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青梅竹馬(2)

第四章    青梅竹馬(2)

      「爹娘,你們看我今天漂亮嗎?」穿著娘做的新衣服,我在他們面前轉來轉去。

      今天是我十歲的生辰,娘做的新衣服是粉紅色的鑲淡綠色的邊。

      娘給我梳了個漂亮的髮式,頭上紮粉色的絲帶。娘又給我化了個淡妝。

      爹娘看著我開心的道:「真美,像個小仙女。」

      「旭哥哥,你看好不好看?」看到永旭站在門口呆呆得,看著我。

      他沒說話,看了我一眼就轉身出去了。爹把他帶回來已經一個多月了,身上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

      可他一直以來總是酷酷的很少說話,我們現在只知道他叫永旭,十二歲,周國人,父母都不在了。

      永旭一直住在我家,傷好後經常陪爹到山上采藥,在藥鋪裡幫忙。

      「小旭,月兒,秦伯伯接我們的馬車已經到門口了。」爹拉著我往外走。

      馬車快到時,就看到秦伯伯一家人已經站在門口迎接我們了。

      秦秉天穿著深藍色的絲綢衣服,袖口和領口鑲著白邊。

      他那濃密的劍眉下有雙大而明亮的眼睛,鼻子挺拔,嘴唇豐厚,國字臉型,笑起來臉上還會露出淺淺的酒窩。

      我不等大人扶,自己已經急忙跳下了馬車,裙子有點絆腳,我努力讓自己站穩抖了抖裙子,還好沒摔倒。

      一陣風似地跑到秦伯伯和秦伯母面前,「小心點!」秦伯伯擔心的叫道。

      我忙蹲下身行了個禮道:「秦伯伯,秦伯母好!」

      看到秦秉天正在努力控制自己不讓自己笑出聲來。

      我瞪了他一眼說:「你要笑就笑吧,我今天的樣子很好笑嗎?」

      他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道:「你剛才下馬車的樣子好可笑哦!」我朝他扮了個鬼臉。

      秦伯母摸著我的小臉說:「月兒這丫頭,越長越漂亮了,以後肯定是個大美人!」

      爹娘已經走到我身後,道:「姐姐,你就別誇她了,你看她現在哪有個女孩樣子,看著叫人擔心。還是你們家秉天好些,又懂事又穩重,以後肯定有出息。」

      娘看著張媽手上抱得小孩又道:「這是秉義吧,都一歲多了,長的好可愛呀!」

      秦伯母把張媽手上的秉義抱到懷裡說:「是的,現在會走路了,妹妹你抱抱,重得很!」

      娘接過秉義。爹爹和秦伯伯也寒暄了一會,大家都進屋坐下了。

      秦伯伯家也是個四方院子,比我家要大好多,家裡有兩個傭人張伯張媽。秦伯伯家按現在來說算是個小康之家。

      這時秦伯伯和伯母才注意到永旭,秦伯母摸著永旭的頭關心的問道:「王郎中這就是你一個多月前救回的小孩呀?長的好俊呀,白白嫩嫩像個女孩子。」

      永旭冷漠的把頭移開,爹擔心的望著永旭說道:「是呀,這孩子身上的傷是好了,但就是不愛說話,對人也冷冷的,心理受了很大的傷害吧!」

      如果說秦秉天是春天裡燦爛的陽光,那永旭就是冬日裡陰冷的寒雨。

      周永旭白白的皮膚,尖尖的下巴,細長的眼睛,濃濃的眉毛,薄薄的嘴唇,渾身散發著陰柔之美。

      「月兒,小旭,我最近練了套新劍法,到院子裡練給你們看!」

      秦秉天興奮地說道。

      我馬上答道:「好啊!」我和永旭跟著秦秉天來到院子。

      秦秉天把這套劍法舞的酣暢淩厲,看得我都癡了,道:「劍舞的好美啊!天哥哥我剛學會彈《廣陵散》,要不我來彈琴,你來舞劍,這樣更好玩。」

      張伯聽到我說的話,把琴搬了出來。

      隨著琴聲響起,秦秉天又開始舞劍,這次他儘量配合音樂的節奏,放慢了速度,沒有剛才的淩厲,更象在跳劍舞。

      由於我對這首曲子還不是很熟悉,有時會忘了調子,有時又彈錯了,這個時候他就不知道下招該怎麼舞了,急得直瞪我。

      秦伯伯說道:「真是一對佳偶。」其他人都含笑點點頭。

      秦伯母端著壽桃到餐廳,招呼大家道:「兩個小壽星快來吃壽桃,還有壽麵。」

      三個小孩都跟著跑到餐廳,我拿起壽桃就啃起來,壽桃就是做的饅頭包子上點個紅點。

      秦伯母看著我們三個的吃相說道:「你們慢慢吃,還有好多菜呢。」

      秦伯伯含笑對我爹說:「王郎中,要不要喝點酒?」

      爹答道:「今日大家這麼高興,當然要喝點。」兩個男人爽朗的笑著坐到餐桌上。

      秦伯伯看著秦伯母和我娘道:「你們倆今晚也喝點,小傢伙們就以水代酒。」秦伯母和娘各自倒了杯酒。

      秦伯伯又道:「我們一起敬兩個小壽星。」

      我和秦秉天端起酒杯起身,異口同聲道:「孩兒,謝謝爹娘、伯伯、伯母。」

      秦伯母向我們倆招了招手,我們走到秦伯母身邊,她從懷裡掏出兩個玉牌,把上面雕這個月字的玉牌掛到我脖子上,上面雕這個天字的玉牌掛到秦秉天脖子上,說道:「月兒,天兒,這兩塊玉雖然不是很名貴,這是我和你爹的一點心意。」

