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因為習慣問題,我還是換上從孤兒院帶來的刷白牛仔褲和襯衫,然後搭乘騎士公車在倫敦國王十字車站下車。

      但當我推著行李我來到了第九和第十月台的中間,我癡呆的盯著那面我應該要衝過去的牆,想像自己一頭撞過去腦漿流出來的畫面發了個顫,就在這個時候,耳邊忽然聽到有人在問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怎麼走,我猛然回過頭,看到一個跟我一樣瘦小的黑髮男孩正被站務員揮開,站務員認為他是來搗亂的,我趕緊走過去拉開那個男孩。

      「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我知道。」我說,指了指身後的那堵牆,「它就在第九月台和第十月台中間。」

      「抱歉,我第一次到霍格沃茨上學。」他羞澀的搔亂已經不能更亂的頭髮說,「我叫哈利·波特,謝謝妳告訴我。」

      雖然已經猜到了這個男孩的身份,但當我親耳聽見他說他叫哈利·波特,我還是不能自制的感到興奮。

      「我是艾比·麥克唐納,」我說,「我也是霍格沃茨新生,很高興認識你!」

      我和哈利·波特先後到達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事實上,我很”好心”的讓波特先過去,看到他沒有一頭撞上牆壁以後,我才鼓起勇氣跟了過去。

      不過波特似乎沒有發現我那句你先請的深意。

      直到踏上了霍格沃茨列車,我還是沉浸在不真實的感覺中。即便上輩子看過哈利波特,我還是感覺到這一切都來得很唐突,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我和波特選了一個車廂一起進去,不出所料紅髮韋斯萊最後也進了我們的車廂,幾個孩子便吱吱喳喳的聊了起來,韋斯萊很驚訝我和波特都是被麻瓜養大,但神情中並沒有帶著鄙視的顏色,這令人安心不少。

      一個推著餐車的矮胖女巫經過車廂門口,韋斯萊說他媽媽幫他準備了,可他遺憾的口吻已經出賣了他,我買了些糖果,波特甚至每一種都買了一份,然後我們把糖果攤在一塊兒分著吃,氣氛非常愉快。

      半個小時後,我們已經開始互叫教名,抱著圓滾的肚子躺臥在椅子上舒服的不得了。

      這段時間裡發生了一些事情,譬如是找蟾蜍過來的赫敏,惹毛羅恩後又離開。

      「希望她別進格蘭芬多!」羅恩撇嘴道。

      「你們想要進哪個學院呢?」哈利問,看樣子這個問題似乎困擾他一段時間。

      「格蘭芬多!我們全家都是格蘭芬多,如果我進了斯萊特林我爸應該會殺了我。」羅恩這麼說。

      「那艾比呢?」

      我沉吟了一會:「我不太確定,也許……拉文克勞?」

      話才說完,車廂的門就被打開,熟悉的鉑金頭髮映入眼裡,我這時候才記得書上似乎有這麼一段。

      馬爾福看到我的時候也是一愣,側頭想了想:「麥克唐納?」

      我點點頭,看樣子馬爾福沒有忘記我。

      接著在我眼前上眼的就是經典橋段,羅恩先把馬爾福惹毛,然後是哈利,結果連同坐在一個車廂的我也跟著被掃到颱風尾,馬爾福把我們全部都咒罵了遍,最後還讓跟在他身後的兩個大塊頭掃走了我們所有的糖果。

      我有些惋惜的看著糖果離去,身邊的羅恩還在罵罵咧咧,幸運的是,不久之後我們就得起來換上校服,因為即將抵達霍格沃茨。

-

      「斯萊特林!」當分院帽大聲喊出我的學院的那一剎那,我很認真的考慮等會兒用餐過後是否可以直接去一趟校長室辦理退學手續。

      伴著低落的掌聲,下意識看向斯萊特林的桌子,小蛇們用一種高傲的神情瞪著台上的我,彷彿如果我膽敢走到他們桌子那邊,就要把我吃了,或者直接來一個阿瓦達?

      但我還是低著頭,怯怯的走到那一桌的角落邊,把自己縮到不能在小了,希望能降低存在感。

      可是事實上我能感覺,當艾比·麥克唐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名字後面接上了斯萊特林,四周此起彼落的唏噓和冷笑忽然都大聲起來。

      抬頭看了一眼往後未來的學院院長斯內普教授,他依舊面無表情,目光遠放在別的地方,就好像剛剛進了他學院的一年級新生他不認識而且血統上根本沒問題似的。

      教授,我聽說斯萊特林是很護短的吶……

      又看了一眼坐在我對面瞪著我的其他新生,我又縮了一下脖子。

      護短吶……

      直得慶幸的是,隨著我分完院不久,馬爾福也進入分院儀式,分院帽才剛碰上馬爾福的頭髮就高喊出了斯萊特林,一點都不令人意外。斯萊特林的小蛇們優雅的為馬爾福鼓掌,我能感覺馬爾福抬高了點他尖尖的小下巴,神情驕傲的朝我們的桌子走過來,在此過後,小蛇們的注意力就放在了馬爾福身上,少了那些折磨我的視線,我繃緊的神經才放鬆了一些。

