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麥格教授帶我穿過破釜酒吧,來到英國魔法界最繁華的商業街道——對角巷。

      車水馬龍的街景,流動的人群和不同款式的巫師袍讓我大開眼界,這和以前在電影院看到的完全是天壤之別,我難得的笑了,發自內心的。

      帶著前世記憶過生活並不輕鬆,尤其是在孤兒院,我很容易區分大人是不是在說謊,因為我是孩子,他們總是以輕蔑的態度來哄騙我,但就算知道那是謊言,我還是得假裝相信,我知道在這種環境下,獨特並不好。所以我隱藏自己,順著所有人,讓自己看起來軟弱無用,別人從我身上得不到任何好處,也就不會花費力氣來傷害我。

      當我在愣神回想著今生的過往,我沒有注意到一個黑髮男人捲著滾滾黑袍大步流星的穿越人群直抵我和麥格教授面前。

      「啊,西弗勒斯!」麥格教授顯然沒注意到眼前的男人黑著一張臉,不然她怎麼能如此輕鬆自然的和對方講話呢。

      「這位就是艾比•麥克唐納小姐,」麥格教授把躲在她身後的我推了出來,「艾比,這位和我一樣也是霍格沃茨的教授,西弗勒斯•斯内普,之後斯内普教授會是妳的領路人,我接下來還得去接另一個孩子。」

      語畢,麥格教授和斯内普教授點點頭後離開了。

      我低下頭雙手交握擺出一副可憐相,斯内普教授看起來心情很惡劣,他瞪著我:「我假設麥克唐納小姐的腳沒有問題,我們可以走了嗎?」

      雖然記憶中斯内普教授本來就是用這種冷嘲熱諷的華麗腔調,但我還是忍不住一個激靈。

      我很是吃力的跟在大步走的黑袍後面,一面想麥格教授應該是去接格蘭傑,一面又想著那為什麼最後負責我的是斯內普教授。

      斯內普教授直接帶我來到古靈閣,我們穿過了金色和銀色的兩道大門,要不是我還記得前頭帶路的人是誰,我肯定會在門外花一點時間看看門上的漂亮字體寫些什麼。

      穿過第二道銀色大門進入寬敞的大理石廳堂,大約百十來個妖精坐在長櫃檯後面往大帳本上登記。第一次看到妖精,我忍不住露出好奇的表情引來了斯內普教授的冷哼,我嚇得收回表情,又開始低頭看自己的鞋子。

      「麥克唐納小姐,我不覺得妳的鞋子有什麼值得妳這麼仔細研究的。」斯內普教授冷冷的說,逼得我只能抬頭看他。

      「斯內普教授,您為什麼帶我來這裡呢?據我所知這裡是巫師銀行,我是從……我沒有錢的……」我把孤兒院這三個字用力吞回去,然後慘淡的說出接下來的話。

      「如果麥克唐納小姐有足夠的耐心願意等我把話說完,那麼就不會有這麼愚蠢的問題了。」他毫不保留的批評我,我瑟縮了一下脖子,下意識又想低頭去找鞋子看。

      斯內普從衣兜裡拿出了一把金色的鑰匙:「麥克唐納小姐,這是妳的母親留給妳的。」他低頭看著我,把它放到我手上,「這把古靈閣的金庫鑰匙是屬於麥克唐納家的,妳的家族所有的財產都在裡面,請妥善保管。」

      我愣愣的看著手裡的金鑰匙,上面刻了623這三個數字,不待我激動完,他就把我推向一個空出來的櫃檯前。

      在斯內普教授的示意下,我把鑰匙拿給櫃檯上的妖精,妖精看鑰匙,又看了我一眼,點點頭,說了句請跟我來。

      我們乘坐一輛沿著小鐵路而行的小推車到達編號623的地下金庫,妖精用我的鑰匙為我開啟了金庫的大門,當我進入到麥克唐納家族的金庫,我深深的為我以前拮据又三餐不濟的生活沉痛了一下,先不說在木桌上堆成小山丘的金加隆,還有很多連眼拙如我都看得出來非常珍貴的魔法物品成堆成團的擺放。

      我先彎腰撿了腳邊的兩枚加隆,然後無辜的轉身看向站在我身後的斯內普教授說:「教授,我想我需要一個袋子。」

      斯內普教授像是忍受著極大的侮辱,紆尊降貴的借了他的空間袋給我。

      我覺得他不會和我要回空間帶了,一時之間我居然分不出這是不是件好事。

      之後我們去了派特奇坩堝店買了上學要用的坩鍋,然後又去了奥利凡德魔杖店,我的魔杖是十又四分之一英吋,冬青木,龍心弦,彈性柔軟,奥利凡德先生看到我很激動,在問候和關懷的雙重夾擊下,我不禁對這位熱情的老先生產生一些好感──從對話裡我能感受到,他真的很高興能再看到麥克唐納的後裔出現。

