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被伸張的正義

第二章

      羅墨心將餐盤上的一杯咖啡移動至透明玻璃桌上,「小姐,這是你點的卡布奇諾。」接著拿起桌上的帳單標記了下,便轉身離去。

      忽然,他撇見了角落坐著一位身穿西裝的男人。那個人沒有動作,且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就只是冷著一張臉坐在位置上。

      歪了歪頭,羅墨心向男人坐著的那桌走去。

      「先生?」羅墨心試探性地叫著。

      男人並沒有理會他。

      「先生?」羅墨心微微提高音量。

      男人還是看著前方,不為所動。

      「先生──」將說話的聲音放大到兩人交談間的最大限度。

      男人有了反應,轉過頭來望向羅墨心,語氣不帶起伏的問道:「有事嗎?」

      羅墨心扯了扯嘴角,刻意維持住嘴角邊的微笑,「先生還沒點餐吧?必須先消費才能在店內用餐喔!」將桌子旁邊的菜單抽了出來,擺在男人面前。

      「點餐……」男人望了望桌上的菜單頓了頓身子,「抱歉,我並不知道。」接著便拿起菜單自顧自的閱讀了起來。

      早晨的咖啡廳客人不少,四起的聊天聲更是令人愜意。飄散整個咖啡廳的咖啡香勾引著嗅覺,就算是混合各種不同種類咖啡的味道還是十分吸引人。

      ──但羅墨心可沒心情享受這些。

      他已經站在男人面前十來分鐘了,而他竟然就這麼盯著菜單看了十來分鐘。

      「先生,還沒好嗎?」羅墨心有點不耐煩了。

      男人則是沉思了下,接著望向羅墨心,「有什麼可以推薦的嗎?」

      霎那間,羅墨心那溫柔善良的心裡掀起滔天巨浪,滿腹子的怨念不知從何發洩。這傢伙竟然看了十幾分鐘的菜單,接著在問他說「有什麼可以推薦的嗎?」這真是太差勁了!

      「找不到自己想要的餐點嗎?」強硬的使自己說出溫柔的語氣,羅墨心的臉有些扭曲。

      「是的,我認為我應該要喝杯咖啡。」男人將菜單翻開,推向羅墨心,「但是你們店裡的咖啡竟然有這麼多種,咖啡不就是咖啡嗎?這樣會讓我不知道該選哪一種。」

      ──土包子!

      ──暴發戶!

      ──穿西裝的土包子暴發戶!

      羅墨心在心裡爆了粗口。

      忽然,一陣溫柔的聲音傳了過來,「就算它們都是咖啡,但是不同的烘焙方式及不同的種植地區,產生出來的咖啡口味都會大不相同喔!」

      聽到聲音的羅墨心迅速回頭望向發聲源,才發現老闆已經走到離他們不到幾步路的地方了。

      葉羽丰端著餐盤走了過來,「若是你找不到自己想喝的咖啡的話,那麼准許我推薦您菜單上還未放上的新口味。」說完,接著將餐盤上的咖啡端往桌子上擺放。

      男人沒有講話,面無表情地望著葉羽丰。

      「若是你沒有什麼特殊需求的話,就請你好好享受這杯咖啡吧!」葉羽丰熟練的拿出口袋中的紙張,在上頭作了標記後放到男人的面前,「要離開時再到櫃台結帳即可。」接著便使了眼色要求羅墨心跟著他離開。

      「老闆,你認識他?」羅墨心跟在葉羽丰的後頭問道。

      「嗯……不認識。」葉羽丰想了想後回答。

      羅墨心覺得奇怪,為什麼認不認識一個人還得用「想」的才能回答。不就是見到第一眼就能夠清楚的事嗎?

