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 青梅竹馬(1) 

第三章    青梅竹馬(1)

      「天哥哥,今天的落日好美呀!河裡的石頭都被染紅了!夕陽無限美只是近黃昏。」我坐在河邊看著那紅彤彤的落日說。

      坐在我旁邊的秦秉天附和道:「是啊!」

      「水都是紅紅的,裡面的魚也變紅了!」邊說我邊把腳上的鞋子脫了,把腳放到水裡打起水花來。

      秦秉天趕忙把我拖起來,說道:「月兒別玩水了,現在都秋天了,不小心掉下去我又得到河裡救你,而且現在得天氣容易感冒。」

      我不耐煩的說:「不要你管,不用你到水裡救我,我會游泳,我喜歡玩水就玩水!」故意把水花打的更大,心想:哪個要你這個小孩子管,我在現在的話可有二十二歲比你大多了。

      秦秉天又好氣又好笑的說:「你那也叫會游泳,比小狗游水還不如。」

      這句話可真把我惹火了,我馬上穿上鞋子,頭也不回的往前走。

      「月兒你到那裡去呀?怎麼生氣了?」

      秦秉天邊追我邊喊道。

      我走的更快了,不管他聽見沒,就叫道:「我才沒生氣呢,不要你管,你有本事追到我再說!」

      秦秉天趕忙追上我說:「月兒妹妹,好妹妹,我錯了還不行嗎?」

      我回過頭假裝生氣的樣子說:「哼,你才是狗。」

      秦秉天壞壞的樣子笑道:「我是狗,你是豬行了吧!」好你個秦秉天把我的說話的口氣都學會了,一點都不老實了。

      我又背對他道:「你豬狗不如!」

      他討好的哄我說:「月兒妹妹,別生氣了,明天請你吃桂花糕好不好?」

      我轉過頭向他扮個鬼臉說道:「那你要記得哦!」

      「爹,娘,我回來了。」叫了半天也沒人理我。

      前面藥鋪也沒人,臥室也沒人,我和秦秉天走到客廳後面的小屋,才看見娘正扶著個男孩,看樣子跟秦秉天差不多大,身上穿的衣服已經又破又髒,臉也髒得只看的見一雙眼睛了,迎上他的眼神心中一凜,那雙眼睛有著不該是他這個年紀的成熟,眼神裡好像充滿警戒和仇恨!

      看我疑惑的眼神,娘解釋道:「你爹今日在一群乞丐裡發現的他,身上有幾處傷口,一直沒處理過都化膿發炎了,幸虧都沒傷到要害,要不早沒命了。」

      爹看著這個男孩說道:「這孩子倔得很,發現他時他也不肯讓我治他的傷,我硬把他背回來的,再不趕快醫治恐怕就沒命了,現在還發著高燒呢!」

      娘語氣柔和對那個受傷的男孩道:「孩子別害怕這裡很安全,不會有人傷害你的,我相公已經幫你治療了傷口,你就在這裡安心睡下。」

      受傷的男孩已經實在支撐不住了,縮了縮身子躺下睡著了。

      娘拉著我的手說道:「我們先去吃飯吧,等他醒來再給他送點飯。」

      秦秉天忙行禮道:「王伯母,今晚我就不在這裡吃飯了,爹娘在家等我回去呢!」

      娘微笑地道:「好,那你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我們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吃著晚飯,娘做的菜味道很不錯,我每次吃飯都胃口很好,真擔心這樣下去以後長大了會不會成個胖子。

      娘用手戳了戳我的頭說:「你這個丫頭越來越野了,每天都不在家,那像個姑娘家呀。康哥你也該好好管管她了!」

      爹爹說道:「月兒,你也是該收收心,多學點女紅什麼的,雖然你秦伯伯和秉天對你很照顧,但以後到婆家還是要賢慧些,做個好媳婦,要不然別人會笑話的。」

      我點頭答道:「知道了,爹娘,你們放心,你們的女兒這麼可愛,沒人會笑話的。」

      娘捏著我的小臉說:「又耍貧嘴,在過一個月就是你和秉天生辰了,你們倆個生辰只相差幾天,我和你爹還秦伯伯秦伯母商量過了,我們就一起過,熱鬧些,娘準備跟你做套新衣服,你喜歡什麼顏色的呀?」

