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十年前(一) 第3章

身為過來人,冉沐唯可以很負責地說,「看得見」真的沒啥大不了,多被嚇幾次也就習慣了。

就跟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一樣,和不同的人相處,會有不同的狀態和距離,只要抓準分寸,彼此之間都能舒服自在。

根據冉家沒日沒夜查資料的結果,她發現「失智症」,說實在的也沒啥,雖然有些麻煩,但只要多點耐心,倒也不是什麼大毛病,全家上下多注意點倒也過得去。

但是,當「看得見」加上「失智症」——

「她是誰?」樓下傳來高分貝的尖叫聲,接下來是一陣砰砰乓乓,然後許多人的安撫和更大聲的尖嚷。

「我明明有看到!還有兩個小孩子!就在樓上!」

「媽!什麼人都沒有啦!」

「砰砰砰——嗙!」

「別敲了,媽——」

「碰!」地一聲,冉沐唯火大的甩上房門,隔絕了吵鬧,整個人快瘋掉。

這種情形一天會上演個兩三次,這還不打緊,重點是這「兩三次」並不挑時間地點發作,半夜被人猛拍房門的經驗實在是非常不好。逼得冉沐唯必須開門讓奶奶檢查房間裡有沒有其他人……這沒啥,問題是,對面屋頂上那個變態只要看到她房間燈火通明,就會飛來拚命敲我的窗戶,一夜不得安寧。

一整週的睡眠不足根神經緊繃,讓冉沐唯的情緒非常暴躁。

但是僅存的一絲理智又讓她無比洩氣。

奶奶不是故意的。她現在「看得見」,但又無法分辨,冉沐唯曾試圖和她解釋這種現像,但她根本完全聽不進去,奶奶把所有的懷疑都化作暴躁的憤怒,一生氣起來就到處用力敲打,搞得全家心驚膽戰。

「姐,我們搬回內湖的家去住算了。」冉沐齊推開門進來,和後面的冉沐宏抱著書包,兩個人的眼瞼下都是濃濃的黑眼圈,「我快崩潰了。」

到了暑假,奶奶也終於能出院回家,為了照顧奶奶,冉家一家五口先暫時搬來和爺爺奶奶在汐止的家住,決定先看看情況再說。

「你先說服老媽吧。」冉沐唯煩躁的拿橡皮擦丟他,「把你的髒腳從我的床上拿開!」

「所以,是真的有嗎?」冉沐宏毫不客氣地鑽進被窩,只探出一顆頭,「奶奶一直在說的那個小三?」

是的,奶奶一直把那位無辜的女士當作假想敵,她一直覺得爺爺搞外遇。

「你要聽實話還是謊話?」

「你覺得哪種回答能讓我比較能心平氣和地接受奶奶的無理取鬧?」

冉沐唯嘆了口氣,「……嚴格說起來不是無理取鬧。」

那位女士已經在這裡很久了,至少從冉沐唯有記憶以來就在。祂的態度一直都很友好,平常都待在三樓,只要晚上乖乖睡覺,是不太容易遇到,就算遇到了,也都很有禮貌的繞過去。

「有時候在三樓可以隱約看得到祂,但都是在早上,很不清楚。」我聳聳肩。

「三樓?」染沐齊的神情馬上就變了,「那我在那裡打球……?」

「不知道喔,但是祂好像怕吵,每次和你在打桌球的時候都沒看到人影。」

他馬上鬆了一口氣。

但冉沐唯就更苦惱了,「她主動迴避,那就代表她也想和平共處,我們實在是沒理由叫人家滾蛋……」

「妳有……呃,和她談過嗎?」冉沐宏小心翼翼地問。

冉沐唯沒好氣地抓腦袋,「我長這麼大都還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說話!多虧超神力護身符,他們都不敢靠近我三尺內,最多就是比手畫腳,哪來的溝通?」

「話說回來,爸媽知道奶奶看得到嗎?」

「我有跟他們說了,但是他們不知道有那位,呃,女士。」

「那要不要告訴他們?」

「……」

冉沐唯陷入兩難,雖然說,她的體質是從小就有,但她的父母……怎麼說呢,他們也不是不相信,因為從小發生在她身上的「巧合」實在太多了,否則也不會要求她帶好護身符。

但就如同所有生長在混合信仰的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一樣,從小的耳濡目染、耳提面命,讓他們心中有所敬畏,但卻成長在知識開化的時代,鬼神和科技間的衝突,讓他們心中有深深的矛盾。

