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創作班 開課囉
HOT 報名華文創作大賞閃亮星─雨菓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篇集-存在的和曾經存在的

聯想題目:糖、香料、美好的事物

 

      我喜歡糖果,看得到它在日光下如同彈珠閃耀著,摸得到它堅硬的軀體,聞得到它蜜糖黏膩的香味,在嘴裡與牙齒碰撞的喀啦喀拉聲,味蕾確切感受的酸甜滋味,直到完全溶解後口腔仍能感受到它甜膩的餘韻。

        至少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實,但最後卻什麼也找不回來,而嘴裡殘存的氣味也會隨著時間淡去,然後消失得一點也不剩。

      如此,我該怎麼做?

      「艾呀、吶吶、艾呀!」一名深藍色頭髮的少女說著,但坐在樹下的少年並沒有給予任何回應。

      儘管沒有下雨仍撐著一把靛色雨傘,水靈般天藍色瞳孔,微上揚的嘴角帶著鄰家女孩氣質。

      見眼前的人毫無反應,少女微微蹙起眉頭,原本上揚的嘴角慢慢消失。

      「說話呀!我叫你耶!」恨不得收起長傘就往他身上刺去。

      「原來是再叫我嗎?」面對少女的怒氣仍氣定神閒緩緩動作,雖然轉頭面相她卻仍不打算睜開眼睛。

      「哼!不然我是在跟誰說話!」走進樹蔭底下收起傘,突然一陣強風呼嘯而過,好險先把傘收起來了,少女心想。

      「我想我的名子叫做艾亞」伸手整理被吹亂的頭髮,少年答道。

      「我不在意,反正那是遲早會忘記的事情」擺弄著裙上的蝴蝶結,對於自己的發言不慎在意「不管你去或留、短暫或長久」。

      「我想也是,但如果能留下一些提示或許會有用處」終於睜開雙眼面對少女,異色的雙瞳直視著,好似在渴求著認同「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哼哼,我想是沒用的,這就是像在大湖裡面加上一匙鹽或丟石頭一樣,無關緊要」小心翼翼避開陽光往樹幹前進,就像是在玩遊戲般全神貫注。

      「至少有水波」少年往旁邊挪動,空出一個完全被陰影覆蓋的空間。

      「那水波靜止後呢?不就一樣什麼都沒有囉~」穿梭在陰影中如同跳著舞蹈般,搖曳的裙襬、長髮,舉手投足都散發著一種優雅的氣質,如果個性也能這樣就好了,少年心想。

      「在某一個時刻你會想起來的」又是一陣風,兩人皆轉向風源,越過面前那座湖和後面的山頭,他們知道有什麼東西正在靠近,不管那是什麼,總有一天會越過那座山頭來到這。

      在風靜止後空氣中多了淡淡的硫磺味,少女握緊手上的長傘,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就像聲音在剛剛也被吹走了般。

      「你最喜歡什麼阿?從沒聽你提起過」終於受不了這樣安靜的氣氛,少女提問。

      「你」倏然停下腳步,帶著滿臉愕然看向不知何時早已站起身來斜靠在樹幹的少年,又是一陣強風,少女仍直盯著他,彷彿只要眨一下眼,剛剛那些就會隨著這陣風一起消逝。

      「開玩笑?這、這並不好笑!」終於意會過來的她拿起傘來瞄準對方的眼睛,傘末的利尖鋼鐵在陽光下閃著冷冽的光。

      看著她眼睛裡的慌張和喜悅,緋紅了雙頰卻講著完全相反的話。說實話,少年其實不討厭,反倒勾起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毫不畏懼地直盯著她的雙眼。

      「絕不騙你,我會將你刻在這裡」用食指抵著自己心臟處,不疾不徐的講完整句話,眼神專注直視著,好似要將眼前的她烙印在視網膜般,緩緩伸出左手。

      「願意跟我走嗎?」覺得視線開始模糊的少女,『啪』的撐開了長傘擋住少年的視線,沉默的低下了頭,咬著下唇說不出話,在經過幾次深呼吸之後,將傘滑到肩上才抬起頭面向前方。

      面對著空無一人的樹蔭,仍緊咬著下唇、皺著眉頭,望著本該是少年站著的地方,樹上只刻著『艾亞』,阿阿,果然一切都是這麼的脆弱,生命或是……。

      美好的事物就像糖果一樣,黏膩香甜的糖果一樣,確切存在的糖果一樣,融化後仍有餘韻的糖果一樣,最後什麼都沒剩下的糖果一樣。

      戰爭結束的第六年,人類終於發現,這世界已經沒有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各國帶著剩下的國民準備移居外太空,其中也有人選擇留在地球上,留下來的人裡,有的人因為戰爭輻射的影響,變得不老不死卻不能被陽光照射,便轉往地下發展;有的人寧願縮減壽命也想在陽光下生存,便留在自己的家鄉,盼望著某一天能夠像一前一樣生活。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自己的信念,自己的期望,做出決定的人就必須接受這結果,就算是殘酷、感傷、憤怒、荒蕪,在每一個選擇裡向其他人相遇、分離也是選擇的一部份,而這世界的分歧仍不斷的增加中。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