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秋高氣爽真謂此時

      秋天,是個令人感到舒服的季節。要冷不冷的天氣,有時還會吹起舒服的微風,實在讓人好眠。

      今天,也是一樣的。做為一個好吃懶做且推廣快樂生活無憂無慮的小民眾,羅墨心當然是舒服地躺在床上享受從窗外吹進的秋風。

      啊──秋高氣爽可真謂此時啊!

      羅墨心翻了翻身子,抱著棉被調整了個可以讓他更加舒適的姿勢。這個早晨可以說是十分的完美,好季節、好天氣。但美中不足的是,床頭櫃上震動且發出鈴響的物品,若排除這個事物,那麼將會讓他更加快樂。

      羅墨心在心裡想著,心情不爽的睜了開眼,看了看四周後在緩緩閉上。

      窗外的陽光以灑進房內,代表著現在的時刻已經不晚了。通常這個時間會是上班族及學生通勤的時刻,但羅墨心不同,他早就脫離樂這兩個職業的範疇。現在他在一間咖啡廳內工作,過著十分自由的生活。

      雖然他提倡快樂生活無憂無慮,但也不代表他會坐等安樂死,也是要找個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就在他苦惱之時,這家咖啡廳就這麼拯救了他。

      當時他來應徵這家店時還在剛開幕的階段。那時人手不足,老闆也就沒問什麼就將他錄取了。也因為一些原因,老闆就將開門的工作交給了他。每天早上都是他負責將咖啡廳內的一切準備就緒,好讓開門時間可以準時。

      而這間咖啡廳的老闆也很大氣,就這麼讓他住在二樓的房間,讓他可以每天準時開門。基本上,咖啡廳是每天有有開啟,國定假日也是,所一年四季對他來說都是上班日。

      翻了個身,羅墨心勾起嘴角,想這麼香甜的睡過去。但床頭傳來的聲響卻使他不能繼續享受睡眠的樂趣。

      該死,為什麼在這樣風和日麗的天氣會有這麼煩人的東西?但仔細想一想,今天似乎是工作日……而工作日……

      「哇!」

      以九十度垂直折身的方式從床上彈起,羅墨心終於想到在床頭邊干擾他睡眠的物品要表達的用意。

      「天啊!時間不早了!」

      語畢,迅速翻了下床。羅墨心用著跑百米的速度衝向廁所,接著用著最快速的動作完成早晨的準備工作。刷的一聲便迅速穿上了工作服,碰的一聲打開房門便衝下了一樓。

      就在他踏上了一樓的第一塊磁磚那瞬間,一道香濃的咖啡味便飄進了他的鼻腔中。這苦中帶香且濃郁勾引人的香氣肯定是店長所煮出來的咖啡,於是他便踩著小碎步前往打卡簽到的地方,準備偷偷替自己寫上班時間。

      「啊?睡醒了嗎?」

      從廳台上傳來的男音重重的打散了羅墨心腦中的想法。聞聲,他面立刻站直身子,勾起最燦爛的笑容,回過頭來望向發生源,「老闆,天氣太好,一個不小心就這麼睡過頭了……真是抱歉啊!」

      「喔?是嗎?那麼就快去打卡吧!等等給你喝喝店裡即將上單的新品。」被稱作是老闆的男人邊作業邊道。

      「好的!謝謝老闆!」敞開微笑,羅墨心開始大步走著。

      「但遲到還晚開門,我還是會扣錢。」

      宛如神來一筆的「言劍」,瞬間打彎羅墨心的脊椎、一巴掌賞過他燦爛的笑容。就因為老闆的一句話,他便帶著陰森森的氣場來到了員工休息的小房間內。

      「嗚……雖然我是貪睡了些,但也不帶這麼殘忍的啊!」完成一系列的動作後,羅墨心便站在鏡子前調整自己的制服抱怨著。

      他的老闆叫做葉羽丰,有時候講話比較直接,但對他還是一比一的好,叫他不忽略前者也不行。個性溫柔……在大部分的時候是溫柔沒錯,但對事情的執著無人能比,所以說他今天睡過頭肯定不是扣錢就可以簡單解決的。

      嘆了口氣,羅墨心整身離開休息室。

      「啊……」

      這時候門被推了開來,有個高了他兩個頭,面無表情的男子走了進來。

      好啦,是他矮不是這人高。雖然他已經成年,但一百六十五公分的矮個子卻成他十分沒自信的主因……

      但沒有人可以用矮來取笑他!因為他從不在意自己身高的問題!

