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01 暖陽下的愛麗絲兔子。04

關於生活的煩惱就算睡了一覺也沒有比較減輕,雖然小舅舅和他的助理都沒來,但是一到差不多的時間,我還是自己推著輪椅到庭院去,曬太陽……

不對不對,我才沒那麼M!

所以我來庭院打算幹嘛?推著輪椅的手一頓,我忽然一時間有些找不著目的。

這時草叢窸窸窣窣了起來,給了我一個很好的答案。

是了,我來等我的小朋友造訪嘛!

……這說法怎麼聽起來很像什麼忘年不倫戀的台詞?

我被自己腦袋閃過的惡趣味給寒了下,草叢那個已經鑽成通道的洞蹭地擠出一顆兔子腦袋,在彈出兩條長耳朵和偶身後,跟著出來的果然就是布布那個小傢伙。

不簡單、不簡單,這爬得越來越熟練,一次比一次快了。

小傢伙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卻依然忘記要抹抹他那張小臉蛋,還有髮間纏著的落葉,我有點認真思考要不要聯絡園藝社的人來把樹叢直接開個洞,可是這樣會不會破壞小朋友的樂趣啊……

在我很無聊的自我思考裡,布布已經拖著他的兔子走過來,歪著腦袋看著我跟平常不大一樣的「椅子」,再歪回來。「瓜瓜午安。」

「午安……呃,布布午安。」幾天下來我想我已經習慣了在布布小朋友心中自己從此就叫瓜瓜這件事,同樣跟他回著招呼卻看到他微都著嘴的模樣,趕快補上正確版。

哎,這算不算某種只准百姓放火不准州官點燈?

按照往常程序,布布把兔子往椅子一拋人就會跟著爬上椅子,但以往我坐的都是長椅,可以很輕易地容納下我跟他還有兔子,但今天——

我看著拋到我腿上的兔子,灰撲撲的它趴著用那對黑黝的圓眼睛看著我,它家的小主人正抓著我打石膏那邊的腿攀爬而上,很理所當然地坐上我沒受傷那邊的大腿,跟兔子成一左一右的態勢,點點頭。

似乎小朋友很滿意我這椅子是吧?對他的動作,我想我大概也體會出一番解讀規律了。

「布布今天也來探險?」

我看著在我大腿上抓著兔子一塊搖頭晃腦自得其樂的小傢伙,對於他幾乎天天鑽過草叢來我這兒的「冒險」行程,我也幾乎天天問著同樣的問題。

小朋友很有趣,就算是千篇一律的問題,他也絕對能給你一千零一個不一樣的答案。

「布布在等蛋糕!不能偷吃!」

瞧,他今天的冒險行程是——等等,蛋糕?

「什麼蛋糕?」

「蜜蜜的蛋糕,不准布布偷吃,所以布布出來等。」小傢伙自認非常詳細地解釋著,然後開始向我推銷起「蜜蜜的蛋糕」。

「有很多豆豆、果果,很好吃。」

嗯……還真的是很中肯的推銷。

「對了!」講著講著,其實多半是布布的聲音,雖然講話的邏輯很亂,常常前言不接後語的,但是這口齒真不是一般清晰,我忽然就好奇起來。「布布現在多大了?」

沒想到我的問題,居然問住了他。

小腦袋瓜垂了下來,布布認真地扳著自己的手指頭,像是在計算,我就聽到他嘀嘀咕咕著數著1234,又不時凹下來重算,來來回回好幾次後,終於算出了答案:「布布四歲!兔子兩歲!」

呃,敢情布布小朋友您剛剛是在計算兔子在你身邊多久啊?我默,但還是對於他的回答點點頭,以示我知道了他四歲,兔子布偶兩歲的事實。

……雖然我一點都不想關心那隻灰兔子幾歲或者該說幾年份這種事情。

「啊,蜜蜜27歲!」在我糾結要不要把兔子兩歲記進腦海裡的時候,布布又喊著這麼一句,我這才注意到,原來他說的蜜蜜是個人。

這話似乎有點歧義了,但是因為布布小朋友平常太多對於各種東西的疊字詞稱呼,老實說他說蜜蜜的蛋糕什麼的,我也就直覺想成是種加了蜂蜜的蛋糕之類的玩意,沒想到是個人……

「唔,蜜蜜是誰?」

難得從布布口中聽到他跟兔子以外的「人名」,我承認自己很無聊的好奇了。

「蜜蜜是蜜蜜啊!」布布歪著腦袋回答我。

我也學起他歪腦袋,「秘密?」

「嗯,蜜蜜!」布布點點頭,而說到這個「祕密」似乎開了小朋友的話匣子,他挪了挪屁股整個人轉而面向著我,小臉蛋笑開了花。「蜜蜜很厲害喔!會煮很多菜菜、蛋糕,還會幫布布作兔子便當!」

我點頭聽著,腦袋對於這個「祕密」有了重新的判定,我想這位大概就是布布的媽咪吧,小朋友習慣疊最後一個字,念成這樣也是有可能的……

「蜜蜜每天都會做好多好多便當,送去給很多叔叔跟姨姨,還有伯伯跟婆婆,還有、還有……很好吃!」布布的推銷大業還在進行著,可是詞彙跟不大上,講著講著他就詞窮,還有了半天,總算記起結語!

反正,很好吃就對了。大概布布就是這意思。

不打擊小朋友,我點著頭表示認同,點著點著,忽然我留意到他剛剛說的——

「布布啊,你剛剛說那個,你們家『祕密』每天會作很多便當給人家?」這形式、這說法,我直覺就想到了布布口中的這位「祕密」大概是開便當店的形象,思緒接著一轉,既然是這樣,那或許可以請她幫忙處理我的三餐……

嗯,這是個好主意!

眨眼間,我已經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嗯!蜜蜜很厲害,煮好多好多飯飯,很好吃!」說到蜜蜜的料理,大概是踩到布布的興奮點了,坐在我腿上的他萬般激動地扭著,其實布布個頭小小的,認真說是不到多沉的地步,只是也禁不起這樣又蹦又壓的。

「布、布布……」冷靜點呀小朋友……我輕拍著他想把情緒安撫下來,結果說風是雨的布布小朋友好像想到什麼,大叫了聲:「布布去拿蜜蜜的蛋糕請你吃!」

說走就走,小傢伙撐著我的腿就跳下去,動作飛快地往樹洞鑽,完全忘了還落在我石膏腿上的兔子,還有剛剛他跳下時正下方是我的腳掌……

額頭飆下冷汗,我一直反覆跟自己說:不要跟小孩子計較、不要跟小孩子計較……

可是,這真他X的痛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