      我摸了摸胸前的玉牌感動的說:「謝謝,秦伯伯,秦伯母,以後月兒一定會好好孝順你們和爹娘的。」

      秦伯母點點頭道:「乖!」

      爹娘以欣慰的眼神看著我,娘道:「我們月光長大了,知道要孝順人了。」

      我娘送給秦秉天的生辰禮物是自己做的一套新衣服和一雙鞋。

      生辰晚餐就正式開始了,等大家都談笑正酣時,我悄悄向秦秉天使了個眼色,對娘說道:「孩兒去下茅房。」

      我走到院子裡,一會而,秦秉天也跟出來了,道:「月兒,有事嗎?」

      我好氣的笑道:「能有什麼事,送件生辰禮物給你。」

      秦秉天好奇的我問:「什麼東西呀?」

      我從袖子裡掏出一個香囊,說道:「這是我自己做的香囊,繡了一個多月呢,送給你。」

      秦秉天接過香囊仔細端詳了下,說:「上面繡的什麼呀?」

      我有點懊惱的道:「真看不出來?」

      秦秉天有點拿不准說:「是對鴛鴦?」

      我幾乎快要暈倒的說:「錯了,是一隻豬和一隻狗在鬥嘴,我有那麼俗氣嗎!我才不會繡鴛鴦呢!」

      秦秉天撓撓頭說:「我以為你們女孩子家,都喜歡繡鴛鴦呢!」

      「好呀,是不是有別的女孩送你鴛鴦了?」我突然反應過來說道

      秦秉天感覺有點不妙的說道:「是有,可我沒要呀。」

      我不依不饒的問道:「是哪家女孩呀?」心想,竟然還有其他女孩向天哥哥示愛。

      「好妹妹,你看著是什麼。」不知什麼時候他手上多了支髮簪。

      我驚喜地道:「金步搖,你怎麼會有的,這個好貴哦!」

      「上次在街上看到你很喜歡,我就偷偷的把爹娘給我的月例存了下來,存了好長時間才夠買這個的。」

      秦秉天解釋道。

      沒想道秦秉天會送我這麼貴的東西,可我那個香囊雖也費了心思,但看起來確實是差了點。

      我不好意思的說:「天哥哥我繡的是差了點。」

      秦秉天打斷我的話道:「沒關係,只要是月兒送的東西我都喜歡。」

      我接著說:「我再送你件禮物吧!」

      秦秉天有點疑惑的看著我,我向後退了幾步,轉了個圈拍著手開始唱道:「祝你生辰快樂!祝你生辰快樂!祝你福壽與天齊!祝你天天快樂!祝天哥哥生辰快樂!祝天哥哥天天快樂!」

      我邊唱邊向他走近,最後趁他呆呆地看著我時,突然在他臉上親了下。

      他還沒反應過來,我就跑進了屋子裡。

      娘看到我說:「你就不能好好走路,總是用跑的。」把我拉到身邊坐下。

      一看永旭也不在屋裡,想到剛才那一幕,現在心裡還砰砰直跳呢!

      後來晚餐時,我們一直都沒講話。回到家裡,我對著鏡子把金步搖插在頭上,晃來晃去的試著,看怎麼戴好看。

      突然發現鏡子裡多了個人影,嚇得我差點把金步搖掉到地下,心裡已經知道是誰了,道:「旭哥哥,你是只貓呀,怎麼走路都沒聲的,這樣會把人嚇死的。」

      永旭面無表情的說:「我敲過門了,你沒聽到,而且你的門是開著的。」

      我收好金步搖問:「你找我有事!」

      他答道:「嗯,能出來下嗎?」

      我跟他走到院子裡,爹娘已經睡了。「你……」我打斷他道:「不要你呀你的,我有名字,你要不叫我月兒,要不叫我秋月,都可以。」

      他看了我一眼,接著說:「月兒妹妹,今日是你的生辰,這個送你做生日禮物。」

      他拿出個玉鐲。我疑惑的看著他道:「你那裡來的?」心想,難道他去偷東西了。

      他看出了我的疑慮,說道:「這是我娘留給我的遺物。」

      我忙推辭道:「這麼貴重的東西,我不能要。你留著以後自己做個紀念吧。」

      永旭倔強得把它套到我的手腕上,用力捏住我的手腕說:「月兒妹妹,你就收下吧!你爹娘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沒有你們我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你們都對我很好我知道,我娘在天有靈一定會願意我把這個鐲子送給你的。」

      我努力抽出手腕,感覺好疼哦,實在推脫不了,說道:「要不我先幫你保管著,等你以後取媳婦了再還給你,你看我現在帶也大了。」只見這個玉鐲帶在我手上有點大,隨時都會掉下來一樣,我從手腕取下來,接著很認真的說:「放心,我會好好保管的!」

      手裡感覺拿了個燙手的芋頭,心想,這也太貴重了,可是人家娘的遺物呀,萬一有什麼損傷怎麼辦,看來我要好好找個地方放著。

      永旭看了看我手裡的鐲子道:「你很喜歡金步搖吧?今晚你跟秦秉天唱的那首歌真好聽。」

      我感覺自己臉上已經紅了,難道晚上那一幕永旭都看到了。

      我有點尷尬地道:「你什麼時候生辰,等你過生辰時我也給你唱首歌。」

      永旭冷冷的問道:「如果我和你青梅竹馬的長大,你會不會喜歡上我?」不等我回答,他已經朝客廳後面的屋子走去。

      留我呆呆的站在院子裡,打了個寒戰,深秋的夜晚原來已經這麼寒冷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