      離開奥利凡德,我們去麗痕書店買齊書單上的書,接著前往就在隔壁的摩金夫人長袍專賣店買上學要用的長袍。

      進去的時候摩金夫人正在招呼一位鉑金色頭髮的男孩,摩金夫人是一個身穿紫紅色長袍的,矮矮胖胖、笑容可掬的女巫,儘管鉑金男孩一臉高傲的站在小檯子上,看樣子準備仗量身材,摩金夫人還是很熱情的招呼著。

      我和斯內普教授踏進店裡,引來了摩金夫人和鉑金男孩的注意,可奇怪的是,鉑金男孩一看到我們,他忽然收起了那不可一世的表情,背脊打直,我發誓我甚至看到他暗暗打了個激靈。

      「教父,您怎麼來了?」鉑金男孩跳下小臺子,快步走過來和斯內普教授說話。

      隨著鉑金男孩的靠近,我忽然想起來他可能是誰了:鉑金頭髮,不可一世,教父。總結三個關鍵詞,我敢用我身上的所有金加隆打賭他絕對是德拉科•馬爾福。

      斯內普教授推了我一下,命令道:「德拉科,帶她買完長袍。」

      說完,又橫了我一眼:「我希望妳不會讓我等太久。」

      為什麼斯內普教授總是能把禮貌的句子說得讓我會打寒顫呢?

      我和馬爾福大氣也不敢喘一下的目送黑袍滾滾而去,等到黑袍出了店外,馬爾福的視線便落在我身上,他僥有興致的打量我,又擺回他原先有的傲慢神情,彷彿前一刻跟著我一起打哆嗦的孩子不是他似的。

      「我沒看過妳,如果我假設妳也是一個純血的話……」馬爾福拉著貴族特有的長音,「畢竟,妳和我教父一起來。教父從來不帶一年級新生。」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我也是純血巫師,那麼舉辦過無數次也參加過無數次宴會的馬爾福應該多少看過我,可惜他一點印象都沒有,而我又好死不死和他偉大的教父一同出現,畢竟他的教父可不是什麼人都會搭理的,可真是頗令人驚訝。

      如果我現在告訴他我是麻瓜種他會不會打我?

      我避重就輕的報上我的名字:「艾比•麥克唐納。」

      看著馬爾福的表情我猜想他正在他的腦子裡面搜尋麥克唐納的個姓氏的任何資料。

      最後他似乎一無所獲,不過也打定主意我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不然沒見過人也會聽過這個家族的姓氏。老實說,看馬爾福記不起麥克唐納是哪個家族我有點失望,不過只有一點點,我發誓。

      「好吧,麥克唐納,我帶妳選需要的衣服。」最終,即便我的地位不高,馬爾福還是帶著我挑起衣服——畢竟這是他的教父交代的事情。

      馬爾福幫我選了7套巫師用的長袍和校服,總共14套,然後我只要保持抬頭挺胸的樣子以及忍受店裡那把過分活躍的尺子,量完尺寸後我很快的拿到適合自己的袍子,告別摩金夫人後離開。

      斯內普教授看到我大包小包的把14套衣服艱難的抱在手上臉色就變得非常難看,他二話不說走過來在我的衣服上施了一個縮小咒,讓我把衣服放進口袋——就像對付我們從麗痕書店買來的書那樣。

      馬爾福告別他的教父去和他父親會合。

      最後,本來是要直接離開的,可是在我不小心看到購物清單上寫的,學生可以自由攜帶一隻貓頭鷹、蟾蜍或貓。於是在我謙卑的請求下,斯內普教授帶我來到咿啦貓頭鷹店裡選貓頭鷹。

      對白色有偏好的我選了雪鴞,店員笑著把店內最後一隻雪鴞賣給我的時候還跟我說,半小時前有一個巨人買走了另一隻,兩隻雪鴞是姊弟,我買走的是弟弟。我忍不住想,該不會是哈利波特手上的那隻吧?

      我把我的雪鴞取名叫奈特。

      我原本以為買完清單上的東西,斯內普教授會帶我去旅館住下直到開學,可是當斯內普教授帶著我使用幻影移形,我的眼前出現的是一座莊園,廢棄的、麥克唐納莊園,我的家。當然,我怎麼沒想到呢,一個擁有精緻徽章、和堆滿金庫的金加隆的家族,怎麼可能會沒有一座莊園呢。

      忍著因為幻影移形的不適感和嘔吐感,我忍不住抽抽鼻子,差一點發出嗚咽聲。

      斯內普教授垂著眼,似乎沒看到我的怪表情。

      我們穿過荒蕪的花園,踏上風化嚴重的門廊,推開早已腐朽的大門,迎接了撲鼻而來的灰塵,我有些傷心的看著這座無人的莊園心中感到一陣淒涼,斯內普教授見我站在大門口滿臉菜色,不由分說越過我踏進屋裡,他巡視了一下一樓的慘況,然後回到我身邊。

      「如果麥克唐納小姐哀傷完,是否可以請妳收起妳那巨怪的表情。」看樣子一樓其它地方顯然也不太樂觀,不然斯內普教授為什麼心情看起來更不好了?

