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01 暖陽下的愛麗絲兔子。02

兩個月前——

「這點傷死不了,石膏打一打,跟我回國靜養三個月。」

那天,麻藥退去後轉醒的我一睜眼就看見病床旁穿著白大褂雙手衩著口袋的身影,直覺的第一個念頭是:哥的美好日子可能到頭了。

還混沌著的腦袋怎麼想也不明白,天還濛濛亮的時候在國外出差的我和人發生追撞,劇烈的撞擊力道讓我失去意識,現在醒來天色依然濛濛亮,我旁邊卻出現了應該不會出現在這裡的小舅舅……

如果不是我葛了就是幻覺了,但到底我是比較希望前者呢還是後者,這,是個好問題。

「醒了聽到就給我應聲,我有老婆不能抱還得大老遠來看你這小兔崽子,你最好給我合作點,不然我會讓你躺著回去!」

小舅舅朝我瞪來一眼,撈過棄置一旁的病歷看著,嘴上不忘威脅;我聽著忍不住就嘀咕,這狠話放得水準頗差,跟他姐也就是我老媽相比差遠了,我都這德性說要我回國不給躺著難道用滾的?

「躺也是有很多等級的,不信的話我很樂意讓你體驗看看。」

小舅舅頭也不抬地又拋來一句,立刻就把我給淡定了。

請容許我撤回前言,小舅舅您的語言藝術真是太絕妙太高端了,是小的程度不到家領略不出您高深且不同凡響的美感……什麼人都能惹,就是別惹欲求不滿的人——我腦海忽然想起小叔叔某回的感慨,頓時覺得他其實是個先知,這預言太精準了。

看完病歷的小舅舅把手上本子一扔,看似那麼隨意實則精準地擦過我身上某個重要部位,完美地激起了一滴冷汗與敬畏,配合度百分之兩百地叫我轉頭就轉頭、抬手就抬手、翻身就翻……

抱歉,翻身這我真的有點難獨立作業。

當小舅舅冷眼看著我像翻殼的烏龜掙扎半天移動不得,終於有人伸出了援手幫助,我這才發現原來旁邊一直站著個金髮碧眼的白衣天使,接著再發現由於我的傷口位置無法直接脫衣,所以衣服都是剪開的,一個傷在上手臂,一個傷在大腿上緣——

麻藥啊麻藥!你為什麼不能等白衣天使走了再退,要讓我清醒著面對這般光大腿屁股給人家看的窘境?

「反正也沒幾兩肉是有什麼好糾結的,人家早看到不想看了。」大概是語言不通的關係,我的哀怨只有小舅舅接收到,得到他回以極端不屑的嗤聲。「安分點待著,我先回去補個眠。」

我聽著小舅舅講話正準備點下去的腦袋猛地踩了煞車;等等,他明明在這兒沒置產,是要回哪兒補眠?「呃,小舅你不是……」對飯店很、很感冒?

說起我這位小舅舅廣為人知的怪癖之一,就是他出門在外除非特殊狀況,不然絕對不在飯店、旅館下褟——而所謂的特殊狀況是,如果有我小舅媽陪在身邊的話,就算去公園打地鋪我想小舅舅也絕對無二話的。

這樣的人說要去回去補眠……腦袋忽然響起了警鈴,該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我的問題在看到小舅舅手上轉起的那圈銀亮後得到解答,天知道我有多麼希望那不是,可是跟著鑰匙旋著的吊飾告訴我,想錯認都很難。

除非我不識字,或者我改名不叫申晴光,但兩者都沒發生,所以它是真的……

至於為什麼我要在自己鑰匙圈上掛個跟我喜好完全搭不上邊的吊飾,讓我想裝死都不能?其實我也不想,只是我如果敢對於那個小舅媽親手製作贈送的吊飾有半點嫌棄表情或是想拆下來的跡象,現在拿著我鑰匙的小舅就會先把我給拆了!

