹幹上我將目光轉向遠方的風景,微微的火光在樹林中閃爍著,沉下表情,看來今天又會是一個短兵相接的日子。

      旁邊傳來她如銀鈴般的笑聲,走到另一邊那棵樹坐下,看了我一眼她便整備起槍來。

      「我在孤兒院的第一個生日願望是希望爸爸來接我,但是戰爭爆發後我就再也沒看過他了」她聳了個肩裝坐有點無奈的看我一眼「第二次願望是希望知道媽媽在那,誰知道一個禮拜後整座城市被移平了,大家也全部分散了」她將狙擊槍架好,趴成臥射姿勢。

      「第三次我希望弟弟能安全的活著,結果後來在軍隊名單中找到他」她低下頭嘆了口氣「之後我就在也不許願了,因為我的願望只會被命運知道,祂該走向那邊才會不順我的意,或許你的做法才是對的」自顧自的講完這一切,她開始瞄準遠方的目標,越來越近的槍聲將我逐漸遠離的意識拉回來。

      「懷抱著希望是對的」我轉過頭看著正將頭髮紮成馬尾的她,睜大眼著看我「以前的你是對的」。

      聽到耳機裡響起警報聲響,我切斷左手邊的繩索起動剛剛來時做的簡易陷阱,照沒有其他動靜來看可能只是動物。

      「上禮拜收到愛德爾上校的秘密訊息,他們已經成攻救了受困的人民,現正徹回後方部隊,接替資訊部門的負責人了」不等她的應答,但我想現在她也做不出什麼應答了「這邊收到通知愛德爾夫人也已經在主城-亞里斯,等他了」

      「耶……真、真的嗎?真的是太好了,他們都活著真是太好了」隱約聽得出她帶著微微的哭聲,不就是這樣嗎,但這反應真得出乎我的意料,是因為過於理性嗎?「真得太好了」莞爾一笑,儘管是個狙擊手、軍人、前輩,她也是個只有二十的少女。

      「想放棄軍人職涯了嗎?」我順手斬斷第二個陷阱的繩索,心中的大石頭跟著一起落下,但一切都還沒結束,我又再次繃緊神經。

      「哈哈哈,當然想囉」但與此相反她擦掉眼淚再次成臥射姿勢「但還不是時候」這時她嘴角的笑容有點溫柔,但對我來說卻慘酷不已。

      「我還沒找到我的弟弟,我加入軍隊就是為了找到他,為了他我努力成為狙擊手」她伸吸口氣,將眼睛對上狙擊鏡,開始尋找今晚的第一個目標,我也慢慢將手伸向左腰間的槍。

      「姐姐跟我一起回去吧……」她再次離開狙擊鏡看向我,一張臉上寫滿了驚訝,預料之內的事情「我就是夏爾法‧愛德爾,跟我回去吧姐姐,爸爸和媽媽都在等妳」。

      「我就說嘛……世界上那有這麼好的事情」她抱起狙擊槍就往前跳下去,雖然是個斷層,但也不是會致命的那種,她利用原本收藏狙擊槍的箱子做為阻擋一路滑下,隱約聽到汽車引擎發動的聲音。

      任務失敗,她跑了,我需要支援,A12區。

      我將原本對準她的槍口收起,看向遠方森林遊樂區的營火,伸吸一口氣讓略為冰涼的空氣流入肺裡,渴望能藉此冷靜些,轉伸下山走到停在不遠處的黑色轎車。

      「又失敗了對吧,夏爾法我知道這樣說很過分,但你有想過這對她來說並不好受嗎」駕駛座上的人熄掉菸,夏爾法沒有回應只是捲下車窗想讓菸味快點散去「戰爭結束五年了,但她的記憶卻回到十年前的戰爭時期,每天活在那樣的世界了,不只危害自己,其他人也……」

      「夠了!那不是她的錯!她的腦部被子彈打到耶!你去被打看看阿!說不定你連我是上司都不記得!」深吸一口氣,他知道他衝過頭了「抱歉,夏克斯,我……」

      「沒關係,我不介意,你這樣我反而開心點,不然我怕哪天你會瘋掉,上司大人」男子拿下墨鏡輕聲得笑著,看到夏爾法回以一個笑容儘管是那麼無力,但說實話那是他目前僅剩的精力了。

      男子將墨鏡丟往一旁,採下油門讓Audi   R8在路上奔馳著,路上除了風聲什麼也沒有,看向遠方森林中的營火、另一邊是筆直的公路,心中有什麼正在拉扯就如同他第一次聽到姐姐的狀況時。

      拿起剛剛夏克斯丟在一旁的墨鏡,在無盡的高速公路里除了風聲什麼也感覺不到。

 

 

 

      「我阿,最不相信生日願望了,因為命運聽了我的願望後,只會走向不順我意的那個方向」看著她額頭上另人怵目驚心的傷口,我講不出任何話「但是現在我相信了,儘管我可能沒再也沒機會說」

      我的願望都成真了,真的是太好了,能活著真的是太好了。

      這是姐姐在被推進急診室前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但是她逃院了,在我準備帶著爸爸和媽媽去探望她的前一天。

      在我收到軍隊的電話後,我在叢林和她相遇了。

      我和她不斷的相遇、分離,在我終於搞懂她發生什麼事之後,我開始再出門前會產生遲疑。

      今天我又收到通知了,出門前我將左腰間的槍拿起、拆開,將本來該全數清空的子彈留下一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