      「我還以為你們認識呢!」羅墨心說著,回到前台後續道:「對了,老闆你剛剛超霸氣的!」接著雙眼戴上少女星星眼及崇拜的語氣說著,「你就這樣帶著霸氣走了過去,端了一杯咖啡給客人後就成功退場!真是太帥了!」

      「別鬧了。」葉羽丰沒有陪羅墨心聊天,「去送六號桌的餐。」接著轉過身來忙自己的事,不再理會羅墨心發出的任何聲音。

      拿起餐點後,羅墨心便快速的前往六號桌。當然,再送餐的過程中心裡是有抒發一些對老闆冷淡態度的話語。

      成功將餐點送上桌後,羅墨心便望了望角落的男人。

      他正拿著老闆推薦的咖啡啜飲著,那咖啡應該就是他早上喝過的那種新口味。而男人除了在喝咖啡外眼神還注視著某處,羅墨心覺得奇怪,便隨著男人的視線看了過去。

      他正注視著老闆……嗯,這似乎有點詭異。

      轉過身子,羅墨心發現別桌坐了新的客人,接著便起身走過去準備進行點餐。

      忽然,一個不注意,他便撞上了肉牆。

      摔倒的碰撞聲和餐盤的碎裂聲是在同一個時間傳出來的。在天旋地轉過後,羅墨心才發現自己被撞到在地,他踏揉著有些疼痛的屁股抬起頭來望向擋住他的始作俑者。

      「抱歉……沒事吧?」高易竹面無表情的說著,接著將手伸向羅墨心,似乎是要羅墨心拉住他的手站起來。

      看了一下高易竹那肌肉緊繃的臉後,馬上又聯想到那位讓他罰站十幾分鐘的男人。接著羅墨心愣了楞,便在心裡咒罵了一聲……

      ──靠!都是面癱男!

      *

      「有受傷嗎……」高易竹抓了抓頭,「很抱歉,我一個不注意就讓你摔倒了。」

      這是他將羅墨心攙扶進休息室內的第一句話,在這之前兩人都是沉默著的。

      他和羅墨心不常說話,兩人之間有隔閡,這隔閡似乎讓羅墨心不太喜歡自己。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羅墨心對他的感覺好像十分反感。

      「沒事。」羅墨心不帶感情的回答,與平常活潑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皺了皺眉頭,高易竹心情有點不好。

      今天這事是他的錯,他因為沒有注意好站在他前面的羅墨心,就這麼與他撞了上去。因為體型的關係,他沒有出什麼事,反而是羅墨心,就這麼一屁股摔在地板上,連手上的餐盤都翻倒在地。

      但他都已經在第一時間道歉了,這人怎麼還是對他態度怎麼還是這麼差?

      在整間店裡,羅墨心對大家都是非常友善的,但只要一看到他,臉色馬上一百八十度轉變,弄得好像他和他有仇一樣。

      想到這裡,高易竹的臉變黑了起來。

      「謝謝你……」

      一道聲音傳進了高易竹的耳裡,才剛擺出的黑臉馬上回復,「什麼?」他有些聽不清楚剛剛那段聲音要表達的意思。

      「我說……」轉過頭,羅墨心微微嘟著嘴,「謝謝你!」

      一臉不爽卻又強迫自己講出話來的樣子直擊高易竹的心頭,他愣了愣,下一秒便笑了出來。

      「嗯……」用著低沉的聲音答覆,眼底眉間滿是笑意。

      接著他面前的人便傻了傻,下一秒便爬起身子慌亂地離開了休息室。

      「你快出來,我們還要繼續工作!」

      這是他在奔出休息室留下的話。

      高易竹嘴角邊的弧度似乎又重了一些。

      *

      從休息室內奔了出來,羅墨心的心臟還在急劇跳動著。

      他被扶進休息室後的十分鐘,兩人便用著「大眼瞪小眼」的動作充分運用了這段時間,直到高易竹講了第一句話後才使休息室內出現人聲。

      結果他才回答高易竹的問題,過了幾秒後,他的臉色竟然越來越差,面癱臉就這麼變成了大便臉,這叫他該如何是好?

      於是他們又僵持了幾分鐘,直到他受不了了,他便對高易竹說了禮貌性的道謝。接著,眼前便出現了他這一輩子都沒想過自己能夠見到的畫面。

      ──高易竹對他笑了,那個世界第一面癱男就這麼對他笑了出來。

      他凌亂了,面癱男的笑容讓他風中凌亂。

      說真的,高易竹笑起來的表情不難看,反而還十分的帥氣。但他一天到晚卻只擺著「無表情」的面癱臉見人。不是自己要疏遠他,而是他這樣真的不好親近,而且他說話的語氣也非常的冷淡,不知道在惜字如金什麼。

      ──這就構成了他不喜歡高易竹的一大原因。

      其實高易竹做人並不壞,他也知道高易竹常常會在他不注意的時候幫他做一部份的工作。他很謝謝他,但每次想主動攀談,那傢伙卻只會轉過頭來冷冷地望著他說:「你要做什麼?」這叫他怎麼和他交流?連講話都有問題了,交流更是不可能的吧?

