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01 暖陽下的愛麗絲兔子。03

大太陽持續肆虐的午後吹過一陣陣熱風,撓得我煩躁的嘖聲連連,也順帶把回想中的思緒給吹回,那個假專業之名行報復之實的小舅舅每天親自或者吩咐他的助理來把我推出屋子曬太陽,時間到再推回去,講得頭頭是道實際上還不就是一個原因:

那幾天我讓他不好過了,現在他就要加倍還回來——

媽的,這什麼鬼島天氣,都幾月了還這麼熱!而且在這麼令人生煩的狀態下,我還得看著這堆讓人更煩的東西!

此刻我的腿上擺著一個個輕薄精緻的小本本,五顏六色甚至有的還帶著香水味兒,它們有個通俗的通稱,叫做「相親照」……

這都什麼時代了,而且你們不知道這年頭照片是最能唬人的嗎!

瞥一眼展開的本子上巧笑倩兮的臉,我已經記不起來這是我看到的第幾個類似的妝髮、類似的角度,連笑時嘴角上揚的弧度都相似得可怕,忍不住就讓人懷疑,到底這些人都去哪拍的照……或者我該說,去哪ps的?

就是在這樣的某個午後,我和那位小朋友遇見了。

「申晴光,申、晴、光——」

困難地往前挪一點,好讓我可以稍微彎腰和小傢伙對視;我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唸著,務求讓他聽得清楚明白。

只可惜我的滿腹用心,放水流……

「瓜?」

知道嗎,我那一瞬間覺得站在我眼前的不是個可愛的小男孩,而是個鴨子。

你除了「瓜」會不會發點別的音啊!我真的很有衝動想要這麼吼。

「晴、光。」不死心,我再試一次,特別咬重音,不知道哪裡來的堅持要他念對。

接收到我的堅持,小傢伙的回應也同樣堅定:「晴、瓜!」

我仰望天空三秒,決定放棄掙扎。

「那個,小朋友你怎麼會跑來這邊?」算了,晴瓜就晴瓜吧,至少對一半了,對於小朋友,我們總要有多一點的包容心對吧!

「是布布!」他很堅持我對他的稱謂,大聲地強調了一遍後,忽然把他抓著的兔子往我坐著的長椅上一放,接著自己手腳並用地爬上對他而言稍具高度的椅子,轉正跟我坐成同樣方向。「布布跟兔子來探險!」

他小小的個子用力地挺著胸膛,驕傲地說著。

呃,那麼我該算是冒險中遇到的NPC呢還是怪物?我忽然產生這種好奇,但是又覺得對個小朋友說這種遊戲術語似乎太為難人了。

「那、冒險好玩嗎?」所以我沒問,就跟著他的對話走。

我的話剛說完,就看到小朋友那因為鑽樹叢弄得灰撲撲的臉一下子綻放出好燦爛的笑容,用力地點著頭,大聲應著:「嗯。」

感覺,今天的曬太陽,似乎不那麼無聊了,從旁邊多了個嘰嘰喳喳的小傢伙之後。

「啊,太陽要睡搞搞了,布布要回家了。」

在他毫無章法順序的對話跟對話裡,我忽然聽到他這麼說,接著又是一陣手腳並用地摸下椅子,抓住兔子腳把它拖下來,然後衝我揮了揮手:「瓜瓜再見!」

瓜、瓜瓜!?這時候,我到底該做什麼反應好?

「嗯……再見。」那短暫幾秒的沉默裡,我的思緒百轉千迴,很糾結;而我的糾結裡,小傢伙明明說了要回家,卻不知為何很堅持的等著沒動,讓我愣了一下才意會過來為什麼。「布布再見。」

要稱呼名字,是吧!

默默看著布布笑嘻嘻地跟我揮揮手,拖著兔子又塞進他鑽來的樹洞,自己再跟著鑽進去,一如他來時的動作,最終恢復安靜,只有那一塊掉落的樹葉證明剛剛發生過什麼——

我好像還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小傢伙、為什麼布布會跑來這兒?

「……小舅舅,給傷患天天吃這種油膩便當,以你的專業素養來看,這不對吧?」今天是小舅舅親自來領我,一如往常來時也順便帶了我的晚餐;我一直覺得我是很不挑食的那種人,才能這麼多年來在申女士令人印象深刻的廚藝下依然吃養得頭好壯壯,但是這也壓不過兩個月來的便當海——

相較之下,申女士的料理雖然時苦時鹹不然就是忘記放糖放鹽,但起碼滋味上是有變化的,便當剛開頭吃可能還覺得有意思,但是讓你吃上兩個月的雞腿便當瞧瞧!

現在看到雞這個字我都覺得反胃了。

「我還記得要帶東西餵食你就該謝天謝地了,而且現在是下班時間。」小舅舅睨了我一眼,動作俐落把我挪上輪椅,話裡的意思我完全懂,這表示他的專業素養是跟著上班時間走的;從庭院回到屋子,一眼望去有些過於簡單的空曠,只有幾樣基本的家具擺著,並不是不裝潢,而是這樣比較方便移動,不用擔心碰到什麼卡住。「嫌外面便當吃著沒溫暖不會回去住?」

被小舅舅推到餐桌前,塑膠袋放下後打開來果然又是老樣子口味,我默默地拿起筷子開動,沒搭話。

我當然也知道回家住就可以不用被便當荼毒,這也是申女士和小舅舅他們一開始希望的。合理的推斷,小舅舅如此這般的動作也是在對於我不聽申女士的話,提出「待在國內養傷可以,可是我要住自己那兒」的要求表達他的不認同。

對此,我只能保持沉默,什麼都不要應嘴的好。

陪自己媽媽我當然很樂意,但是被成天關切婚姻大事這也真的很有壓力,我不想對他們的心意惡言,所以只好盡量保持距離了。

「對了,明天開始我要出國參加研習會,這段時間你三餐自理!」小舅舅拉過一張椅子坐在旁邊看著我吃,忽然有此一言。「或者我送你回你媽那兒。」

他用的是肯定句,表示著其實他想要這麼作而且沒打算問我意願的。

「我可以自理,請放心。」

趕緊吞下口中的雞肉,我搶在小舅舅的下一句話出現之前趕緊表達意見,不然等他的決定句出來,那就沒有討論空間了。

雖然,先講了有時候也不一定有討論空間……

小舅舅靜靜地看了我好一會兒,目光像雷達一樣掃視了好幾遍,才又開口。「要回診檢查的時候我會安排助理來接你。」

這樣的意思大概就是表示接受我的保證了。

等小舅舅離開,三餐問題就立刻被我提上了綱程,說著容易,實際上要執行似乎有那麼點困擾——

可以簡單方便但不能隨便,這是小舅舅唯一的要求,雖然對此我表示極度的存疑,就不知道這段時間是誰天天拿便當海隨便我的?但是我當然不會這麼找死的說出口。

自己煮不大可能,先說我根本不能站,原本裝潢好的廚房設備高度也不允許我坐著輪椅煮菜……

所以,還是只有訂便當一途嗎?

我苦惱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