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角的女王頭(上)

千百萬年前,太平洋上一個小島的最北端,一座山的餘脈深入海平面下,形成一個岬角。這座山由一位少女山神鎮守,身形巨大的她,總是忙於工作,偶爾會坐在這裡,她鎮守的山的餘脈,這個靜寂的海邊。

 

 

這個小島上的山現在還不多,而山神們不能離開自己鎮守的山,所以他們相隔很遙遠,彼此也很少對話,只是盡忠職守自己的工作。

 

 

這一天的天氣很差,風雨交加,浪比往常大了起來,突然海面涌起一股滔天巨浪,直直衝來用力打在這塊岬角上。今天坐在這裡沉睡的少女山神被驚醒了,她拍拍臉上和身上的水。

 

 

 

 

「嗨,不好意思,把妳吵醒了。」眼前打在岸上的浪花化為同樣巨大的人型,那是一個俊雅瘦削的少年。

 

 

平時很少來的她,並不知道這裡有大海工匠。大海工匠是海神指派的,他們負責雕塑陸地。他們所需要的做的,就是沖刷海岸,風之工匠自然也有責任,不過他們各司其職,而這裡主要是靠大海工匠來負責。

 

 

少女山神搖搖頭表示沒關係,少年工匠繼續做着他的工作。他踏着風雅的舞步,雙手勾起了浪,在海邊的岩石上刻刻劃劃,打造成各式奇異的模樣。少女山神才恍然大悟,那些岩石不是本來身上就有奇特的紋路的。

 

 

 

 

她靜靜看着他作畫、雕刻,不禁入神了,等到她醒悟過來時,她眼前一塊上粗下細的岩石,已經被刻成一個女人的頭型。

 

 

她愣了愣,摸摸自己的臉,「是我?」

 

 

少年工匠有着好看的微笑,「是啊。好看嗎?」

 

 

「好看…」她放眼望過去,眼前的岩石沒有一塊像這塊雕得這麼好、這麼美。

 

 

少年工匠道,「因為妳就是這麼美。」

 

 

少女山神活了這麼久,頭一次感受到有點羞怯的情緒。

 

 

 

 

「好了,我要走了,今天就做到這裡。」少年工匠甩甩手,轉身踏浪離去。

 

 

「等等…」她不由得地叫住了他,問了個傻問題,「你…明天還會再來嗎?」

 

 

少年工匠笑開了,「當然,這是我的工作!」

 

 

當然是這樣了,還會是別的理由嗎?少女山神看着少年工匠漸漸離去,對自己傻笑。

 

 

 

 

從此以後,少女山神天天坐在這裡,等待他的到來。平時沒有工匠,海浪也會自動地沖刷着海岸,可是只有工匠才有辦法出手雕塑岩石。

 

 

少年工匠一來,就掀起了一陣大浪拍打着礁石,激起一陣美麗的浪花。他踩浪向前,他甩手造浪,在岩石間舞出華麗的姿態。澎湃的生命力在老天給他的素材上激發出無比的創意。陽光灑在他的身上,穿透他的身軀,在海面上、地面上投射出七彩炫麗的虹。

 

 

 

 

「誒,」少年工匠一邊踏步,一邊抬頭問她,「妳要不要試試看?很好玩喔。」

 

 

少女山神急忙搖頭,「不、不行的,我不會雕…」

 

 

「不用,妳不用動手。只要像我這樣,踩踩腳就可以了。」

 

 

「我…我…」她只喜歡一直欣賞他的舞姿,從沒想過要加入。

 

 

「來嘛!」他伸出手,將她拉了起來,她不由得往前踏了幾步,腳下的岩石被她踩出了一些印子。

 

 

「妳看!很簡單的!妳已經會啦!來!」她被他拉着走向岸邊,海與岸交集的地方。

 

 

 

 

她的腳下一陣沁涼,這感覺對她而言很新鮮。

 

 

碰唰!他潑了一把水在她臉上,就如兩人初次見面時一樣。

 

 

她嚇得躲了開來,然後急忙潑回去。她岩石般的手接起水來滴水不漏,但還是沒有他的動作快,畢竟他本身就幾乎是水組成的,手一揮就能揮出水花,不用低頭去盛水。

 

 

兩人在岸邊追跑、打鬧着。清透雪白泛藍的他,與黯沉有紋路的她,在海與岸之間共舞。岸邊不停激起了巨大的浪花,浪花撞上岩石般的她,浪與岩的交錯,煞是好看。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