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 紅塵兩分(1)

第五章    紅塵兩分(1)

      又是一年的秋天,我已經快十六了。

      兩家已選好了日子,等到十月初五,也就是我十六歲生辰那天就是我和秦秉天喜結良緣之日。

      看著鏡中的自己,真是讓人驚豔,沒想到自己在古代會這麼美貌。

      自己已長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身材勻稱個子高挑,烏黑的頭髮象瀑布一樣濃密發亮,肌膚如雪,鵝蛋型的臉上,彎彎的眉毛,清亮的眼睛像一汪秋水,顧盼生輝,鼻子挺拔秀美,兩頰帶著少女的紅潤,櫻桃小嘴唇紅齒白。

      我把頭髮編成一股盤繞在頭頂包上男式的頭巾,穿上男式衣服,滿意的看著自己女扮男裝的打扮。

      「月兒,你今天不在家好好待著,又跑到那裡去呀?那有姑娘家像你這樣整天往外跑的,再過一個月就要嫁人了,還不收心在家裡準備嫁妝,你好多東西都沒繡好呢!」娘看見我的裝扮開始喋喋不休的說道。

      我撒嬌的說:「娘,我和天哥哥約好了今天去蔚霞山玩,山上的樹葉現在都紅了,好漂亮哦,我去摘些回來送給你。」

      娘態度堅決的說:「不行,不准出去,現在外面有點亂。今年春天,我國皇帝新登皇位,為震聲威,挑起戰爭攻打魏國,結果無功而返。現在人們都傳魏國要報仇,準備攻打我國,還是小心點好。」娘看我還是一幅不甘心的樣子,又感歎地說道:「姑娘家還是待在家裡好些,總在外面抛頭露面不太好,尤其是你又長得這麼美,在這個亂世裡長得太美不是什麼好事。」娘憂心重重的看著我。

      是呀,要是在現代有這樣的容貌就好了。

      我盡力想說服娘道:「娘,你就別擔心了。我們蔚霞郡有蔚霞山這個天然屏障,一夫當關萬夫莫敵,要打也只會打和魏國接壤的其他邊郡,那些地方皇帝都派重兵防守著呢。再說有天哥哥照顧我呢,他是武林高手,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你還不放心嗎。」

      娘還是不鬆口的道:「兩拳難敵四手,他的武功抵得過千軍萬馬!」

      我無計可施地說道:「娘,求求你了,我就在出嫁前出去最後一回,再以後每天都在家乖乖準備嫁妝還不行嗎?」求求你了!」我拉著娘的衣服搖來搖去的。

      爹也來到屋裡,說道:「紫吟,就讓月兒出去玩最後一次吧。你不讓她去,她待在家裡還不是像掉了魂樣。」

      爹真是我的救星呀,我高興的給了爹一個大大的擁抱,道:「爹最瞭解月兒了。」

      娘沒好氣的看了爹一眼道:「康哥,都是你寵的,你都把她寵得不成樣了。」

      我又給了娘一個擁抱,道:「娘,我保證最後一次,保證安全回家。」

      然後就腳底摸油似得跑了,真擔心娘又反悔。

      「紫吟,」爹溫柔的從背後樓著娘,望著我的背影說道:「我們處在這五國爭雄的亂世裡,誰也不知道明天會怎樣?有你和月兒給了我這十幾年的快樂時光,我的心裡已經很滿足了,所以我要盡最大能力給你們幸福。我儘量不用世俗規矩去約束月兒,就希望她在我們身邊度過的日子是最幸福的。」

      娘撫摸爹的手說道:「康哥,我明白。」

      蔚霞山被秋之紅葉點綴的分外豔麗。秦秉天和我手牽手沿著山間的小溪緩緩上行。

      走到山間的一塊草坪地,我倆相依坐下,默默無語,誰也不想打破這種寧靜。

      一陣微風吹來,樹上的黃葉紅葉飛舞起來,翩翩落下。也許美麗到了極致的時候,就是要飄落的時候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秦秉天打破了沉默說道:「月兒,等完婚後,我就要隨爹到軍營當差了。要是打起仗來我們就聚少離多了。」

      我靠著秦秉天的背道:「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秦秉天轉過身來,和我肩並肩坐著說:「你倒是很捨得我離開你。」

      我有點害羞的道:「我其實是不捨得的,真希望天哥哥天天陪著我。」

      我撒嬌的繼續說道:「天哥哥,你不要去軍營當差行不行啊?完婚後,我們就去浪跡天涯,從大漠到海邊,從南疆到江南,我們走遍所有的美麗河山,吃遍每個地方的美味佳餚,體驗各地的風土人情。我要到大漠去騎駱駝,去南疆喝葡萄美酒,到海邊看蔚藍的大海,到江南看秀美的風光。好不好嗎?天哥哥你陪我吧!」

      秦秉天歎口氣道:「你說的這些我何嘗不想,但爹說,身逢亂世男兒應馳騁沙場,保家為國,建功立業。」

      我懊惱地說道:「什麼保家衛國、建功立業,能保得住家嗎?能衛得了國嗎?五個國家的皇帝哪個不是為了自己的虛榮和野心,打來打去,哪個考慮過老百姓的利益和生死!自己奢靡享受,壓榨老百姓,內憂外患,哪個國家的百姓不是哀鴻遍野!就說我們國家的皇帝也是……」

