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攻受拉霸機:亂息(R18)

【亂息】

抽到的題目:帝王攻x大叔受x深夜的辦公室

-

「阿息你還不走啊?」

「噢,BOSS讓我把這個文案搞定,我快好了。」息禹他對著那人露出一抹淺笑表示不用擔心。

「那我先走啦,小心BOSS他最近很暴躁,你可不要被盯上。」

「不會啦,掰掰。」不會才怪……目送走同事後,息禹心有餘悸的瞄了總經理辦公室一眼,隨即把目光移回自己的電腦螢幕上。

他現在只想趕快把這該死的文案搞定,然後離開這是非之地。

時間轉眼已過十二,息禹打了個哈欠,儲存檔案之後他匆忙的收拾自己的東西,只想著快點離開。

眼看著就要走進電梯了,但身後冷不防響起的一道聲音直接把息禹打入地獄,他戰戰兢兢的轉過頭,那個人就站在那裡。

「誰准你走了?」

「你說文案搞定就可以下班的。」息禹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居然理直氣壯地回嘴了。

葉亂的目光陡然變得深沉,深邃的眼眸直盯著息禹,盯的他不自覺後退了一步,「學會頂嘴了?」勾起一抹妖異的笑容,「這樣可不行,你應該知道我討厭別人頂嘴,尤其是你。」

息禹被那笑容給迷的愣了一瞬,他自認自己樣貌不算出眾,年齡也都快四十了,實在不懂眼前這俊逸的年輕總經理為什麼會對自己有興趣。

他對老牛吃嫩草沒興趣,尤其自己還是被吃的那個。

葉亂看著息禹傻愣的樣子,不由得低低笑了一聲,那個傻男人,不會還在想自己為甚麼會搞上他嗎?

如果不喜歡你,我連叫你脫褲子都懶。

「過來。」葉亂逕自轉身走進自己的私人辦公室。面對這樣的指令,息禹不想進去也得進去,就算他知道進去後會發生些什麼。

儘管他對葉亂有絲害怕,但卻對他生不出厭惡之感,否則他大可以直接轉身離開,而不是乖乖地跟著葉亂走進去。

「好了,脫吧。」

息禹又是一秒的愣神,這麼直接?「現在已經一點了。」他希望能提醒一下自家總經理,現在很晚了,該回家睡覺了。

「那又怎樣,凌晨三點都做過,才一點而已矯情什麼。」葉亂低聲笑道,直接一把將息禹推到門板上,「你再不脫的話,真不知道我會用什麼激進的方法幫你脫,然後你可能就沒有褲子穿回家了。」他似調戲般的撫弄著息禹垂在耳邊的頭髮,那樣的柔順,還有讓他心醉的氣味,葉亂忍不住湊近他耳邊輕輕聞了一口,又壞心的伸出舌頭在息禹的耳廓舔弄了一下。

「葉亂……你別這樣!」息禹自認自制力極好,但這傢伙這樣調戲他真的會忍不住地淪陷。

「那就脫。」

「好,我脫。」咬牙,認了,反正早晚都要脫的。想到上次他抵死不脫之後葉亂拿出的那把剪刀他還是心有餘悸,直接連內褲都剪了,還好那時夜深人靜光著屁股回家也沒目擊證人,不過想想就是一陣後怕。

紅著臉把褲子內褲脫得一乾二淨後,息禹幾乎不敢直視葉亂那近在咫尺的迷人雙眼,一股羞恥感油然而生。媽的自己一個大男人啊,乖乖脫褲子成何體統!

「息禹……」

聽到呼喚,下意識的抬頭看向葉亂,下一秒,迫不及防的便被堵住了雙唇……「唔……!」息禹的手不自覺地搭上葉亂的肩,似是感受到懷中男人的迎合,葉亂伸手撫上息禹的胸膛,隔著那層衣料偷嚐禁果。

「葉亂……嗯……」情不自禁的低喊出聲,兩人直接倒在一旁的沙發上,落地窗外是燈火通明的世界,卻彷彿和兩人無關,喘息聲纏繞在這個空間,染上一層迷濛的曖昧。

漸漸地兩人都起了反應,葉亂粗魯的拉開息禹身上那件礙眼的襯衫,扣子都飛了出去,古銅色的肌膚保養極好,那雙唇順著脖子的線條往下游移,在那片胸膛上留下陣陣紅點,勾唇一笑,葉亂看了一眼息禹那意亂神迷的表情,嘴唇微微張開,直接對著胸膛上其中一顆紅果咬了下去。

