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苦戀注定難 (Part 1)

1  

叮咚。

手機顯示有一條未讀的   Line   訊息。

我在宿舍的電腦前看最新一集《心靈判官》(Psycho-Pass)   的劇場版   。這套劇集我已經追了三季,故事的主線也變了幾次。

就在我開始投入劇情之際,手機又再叮咚一下。

我瞄一下手機頂端,見到兩條訊息都是同一個人傳來--

是她,李秀麗。

第一條訊息:睡了?

第二條訊息顯示為錄音。

我早就知道,她不愛打字。

我按入   Line   的聊天室,點選開啟錄音。

「喂喂喂,你猜我在哪裡?」李秀麗壓低了聲音說。

嗯,錄音只有三秒,背景正常沒有雜音但有少許回音,應該是一個密閉的小房間,是綁架嗎?不會的,她聽起來很正常甚至有些雀躍……

慢著,為什麼我得去思考你在哪裡?我又不是你的監護人?

我鍵入「鬼知道」三個字,但就在按下發送鍵前一秒,理智扳倒情緒,結果我的拇指改為長按取消鍵,刪掉這三個字,然後輸入:那麼神秘?你到了月球還是火星?

訊息瞬間被標示為「已讀」。

四秒後,她又傳一段錄音過來。

「我呢~~在他的家裡喲。」這次她沒有壓低聲音,可以聽得出她很興奮。

哦。

我這樣回覆。

這個「他」一定是指她的新男友,那傢伙好像叫Jacky什麼的。

「他家人全都去了旅行,所以我來這裡過一晚的哦。」

不待我回覆,她又傳來另一段錄音:「我跟他啊,剛愛愛了……」

--關我鳥事?幹嘛要告訴我這事?

我強忍著怒火,像個天使般優雅回覆:是嗎?他就在你身旁?

「不是哦,他做完就去睡了,睡得死死的,我在廁所裡錄音呢。」

我回覆:那麼,有高潮嗎?

她傳來一個捧著臉,害羞臉紅的卡通人物。

「我們共來了三次的哦!」

我:他有沒有帶套?

這次她終於不錄音,用打字說:有。

我鬆了口氣。

早就知道她不是處女,也知道她跟之前兩個男友已有性行為,但或許是自欺欺人吧,只要對方有帶避孕套,我仍然覺得她是純潔的。

至少她應該不會曾經墮胎吧。

「喂喂,我有事想問。」她繼續錄音:「你們男生對女生好,是否只為了上床?他會不會和之前那個一樣,做完之後就不再對我好啊?」

我非常認真地思考,發覺根本沒有答案。

可能因為我從未跟任何女生有性行為,只能靠幻想--

而我幻想得最多的對像,剛跟另一個男人交媾完畢。

我有時會問自己到底是否個被虐狂,但也沒有答案。

我只知道,我不能捨割她,也因此我要承受這種苦澀的痛楚。

「我好害怕--早知如此就不跟他做了。你說對不對?」

我想:米已成炊了,你還怨什麼?

但手指卻輸入:冷靜些,別鑽牛角尖了,他未必是這樣的男人。

我也不相信自己剛傳過去的鬼話,但這個時候我只能這樣說。

為什麼她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我很清楚。

李秀麗是那種外表爽朗,看起來很陽光、開心、活潑,說多幾句話就會跟人混熟,開始跟他們說心事,還要是很私人的心底話。說得激動就算不喝酒都會變得很投入,很容易跟異性有身體接觸,打打鬧鬧。

也就是在男生眼中很容易上的女生。

偏偏她也是很容易動情的人。

結果就是乾柴烈火,一拍即合。

只是熊熊烈火來得快也去得快,一時爆炸的情慾之火絕不可能化作細水長流。因為好奇而產生的好感,不久就因為新鮮感消失而耗盡。

只是她不明白。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這是經上《歌林多前書》所說的「愛」。

我跟她說過很多次,只是她聽不入耳。

或者有一天她會明白……

「真的嗎?」她又傳來一段錄音:「他會是不一樣的嗎?他會是那個真命天子嗎?」

我回覆:走著瞧吧,但你先要信任他。

她回覆:好的,謝謝你。

「我要睡了。」她說:「明天見。」

然後是一個飛吻的圖案。

我也安心的去睡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