      ……好吧,他是有點在意啦。

      「早、早安!」雖然與男子擦身而過,但他卻還是禮貌性地回頭道早安。

      沒有任何的回話,男子緊著一張臉自顧自的開始準備起來,完全沒把羅墨心的話當一回事。

      「呃……早安啊!」放大音量向男子道早,羅墨心怕他沒有聽到自己的話。

      就算音量已經放大到算是大聲了,但男子卻還是沒有任何回應,這讓羅墨心有點尷尬。但這情緒沒有持續多久,馬上就變成了些許的不爽快。

      「沒禮貌……」低喃,羅墨心結語後便回過身前往前台。

      「早安……」一振男音忽然從休息室內傳出。

      聞聲,羅墨心隨意回答後便加快腳步。

      哼,真是個不可愛的傢伙──他心想。

      這個沒禮貌的叫做高易竹,是個面癱男,和他一樣是外場服務生。年紀比他小,現在還在念大學。他在這裡也做很久了,差不多在他剛進這間咖啡廳工作沒多久後來應徵的。雖然和他相處也有些時間了,但這個面癱男就只會擺一張大便臉給他看,讓他在工作上常常無法與他溝通。

      「老闆!咖啡呢──」羅墨心走到了前台,放鬆身子半趴在櫃台上呼喊著。

      隨後,一位身穿圍裙且散發著溫柔氣息的男人從後台走了出來。

      「來了,在這裡。」將一杯飄散著濃郁香氣的咖啡擺在桌上,葉羽丰勾著嘴角輕柔的說著。

      「嗯……」羅墨心拿起咖啡嗅了嗅,思考了下便說道:「是深焙咖啡?」

      「答對了!」葉羽丰勾起淡淡的笑容。

      望見老闆的表情羅墨心便高興了起來。雖然說他對咖啡和茶點這類東西完全不了解,但在長期的耳濡目染及老闆逼迫性的教導下,他不深入也得懂皮毛。對於辨認淺中深焙和品嘗咖啡,這些是難不倒他的。

      「深焙咖啡是用烘焙最久的咖啡豆所製作而成的。」葉羽丰說著,舉起手來意示羅墨心喝下咖啡。

      輕嘗一口後,羅墨心勾起眉毛,眼裡眉間盡是誇獎,「嗯……因為深度烘焙,所以咖啡中的油脂化成了焦糖,煮出來的咖啡雖苦但卻回甘……是義式咖啡嗎?」

      葉羽丰稱讚性的給了個眼色,並答道:「因為深度烘焙最適合當作義大利綜合咖啡的咖啡豆,所以這種烘培法又叫做義式烘焙。」

      又喝了一口手中的義式咖啡,羅墨心接著說:「雖然味道濃郁,但咖啡因卻在烘焙的過程中越來越少。嗯……香濃又低咖啡因,不錯!」將玻璃杯放回桌上,看向葉羽丰,「這就是新產品嗎?」

      「是的。」葉羽丰回答,接著又問道:「還要喝嗎?」

      羅墨心搖搖頭,轉過身子走向門口,「先擱著吧?我還沒吃早餐呢!空腹喝咖啡傷胃啊!」打開店門,踏出了一步,「我去買個早餐!等等回來喔!」

      葉羽丰沒有回答也沒有制止,看著羅墨心離開餐廳後便將咖啡收進後頭的大冰箱內,接著便開始做起自己的事。

      就在羅墨心離開店裡不久後,高易竹便從休息室內走了出來。

      「羅……羅墨心呢?」高易竹一望見葉羽丰便直接問道。

      將放有蛋糕的冰櫃抽了出來,並拿起了幾個擺了數天的蛋糕,移到了特價區進行促銷。葉羽丰在完成作業後便回答:「他喔,去買早餐了。等等就會回來,找他嗎?」

      高易竹的臉上沒有表情,聽到羅墨心不在店裡的消息後便自行走到玻璃牆前,準備進行擦拭,「嗯,沒事,只是問問。」

      葉羽丰挑挑眉,並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店裡要推出新產品,你要喝喝看嗎?」葉羽丰邊操作著收銀機,做著前置作業。

