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

一叢鮮紅的血花在雪地裡優雅地綻放,一位大俠躺在血花叢裡緩緩地吐氣、吸氣、吐氣。緩緩地在一吸一吐之間回想他大俠轟轟烈烈的一生。

 

 

小時候的家鄉常有賊字輩的人物來搶東西,家鄉人除了自己練武,也會重金禮聘外地有名的大俠來戍守。他從八歲能拿起短劍的時候就加入了戍守家鄉的行列,大俠跟山賊打的難分難解,在大俠不慎受傷的時候,他一劍捅進山賊的肚子,血噴了他滿身,所以他一直記得血的溫度、濕度與觸感,也記得山賊難以置信的表情。那個大俠說他這麼小就能挺身捍衛鄉里,為國為民,有成為大俠的資質,他很高興,立志成為一個大俠。

 

 

為了成為一個大俠,他在十八歲的那一年離開了家鄉,開始闖蕩江湖,他四處挑戰,卻總是被修理的鼻青臉腫。終於有一天,他用一碗麵從一個瘋瘋癲顛卻武藝高強的老頭子那裡換來了一手天下無敵的槍法,他一口氣把曾經修理過他的門派殺了個乾淨,打下他在江湖中的第一個名號:滅門槍。

 

 

他繼續挑戰江湖人士,在挑戰的路上他來到一個遭受戰爭與無能官僚荼毒的小城,他靠著一挺長槍擊退了來犯的敵人,在擊退敵人的時候順便宰了那個無能官僚。城裡的百姓問起他的姓名,他說:「不要問我的名字,叫我『大俠』就行了。」,他在這城裡得到第二個名號:大俠。

 

 

有一天他收到一封叫做英雄帖的信,要他參加武林大會爭奪武林盟主。他殺了所有的對手,讓每個對手的血都噴在他的身上、手上、槍上。在大會期間他殺出了第三個名號:血手槍王。

 

 

他殺出一條直達武林盟主的血路。成為武林盟主後,他把大會中沒被他殺掉的人各安了一個職位,如副盟主、武林行政長、武林司法長、武林立法長,為整個武林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管理制度。他有了第四個名號:盟主。

 

 

可惜他除了一手無敵天下的槍法什麼都不會,所以在一場奪權的陰謀中,他被副盟主踢下盟主的位置,新任盟主派出大批人馬千里追殺前任盟主,他只能殺出一條逃命的血路。他逃出第五個名號:亡命狂槍。

 

 

他逃亡的路線剛好經過從前那小城,但小城裡到處都是墳墓,一個災後餘生的難民說:「從前有個自稱大俠的混蛋,宰了縣官,退了敵軍;縣官不在,守軍全散了,敵軍衝進來就先屠城好發洩被那個大俠打退的鳥氣,只有幾個跑得快的逃了出去。」

 

 

過了小城,另一批人開始追殺他,都是以前被他殺個乾淨的門派的親朋好友與徒子徒孫。這些人給他起了個新名號:亡命天涯的兇手。

 

 

他想到要回家鄉,於是往北逃,雲層漸厚,飄起雪花,他小心地穿梭在滿是岩石的小道,卻滑了一跤,後腦杓直接砸破在石頭上,開出一片豔紅的血花。

 

 

在他吐完最後一口氣時,兩個難民從北方走來,他們拿大俠的槍在他身上補了幾下確定他死透了,然後扒光他身上的衣服,割光他身上的肉。

 

 

白雪飄飄埋起一堆白骨,又一位大俠結束了他五十年如夢似幻的生涯。

 

回應 (1)

球球
2015-05-17 20:2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真是悲剧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