      在鄧布利多鄭重的聲明下,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位學生都應該聽到四樓靠右的走廊不可以去,看向已經聚首的格蘭芬多鐵三角,又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包著頭的奇洛教授。

      最後,大家鬼哭神嚎的唱完校歌,看著格蘭芬多那些歡快的小獅子,我由衷的感到羨慕。

      「那麼,」從斯萊特林長桌的另一邊站起來一個黑色頭髮的高年級男生,「我是斯萊特林級長卡爾·瑟斯,所有新生請跟我來。」

      瑟斯級長帶著新生們穿過了曲折的走廊,向地下走去,斯萊特林的公共休息室位於學校湖底,我們在一面濕漉漉的空白石牆前停下,「往後出入休息室都必須說出口令才能通過。」瑟斯級長說,「純血。」然後隱在牆壁後面的門就應聲而開。

      斯萊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雖然位於地底,但休息室並沒有想像中陰暗潮濕,高高的天花板是水晶雕刻的透明半圓,可以看到頭頂上粼粼的波光,牆壁是由黑色的哥特式大理石砌成,在華麗的桐色吊燈下居然閃爍著如夜的光輝,大廳四周擺放著黑色的皮質沙發,桃木色的鑲嵌銀質的桌子擺設在旁邊,直立式檯燈就站在桌子邊散發出幽幽的綠光,一座巨大且雕刻精緻的壁爐劈劈啪啪地燃燒著,壁爐的火光映得大廳中央新生們的臉忽明忽暗。

      不久,熟悉的黑袍滾滾而來,斯內普教授冷冷的掃視我們,新生們在他的視線底下都瑟縮了一番,「一個斯萊特林,高貴、權勢、抱負、責任感,我並不指望你們為學院加分,但我要在這裡奉勸各位,作為一個斯萊特林就需要謹守斯萊特林的規矩,注意分寸。斯萊特林不允許像一個格蘭芬多一樣魯莽,在動用你們的肉體力量之前,我希望,」他扯扯嘴角,「你們能先使用你們脖子上的東西。」

      新生們被蛇王的毒液噴的瑟瑟發抖,等到蛇王走後,被凍結的氣氛才逐漸活絡起來。

      「我們的院長是教授魔藥的斯內普教授。希望你們不要做蠢事,使壞心眼我不管,只要你不被抓到,這就是斯萊特林的規矩。如果因為你們之中的任何人,做出讓斯萊特林被扣分的事情,那麼我希望你最好做好了承受整個斯萊特林的怒火的準備。」瑟斯級長說,「開學頭一個星期,會有學長幫你們帶路,待會兒我們會發下學校的簡易地圖給你們,你們最好盡快學會自己看地圖,斯萊特林不接受因為可笑的遲到而被扣分。」

      幾番訓導後,女級長優雅的從一旁的皮沙發上站起來首次發話:「我是女級長米莉森·布雷托,接下來分寢室,男生的寢室在左邊,女生的在右邊,在這裡我得聲明一次,請不要妄圖進入異性宿舍,霍格沃茨的男女宿舍施過咒語,請各位謹記,免得受傷。」布雷托級長撥了撥淺棕色的頭髮,「女生隨我來。」

      因為擇生條件嚴苛,斯萊特林的人數遠不即其它學院,因此,很幸運的,小蛇們的寢室為兩人一間,不用像小獅子那樣擁擠,大家可以擁有足夠的生活空間。

      我被留到最後,布雷托級長帶我到一扇有些老舊的門前面高傲的說:「麥克唐納小姐,我想妳不會介意自己睡一間,畢竟……」沒有人想當我的室友。她橫了我一眼,決定不把接下來比較難聽的話說出來。

      我圓滑的點點頭,和布雷托級長道謝,然後就開門鑽進屬於自己的寢室。

      我彷彿看到縮小版麥克唐納莊園。

      哭喪著臉,看著破舊而且堆滿灰塵的房間我忍不住這麼想。

      不過好消息是,在麥克唐納莊園我因為是未成年巫師,魔法界規定未成年巫師不得在校外使用魔法,所以在沒有家養小精靈的情況下,我得親自動手打掃,但在霍格沃茨,我更願意揮動我手中魔杖來改善現在的狀況。

      我的清理一新在徹底打掃過後變得爐火純青,我忍不住很無聊的猜想清理一新這個咒語應該每年學期初都會榮登霍格沃茨學校師生愛用魔咒排行榜。

      房間乾淨以後,我突然驚覺自己渾身冒著冷汗,手腳無力,即使在麻瓜世界長大我也知道這不是一個正常狀況,不知道哪裡出問題了,虛弱的看了一眼房門,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力氣和勇氣走到外面求救,只感到眼前一暗我就昏了過去。

