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十年前(一) 第2章

冉沐唯願意付出一切,希望這只是瞬間神經觸電造成的偶然情形。

但她的一切顯然太廉價,沒有神明願意和她換。

「嗯,奶奶恢復的情況還不錯,只是,」眼前這位看起來相當年輕的醫生邊翻著病例邊說,「中風嘛,就是腦部血管堵塞,基本上會壓迫到神經,間接造成智力的退化,也就是我們所謂的……」

「失智症。」她老爸扶著腦袋,頭看起來很痛的樣子。

「對。」醫生抬起臉,盯著他們,「這其實是可預知的狀況。事實上,幸好發現得早,這已經算是恢復良好了,很多像奶奶這樣年紀中風的長者,並沒有第二次中風再清醒的機會。」

「失智症……」爸爸抹抹臉,神情疲憊,「那我們該……?」

「就像家裡多個小孩一樣。」醫生微微一笑,「隨著時間,長者的智能會越來越退化,當然,有一些方法可以延緩退化的發生,但終究是無法避免的。我的建議是,要有耐心。」

「耐心……當然。」爸爸也回以微笑,「她可是我媽。」

醫生又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後轉身離開。

揉了揉額頭,躊躇了下,冉沐唯轉頭報備,「我去廁所!」

說完便急匆匆地跑出病房。

「醫生!」

冉沐唯在轉角追上目標,點了點他的背。

「什麼事?」他轉過身來,她這才發現,在鏡片後面,他的右眼是很純的黑色,左眼卻是灰藍色的。

「您剛剛說,阻塞的血管會壓迫到神經,導致失智症及其他的後遺症?」

「對。怎麼了?」

「那,有沒有可能,」冉沐唯吞吞口水,思考要怎麼說才不會被當成瘋子,「有沒有可能……壓迫到神經之後,呃……會看見一些,嗯,你知道,就是,會看到一些以前看不到的……呃,東西?」

「……」沉默。

冉沐唯死盯著他的名牌,完全不敢看他,但是可以感受到凌厲的視線在她身上掃射……嘖嘖,他姓莫耶,酷斃了,和她的姓氏有得拚了。

這位莫醫生撫撫下巴,「嗯,這個嘛……要說不可能,也太過武斷了。」

看吧,被當成瘋子了。唉呦,所以她才不想要跟這種成天和科學為伍的傢伙求證這種不科學的東西嘛……呃!等等!

她抬頭盯著他,「你說什麼?」

「我說,這的確是有可能的。」他點點頭,一臉有趣的表情,「說不定可以當作研究方向喔,這可是劃時代的論點呢!」

「我明白了,謝謝。」冉沐唯皮笑肉不笑地看著他,嘲笑我?哼!老娘就不跟你一般見識!

結果,不轉身還好,一轉身就不得了。一回頭,直接和「學長」面面相覷。

冉沐唯這才想起來,她把那堪稱百毒不侵的護身符(不是抽獎抽到的那個==)忘在病房了!

祂就站在她面前,近得甚至隱約聞到一絲腐敗的味道,還能感受到溼潤的空氣,就像是被人勒住脖子一樣難受。

冉沐唯深深吸了一口氣,緩慢地往右手邊移動,試圖離他遠點。

沒想到,祂居然抬起了那雙佈滿死蛆的雙手,撥開臉前濕漉漉的瀏海,頭部僵硬而緩慢地跟著她的移動而轉移,散發出來的恨意凍得她直打哆嗦……不不不,學長,我只是某個和你素未謀面的無辜學妹啊!我絕對沒有做過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

但無論冉沐唯怎麼在心裡拚命吶喊,祂依舊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一雙幽暗空洞的眼睛帶著扭曲的怨恨直直盯著她,偏偏她的雙腳像是被釘在地板上,一步也挪動不了。

他們就這樣眼對眼的對看,直到那雙腐爛的雙手朝冉沐唯伸了過去——

「哎呀呀,這可以當作研究的方向,我可是很認真的。」

一隻手擋在一人一鬼之間,下一秒就毫不客氣地往學長的臉「砰!」地一聲揍過去。祂發出一聲幾乎要把耳膜震碎的淒厲尖叫,接著便煙消雲散。

她突然獲得了大量的氧氣,往後踉蹌了好幾步。

「他在二十年前因為課業壓力太大而自殺。上半身浸在浴缸裡,雙手全是針孔。」那隻手的主人非常冷靜的甩著手,「我也是翻遍病例庫才知道他打哪來的。聽說你們學校那時候還是好學校……下次回家換個衣服再過來吧,他只認制服不認人的。」

「我、我就是死也不會再踏進這裡半步……還有,我們學校現在也是好學校!」冉沐唯反射性地回嘴,彎著腰扶住膝蓋,劇烈地喘氣,抬頭瞪著他,「……你到底是誰?」

只聽過靈異教師,還不知道有所謂的靈異醫師!

「莫劭宸。我可是都有乖乖戴名牌的。」他拉拉身上掛的牌子,「急診醫學科第二年住院醫師,今天是來幫學長巡房的,請多指教。」

她不知道是急診科的醫師巡病房比較奇怪,還是第二年住院醫師居然可以做主治醫師的工作比較奇怪。但她關注的不是這個。

冉沐唯瞪著眼前的人,一字一句,「你、是、誰?」

他微微一笑,「這個嘛,腦袋裡的血栓壓迫到神經所造就出來的產物。」他微微偏過頭,撥開衣領露出耳後的傷疤,「親愛的老爸硬要我陪他玩自由落體,從二十五樓摔下來的結果不是植物人,而是超人一等的『視力』。」

冉沐唯哼了聲,「對一個專救人命的醫生來說,這樣的視力可真令人諷刺。」

「嗯,我不會如此斷然地下結論。」他聳聳肩,「救妳一命這件事就別客氣了。我本來就是專救人命的醫生嘛,沒什麼。」

「我自己也可以解決。」冉沐唯不太想跟這個陌生人再多談,他的態度讓她不太舒服,像是在看什麼新奇的東西一樣……好吧,她其實也是滿好奇的,有生以來第一次遇見一樣看得見的人,而且他剛剛居然揍了鬼魂一拳?那是可以揍的東西嗎?

但她有社交恐懼症,還有一堆亂七八糟的恐懼症,總得來說目前的狀況讓她壓力很大,不亞於在面對學長的時候。

她的腦袋亂糟糟的,但還是很有禮貌地道別,「再見,莫醫生。」

冉沐唯轉身就走,完全不管對方的反應。反正以後不會再見面了……她暗暗地想,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再踏進醫院一步!

但是,再重複一次,人生之所以叫人生,就是因為它永遠不會盡如人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