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魔鬼折落了薔薇(下)

頓時,女子在上帝面前跪倒,然後發出痛苦淒厲的尖叫。她聖潔的白色長髮,迷人的白色瞳孔,飄渺的白色長袍,全都化為黑火,在她的身上燃燒,灼熱的皮肉之痛,讓她在地上不住地打滾,淚流滿面。

 

 

看到她那麼痛苦,上帝被自己的惡毒嚇了一跳。

 

 

上帝後悔了。

 

 

 

 

他跪下來,手穿過黑火輕撫她的身子。以前被他詛咒的生物,他從沒有一次出手搭救,所以他不知道有沒有辦法消除詛咒,他祇得試試。

 

 

奇跡般地,黑火熄滅了,漸漸地,女子的身體也不痛了。只是,女子的長髮染黑,瞳孔變得深黑,白色長袍也變成黑的,上帝怎麼摸都變不回來。

 

 

同時,女子的雙手手背,各自被烙上了一個逆十字。

 

 

 

 

上帝愣愣地看着被染黑的女子,然後他發現,女子還是如往常般俊雅,就如自己一般。

 

 

魔鬼,並不醜陋。

 

 

上帝試圖扶起女子,他腦子裡還在想有什麼辦法可以消除這些黑色。

 

 

 

 

突然,他的手因吃痛而鬆了開來,他看見女子的手往他腳踝扑抓過去,他嚇得急忙反抗,卻只看見女子折落了一朵紅薔薇,一開始被女子的血染紅的薔薇。

 

 

此時,女子的內心,又產生了一個新的念頭,她抬起頭看看上帝,露出狡猾的一笑。她的臉寫着不屑,寫着挑釁,然後她自己站了起來。

 

 

 

 

「你的世界,我不需要。」

 

 

 

 

女子,此刻已成為了魔鬼,魔鬼對上帝這麼說着。

 

 

雖然如此,她沒有生氣。

 

 

 

 

直到最後,依舊帶着她慣有的,純真美麗的微笑,她後退幾步,往後一仰,墜落於剛剛她上了色,而變得滾燙的岩漿。

 

 

不到幾秒,她就被滾燙的血紅岩漿吞沒。

 

 

上帝楞住了,腦子裡不住重複播放着她剛剛說的話。

 

 

「你的世界,我不需要。」

 

 

她寧願死,也不願意與我共享一個世界。

 

 

 

 

我剛剛氣到喪失理智了,竟然說這世界是我一個人的…我怎麼會這樣說…這世界本來就是我們兩個的呀…我卻沒能告訴她…

 

 

上帝整個人化成石像一般,傻愣愣地瞪着岩漿,其實什麼也沒有在看,對周遭任何事物毫無所覺。

 

 

 

 

突然,身邊一隻背上有對大大的黑翼的獅子,從上帝身邊掠過,跳入岩漿,大喊着,「魔鬼大人!等等!我要追隨您!」

 

 

接着,一隻頭上有着三隻彎角和大眼睛的山羊也飛身躍入岩漿,「魔鬼大人!感謝您給我生命!我要跟隨您!」

 

 

一隻渾身長滿了眼睛的不知名巨大生物,也跳入了岩漿,還一邊回頭大喊着,「你們還不趕快來跟隨魔鬼大人!沒看到剛剛的飛鳥與蝴蝶嗎?上帝會殺了我們的!」

 

 

 

 

本來看到這幾隻生物跳入岩漿,生物們就已經有點蠢蠢欲動了,一聽到這隻生物這樣講,許多生物便爭先恐後地躍入岩漿,幾秒內就沉下去了。

 

 

直到幾乎所有的生物都跳入岩漿時,上帝才突然醒了過來。他震怒地看着這些嚷着要「追隨魔鬼大人」的,這些他創造出來的生物,隨手一揮,尚未跳入岩漿的生物們,全部都變回白色。

 

 

它們瞬間靜止,無聲,倒在地上。

 

 

終於,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了。太陽、天空、樹、花、各類活着的生物,全部都變回了白色。

 

 

 

 

上帝緩緩地坐了下來,一眼撇見腳邊的紅薔薇,剛剛被折去其中一朵,現在只剩下另一朵。

 

 

上帝皺眉,心想想必是剛剛漏掉了,隨手一指。

 

 

薔薇依舊紅艷。

 

 

再用力指着紅薔薇,薔薇依舊是紅的。

 

 

上帝急躁地用手指大力推了推薔薇,一不小心被刺到了,手指流出血來。

 

 

上帝明白了。

 

 

 

 

「剛剛她被你刺到了,是吧?」

 

 

嗯?怎麼不說話?

 

 

被賦予顏色的所有有生命的個體,都會說話,包括植物在內,剛剛就有好幾株植物在大叫,請大家帶它們走,一起去追隨魔鬼大人,所以照理來講,這薔薇還有顏色,就應該會說話。

 

 

但紅薔薇不說話。

 

 

然後上帝發現,這並不是被他的顏料賦予顏色的薔薇,所以它不會說話。

 

 

 

 

所以沒有生命是嗎?上帝想,那就沒有關係了。但他此時,看見一片葉子枯萎了,掉了下來。

 

 

所以它有生命,只是不會說話。

 

 

 

 

「你…」上帝說不出話來,總覺得…這紅薔薇是沉默着對他微笑。

 

 

「我記得你是兩朵…」然後他突然想起了,另一朵被她折落了,被魔鬼折落了。

 

 

淚水,無意識地從上帝的眼角滑落。

 

 

 

 

因魔鬼折落了薔薇。

 

 

 

 

剩下來的這朵紅薔薇,對他露出純真美麗的微笑,就像她一樣。

 

 

應該是恨他的吧?為什麼到最後還是一樣掛着那樣的微笑呢?

 

 

為什麼還是那樣地對我笑?在我傷害了她之後?

 

 

上帝就這樣對沉默的紅薔薇訴說着。他總覺得,這兩朵紅薔薇,就像她和自己一樣。她取走了她自己,所以只有他留在這裡。

 

 

半晌,上帝站了起來,嘆了口氣,頭也不回地走了。

 

 

 

 

世界的某個角落。

 

 

「魔、魔鬼大人…您要不要改個名字?這個名號是詛咒呀…」

 

 

「不,我不想改,我就叫魔鬼﹐因為我就是魔鬼。」

 

 

「可是您心地其實很善良的呀…」

 

 

「魔鬼,是上帝賜予我的名字。他賜給了我名字,還賜給了我顏色,這一切都代表了魔鬼,所以我不會拋棄這個名號。」

 

 

 

 

長久以來,上帝從來沒給我一個名字。這世界上就只有我們兩個,可是我讓世界上其它生物活過來後,他就叫了我的名字,雖然是挾帶強大恨意與詛咒的「魔鬼」這個名字,可是我還是欣然接受。

 

 

我就叫魔鬼,因為我就是魔鬼。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