      醒來之後,我已經被送到城堡二樓的醫療翼,龐弗雷夫人見我醒了先替我做了全身檢查後點點頭,拿了一瓶魔藥給我要我喝掉。

      「小可憐,妳的魔力被用光了。」龐弗雷夫人愛憐的說,然後拍拍我的手,「喝掉這瓶魔藥就可以下床了。」

      我乖乖喝掉魔藥,然後用力的皺起眉頭希望這能減緩魔藥的苦味。

      「麥克唐納小姐,」哦,不,我認得這個從牙縫裡擠出來的聲音,我渾身一抖差點把空的魔藥瓶給丟了,斯內普教授從門外走進來,一臉陰惻惻的搶過魔藥瓶接著說,「妳到底做了什麼把自己給榨乾?嗯?一個人,在自己的房間裡。」

      「唔、噢、我……」我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熱,「……我用了幾次清理一新。」

      「清理一新!」斯內普教授的聲音高了幾許,「小小的清理一新讓麥克唐納小姐的魔力乾枯?我是否可以檢查麥克唐納小姐的魔杖?」看樣子斯內普教授不太相信我說的。

      我瑟縮了一下,乖乖的把魔杖交出去。

      最後,斯內普教授冷著臉把魔杖還給我:「今天晚上八點,來我的辦公室。」

      「是、是的,斯內普教授。」

      最後離開醫療翼的時候,我看到斯內普教授和龐弗雷夫人在講話,四隻眼睛轉也不轉的打量我。

      我幾乎是奪門而出,希望斯內普教授晚上不要把我塞到鍋裡煮。

      我回到寢室換了身衣服,昨晚什麼事情都沒完成就暈過去,導致現在所有的行李都還收在行李箱裡面,內心有點悲催的打開行李掏出課本,所有東西被四散在地上,抓過今天要用的書以後,我就急急忙忙的衝出門,一路小跑步的離開斯萊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還好這一路都空蕩蕩的沒碰上任何小蛇,否則我這種不合乎斯萊特林的走路方式肯定引來一堆白眼。

      我已經錯過早餐時間,抓著簡易地圖我直接衝到變形課教室,大部分的學生都已經到教室了,我很自知的選了教室角落最後排的位子坐下。

      變形課是小蛇和小獅子和班,教室吵的像大雜鍋似的,兩邊學院的學生正在互相挑釁,互扔眼刀。我注意到亂哄哄的教室裡出現了一隻花斑貓,牠靜靜的坐在講台中央的講桌上面盯著底下的學生。

      我想起來原著裡的第一堂變形課,這隻花斑貓肯定是麥格教授的阿尼瑪格斯,於是我挺起胸,乖乖的打開《變形術新手指南》當一個好學生。

      果不其然,麥格教授在上課鈴響後安靜的變回一身暗紫色長袍帶方邊眼鏡長髮盤的一絲不亂的嚴肅女巫。

      台下的學生們一同抽氣,然後在看到麥格教授把講桌變成了一頭豬後我甚至聽到嗚咽聲,我忍著笑,開始享受起這堂課。

      「變形術是你們在霍格沃茨課程中最複雜也是最危險的法術。任何人要在我的課上調皮搗蛋,我就請他出去,永遠不准他再回來。我可是警告過你們了。」麥格教授嚴正警告。

      可惜我愉快的心情只持續到麥格教授要我們把火柴棒變成針。

      我試了大概二十次,可是那跟該死的火柴棒一動也不動,其它同學即便變形不成功,也能讓火柴棒點燃或是彎頭,而我的火柴棒卻永遠只是個火柴棒。我哭喪著臉煎熬的等待下課,然後準備離開教室。

      「艾比!」有人在教室外面喊住我,是哈利、羅恩和赫敏。

      「哦,嗨!」我露出微笑,「赫敏妳真聰明,剛才回答問題替學院加了分呢。」

      赫敏在我的稱讚下臉上浮現出微微羞澀,然後接著問我:「艾比,妳在斯萊特林還好嗎?」

      我聳聳肩:「我今天早上剛從醫療翼回來。」在他們三個驚呼聲中,我連忙補了一句,「因為我自己把魔力用光了。」

      說到這裡,我忽然頓了一下。我明明是在自己寢室內昏倒的,為什麼會被送去醫療翼?

      「我們一早就聽說有學生被送進醫療翼,原來是妳!」羅恩說。

      太好了,原來我還成了早晨話題呢。我露出苦笑。

      哈利從口袋裡掏出一顆巧克力遞給我說:「希望妳好些了。」

      我心懷感恩的收下後,和他們三人道別,趕著接下來的課。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