      「教授,我真的得在這個地方睡嗎?」我哆嗦著問,「也許我可以去找一間旅館住到開學?」

      「也許,」斯內普教授挑高眉毛,一臉輕蔑的看著我,「但是如果麥克唐納小姐有注意到的話,這個莊園的名字是麥克唐納。」

      我愣了愣,忍不住正視眼前的這個巫師。

      他在用他的方式告訴我,我是一個什麼人,我需要負起怎麼樣的責任。

      我對自己說過的話感到一陣臉紅,我羞愧的看著自己的鞋子,聲若蚊蠅的說:「斯內普教授謝謝您。」

      斯內普教授瞥了我一眼,轉身拂袖而去,看著那黑袍滾滾的背影,心中還是充滿感激。

      接下來就是沉重的掃除的工作,我推開莊園裡的每一扇窗戶,拉掉滿是灰塵和破損的厚重窗簾,掃過一樓大廳和二樓臥房的地板,最後在拖濕等乾,忙完這些粗活天色已經暗下來,我感到有些餓了,可是這裡沒有任何食物令我愁眉不展,我關上擦過的窗戶和大門,點亮大廳裡的壁爐,讓室內溫暖,一個人坐在壁爐前的地板上發呆。

      我居然睡著了。

      等我醒來,壁爐的火還劈啪燒著,但當我聽到樓上有聲音,心中頓時警鈴大作,手上抓過掃把小心翼翼的往樓上走去,大理石的地板赤腳踩起來不會發出聲音,我相信不管是誰在樓上絕對不會發現我上樓了。

      轉到二樓房間,透過半掩的木門裡可以看到一件黑袍子。

      黑袍!

      一個激靈我推開房門,斯內普教授看到手持掃帚的我臉色變得和他的袍子一樣黑,他停下剛才揮舞魔杖的動作,從牙齒縫裡擠出話來:「如果麥克唐納小姐脖子上的東西還在的話,是不是可以停止妳那可笑的姿勢,放下妳手上的掃帚呢。」

      我敢打賭我是史上放下掃帚放的最快的女孩。

      冷靜過後我發現這間臥房變得很乾淨,床單是新的,床頭上還放了柔軟蓬鬆的整頭,牆壁上的金色燭台也像嶄新的一樣發亮,落地窗上掛了深藍色的絨布窗簾,看起來非常的典雅。

      「收起妳那巨怪似的笑容!」斯內普教授罵道。

      「斯內普教授謝謝您!」我頓了頓,決定再說一遍,「非常謝謝您!」

      斯內普教授在拿出為我帶來的晚餐後離開了。

      心懷感恩的吃過晚餐,我站在新臥房的連身鏡前面,鏡子裡出現的是一個瘦弱蒼白的11歲女孩,有一頭棕色的長髮和深藍色的眼睛,有些營養不良,我在孤兒院裡面沒受到太多的委屈,但事實上,孤兒院的狀況其實非常的不好,老院長傾盡全力的在餵養我們,但是這個時代下的大環境非常惡劣,即便是像我一樣的孩子也不是三餐總有著落。

      我從口袋裡拿出徽章看著出神。如今麥克唐納這個姓氏對我有了全新的意義,我想這個世界上可能只有我姓麥克唐納,看到莊園變成這個樣子就可以知道,不知道我的父母為什麼不在了,但是我知道他們走的時後肯定很匆忙,因為家裡的傢俱都沒有封上白布防塵,又或是他們是突然死亡?可是到底有什麼意外會讓一個古老的巫師家族在一夕之間成為歷史?

      我打了一個寒顫,我想到了黑魔王。

      停止了猜想,我走到房裡的浴室去扭開水龍頭,結果出乎意料的湧出熱水,我再一次心懷感恩的謝謝斯內普教授。

      之後我的三餐是靠貓頭鷹送來,我很努力的留在家裡掃塵除垢,很多舊傢俱都被我淘汰掉了,然後我學會用奈特寫信郵購,買了一張可以放在壁爐前的新沙發和咖啡桌。

      餐廳裡的餐桌擦乾淨後還挺好,我把它留下來了,基本上我實在不喜歡丟掉家裡原本有的東西,因為我總是幻想著父母曾經使用過的樣子。

      有一件事很重要,那就是我開始閱讀起魔法書,我說的不是霍格沃茨的課本,我說的是麥克唐納家族的魔法典籍。

      我在二樓和三樓暗門裡各找到一間書房,前者應該就是麥克唐納家族的書房,後者則是麥克唐納家族比較深入且黑暗,不太適合見光的書籍。

      我在二樓書房裡選了幾本魔咒書和魔藥書來看,三樓的那些我很自知的沒有去碰,即便我好奇死了那些書本。

      一個禮拜過後,我迎來了霍格沃茨開學日。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