      我摸了下小臉,娘還真用勁捏了,道:「只要是娘做得我都喜歡,娘!」

      我又撒嬌的摟著娘又道:「娘今天看起來好漂亮啊,爹你說是不是?」

      爹滿臉溫柔,眼裡也寫滿了愛意,答道:「今天是很漂亮。」娘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真是只羨鴛鴦不羨仙呀,要是能和秉天像我爹娘這樣恩恩愛愛白頭到老,不枉穿越時空來這裡走一回呀!

      難道自己真得已經愛上的秦秉天這個小男孩?剛開始覺得秦秉天只是個單純的孩子,對他也不可能有感覺。

      可這一年多相處下來,就有種離不開他的感覺了,有次他和他爹一起到軍營待了一個多月,沒有他陪伴的日子一切好像都變得索然無味。

      突然發現在這個時空裡只有他懂我:每當我任性時他會寵著我;每當我莫名發呆時他會陪著我;每當我有危險時他會毫不猶豫的保護我;不知不覺中彼此已經成為對方身上的一部分,也許這就是青梅竹馬。

      以前讀到「郎騎竹馬來,饒床弄青梅」時,讓人能夠想像到兩個小孩嬉戲的場景,但其中的感情現在我才能深深體會到。

      「月兒,秉天有沒有誇你漂亮啊?」爹打趣的說。天呀,爹也真是,女兒才這麼小就開我的玩笑,哎,難怪古人都結婚結的早。

      我不好意思地轉移話題:「爹爹,你救回來的哪個男孩,樣子好凶哦!」

      爹歎息的說道:「現在這個亂世,這幾年雖然沒有大的戰爭,但小的征戰還是不斷,每年都有好多人流離失所,我們鎮上乞丐也越來越多了。小孩是最可憐的,失去父母沒有依靠,他肯定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所以對陌生人都很警惕。紫吟我們也吃的差不多了,你看他醒了沒,送點飯過去。」

      一個小孩子在亂世裡孤苦無依到處流浪,肯定會碰到很多危險,學會自我保護也是正常的。我相對那個男孩而言,有父母有飯吃有人關心有人疼愛,真是很幸運的。

      我一定要好好珍惜這種幸福,以後好好報答爹娘和秦伯伯秦伯母。

      我忙說道:「我去給他送飯吧,他看到我戒備心說不定會少些!」爹默許的點了點頭。

      我拿著飯菜來到小屋,看他還躺著,應該還沒醒。

      我把菜飯放到桌子上,他突然坐起身來,十分警覺的看著我。

      他這突如其來地動作把我也嚇得一跳,說:「我來送飯的,你吃吧。」

      他看了看我,有看了看桌上的飯菜。

      為了打消他的疑慮,我道:「我爹娘都是好人,我也是好人,我們不會害你的,你放心吃吧!」

      我用真誠的眼光看著他,他猶豫了下還是坐到桌前吃起來,他吃的越來越快,看來是很餓了。

      我也坐到桌前,說道:「我叫王秋月,你叫什麼呀?」他只是吃飯也不回答我。

      我自己繼續講:「我今年十歲了,你幾歲了呀?你是那裡人呀?你父母呢?你家裡還有親人嗎?誰把你傷成這樣?」直到把飯吃完他也沒理我。

      我把碗筷收拾好,對他說:「你就在這裡安心休息吧,等傷好了再說!」

      他還是不理我,自己又躺下了。

      看來他心裡的傷遠遠重於身上的傷啊!

回書本頁下一章