      而高易竹今天的表現是真的顛覆了他的想法,其實這樣感覺還不賴。以後應該要叫高易竹常笑才是,要不然他一定會悶出心病來的。

      「咦?小墨心,你怎麼站在這裡?」莫笙秋問道,向他走了過來。

      羅墨心迅速整理了心情,笑著回答,「沒什麼,準備要去前面繼續幫忙。」

      「喔……」莫笙秋點點頭,續道:「聽說你在外面摔了一跤,有沒有受傷啊?」

      聞言,羅墨心便揮了揮手表示沒大礙,「才摔個一跤,怎麼可能會有什麼傷害呢?我又不是花瓶,可沒有這麼脆弱!」

      莫笙秋笑了出來,拍了拍羅墨心的肩膀,「那就快去幫忙!老闆一個人又要顧前台又要送餐,很忙的!」

      「是!我馬上去!」大聲呼喊後,羅墨心便加快腳步前往前台。

      *

      「中午的咖啡廳,是地獄」──羅墨心(咖啡廳外場服務生)。

      雙手端著餐盤,羅墨心穿梭在各桌之間,忙碌之中完全沒有喘息的機會。

      現在是正午,午飯時間。咖啡廳內還是一樣座無虛席,這景象是所有服務業都樂見其成的,但卻是所有的服務生最不想見到的。

      這間咖啡廳除了有提供咖啡和西式蛋糕外,還有多種「熱食」及「冷盤沙拉」於中午開賣,而掌管這兩道菜的就是廚房內的沒節操二人組。

      咖啡廳有個十分奇怪的營業時間,那就是早、中、下午茶。營業到晚間六點就結束,不做晚上的生意。一開始咖啡廳是營業到晚間九點的,熱食及冷盤都則是中午及晚上提供,那時候的「客潮」真的令他不敢恭維。

      早上人潮普通、中午人潮爆滿、下午茶人潮高峰、晚上人潮呈現爆走。而這樣的成長曲線剛好和羅墨心的疲累程度成正比,輕鬆、忙碌、疲勞、巔峰。雖然說店裡的營收可觀,但這樣的日益折磨,羅墨心都覺得他瘦了。

      是的,他瘦了。他本就是推廣快樂生活的可愛小民眾,現在竟然因為工作壓力及疲勞搞瘦了自己──不值得,真的不值得。但他也無從申訴,因為他那偉大的老闆似乎與他心心相印,每當他要開口抱怨的那一刻,一道高貴冷豔的目光就會直直的向他射過來,叫他不繼續工作也不行。

      他還清楚的記得那天,正義獲得伸張的日子……

      「老葉,我們必須『喬』好一件事。」

      低沉的聲音在打烊的店裡迴盪起來,在被客人搞得杯盤狼藉的「廢墟」中,羅墨心帶著淚光閃閃的眼眸看向發聲者。

      「說。」葉羽丰發出簡單明瞭的單字,繼續擦拭著手上的玻璃杯。

      看著葉羽丰的反應,龍悟也不拖泥帶水,「我就直說了吧!這工作量太大了。」

      霎時,羅墨心的心中數起了含苞未開的花朵。

      葉羽丰皺了皺眉,將手上的玻璃杯放了下來,「但這樣收入十分的可觀,月底的分紅應該可以分得更多才是。」接著拿起另一個玻璃杯,「有錢可以賺,夫復何求啊?」擦拭起手上的玻璃杯。

