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苦戀注定難 (Part 2)

2

屆日,早上八時正。

我來到大學三樓的講室。

「喂,阿聰,那麼早?」

不必抬頭,我也知道是我的好朋友--張鐵仁。

「嗯。」我說:「你也這樣早嘛。上課時間可是八時半呢--」

「沒有法子,誰叫我家住得遠但又沒錢住宿舍呢。」他聳聳肩說。

「阿聰,你好像很眼睏,又沒有睡覺?」

「不,我有睡。」

只是睡得很差,跟沒有休息過差不多。

原因當然是李秀麗。

聽了那種東西後,睡得不好也是很自然的。

「唉,阿聰。」張鐵仁嘆氣說:「我說,又是因為李秀麗嗎?」

張鐵仁、李秀麗和我都是中學同學,他自然也知道李秀麗。

「嗯。」我說。

「我真不明白,都這麼多年了,你還是不清不楚的……再這樣下去,你只會搞垮自己的。」

「沒那麼嚴重,只不過睡不夠吧,今晚補個眠就行了……」

「唉。我不想理你了。」雖然我看不見,但憑聲音語氣都知道張鐵仁在搖頭。

「嗯。」

這個時候,教授走進來,我們也只好結束對話。

教授說什麼,我聽不清楚反正就是心不在焉。

我只在意自己桌上調較為「靜音模式」的手機。

課堂上了差不多一半,手機接收到一條Line訊息。

是李秀麗傳來,但不是錄音,而是文字。

她寫著:「對不起,我今天來不了上課,請你替我拿兩份講義。」

我立刻回覆:OK

兩份講義再就準備好--我早料到她今天一定上不了早上的課,也曉得兩份講義一份是她的,另一份則是給她男友   Jacky的。

不,還不止這樣。

我還替她簽到,以及替她男友Jacky   簽到。

我用短訊交代了上述事情後,她又傳了飛吻的卡通圖案給我。然後寫著:「你人真好!」

我傳了個笑臉給她。

接著她又傳來訊息:「午飯你有空嗎?」

不等我回覆,她又再傳來訊息:「有非常棒東西要給你,就當是報答你替我們拿講義吧!」

「噢。是什麼東西?」

「秘密--總之十二點到(大學)餐廳你就會知道喲。」

3

課堂結束後,我到大學餐廳去。

時間是十一時半左右,尚早所以沒什麼人。

我隨便找個位子坐下,已累得趴桌。

「阿聰。」

張鐵仁跟了過來,從聲音判斷他應該坐在我對面。

「覺得累就不如回宿舍睡覺吧,你又不像我,沒有宿舍可住……」

「嗯。」

其實我也想回宿舍蒙頭大睡,只是我還不能夠,因為李秀麗約了我十二點在餐廳等候,有重要的東西給我……

「其實……昨晚發生了什麼事?」張鐵仁問。

「不能說。」我回答。

雖然我知張鐵仁並非大嘴巴的人,就算他知道了昨晚我和李秀麗的對話,也不會亂傳出去。只不過這牽涉李秀麗的私隱,兼且我也是有原則的人。因此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是死也不會說出去的。

「你……表白被拒嗎?」

「沒有。」

「沒有表白?還是沒有被拒?」

「都沒有啦--你別亂猜,根本不是那一回事。」

「我說你一日不表白,她一日都看不到你……當然就算你表白了,她也會拒絕你。事實上她很大機會只不過當你是『觀音兵』而已,但即使你表白被拒,總算是死得清楚明白,總好過現在這樣……所以如果我是你,我一定會找機會跟她說清說楚……」

我沒有回答。

應該說,我沒法回答。

又過了一會兒,張鐵仁忽爾問道:「其實,你喜歡李秀麗什麼?」

我,喜歡她什麼?

她到底有什麼好?

我有想過,但說不出個所以然。愈想下去只覺得愈頭痛……

「阿聰,其實你有沒想過,李秀麗只不過當你是一隻『兵』?」張鐵仁繼續冷冷地嘲笑:「你為她做過這麼多事情,但她又為你做過什麼呢?你數得出一件事嗎?一世人兩兄弟,別說我沒有提醒你,為這種女人浪費生命值得嗎?」

我咬牙切齒--你以為我真的蠢到沒有想過這些問題嗎?

只是每次當她找上我,我根本沒法子拒絕。如果我拒絕的話,還有誰會幫助她?我也很討厭這樣軟弱無力的自己啊。

每次我想到自己與李秀麗的關係就會覺得很煩躁,煩躁得想打人。但這種煩躁感覺會消失的,就是當李秀麗給我一個任務去完成時,我整個人都會得到片刻的平靜。

這樣有錯嗎?

你又不是我,你憑什麼說我這樣有問題?我說你才不明白……愛就是「投入」與「付出」啊,執著於有否回報只會令人盲目。

所以,就算做「兵」又如何?

對啊,誰說做「兵」一定只有痛苦?我們也有幸福的時刻,所以你憑什麼批評我們浪費生命?

誰說這並不值得?

「夠了!你給我閉嘴!」我阻止張鐵仁說下去。

「咦?阿聰!你沒事嗎?」

站在我面前的正是李秀麗--今日她穿著一件紅色的貼身背心、淡藍色的牛仔熱褲,完全展現她那玲瓏浮凸的身材。

在她身旁是男友Jacky。

李秀麗鱆魚般緊緊纏著不放他的手臂。

「噢。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我不是在罵你……」我瞪了張鐵仁一眼,只見他嘴角在偷笑。

「那你在罵誰?你想叫誰閉嘴?」李秀麗擔心地問:「我第一次見你發這樣大的脾氣……」

「沒事的,我剛才太累了,打個盹怎知道發了惡夢。」

「惡夢?怎樣的惡夢?」

「呃……那個夢是……」我剛好瞄到桌上的講義,說:「是關於上課……做論文的,我遇到一個麻煩又挑剔的教授……最後我忍不住叫他閉嘴……就是這樣。」

「是這樣嗎?」李秀麗說:「但你剛才那個樣子,真的很可怕,像想要殺人一般……」

「是嗎?」

「沒錯。所以我很擔心,但知道你沒有問題我就可以放心了。」李秀麗微笑。

「我沒事的--」我拿出講義交予她說:「這是剛才課堂的講義。」

「謝謝你。」

她把講義交給男友   Jacky。

Jacky將之收妥。

然後,兩人對望一眼,不顧大庭廣眾就親起嘴來。

此時一個穿碎花連身裙、編麻花辮、戴眼鏡的女生有點靦腆的靠近,似想打招呼卻欲言又止的。

「咦?小愛,等你很久了……」李秀麗忽爾看到那個女生,立刻停止了親嘴,一手把她牽過來說:「跟你介紹一下--」

李秀麗指著我說:「他是何啟聰。叫他『阿聰』就可以。我中學已認識他,可以保證他人品超級好,最喜歡幫助人。」

我點頭微笑。

小愛也對我禮貌一笑。

「至於這個人--」李秀麗指著張鐵仁說:「他叫阿仁。」

「嗨。」不等李秀麗說下去,張鐵仁已向小愛伸手,擺出一副誠懇地想要跟她握手的樣子,說:「我是阿仁,是阿聰的朋友。我人品也是超級好,也超喜歡幫助人。有甚麼需要幫忙,儘管開口,我一定盡我所能。」

小愛嚇得後退半步。

「你給我滾開!」李秀麗擠開張鐵仁。然後對小愛說:「這傢伙是個白痴,你不必理會他……小愛只要記住阿聰就夠。」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