      我的嘴已經被秦秉天的嘴死死的壓住了,我掙扎了兩下,還想在繼續說下去。

      他緊緊的摟著我,我的身體不由倒在他的懷裡,他霸道的把舌頭伸到我的嘴裡糾纏起來,我感覺有些喘不過氣來,渾身也癱軟了。

      他放開我時,就開始有點留戀他的唇了。

      我嬌羞的喘著氣道:「你……」

      他也紅著臉打斷我的話道:「以後不要再說對皇帝陛下大逆不道的話了,會招來殺身之禍的。」

      真是愚忠呀,我只有轉換話題道:「嗯,對了,我娘說這是讓我在成親前最後一次出來玩了。」

      他有點不敢正眼看我道:「現在世道有些亂,你經常出來是不太安全,和魏國的戰爭隨時都有可能打起了。」

      我擔心的道:「如果打起來你會參戰嗎?」

      他回答道:「應該會得!」

      我取下脖子上有月字的玉牌交到他手上,道:「我們交換玉牌吧,當你馳騁沙場時讓我的心陪著你,當我獨自在家等你歸來時讓你的心陪著我,彼此就不會孤單了。」

      他拿下脖子上的玉牌緊緊摟著我說:「月兒,等天下太平了,我一定陪你浪跡天涯。」

      我依偎在他懷裡道:「你要記住哦,一定要實現你的承諾哦!」

      他閉上眼睛臉靠在我的頭上道:「嗯,一定。」

      他突然把我拉著站起來,掩護到他的身後,喊道:「誰?無膽鼠輩還不快出來!」只聽後面的草叢裡有人啊了一聲。

      我們聞聲跑到草叢裡一看究竟,看到一個商人打扮的年輕男子,倒在地上,手抱著一隻腳,一條蛇在不遠處正吐著紅杏。

      我尖叫一聲:「蛇!」嚇得往後連退幾步。

      秦秉天急忙喊道:「月兒!別動!」

      然後以閃電般地速度抓住了那條蛇的七寸,用勁將蛇往旁邊的石頭上猛摔了幾下,那蛇就沒氣了。

      只見倒在地上的那人神志已經開始迷糊了,我趕忙跑上去,用力撕開他的褲腿,然後扯下塊布條,交給秦秉天道:「天哥哥,你快用你最大的力氣把他傷口上面的地方用布條紮緊。」

      秦秉天接過布條趕忙用力紮起來,我用力把那人被蛇咬的傷口裡的血拼命往外擠,流出來的血都是黑色的。

      突然想到用嘴吸要快些,我正準備低下頭幫他用嘴吸毒血。

      秦秉天忙攔住我道:「我來吧!」

      他邊吸邊吐,我找了個竹筒在小溪邊接了點水過來,直到他吸出來是鮮紅的血時,我道:「天哥哥,可以了。你用水漱下口,多漱幾次,千萬不要吞下去了。」

      那人已經徹底暈了過去,我順手把蛇周圍的草啊花啊抓了幾把,希望裡面能有蛇毒的解藥。秦秉天背上他,我們急急忙忙朝家裡趕去。

      「爹,快來,我們在山上發現有人被蛇咬了。」我一進門就喊道。

      爹和娘急急忙忙跑到門前,爹道:「快扶到裡屋去。」

      我邊往裡屋走邊說道:「我和天哥哥簡單處理了他的傷口。」

      我爹問道:「是什麼樣的蛇?」

      我答:「那蛇背上顏色青翠碧綠,腹部是金黃色的。」

      爹驚道:「啊,這種蛇很毒的,叫竹葉青,被它咬過的人能活下來的很少。」

      我有些後悔的看著秦秉天,急忙說道:「天哥哥還幫他吸了毒的,怎麼辦,會不會有事?」

      我又擔心的問秦秉天道:「天哥哥,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呀?頭暈不暈?都怪我不應該讓你吸蛇毒的!」

      他晃了晃腦袋說:「不暈啊!沒什麼感覺呀?月兒不要擔心,我沒事。」

      爹道:「你們不要說話,我來把下脈。」

      爹開始給那人把脈,過了會,道:「還好,毒液還沒攻心。秉天過來,我也幫你把下脈。」

      爹很認真地把了秦秉天兩個手的脈,道:「秉天沒事,沒有中毒。你們說說當時你們處理傷口的過程。」

      我把處理傷口的過程原原本本地說了一遍。

      爹聽後問:「你抓的那些草呢?」

      我指著桌上的草,道:「在這裡!」

      爹仔細在這些草裡挑選了一下,找出幾株來,遞給我娘,道:「拿一半研碎,敷到這人傷口上,剩下的熬成水給他喝了,對了,給秉天也喝一碗。」

      娘趕忙答道:「好的。」

      那人昏睡了幾個時辰,到晚上才蘇醒過來,他的蛇毒已經全清了,總算是撿回了一條命。

      他說他叫張川,二十歲,是周國人,奉父親之命第一次來陳國做絲綢生意的,聽聞蔚霞山風景美麗,一時貪玩,到上山遊玩,結果被蛇咬了。

      爹娘很熱情的留他在這裡把傷養好再走,可第二天一早他留了錠金子在桌上,就不辭而別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