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陸鯨與捕鯨炮

依稀還記得年幼時曾見過在陸地上緩緩爬行的巨大鯨魚,在那深藍而悠遠的肌膚上,有著發著螢螢微光的斑點。像是沉沒在深黑中的星星一般,無比地美麗,無比的孤寂,夢幻得不像是會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生物。光是看上一眼,便會令人屏息忘了呼吸。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陸鯨。

只要令人們看見這樣的生物,世界上的紛亂和爭吵就會止息吧,所有人就能得到幸福吧,我是這麼想的。

為了找尋陸鯨,我成為了一名研究鯨魚的學者,專門研究鯨魚的生態,每一日每一日尋找著陸鯨的蹤跡。雖然薪水並不高,但還能勉強養活自己。

「請問你見過在陸地上爬行的鯨魚嗎?」

——沒有欸。

「請問你見過在陸地上爬行的鯨魚嗎?」

——那種鯨魚是不存在的。鯨魚上岸了會擱淺,會被自己的體重壓死或曬死的。

「不是因為呼吸著不屬於他們世界的空氣,所以缺氧致死嗎?」

——虧你還算是個海洋生物學家,到底有沒有認真在做研究?鯨魚擱淺怎麼可能是因為缺氧而死的,鯨魚和我們呼吸著同樣的氧氣吧,才不可能缺氧致死。

每一次詢問得到的都是同樣刺耳的回答,這個答案我當然也知道。但是我確實見過了不會被體重壓死   ,也沒有被曬死的陸鯨。如果不是因為缺氧,那麼陸鯨是因為什麼而消失的呢?

雖然呼吸著同樣的空氣,卻不能生存在一樣的地方嗎?真是太奇怪了。如果不能一起生活,想必是呼吸的空氣不同吧,因為空氣不同,所以只要待在對方身邊就會感到窒息,大家不是都是這麼說的嗎。

「陸鯨究竟會在哪裡呢?要是捕捉到它,所有人就能得到幸福了吧。」

某一個冬日的夜晚,當我在公園自言自語時,身旁傳來了一道無精打采的聲音:

「只要有這個就可以抓到了。」

轉頭一看,剛才回應我的是一位正在用金屬叉子吃泡麵的高中女孩。她那染色多次又褪色的布丁頭,和手中泡在醬油湯汁中的黃色麵條呈現了相同的色調。

「這是捕鯨砲喔。」

少女舉起了手中的金色叉子向我展示,令我愣了下來。

似乎是對我的反應不太滿意,少女揮舞起手中的叉子試圖吸引我的注意力。

「你知道吧,捕捉鯨魚的時候都會用到捕鯨砲。   你不是想抓陸鯨嗎?這就是捕捉陸鯨時用的捕鯨砲喔,要是缺少了這個那可不行。」

雖然這段話聽起來既無道理也沒證據,少女手中的叉子上頭還正滴著泡麵的湯汁,但是我卻相信了她所說的話。

「你見過的陸鯨長什麼樣子?」

「不知道,我不記得了。」

「我見過的,是有著白色斑點的深藍色鯨魚。」

「我好像想起來了,我見過的陸鯨好像也是那個樣子。」

「可以把這隻叉子給我嗎,不管多少錢我都會付的。」

好不容易有了陸鯨相關的進展,可不能讓它在眼前溜走。

「你相信我說的話嗎?」

少女望向了我,黯淡無光的眼神帶著幾分譏諷。

「相信。」

少女露出了驚訝的樣子,像是聽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答案。

「為甚麼要相信我呢,我看起來值得人信賴嗎?」

她指了指自己的頭頂和身下的短裙,似乎是想表達自己是不被大眾接受的不良少女。  

「相信一件事或一個人,不需要什麼理由吧。」

在聽見我的答案後,她先是愣了下來,接著開心地笑了,眼神中重新有了光彩。

「那麼不可以,這隻叉子現在是非賣品了。」

在說完話後,她鬆開手令叉子掉回了紙碗中,低下頭津津有味地用叉子攪拌著剩餘的湯汁。

「我要怎麼做,你才能願意讓出這隻叉子呢?就算不是用金錢,我也會想辦法滿足你的條件的。」

少女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再次抬起頭的她,雙眼閃爍著異樣的光彩。

「讓我和你一起去尋找吧,陸鯨只有你一個人是抓不住的吧。」

咚——咚——咚——咚——

十二點的鐘聲從遠方的鐘樓傳來。

「今天已經很晚了,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們在這裡集合討論,你幾點比較方便?」

「我沒有家。讓我到你家住吧,我會幫忙付房租的。」

「不要。我不想被警察抓走。」

「我已經成年了,沒問題的。」

少女從皮包中拿出身分證向我展示,依照上頭的記載她已經二十五歲了,的確成年很久了。

不過,在冷白色的街燈下的照耀下,她那晶瑩剔透的肌膚就像是時間停留在了過往,要是她不主動說明,任誰都會以為她是一名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孩。

「為甚麼要穿著高中制服?」

「不知道,可能只是偶爾想體會一下,只去過幾次的高中的制服穿起來是什麼感覺吧。」    

女子側著臉向我露出了微笑,兩側的髮絲傾瀉而下,為她的臉上增添了幾縷陰影。      

「這樣真的好嗎?隨便住在陌生男子家很危險的吧?」

雖然我對她住在我家沒什麼想法,但我還是覺得和陌生人同住太奇怪了。

「要是跟我相處久了,可是會變成懷抱著奇怪想法的怪人喔。」

「沒關係,我也常被人說是怪人。這點我完全OK!我相信你不會是這樣的人,如果是……那我也沒辦法了嘛。反正……我的人生也不過就這樣子而已——」

女子最後吐出的話語太過微弱,以至於我沒有聽見她說了些什麼。

「不好意思,你剛才最後有說什麼嗎?」

「沒什麼喔。」

她朝我用力地擠出了一個笑容。那種擠盡全身力氣的勉強笑容,在母親離開前我也曾看過無數次。我有種不能將她丟下不管的感覺。

「走吧,到我家。但只能住到抓住陸鯨為止。」

「太好了。」

女子將手中的紙碗放在長椅上,站起身跳到了地上。

「啊啊啊——好累阿,在這裡坐一個晚上累死我了。」

她高舉雙手伸了個懶腰,黚青色的長袖順著白皙的手臂滑落,在她的手腕處出現了無數道淡粉色的疤痕。

「走吧,讓你久等了。」

她沒有注意到我的眼神,興致沖沖地走到我的身旁,催促著我和她一同邁出步伐。她那興奮的模樣,就像是第一次和朋友一起出門遠足的孩子。

「你叫什麼名字?」

我們並肩走在冬夜的街道上。雖然迎面吹來的風有些寒冷,但因為關於陸鯨的事有了進一步發展,心情比平時要愉快一些。

「陳劉宇闊,你呢?」

女子對我露出了有些困惑的表情,似乎是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就姓陳劉沒錯喔,很奇怪吧。這是我成年後自己去改的。」

我微笑著對女子如此說明。每當和人介紹自己時,我總是會習慣性的露出禮貌性的笑容,將人拒於門外。如此一來,對方便不會多加追問,我也不必去承擔在得知真相後如浪潮般擠壓過來的憐憫與同情。

「捕鯨船的船長有著兩個姓啊,這麼特別不是也挺好的嗎。我叫祝可馨,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船員了。」

挺不錯的嗎?

這還是我第一次聽見這樣的答案。

「怎麼了,突然停下腳步?難道是反悔不想讓我一起捕鯨了嗎?抱歉,是我熱情過頭了。」

她突然失落地低下了頭,之前相處時自信的樣子消失得無影無蹤。她的雙手在身前緊緊交握,嘴裡喃喃自語著「原諒我」之類的詞彙。

「我還需要你幫忙抓陸鯨,不會讓你走的。今後就麻煩你負責射擊捕鯨砲了,大副。」

「嗯,我會盡力不被拋下的。」

抬起頭來的她綻齒微笑。

前一刻還像是要無聲無息消溶進周遭空氣中的她,此刻卻像是被加入了一滴橘色顏料,整個人一瞬間暈上了淡橘色的色彩。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