儘管家中有人就看得見,但冉沐唯知道,他們心裡不如表面上那麼相信,很多時候,更傾向淡化事情的嚴重性。

「先別說吧!說了也是讓他們更煩惱。」他們當中的老大下了決定,冉沐宏第一次擺出大哥的架勢,但氣勢馬上又弱了下來,語氣滿是不確定,「先……跟祂喬喬看?」

「也是啦……呃,你們幹麻?」兩雙眼睛四顆眼珠全盯著冉沐唯,看得她冷汗直冒。

「在看我們之中唯一有能力處理這件事的人啊!不然妳要我們這些『瞎子』怎麼喬事情?」

「這種越平靜的惹起來通常越可怕耶!你們忍心看我羊入虎口嗎!?」

她可沒胡說,小學六年,有個看上去溫和的警衛伯伯每天放學都會陪她走回家,都面帶微笑沒說話,只有陌生怪叔叔靠近會面露猙獰,把他們給嚇走。但是到畢業典禮當天,出了校門,短短五分鐘的路程,她硬是從白天走到天黑,一抬眼還在校門口打轉。要不是有個正氣凜然的老師剛好下班,她還不知道要困多久。

後來她才知道,她爸媽和導師、主任,甚至校長,在校園裡和學校周圍繞了一個下午都沒找到人,差點就要報警。

那位老師牽著她的手走過校門前的馬路的時候,那彷彿被遺棄般,憤恨哀怨的控訴眼神,她一輩子也忘不了。

「不然……」他們兩兄弟很有默契地對看一眼,異口同聲,「我們也一起去好了!」

冉沐唯有些驚訝,他們這是要和她一起冒險犯難了嗎?天啊原來手足的溫暖就是這種感覺嗎?

她不禁有些感動,「好!」

△▲△

手足溫暖個屁!

冉沐唯腳上絆了一下,直接撲在階梯上當地毯,忍不住低吼出聲。

「喂!不要推啦!你推屁呀!」

「我很緊張嘛!這是我第一次和異次元空間接觸耶!」冉沐齊在她身後搓著手,他身後緊緊跟著的,聽說是他們家大哥。

「這才不是第一次……」冉沐唯手腳並用地爬起來,小聲嘀咕。

「你說什麼?」

「沒事。」

經過再三考慮,冉沐唯還是決定不要把上次有隻貓咪巴著他的書包,死賴著跟回家這件事告訴他……畢竟那隻貓咪爛了半張臉,應該會對國中少年的心靈造成不太好的影響。

「所以,準備好了嗎?」

為了不驚動家人,等到午夜過後,確認過家裡的大人都已經熄燈入睡,兄妹三個人才偷偷溜出房門,在通往三樓的樓梯口集合。深夜,二樓的唯一照明就是掛在牆上的壁燈,散發出微弱的光芒,顯得漆黑的三樓更顯幽寂,從梯間的縫隙往上看,悠悠的空間好像要將人吸進去一般,帶著詭異的畸美,美麗而致命。

一步一步踏上冰涼的磁磚階梯,可以感受到溫度明顯的下降。夏夜本是涼的,但,這種溫度有別於涼夏的清冷,而是帶著令人窒息的濃厚陰鬱。儘管他們準備周全地備上了厚外套,仍無法完全阻擋這種由內心發出的陰冷。

果然,平常越安靜,一火大起來肯定一發不可收拾。

「我要開囉。」冉沐唯握住門把,回頭看了那兩個膽小鬼一眼,深深吸了口氣,推開門。

她立刻倒抽了一口氣,屏息凝視著霧氣中的身影。

「她」……不,祂,美得驚人。

一頭柔順的黑髮披散在白皙的肩上,墨色的眼睛底下帶著濃濃的黑影,眼角濕潤,神情柔弱可憐,身著鮮紅色的旗袍,身段優雅。

冉沐唯往前一步,卻被被身後的冉木宏拉住,厲聲,「冉沐唯!」

隨著他的出聲,那美麗而令人目眩的身影如煙般的消散。她猛地回過神,發現兩人都非常緊張,「妳看到什麼了?」

看了他們一眼,再將視線轉回祂消失的地方,吞吞口水,冉沐唯說,「他們看不到。但妳知道我可以,對吧?」

幾縷細煙漸漸成形,構成一道美麗的身影。祂又出現了。

「我想跟妳談談,可以嗎?」

那雙渾濁卻迷人的眼睛定定的看著她。

「很感謝您之前對我們的包容。我知道是您先來這裡的,卻不和我們這些不速之客計較,真的很感謝。」

冉沐唯嚥了口氣,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總覺得氧氣越來越少,「但是,我想您一定也知道,我奶奶,呃,她沒有辦法分辯……嗯,所以……」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往後退了一大步,把身後的兄弟倆撞得連連後退。

