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耽美襯衫:原來喜歡他(H)

          高一的寒假我們身穿大衣走在宜蘭市區,他突然湊近我,眼神中有無法忽視的認真。「秋,我喜歡你。」我的腦袋一片混沌,無法反應,甚至連他的唇貼上時都沒發現。『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唇瓣上溫熱的觸感把我拉回,我趕緊推開他,跑回旅館。背叛,身為我多年朋友的他突如其來的告白對我而言是一種深深的背叛,我的心如刀割,疼痛的背後竟是一片心悸。

          他是我唯一的朋友,也可說是我的竹馬。他家就在我家對面,雙方家長是朋友,於是我和他一個叫堇夏,一個叫堇秋。從小我的人緣就不好,身為富有的副二代讓大家不敢的罪我,偏偏我個性又傲嬌,於是大家都不敢跟我說話。只有他願意當我的朋友。他和我恰恰相反,他人如其名,像夏天的陽光一般耀眼、熱情。

          回到學校後我狼狽的逃離他,考進數理資優班以便離開他。自此之後我沒見過他半次,我輕輕的鬆了一口氣,卻對心中的失落感到困惑。我告訴自己,大概是,缺少摯友的那份失落吧。高二下學期,全校突然瘋傳他和另一個人交往的消息,許多人都對身為同性戀的他們感到噁心,當數理班的一個朋友跟我說時我輕蹙了眉:「真是奇怪的兩人。」輕蹙著的眉頭擰了我的心,『他對我的感情就只是這麼短暫嗎?』這個想法刺痛了我的心,我趕緊想反駁自己,但所有藉口都無法讓我忽視自己的感情。一年多了,我總算查覺我的心意,原來我喜歡著他。但是他已經不會回到我身邊了。我擰住制服襯衫的衣角。高三的學測結束後,又突然驚傳他們分手的消息,而且是他提出分手。原因是,他心中喜歡著另一個人。失去過他一次,我決定把握最後的機會。為了這個機會,我開始計畫。

          畢業典禮後,我在校園尋找他的身影,在茫茫白色襯衫人海中要找到他是何等不容易。「秋,畢業快樂。」他突然捧著一束野薑花走到我面前,垂著臉告訴我。我抓緊他的手,跑出學校找到自己的白色轎車(我爸爸送的18歲生日禮物,且我已經有駕照了),叫他坐進副駕駛座,我坐到駕駛座發動轎車。一路上我和他都沒說話,我看的見他欲言又欲止,最後什麼也沒說。

          車子緩緩開出雪山隧道,我下高速公路進入礁溪市區。開進飯店地下停車場,停好車後,我丟了一件白色連帽外套給他:「穿著。」看他一臉狐疑,我又問:「你想讓這裡的人知道你是哪一所高中的學生嗎?」他靜靜的穿上我給的外套,我自己則套上黑色外套。我們提著行李(我把它們放在車上)走到大廳拿房卡,到了房間拖下連帽外套、放下行李後,他困惑的問:「秋,你怎麼突然……」我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做出我不會做的事。我壁咚貼在牆上的他,認真無比地說:「夏,我、我……我喜歡你。對不起。」語畢,我的雙頰騰紅。他靜靜的看著我,我也靜靜的看著他,房內沒有任何聲音,只有兩件制服襯衫下的心跳震耳欲聾。我看見了他眼中的激動。

          他把我公主抱抱起,放到雙人床上,整個人跨過我在我上方俯身看著我。「太好了……太好了……」他輕輕的吻了我的額頭、眉宇之間、鼻梁,最後是唇,他的唇先是小心翼翼、輕柔的吻著,到最後變的霸道,好似在指責我這兩年來的逃避,他的吻帶著佔有,像是在向全人類宣示我們兩人的感情。他有些顫抖的手不安份的由上至下解開我襯衫上的扣子,我也解開他的扣子,兩個人開始失去理智。我們為彼此褪下襯衫,解開皮帶,他脫掉自己的卡其色長褲,也順便拉下我的長褲。他繼續吻著我,吻了我的耳垂之下,麻癢的觸感觸動我心中的情欲,理智啪的一聲斷了。我伸手勾起他的裡褲,大力一扯扯下,另一隻手也扯下自己的。他挑了挑眉,吻著我的鎖骨。伴著夜漸深,慾火也漸漸焚燒。初次的他小心翼翼的將下方的挺立探入我的身體,異樣的觸感使我發出輕吟。「弄痛你了?」他在我的耳畔呢喃問到。「沒…繼續……」「好吧,痛了要記得告訴我。」他的下半身繼續著,一次又一次的刺激我,從一開始的小心翼翼變得越來越快,無法適應這速度的我輕喘道:「夏…太快了……」他沒搭理我,繼續享受著那份快感。我環住他的脖子,把他稍稍往下拉,咬了他的乳頭。「怎麼了?」他溫熱的氣息吐在我耳邊。「夏…會痛……」他勾起笑容,在我的脖子留下吻痕:「暫且休息一下吧。等一下把注意力放在上半身哦。」我看進他的雙眸,他也同樣回望我。「繼續吧。」他說,接著吻住我,下半身又繼續開始,我感覺到液體潑濺出來,接著又是一波又一波的疼痛。「痛。」我嬌嗔。「專心回吻我。」他說。都忘了他有時候的霸道了。我閉上雙眼,環住他脖子的手把他往下拉,兩片胸膛緊貼著,我感受著他的吻。他的舌頭撬開我的唇,舌頭與舌頭相纏,就像下半身那般相纏。赤裸的身子緊緊相纏,彷彿一放開兩人就會離開似的。「唔……」夜深人靜,只聽的見我們的粗喘,我的呻吟,以及兩人的心跳聲。

          陽光灑進來,我睜開睡眼,映入眼簾是他黑白分明的雙眼。想到昨晚的事,我的臉不禁紅了起來,好像直到凌晨兩三點我們才迷迷糊糊的入睡。「秋,早安。」他側躺在我旁邊。想到昨晚由他主導,一鼓忿忿不平使我坐到他身上,懊惱的吻住他:「可惡,明明就已經規劃好要由我主導的。」他輕笑,猛的把我壓到床上。第二次又開始了。「對了,你父親能接受我們這樣嗎?」他突然擔心的問。我慵懶的回答:「我可不在乎他。對了,你打算幾點離開這裡?」「但是……」他蹙眉。「我已經買好機票了,晚上的飛機,我們去美國吧。我還順便申請了美國的大學。」我輕扯出笑容:「吻我。」他帶著微笑吻住我。「那要走了嗎?」他問到。「再一下吧。」又一次,我沉浸的激情中。

          傍晚,我們開著車子到桃園機場,一路上我們的雙手緊緊握住,我湊到他耳邊說到:「欸,我們兩個永遠都不要分開。」「嗯,我答應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H~
哇~妳真的也開始寫肉肉了!
2016-03-09 19: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喜歡嗎XDD
2016-03-10 22:47回覆
肉文啊~~~
讚啦/
2016-01-19 22:0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妳的讚美
滿腦子腐啊我.......
2016-01-22 22:4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