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觴。

觴。

就是一個腦洞,以下正文。

文筆還是有點渣請見諒啊。

啊……原來我也會害怕死亡。

但是這和糟糕透頂的生活相比,死亡又算甚麼呢?

我沒那個雅量,看著你和別人再一起,還能笑著祝福你們。我沒那個能耐,能一直對你笑著,卻只能看著你不敢告白。我沒那個精神,能一直把悲傷埋藏於心底不讓你發現。

我是同性戀,這件事被班上男生知道後,我受到了各種歧視。

但是謝謝你,還願意陪在我身邊,把我當朋友、保護我。你說你不喜歡同性戀,但你還是這麼做了,我真的很開心。或許只是因為我們之間有著一層七年的友情。

但那是你還不知道身為同性戀的我喜歡的是你。

直到我所受到的霸凌波及到你。

我很難過。頓時我發覺我的存在會給你帶來困擾,可是我不想離開你身邊。不過真的很高興。或許我沒有親情,或許我沒有愛情,或許我就只有你一個朋友,但僅僅只是你願意保護我這點,我就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但是當你為我受了傷的那一刻起,我驚覺我不該繼續被你保護。

於是我答應你了,不會再打擾你。

或許這次是我這輩子最守信用的一次。

如果我不是同性戀就好了,如果我不是男生就就好了。

這樣你就會選擇我了嗎?

當你對我說「請不要再靠近我」的時候,好難受,原來心可以這麼痛。

彷彿,要被撕裂一般。

我不希望被你更加討厭,離你遠遠的,偷偷看著你偷偷想著你。

期望著哪天你能重新接受我。就算只能做朋友也好,我也不想失去你。

即使是最卑微的姿態也好,也依然想待在你身邊。

我會努力生活下去,只為了多看你幾眼。

只要想到你那曾經對我露出的微笑,我就會好過許多。

覺得自己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糟糕的自己,還是走上了逃避。

籠罩的黑暗如此巨大,失去的心痛我比誰都不能承受。

悵然若失的、一無所有的、隻身一人的我,面對父母欠下的債務,面對曾經稱之為夥伴的同學們的鄙視,面對你給予我的冷眼旁觀,頓時覺得活著沒了任何意義,我不可能會成為你的選擇,你只會更加厭惡,我只能更加悲傷。

儘管會被你討厭,我還是很喜歡你啊。

我害怕死亡,卻又不想活下去。

緊閉雙眼,滿腦子浮現的都是你的臉。想著你的笑容、我們之間的回憶。死亡……也不是那麼可怕嘛!

少天雙腳佇立於橋的扶手之上,往前再跨一步,就是天人永隔。

他緊握著手上用防水袋裝著的手機,強忍著悲傷,似乎耳邊又傳來了那熟悉的嗓音,似乎正呼喊著自己的名。

不是幻覺……!

真的是他,葉修他真的來找我了嗎?

不可能,是我聽錯了吧。剛才找過他了……他可是連最後一個笑容都不願對我露出的人呢。

「少天!」葉修出現在他視線所能及的範圍。聽著他喊著自已的名字……原來我並沒有被討厭的這麼徹底。

聞聲,少天撇過頭,映入他眼底的事他朝思暮想,最愛的那身影。

「葉修……」驚喜,急著轉身,腳卻打滑絆了一下。

原本橋的扶手就是有些許的濕滑,一心尋死的少天沒注意到這點,就這麼站在上面,直到他因過於激動而轉身,濕滑的扶手才發揮了它的作用。

瘦弱的身子如同凋零的落葉,少天整個人向橋外的方向摔去。

聽見了聲音,葉修趕著過去找他,沒想到卻在兩人近在咫尺之時,原本注定緊握的手卻像鳥兒般飛離他的身邊。

如同殘風中孤立的燭光,彷彿雪夜中紛飛的碎花。

墮落的鳥兒獨自墜入深淵,岸邊的燭火卻屹立不滅。

啪!

清脆的水聲響起,十幾公尺的高度,脆弱的身子就像狠狠摔在水泥地上,猛烈的撞擊後才是緩慢的沉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葉修慘叫。

一向平靜的他第一次感受到崩潰的情緒。

大爆手速報了警,葉修被譽為榮耀中學第一人,卻連面對這樣的事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條河道下掩蓋的是廢墟?!