因為,祂那美麗的眼睛慢慢滲出血絲,表情變得猙獰可怖,發出一陣陣非人的低嘶。她話都還沒說完……好極了,冉沐唯有點無言,原來好兄弟會讀心術,長知識了。

「怎麼了?」冉沐齊在後方緊張地低聲。「越來越冷了,她很生氣嗎?」

……的確很生氣。這時的祂和「美麗」完全扯不上邊,雙眼血紅,醞釀著怨毒的惡意,死白的皮膚泛著青光,暗紅的鮮血從脖子上的傷口流出,秀髮飄揚在空中,往他們的方向緩緩延伸。

「……能不能請您離開?」冉沐唯一咬牙,拿出畢生的膽量,壯著膽子把話說完,抓住兄弟們的手臂,做好隨時落跑的準備。

「否則,若是這件事被我爸媽發現了,他們很有可能請人——哇啊啊啊啊!快跑!」

祂一發出尖銳的尖叫撲過來,冉沐唯立刻推著兩個男生往門外衝,「關上門!」

冉沐宏慌亂地甩上門,還來不及鎖好,就被從門縫中伸出的黑色髮絲嚇得差點跌坐在地,「我靠!這啥鬼!」

冉沐唯手忙腳亂地拉著他們往樓下衝,「這代表她氣炸了啦!快跑!」

「護身符!妳那個很靈的護身符呢!?」

「在奶奶身上啦!帶護身符怎麼談判啦!」

「那現在該怎麼辦!後面那個很兇耶!」

「快!躲去祖奶奶那裡!」

在二樓,有個半開放式的房間用來供奉祖爺爺和祖奶奶,直覺告訴她,往那裡衝準沒錯。

冉沐唯拚命推著前頭的冉沐齊往下跑,完全不敢往後看,但陣陣陰風還有悉悉簌簌的摩擦聲明明白白告訴她,他們真的成功把祂惹火了。

她一衝進房間,立刻撲向供桌旁的櫃子,把所有的櫃子都拉開,翻箱倒櫃。拜託拜託……一定要有啊……

狼狽地把被頭髮纏住左腳的冉沐宏拉進房間,冉沐齊一把抓起一旁的掃把,順手抄了一把丟給老哥,「妳在找啥啦?」

「找保命符……有了!」

冉沐唯挖出一支打火機扔給他,再抓了一把線香,「快!點燃!」

「妳要拜拜!?」他聽起來快崩潰了,卻還是乖乖照做,只是手抖得不像樣,「我們都要掛了妳還要拜拜!?要不要順便燒個紙錢當將來的零用金!?」

「閉嘴啦!」冉沐唯拿著線香,轉身跪在供桌前,舉著香磕了三個響頭,然後將手中的整把香插在香座上。雙手合十,「老爺爺、老奶奶,我是您們的曾孫女——沐唯,就是常常上來跟您們聊天的那個……請您幫助我們活過今晚啊,不然冉家就要絕子絕孫了……拜託拜託……」

緊閉著眼,細聲喃喃說完,她又跪下來磕了三個頭。

「嘶——」才剛抬頭,身後就傳來類似將麵粉扔下裝滿熱油的炸鍋會發出的滋滋聲,聽了會讓人覺得很爽的那種。

「搞啥啊……」兩個拿著掃把的男生站在入口處,目瞪口呆。

冉沐唯起身走近一看,只看見一縷縷的髮絲被截斷,一段段髮尾軟趴趴地散落在地,其他更多的黑髮試圖進到這個房間,然而彷彿撞上了阻礙,沿著一道透明的牆蠕動攀爬,卻再也無法跨過那條界線。

「這是……祖爺爺和祖奶奶嗎?」他們完全傻了。

「是啊,幸好我平常拜拜都很虔誠。」她鬆了一口氣,睨了他們一眼。

他們立刻抓著掃把朝供桌下跪,一整個五體投地,無比虔誠。

轉回目光,冉沐唯立刻嚇得倒退一步。

祂面無表情的站冉沐唯在面前,他們之間晉渭分明,那頭是充滿的整個空間的烏黑髮絲。

祂張著血紅的眼,散發出怨恨,注視著入侵者,會不惜一切代價驅逐入侵領域的敵人。

好極了,看來祂非但不會善罷甘休,還想把我們碎屍萬段。

「她還在嗎?」冉沐宏走到她身旁,瞇起眼想看清什麼,「我們只看得見頭髮。」

「嗯。看起來很想要讓我們變成她的同類。」她拉著他退到供桌前,「而且,我覺得祖爺爺和祖奶奶撐不了多久。」

「……爸媽發現他們的寶貝兒女正在鬼門關前的機率有多少?」

「零。」

「那……爺爺或奶奶呢?」

「一個重聽,一個帶著超強力護身符。你覺得呢?」

「不……」兩兄弟齊齊抱著頭哀號,「我們死定了啦!」

然後,她的世界爆炸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