      「先等等,我完成早上的工作後再喝。」高易竹邊擦著窗戶邊道。

      葉羽丰不易外,熟練的將收銀系統設定好後便走進後台,過了數秒後大聲道:「小昱和阿悟還沒來嗎?」

      回過頭對著後台的入口,高易竹大聲的回喊:「是的。」

      過了一下,葉羽丰便從後台走了出來,皺著眉頭低喃,「怎麼時間都這麼晚了,還沒來上班呢?」

      語畢,店門便被大力的推開。

      「啊啊啊啊啊──我遲到了!」

      從門口衝進一位面容清秀的男子,男子激動的向葉羽丰揮手打招呼後便跑進了員工休息室。而男子後頭跟了個看起來年紀不小且留著一搓鬍鬚的男人。

      「老闆早!」男人對著葉羽丰說著,不疾不徐的跟上了才剛跑進休息室的男子。

      「今天怎麼這麼晚到?」葉羽丰對著男人的背影說著。

      而男人則是舉起手來深了個懶腰,用著有些疲憊的語氣說著:「昨天那個小東西太熱情了,所以今天一起睡過頭了。」接著便走進休息室內。

      光是聽到這句話就知道昨晚兩人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葉羽丰也不過問,只是用著較大聲的聲音對著休息室的大門說著:「快快出來,等等來喝喝店裡要上單的新產品。」

      下一秒,休息室內便傳來兩聲應好。不過多久休息室便傳出了單放面的叫罵聲,發出聲音的那人則是第一個衝進休息室內的男子。

      搖搖頭,葉羽丰露出有些無奈的表情,接著便從後頭的冰箱取出剛剛羅墨心喝過的咖啡,「來吧,喝喝看味道如何。」

      高易竹剛擦完窗戶後便走向前台,連前台都還沒走到,葉羽丰便拿出了咖啡要讓他試喝。由此可知,葉羽丰對整個咖啡廳的一舉一動都掌握的十分到手。

      沒有露出訝異的表情,高易竹伸手拿起玻璃杯便喝了一口,「義式咖啡,深焙,煮咖啡時多加了焦糖增加甜苦香氣。」說完後放下玻璃杯,回過身前往工具間,「焦糖的量再減少些,有些蓋過了咖啡香。」

      聽到了令自己滿意的回覆,葉羽丰便又將桌上的咖啡放進了冰箱中,「好的,謝謝你的建議。」

      而高易竹並沒有出聲,自顧自地做起了羅墨心的早晨工作。

      看到這個狀況葉羽丰沒有表態,見怪不怪的伸了個懶腰,「嗯!也該開始營業了。」說完,便走到門口將玻璃門上掛著的小牌子翻了過來,讓「營業中」三個大字正對外頭。

      *

      走在人行道上邊走邊吃,羅墨心露出滿足的表情,填飽肚子什麼的最舒服了!

      除了手上正在被啃咬的土司麵包外,手臂上還掛著看起來沉沉的塑膠袋。塑膠袋裡面裝著的是其他種類的餐點,這是怕咖啡廳裡有人沒吃早餐所準備的。

      雖然說咖啡廳內除了咖啡以外還提供蛋糕或是一些比較精緻的餐點,但總不能早餐都吃這些吧?不會膩也會得病啊!所以呢,他便動了動他貼心的小腦袋,多買了幾份餐點要回去和同事分享。

      老闆和高易竹看起來都已經吃過了,而咖啡廳裡除了他們三個外還有其他兩個人──這兩個人分別是做蛋糕冷食的莫笙秋和西餐熱食的龍悟。

      這兩個人是跟著老闆一同開店的第一批元祖員工,因為要增加餐廳的餐點多樣性和食物的美味程度,所以請來的這兩位廚師都是一比一的好。

      莫笙秋的性格活潑,但卻能夠做出精美的蛋糕和冷盤沙拉,非常的厲害。最令人詬病的則是莫笙秋在餐廳裡工作的一大娛樂就是捉弄他,雖然有時候會被他搞到生氣,但他們倆個的同事關係卻沒有因此變差,反而還十分不錯。