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黃少天他的父母當年就是死在這裡曾經發生過的災難?土石流捲走了少天的父母,他再沒了其他親人,剩的就是自己這個朋友。

在黃少天不知何去何從時,葉修一句「別哭了,大不了我養你。」

就是這樣牽走了他的心。

結果,當初的承諾,在黃少天被爆出是同性戀後,化為泡影。葉修不想惹事,但他嘴上沒說,黃少天心裏也了然。不希望自己最好的朋友因為自己而受波及,他離葉修遠遠的,再沒了交集。

怎知今天大半夜的,那個話嘮的傢伙跑來找他,在葉修一臉茫然的時候,黃少天露出葉修從沒見過的,燦爛的笑容。

他笑著說,「葉修,給我一個笑容好嗎?」

「我幹嘛給你笑容?」他記得當時自己是這麼說的。

「哦,我懂了。抱歉打擾你,掰掰。」

葉修敏銳地捕捉到了少天眼神裡那一閃而逝的落寞,他心裡升起一絲疑問。

明明一直以來,少天對他說話會用到的詞從來都是「再見」,而不是掰掰。

他目送他離去,但那方向不是少天回家的方向。疑惑,他也跟了上去。

而現在,葉修後悔了。

待警察及救護車一併到來時,也不過是十分鐘的事,葉修卻覺得宛如一世紀之久。

眼睛乾澀異常,一滴眼淚都擠不出來。

折騰了三十分鐘,終於是把黃少天給拖了上來。

但是他怎麼可能還活著?

葉修親眼見到了,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忘卻的畫面。

啊……是葉修呢……他來找我了,他願意來找我了!

欣喜雀躍如他,甚至連自己都察覺不到,下墜的感覺。

笑著,就算他不肯對我露出笑容也好。見到他,我可以一輩子都不忘記他的臉,那嘲諷的嘴角,看起來是如此甜美。

好喜歡,真的好喜歡你啊。

就算你不接受我,也沒關係了,至少我的回憶裡有你,這樣就滿足了。

驀然回神,黃少天才感受到自己下墜的身體。

咦?我摔下來了啊……要死了嗎?

為甚麼我後悔了,這不是我一直以來想要的嗎?

為甚麼只是看到你,我就燃起了活著的希望?不過,來不及了呢。

葉修,你騙我,我說我願意一輩子跟在一身邊,你卻笑著說一輩子很長,我不可能堅持那麼久。你騙我,一輩子明明就很短。

曇花一現般的,馬上就要結束了。

直到黃少天瞪大著眼想再看葉修的身影一眼時,他才驚覺,自己離那橋是多麼的遙遠,伸手想再捉住那朦朧的人影,卻是後腦先接觸到了水面。

那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當他意識到時,整個人都在水裡了,失去了所有的知覺。當接觸到水面的那一刻,重力加速度,人整個就懵了。

原來我直到最後腦袋裡想的依然是你。

如果死後要失憶才能上天堂,我寧願帶著與你的回憶下地獄。

葉修……開口想再喊一聲這人的名字,卻是汙濁的河水先一步灌入他的嘴裡。但是他卻沒有溺死,殘弱的身軀先一步被貫穿了。

廢墟,這裡是廢墟啊!

微笑,只剩下微弱的意識,他想著的還是葉修的笑容。

原來想著你是如此令人安心,被鋼筋貫穿,痛快的死亡,比苟延殘喘地活下去還要幸福的多。

醫護人員只是為少年破碎的身軀蓋上一層白布,已經沒有急救的必要了。

少天最後留下的,是塞在口袋中用防水袋包裹著的手機,他在最後一刻把手機塞入口袋裡,為的就是不希望被河水沖走。

葉修面無表情的接過那手機,滑開,還鎖了密碼,到底是給不給人看啊!

