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的靈光一閃:希望別人接受你的愛,別忘了採取低姿態

 

不知道各位還記不記得,我過去曾經發表過一篇「無法被接受的善意與惡意無異」的文章?如果記得的話,那麼接下來的說明就省事了,如果不記得的話,為了作者本人我的文章點閱率,以及各位讀者主動搜尋資訊的能力──當然主要還是我的文章點閱率──著想,請回頭查找一下,或是點這裡(http://windranger.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2910.html

 

 

http://www.popo.tw/users/windranger/usernotes/442)去看看吧。

 

 

好,真心話的時間結束了,接下來是真實話的時間。我在「無法被……以下省略」這篇中提到,表達善意的方式很重要,這篇要講的主題就是,正確表達善意的一種方式。

 

那個方式很簡單,而且大家已經都知道了,因為我把那個方式直接寫在標題上,當成標題來用了。沒有看標題的人,現在正是回頭看一下標題的好機會;已經看過的人請原諒我,容許我在這裡再次提出那冗長標題來混充字數與篇幅的惡行:

 

希望別人接受你的愛,別忘了採取低姿態。

 

 

愛──我們把善意這個東西延伸一下,確實可以說是愛,至少是愛的種子與發軔──如果不被接受,確實是很讓人難過的一件事,但是要如何讓別人接受自己的愛?要靠愛之外的條件進行威脅利誘?還是靠更多「自以為有誠意」的方式來把對方逼走?

 

要讓別人接受自己的愛其實很單純,就是「不要讓對方感覺你有可能威脅到他」。

 

無論是高傲的人或是懦弱的人,只要是人,就會跟所有的野生動物一樣,擁有一個「不容許侵犯得絕對安全範圍」存在。以我自己來說,我自己的絕對安全範圍是一步就能走到我身邊的最短距離,乃至三步之內能夠瞬間接近我的空間。凡是入侵這個領域的,都會受到我的觀察與監視。要是有誰在這個範圍內,用自以為很有誠意的方式表達他那獨特的愛,導致我認定此人正在對我產生威脅,我不給對方一頓好打才怪。

 

或著我們換個更簡單的例子:貓。

 

有在外頭接觸過野貓的人一定知道,要讓貓願意靠近自己最好的方式,除了用食物引誘之外,就是靜靜地蹲下來,然後繼續蹲著,靜靜地等待。等待貓咪解除警戒,等到對方認定你沒有任何威脅,然後偉大的貓咪才有可能靠近你。

 

蹲下來這件事,就是一個低姿態。

 

就像我們碰觸自己真正重視、喜愛的東西時必然小心翼翼那樣,緩緩靠近並顫抖的指尖也是一種低姿態。

 

當然,呈現低姿態有很多方法,相信在那眾多方法之中,也有跟貓一樣「我願意花時間理你就是最低的姿態!其他的垃圾老子/娘可是連理都不理的哪!」這種傲嬌風格的低姿態。但無論方式為何,那終究是一種低姿態,代表「我沒有威脅性」與「我願意以弱點示你」的低姿態。即使知道很可能會受傷,即使知道必須擔負起無須事先擔負的損害風險,卻仍然願意擔負下去,這就是愛的表現,而且是低姿態的,希望對方能夠接受自己的愛的表現。

 

在我們的生命中,難免會遇到跟貓一樣「拉不下臉」的對象,遇到這種人的時候,與其急著跟對方互嗆互幹,不如先好好理解與觀察,說不定對方並非單純火氣上腦,而是正在展現自己的低姿態──只是很難察覺而已。

 

而在我們的生命中,難免會遇到更多展現出過多低姿態的對象。通常這種人不是昏了頭,就是別有動機,再接受這種對象的「愛」之前,請別忘了更進一步地再三審視。妳們應該知道的,這年頭的化學合成藥物很方便,有姦屍癖好的道長之流更是不會少。不過更詳細的內容就不是本文的討論範圍了,略過不表。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在拉拉雜雜混了一大篇之後,重點依然是開頭標題上的那一句──是的,我又來混字數了──

 

希望別人接受你的愛,別忘了採取低姿態。

 

而當別人不但不接受,甚至以你的低姿態為由,恣意踐踏你的愛時,請不要客氣,開著壓路機過來將對方碾平吧!低姿態是基於尊重與愛,而非奴役與獨裁,我們可以將愛人奉為王,但卻不是讓王認定我們為奴隸。我們是基於自由而選擇了低姿態,而非無從選擇,只能低姿態!

 

有愛的人們啊!站起來吧!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