      而負責西餐熱食的龍悟則是年紀超過三十歲的大叔,性格豪放不拘小節,很多事都是一笑置之,基本上算是個蠻好相處的人。

      平常來說,餐廳裡的後台就是他們兩個的「戰鬥」場所。

      一人活潑一人豪放的個性看似合拍,但卻常常發生爭執。而爭執的內容不外乎是一方嘲諷一方大罵,要不就是拳打腳踢,但兩人在吵架的過程中似乎都會有分寸,既不會傷到人也不會影響到出餐及工作。而老闆也不會去過於理會兩人的活動,有時候還會笑著在一旁看戲……嗯,怪恐怖的。

      「嗨!我回來了!」羅墨心推開玻璃門,走進咖啡廳內。

      本來空蕩的咖啡廳因為時間的前進零星坐了幾桌客人,也因為開始有了客潮,所以咖啡廳內的香氣變的更加濃郁。

      「回來啦?」葉羽丰用著餘光看著羅墨心,接著將手中的餐點轉交到高易竹手上,好讓他送餐點到客人的座位。

      而接過餐盤的高易竹則是冷冷地看他一眼,接著便轉過頭前往該到的位置。

      對於高易竹的面癱羅墨心早就習慣了,也沒做多餘思考,提起手中的塑膠袋便道:「我替小笙和阿悟買了早餐,他們應該遲到了對吧?」因為早上都沒看見他們兩人,所以他便自行解釋。

      葉羽丰點頭,並指了指後台,意示進入。

      羅墨心接過允許後便起身走向後台。

      身子越來越靠近後台的拉門,但卻沒有多餘的聲響,一切靜如止水,沒有任何波紋,而這樣的情況卻讓羅墨心皺了皺眉頭。

      莫笙秋和龍悟兩人雖然常常或因為口語或是意見不合大打出手,但兩人的關係也挺特殊的,而這特殊的關係卻讓他非常的退避三舍。

      他一直以來都是個思考純潔無憂無慮的男孩……至少自己是這樣覺得。而這兩個人的出現直挺挺的轟炸了他的三觀,讓他不相信也不行。退避三舍的原因則是不想被那兩人給同化。

      雖然心裡是這麼想的,但是他與那兩人的關係還是處的非常好,時常有說有笑,也沒有什麼爭執及歧視。但另他苦惱的是這兩人從來都不分辨場所,想做什麼就坐什麼,以至於讓他看到一些不該看的情景。

      「小笙、阿悟!我幫你們帶……」止語,羅墨心傻眼。

      對的,就是現在的這種情況。

      被呼喚的兩人就這麼大喇喇地在工作檯上擁吻,時不時還傳出水聲及低喘。而就是這種不看情況場合的親熱,讓羅墨心常常有被「視覺轟炸」的感受。

      似乎感受到了在一旁朱唇微張露出震驚表情的羅墨心,下一秒,莫笙秋便大力推看龍悟,「有、有人在看。」

      而龍悟則是斜眼望向還沒從驚訝中醒過來的羅墨心,輕笑了一下,將懷裡的人兒抱得更緊,「沒關係,他都見著幾次了,不會介意的。」

      前者的話羅墨心還沒有聽清楚,後者的話他卻聽的一清二楚。

      「什麼叫做『他都見著幾次了,不會建議的』阿?」羅墨心將餐點放在工作台上,摀住眼睛誇張的道:「我每次近來都要被你們這樣視覺轟炸,你們不覺得不妥我都害羞了。」

      他說的可是真心話,而這套發言在每次意外撞見親熱狀況時都會再說一遍。

      被壓在工作檯上的莫笙秋站了起來,將制服整理整齊,率先展開笑容:「你就不要介意啦!我們這麼相愛,這算好事好嗎?」說完,自行拿起桌上的餐點,吃了起來,「嗚……這是巷口的那家早餐店是不是?那老闆的手藝超好!」

      聽到莫笙秋這麼說,龍悟則低下頭咬了口莫笙秋手上的餐點,故作沉思,接著道:「嗯……手藝是不錯,但我的更好!」

      莫笙秋聞言,則嬌嗔:「貧嘴!」

      正在曬恩愛的兩人似乎忘掉在一旁的羅墨心,羅墨心著實感到凌亂,扯了扯嘴角後便自行倒退離開後台。

      而在前台的葉羽丰看著從後台默默退出的羅墨心,沒說什麼,直接傳喚,「快過來,八桌有餐點要送!」

      接收到了老闆的召喚後,羅墨心便趕緊接過了餐點送餐去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