猜了幾個數字都沒能成功,瞬息間,一組眼熟的四位數閃過腦海,不假思索的熟練輸入,解鎖了。

「白癡啊……為甚麼,用我的生日……」葉修拭淚,手指在螢幕上滑動,找到了記事本,點開,裡面附了一個音檔。

躊躇了一會,葉修最後決定打開。

一開始的幾秒鐘沒有任何聲音,葉修還以為是他沒打開,就在手指要從重播鍵上滑過時,熟悉的聲音從冰冷的機器裡傳了出來,『嘿嘿,剛剛太緊張,忘詞了……嗯,你是葉修吧?我這話是要留給他的啊不是本人就關掉吧哈哈哈!』

聽著熟悉的聲音,他笑了,這愚蠢的傢伙,密碼用我的生日當然就我能解開啊……心裡暗自吐槽,手機卻是繼續傳來了那還未完全變聲的稚嫩聲音,『吶,我就當你是葉修吧哈哈,聽到這些話時我可能已經在世界的另一端流浪了,債務我無力償還你也不要為我擔,那些人找不到我的。』

頓了一下,葉修平穩的雙手已經開始顫抖,一字一淚,就這樣不動聲色的繼續聽著,『葉修,我沒那個雅量,看著你和別人再一起,還能笑著祝福你們。我沒那個能耐,能一直對你笑著,卻只能看著你不敢告白。我沒那個精神,能一直把悲傷埋藏於心底不讓你發現。』

拿著手機的少年不發一語,唯有那黯然銷魂的神情能演繹他此刻的心情。

『我很難過。頓時我發覺我的存在會給你帶來困擾,可是我不想離開你身邊。不過真的很高興。或許我沒有親情,或許我沒有愛情,或許我就只有你一個朋友,但僅僅只是你願意保護我這點,我就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我會努力生活下去,只為了多看你幾眼……』

「幸福妳妹!生活妳妹!世界另一端妳妹啊!你他媽都死在這了還裝甚麼裝!!裝甚麼裝啊你!!!」終於是抑制不住的怒吼,蓋過了手機傳來的聲音,也嚇了一旁醫護人員一大跳。幾個員警也走過來安撫他。

『儘管會被你討厭,我還是很喜歡你啊。』

聽到這一句,葉修瞬間就把手機關了,「滾!我才不要你喜歡我!我只要你活著!你他媽給我活下去啊!」他不顧一切的衝向黃少天蓋著白布的屍體,速度之快連員警也沒攔得住。

「喂喂……別亂動啊……他已經、已經……」醫護人員上來壓制住他,想安撫,卻找不到委婉的詞。

「沒有!他沒有!他怎麼可能現在就走!我還沒對他露出笑容啊……」說到後面是越來越小聲,止不住的淚水如潰堤般洩洪而出。

不知哽咽了多久,他突然想到甚麼似的啞然失笑,「呵呵……混蛋……呵呵呵黃少天你個混蛋……我瘋了,被你搞瘋了我……起來啊!賠給我醫藥費!呵呵你個混蛋……不理我是吧?好啊我這就去找你……」說著,搖搖晃晃的就要走到橋的邊緣,縱身一跳就可以落下。

有警察在一旁怎麼可能任他這麼做?

兩個人向前三兩下就把他架到一旁緊緊抓著了。

「做甚麼呢!放開我啊我還得去討債呢!」葉修邊哭邊笑,身體倒是掙扎的激烈。

哭的悲痛欲絕,卻又笑的瘋狂。

折騰了五分多鐘,突然他不動了,曾經猙獰的臉現在卻平淡如水。

「好了,我沒事了,放開我吧。」葉修很平靜,和剛才的樣子簡直是判若兩人,平靜的像是絕望般。

看他靜下來,兩名身材壯碩的警察也不好意思一直抓他不放。

他站直了身子,平靜過了幾分鐘,身旁兩位警察看沒事了便跨步走向救護車那幫忙。怎料到才剛跨出兩步,那平靜下來的少年露出一抹瘋狂的笑容,發瘋似的衝向少天方才站過的那個扶手。

察覺身後的動靜,兩名警察反應也不慢,轉身就要抓住那發了瘋的少年。

但葉修更快一步。

「少天!」他喊,接著瘋狂的大笑,眼淚又像鬆了水龍頭一樣開始滴落。

就在葉修跳上扶手時,其中一名員警正好伸出手要抓向他,「別衝動!」那人緊張地大吼。

而葉修只是訕笑的看著他,在那伸來的手要接觸到自己的前一秒,腳下一蹬,少年的眼淚混雜著輕柔的笑聲一起埋沒在路燈照顧不到的黑暗中。

「我來找你了。」

那是葉修說的最後一句話。

沒有後悔,只有迫切的思念和瘋狂的念頭。

黑暗?不懼。

死亡?不畏。

疼痛?不怕。

失去?

怎麼可能失去?

你可是我的啊。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