「嗯啊!葉亂、不要……啊……」那雙迷濛的眼清醒了幾分,這時息禹才意識到葉亂在幹什麼,「住口……啊啊、好痛……!」他伸手想把葉亂推開,沒想到卻惹得他更加的肆虐,葉亂白皙的手掌覆上息禹的分身搔癢似的輕輕擼動,這對於目前已經慾火焚身的息禹來說根本杯水車薪,「葉亂……」他哀求地看向那在他身上肆意妄為的男人。

只見他輕輕抬起頭笑望著息禹,抓著他的手摸向自己的檔部,就算隔著兩層布料,息禹也感覺的到自己正在摸的是一個巨大的凶器。

「你看,我都這麼硬了,你也幫幫我吧。」

「唔……」息禹也懶得思考了,就這麼鬼使神差的開始幫葉亂解皮帶脫褲子。

「真乖。」他獎勵似的吻了一下他的唇。

費了好大力氣終於把葉亂的褲子給拉了下來,那巨大的凶器就這樣呈現在息禹眼前。

見息禹又愣住了,葉亂忍不住提醒他道,「我射出來你才能射!」

聽到這,息禹有些不安地看了葉亂一眼,才戰戰兢兢的把手伸向那猙獰的巨物。

見他乖巧地替自己服務,葉亂心底生出了一種欲望,想要將眼前這男人壓在身下,想要他心甘情願地臣服於自己。

似是為了給息禹更多鼓勵,葉亂忍不住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他心中暗嘆這傢伙的技巧越來越好,沒有第一次他欺負他時那種大男人的羞澀了。

而葉亂手中也沒閒著,瘋狂索吻,溫暖的手掌在男人身上游移探索,而另一只手則是熟練地幫他套弄著,那樣奇妙的快感讓息禹都不住地想要扭動身子,然而卻被死死的壓制著。

「怎麼,自己爽完就扭著想要離開?」

「不是……唔……輕點!」息禹雙眼迷濛的盯著眼前年輕男子的雙眸,妖異而深邃,彷彿要把他的一切都看透。

「乖,遲早讓你哭著求操!」說著,他加快了手中的動作,同時力道也大了幾分,那厚繭摩擦在息禹敏感之物上,惹得他粗喘連連,握著葉亂男根的手也加快了幾分。

「啊、啊啊……哈啊……」

「嗯,就是這樣……很好。」

「唔啊!我、要射了……」

兩個男人的粗喘聲瀰漫在辦公室裡,彷彿忘我,彼此的氣息都要交融,在那溫柔中帶著的激烈都要被融化,熱情如火,似又要細水長流。

一陣顫慄之後,兩道白濁同時射出,沾染了男人昂貴的西裝、也玷汙了男人古銅色的胸膛。

「呼……」深深吐了一口氣,葉亂滿足地看了一眼身下的男人,深邃的黑眸滿是笑意,隨即他起身走向辦公室裡那間私人的小浴室,拿了一條毛巾後再回到息禹身邊,溫柔細心地替他擦拭身上的污漬。

息禹依舊迷離的眼眸淡淡看了葉亂一眼,不自覺的露出一抹微笑,那樣淡然的一笑卻彷彿包含了千言萬語。

見那樣的笑容,葉亂如何能不明白,此刻,他身上沒有霸道的氣息,沒有冷漠的表情,唯有面對這個男人,他是那樣的溫暖,只有面對這個男人,他彷彿才擁有了人的情感。

「我可以吻你嗎?」葉亂把毛巾丟到一邊,臉湊向了息禹,還戲弄似的用鼻子蹭了蹭他。

「我能說不可以嗎?」息禹似笑非笑的問了一聲,只見葉亂強勢的扣住他的後腦勺,讓他的眼裡只能有他。

「不行。」葉亂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狠狠的吻了下去。

這一吻,便是永恆。

此刻在兩人面前,再多的言語似乎都顯得蒼白無力,他們的氣息相互交融,遠離了城市喧囂,遠離了浮世紅塵,他們的世界此刻只容得下對方。

君願伴我,此生足矣。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讚喔^ω^我喜歡
2016-07-27 19: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是好的我才留言啊

不過是短篇
要是長篇的話覺得這樣的堅若磐石的誓言
有點快 →個人感覺
 
2016-06-06 22:2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是有點快啦//////
只是他們ㄏ互相都沒有說出承諾之類的話啊><
基本上後面ㄏ很煽情(?)都是我自己亂寫的哈哈
不過還是很謝謝你的喜歡!
2016-06-07 00:30回覆

恩 氣氛很火熱
結局很堅定
2016-06-06 20: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所以是好還是不好XDDDDDD

感謝你的留言<<<<
其實打到後面我不知道要打什麼而且時間快截止ㄌw
2016-06-06 21:1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