      聞言,羅墨心心中的花朵萎了幾朵。

      「不能這麼說!」龍悟覽過身旁的人兒,續道:「你知道做完一天的工作後,回家我們小倆口都不能好好溫存,不是他太累就是我沒力氣。這樣的生活我受不了!」

      話一說完,羅墨心心中僅存的花苞綻放了幾朵。

      「充實工作能夠強身健體,讓你一叫好眠。」葉羽丰放下最後一個玻璃杯,「過這樣的生活還不錯吧?平常你就是太縱慾了,才容易疲累。」接著擦起前台的桌子。

      「不接受!反正這工作量太多了,你千里迢迢請我和笙秋來,給我們的工作品質就是這樣?」龍悟回道,神色有點銳利。

      羅墨心瞬間覺得事情有了跳耀性的進展,本來枯萎的花蕊又瞬間直挺。

      「而且……」有些軟儒的聲音傳了出來,在龍悟懷裡的莫笙秋聲量簡直和螞蟻一樣小,「最近阿悟都有點快……不知道是不是工作太累的關係。」接著羞紅雙頰。

      咖啡廳裡頓時沉默,安靜到連針掉落都可以清楚聽見。

      嘆了口氣,葉羽丰停下手邊的工作,「好吧,所以你們想要的是怎麼樣的改變。」

      「取消晚上時段!」龍悟馬上接著說道。

      葉羽丰沒有多餘的躊躇,下一秒拍桌通過,「那從明天起,營業時間只有『早、中、下午茶』這三個時段,供應熱食餐點也只有中午時段,這樣如何?」

      「好!」龍悟及莫笙秋齊道。

      在一旁埋頭苦幹的羅墨心蕩漾了起來,心中的小花朵全部綻放,他覺得他的人生已經圓滿了。

      於是這個個營業時間就從那個時候開始調整成現在這種情況,羅墨心也覺得甘之如飴,但這也只是一開始。

      ──他怎麼覺得最近光做中午就會累得要人命?

      果然安逸就會放蕩是吧?

      嘆了口氣,羅墨心便繼續運送他的餐點。他用著餘光看向一旁的高易竹,這傢伙怎麼都沒有累的感覺,果然是自己老了嗎?

      殊不知他其實也才大高易竹兩三歲罷了。

      「羅墨心!」

      從前台傳來的呼叫聲,羅墨心馬上就認出那是老闆的聲音。於是他便快速地送完手中的餐點後加快腳步前往前台。

      「怎麼了?」羅墨心問。

      「裡面。」葉羽丰答。

      忽然,一滴冷汗從羅墨心的髮際流了下來。

      他抖了抖雙唇,有點無法承受事實,「又來了嗎?」

      葉羽丰用著溫柔的眼神看著他,在形狀漂亮的雙眼中透出的憐憫大於溫柔,「快快解決,他們還有兩桌的餐點還沒做好。」

      不敢違抗老闆的命令,羅墨心應好後便走到了後台的門前。

      「如果說中午的咖啡廳是地獄,那時的後台一定是處刑場」──羅墨心(可憐的咖啡廳外場服務生)。

      推開門,羅墨心告訴自己別驚慌,只要趕快解決掉眼前的問題後,他又能回到比處刑場還要好生活的地獄裡。

      「你再說一次,再說一次啊!」

      莫笙秋的尖叫聲傳進羅墨心的耳朵,震的羅墨心渾身雞皮疙瘩。

      「冷盤什麼的只是娘砲在做得,你看我做的熱食,多爺們阿!」

      龍悟的聲音傳了出來,那道話語充滿惡意及挑釁。

      幼稚──羅墨心在心裡罵著,但下一秒他直接凌亂。

      映入他眼簾的是兩個身影,嬌小的那位壓在高壯的那位之上,然後手上拿著尖銳物品抵著高壯那位的脖子,作勢要刺下去。

      嗯,好姿勢。羅墨心在心裡稱讚,但又馬回過神來。

      「靠!你們兩個這次是玩脫了吧?」羅墨心大聲的吼出來。

      似乎被突然而來的聲音嚇著,莫笙秋手上的刀具脫落,硬生生地與地板做了直接接觸,碰撞出金屬特有的鏗鏘聲。

      在與羅墨心對到眼的那一瞬間,莫笙秋的眼睛忽然變紅,下一秒眼淚便撲簌簌地落了下來。

      身旁一陣空氣掃過,那是莫笙秋奔出後台所留下的雲彩。

      室內只剩下羅墨心與龍悟,他們對往了幾秒,接著便撇開了視線。

      「你們這次怎麼鬧的這麼兇?」羅墨心走向桌子,將桌上的兩盤熱食端了起來。

      龍悟沒有說話,自顧自地開始做起了其他桌所點的餐點。

      羅墨心皺眉,沒多說什麼,接著便端著手中的熱時離開了後台。

      「抱歉。」

      低沉的聲音圍繞在室內,只可惜沒有人聽得到。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