小舅舅淡淡看了我一眼,走了。等到他再次出現在我面前時,帶來了一袋所謂我的行李,還有我的護照證件等物在他手上晃著——

實話說,我也不想把回家這種事看得好像什麼毒蛇猛獸一樣,甚至一頭栽在國外死不肯回國,實在是因為……

「兒子啊——」

門一開就精準響起,以媲美哭倒長城孟姜女之氣勢迎接我的不是別人,正是用輪椅推著我的小舅舅口中的姊姊、我口中的媽,申于岑女士是也。

平常我還可以做出點迴避,只是現在這行動完全不便的狀態也只能任由她把我撲個滿懷,而淚眼相對的下一秒她就揪衣領了。

「臭兔崽子,終於肯回來了是吧!」能像我們家申于岑女士笑得一臉和風煦煦又陰風慘慘的對人說話還不相衝突,這真的只能說境界了。

「媽、媽……傷、傷口……」我擠出的笑臉上滑下一滴冷汗,實在不是因為害怕,而是申女士這剽悍一撲的動作落點直接加壓在我大腿上,會、會痛的。

「哼。」

被我一提醒總算是發現到不對勁的申女士跳了下來,雖然這動作又給予我的大腿一陣壓迫逼出新一波冷汗,但不必繼續被壓著了怎麼說都還是輕鬆點,我忍下了痛呼,迎上了她的瞪視。

「久久讓我接一次通知,就是你被人撞得斷手斷腳送醫院的消息,你小子不錯嘛,是嫌我生活太平淡非得製造點讓我心跳加速的驚喜是吧!」

語氣裡的挖苦意味濃得揮散不開,但我其實聽出來了,那背後是一個母親深深的擔憂;要不然,她不會一接到通知就急忙要小舅舅出國,非得要他親眼看到我安好,更不放心我一個人在國外養傷,就算強迫也要我回來……

不過……

「算了,趕快把傷養好,反正你都回到我地盤了,哼哼,就得照我的安排來!」

對親情的感慨總是能被她一秒離題,這大概也是申女士的特殊能力了!

說來也不是頭一年當她兒子,我媽到底希望什麼、   安排什麼,我就是很瞭解所以才老躲在國外——

成家、立業,人之常情,也是每個作父母、作長輩的期盼,這我很理解,可是這麼高強度的關注,老實說非常有壓力……

尤其是在原本高唱獨身萬歲的小舅舅也結婚後,我作為這一眾小輩裡僅剩一個已屆適婚年齡而未婚者,每次家庭聚會時那感覺就像頂個Spotlight在行走一樣,備受關注。

人很奇怪,越是希望他怎麼作就越是牴觸,越是禁止則越要去作。因此在他們如此高強度的密集期盼下,被逼婚到怕的我趁著一次機會轉調出國,一躲就是好幾年,每次回來只匆匆停留兩三天陪陪申女士還有爺爺;饒是這樣他們都可以在當中安插個一兩次寫作飯局讀作相親的行程,我越躲越頻繁的舉動,大概就是種惡性循環……

心虛歉疚當然有,只是在面對那份尷尬時,它會自動虛線。

「申女士,妳這樣會害我不能好好養傷的。」我乾笑,她眼神裡的含意太明白了,我用後腦勺都感覺得出來是什麼意思。

「放心,這點自信我還有,你乖乖聽話就對了。」申女士很霸氣地手一揮,就是沒得商量的意思,而我看到她這麼肯定的模樣,忍不住就好奇了。「咳嗯,申女士,我能問問您的自信是指……」

「我看好你的生命力堪稱小強的等級,反正只要你這臭小子還能喘氣能走,什麼都阻止不了我!」

她口中說出的回答,讓我瞬間很後悔問這個問題,怎麼都忘了,申女士那張利嘴的無差別攻擊啊!更嘲諷的是後頭小舅舅還很配合地鼓掌三下——

可惡,你們倆都幾歲了不要在這邊曬姐弟情深默契滿分給我這個獨生子看好不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